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六十三章 莫要呼唤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烟雾笼罩着琅仁,而琅仁也在抓紧时间灭杀石柱内的舍戈胚胎。

    琅仁着实想不到,一次普普通通的探查,居然能够发现第二个星神的痕迹,原本他是抱着杀一岛伪装者然后被通缉的心态,谁知道阴差阳错...

    “还蛮怪的...”

    嘭——身后漆黑,却隐隐刻画着什么的崖壁刹那间被一个眼神撕碎,阳光穿透了浓郁的烟尘照射进这暗无天日的幽暗之间。

    “小心!”

    狐零的声音震荡开,烟尘也不再封闭空间,而是集中向琅仁身后正对破损之口的方向。

    可是狐零知道,自己现在这一根汗毛的能力是不可能完全抵挡下对方这一击,所以只能开口提醒。这倒也怨他,全身心在封闭气息上,而外界因为这道屏障的缘故,传递到内部的动静十分微小,于是才在攻击抵达的前一刻反应过来。

    琅仁倒也不含糊,甭管对方到底有什么意思,既然帮自己挡下部分攻击,那也不能全指望对方。

    稳固石柱的右手赫然长刀在手,侧身回头一刀斩下。

    全力一击龙闪,眼神杀一半的力量将狐零的防御击溃之后继续轰杀向琅仁,迎面撞上真空刀波。

    不为所动!

    琅仁瞪大眼睛,连忙横刀格挡在面前。

    轰——

    气压刹那间膨胀,空气炸裂的瞬间,冲击波也随之冲出,狂暴的气压将周遭一切逼退,沉重的石柱也尽数翻倒砸在岩壁之上,有的角度刚好,直接嵌在在上面。

    “唔...咳咳——”

    沉闷的咳出压在胸腔中的气,琅仁起身抽出插在地面上用来支撑的黄泉,隐约可以看见在他面前,一条延伸到爆炸中心的沟壑。

    “我没有能力支撑这个分身的持续了...看样子有人来帮你了,小心点。”

    仅剩的一缕青烟扩散出一丝意念,琅仁听闻连忙开口:

    “我该怎么联系你?”

    准备消散的烟雾忽然停滞了一瞬间。

    “像之前一样给那个毛发充...”

    话都没有说完就中断消失,看样子确实是一点能量都没有了。

    “像之前那样?充什么?充能?原来我一直在给它充能?”

    琅仁疑惑了瞬间便果断暂时搁置这个问题,因为他的意识中又传来了一个陌生且男女混杂的声音。

    “继续销毁这些东西,一个别留。”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庞大到令人窒息的精神力从穹顶压下,琅仁面色不变,点点头。

    他不太清楚对方是谁,但是隐约有所察觉。

    外面那么强大的东西不用自己动手那可太好了,琅仁果断双管齐下,一刀一枪都喷涌出粘稠的火液。

    。。。

    洛佩岛洛佩湾,满身瞳孔的大眼珠子被漫天意念力给禁锢住,面向崖洞的方向更是被密密麻麻的屏障给死死封锁不给一丝机会。

    原本就做好准备杀完那个偷偷摸摸摧毁自己分神体的心魔属人便迅速撤退,但是没想到这个星球居然有如此迅速的防备之人。

    唯怖分身的能力不及本体亿分之一,单靠催降者的生命和仅仅数十万单位的恐惧是不足以支撑他长时间输出的。

    那目前就只能与这个维护者碰一碰了,否则祂星神的颜面何存?

    祂此刻虽弱,但也是一方星神!

    噌——

    一道意念,瓷黑之光冲天而起,眼瞳中的杀意凝体化形,一把瞳孔组成的锯刃横挥割开云层,隐约之间似乎斩出一片星空。

    这道庞大的精神力大多被灌注在保护心魔人的屏障上,他想借由自身一丝星源力来引动星域的变动,借星域的力量向这精神源头施加压迫。

    天空昏暗的星空缓缓压下,摄人心魂的恐怖力量仅仅是轻微靠近的波动就将整个岛屿的王族的意识击晕过去,就连骨鲸上的江先生也不例外。

    因为这不是强与弱的差距,而是次元之间不可窥探的鸿沟。

    “有点想法,但是不行。”

    殿主双眼微眯,眼中闪烁出夜空的星光,直接穿透了空间投射到洛佩岛之上与唯怖召唤的星空重叠。

    唯怖看着穹顶之上,散发出的波动明显有着意料之外的疑惑。

    “星域之力?莫非是规建庭...不,规建庭不会这般使用星域之力,这样的后果只会...这——”

    繁茂星光与陌生星空骤然碰撞在一起,并没有发生唯怖所预料的那般空间震荡,反而将他召唤来的星空给扭曲收拢——

    推了回去!

    “时间逆转?不...是空间逆转!我消耗的星源并没有回溯恢复,已经成为了过去的事实,被逆转的只有这片空间!”

    唯怖想要削弱本土之守护力的想法也被击碎,掐在星源感应线下的底蕴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让祂再出手了。

    “不过也罢,能够逆转星空降临的强度,你的生命不足以完美支撑如此庞大的规则力消耗...待我下次...”

    唯怖在颤抖嬉笑声中,被骤然碾压过来的精神力给碾碎,留下一句待我下次令星罗殿主蹙眉。

    啪卡——

    伸出修长的手掌在身前,零星的碎片飘落在掌心,看起来像是什么东西的碎片,白皙透亮。

    然而星罗殿主知道这是什么,另一只手摸了摸额头上的裂缝,内心叹息。

    将碎片按回破损处,指腹拂过这条细微的裂纹,额头的皮肤随即完好如初。

    意识来到洞窟之内,琅仁都不管外面打的声势多么浩大,星空降临的恐怖气息也只感应到一瞬间。

    “你运气倒是好,此处沙鹤曾派人来探查过,没有任何结果,估计是那道屏障的原因,我也没办法感知内部情况。”

    声音出现在脑海中,并没有打扰到琅仁的动作。

    笑话,每一秒都是1500到账,怎么可能停下来。

    不要停下来啊喂!

    “星罗殿主?”

    “嗯...你只管动手,之后的事让沙鹤来解决。”

    星罗殿主没多说什么,连琅仁手上的舞鸦枪都不曾过问便撤回了关注。

    “明明是敌方的幼种...为什么他没有一丝存留样品研究的意思呢?不留一个可是十分的果断呢。”

    琅仁略微感应了一番,发现星罗殿主确实收回了意念,环视了周围还剩上百个的石柱,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

    “老伙计,爷想你了。”

    他内心呼唤道。

    “加上剩余总共二百零一颗星神的分神微体,强度与星神孢子中的星神分神体相当,吸收完毕后便可免疫舍戈级别的恐惧震慑。”

    唯怖的分神体便是那些一颗颗的心脏眼珠,用来孕育舍戈的气息源头。

    系统知道他在想什么,直接张开一道空间门,将几个完好的石柱吸入其中,并且留下了一句提示。

    下一刻,这几个石柱出现在了意识海上空,径直掉落进海面,向幽邃的海底沉去,随即没了踪影。

    “喂喂!把那鬼卵的气息给我屏蔽一下啊,我很烦躁啊!”

    业火见状顿时提起意见,他可不想天天和那种令人恶心心的东西相处,空气里满是星神的恶臭味道...倒也算不上恶臭,就是令火难受。

    海底的石柱紧接着便被无数触手包裹。

    “系统你了解唯怖吗?”

    琅仁见缝插针,他如今与星神成了天生敌对阵营,更是直接和唯怖侧面对上,不提前了解一些还是怕翻车。

    系统似乎沉默了短暂一小会,在琅仁的视网膜上排列出许多小字。

    “星神唯怖,介于宿主以知其名,目前可透露的情报:星神中最类似心神的种类,以本源情绪“恐惧”为神位根基......”

    “敬请注意,无非必要,避免念想祂的名字,名字不仅仅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称号,对那种等级来说,名是从本源中引申出的存在,每“呼唤”一次祂的名字,就会离他更近一分。”

    琅仁忽然一怔,正想问些什么,却被紧随其后的字给堵住了嘴。

    “那个与此不是一个等级,不必问,不必念...”

    行吧,看来前途还是一片渺茫。

    琅仁叹了口气,手底下的活也基本忙完了。

    拄着刀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珠,琅仁看了看自己的“存款”。

    “存储经验:303171”

    “转化技能点:40”

    琅仁似乎看到一条致富的道路:“好家伙,爷可跟定星罗殿了,捅了篓子还有个高的顶着...”

    这可是血赚的买***杀那些蚊子肉赚多了。

    “剩余经验存储:2567/10095”

    然而看到接下来的技能点转化额度达到一万时,琅仁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