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六十二章 唯怖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死敌......”

    琅仁的意识开始回忆过往的战斗。

    业火本身就具备侵蚀效果,战斗中对生命造成微破坏,对一些奇特生命有着过度伤害他本以为这就是应该的。

    比如对伪装生物时,些许的业火便可以将它们的伪装尽数破坏。

    还有前不久自己被星神孢子入侵体内的时候,业火对星神孢子也确实不费力便达到的压制效果,而孢子对业火也有防备手段,分泌出的粘液也隔绝了业火对其的伤害。

    而业火当时也说过,星神的味道会让他迫切的想要撕碎味道的源头......

    琅仁逐渐睁大眼睛,意识到这简直就是给自己的一个宝藏库,而且恐怕只有自己有福消受了。

    于是琅仁的意识来到意识海中,发现业火其实正蠢蠢欲动。

    “你想起来了?这里的味道很淡,我完全有把握,琉璃净火都用不上。”

    “那一会就交给你了。”

    琅仁点点头。

    狐零一脸怪异的看着听完自己的话反而有些迫不及待的琅仁,而琅仁也为了避免对方再次打断他的行动,也想了一些理由搪塞,否则对方不会那么轻易的让自己动手。

    “你说过,我是心神的指头,也许我现在在所有星神面前还过于弱小...但是我们也有着针对星神幼体的手段。”

    琅仁侧过几步,一掌按在一根石柱上,屏蔽掉被注视的感觉,业火骤然冲入体内,猩红的火焰从左眼眶中喷涌而出。

    “手段?”

    狐零意识到琅仁想要做什么,权衡的念头瞬间也就得出的答案。

    嘭的一声,狐零化为一蓬浓郁的烟雾迅速扩散包裹在琅仁与石柱四周。

    他现在本就是一根寒毛化作的分身,最终是必定会消耗散尽。

    “有点意思,我给你封闭出一个独立空间,不会引起任何动静,你试试。”

    意识中得到狐零的答复,琅仁也笑了笑。

    “那倒是谢谢了。”

    左半身自主行动,黑色的共生体触手包裹着手臂在前端将舞鸦枪拧成一个螺旋尖刺,其上还覆盖着犹如岩浆一般浓郁炽热的火焰。

    右臂肌肉收紧按压,将石柱直接按进地面数寸用以固定,随后左臂化为一个螺旋钻头,咔咔几声直接钻透。

    “嘶——”

    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怖气息即将从破损处喷泄而出,但是比它更快的是钻头上的火焰。

    业火将火焰压缩凝聚的好似液体一般直接封闭住破损口,同时刺入其中的舞鸦枪尖顿时化为一个喷火口,呼啸着将侵蚀火焰注满其中。

    似乎是感受到了生命危险,石柱开始剧烈的抖动想要挣脱注射,然而却被琅仁一只手狠狠的压制住,就像一个怕打针的小屁孩被自己的父亲禁锢在手里一样,做着徒劳的挣扎。

    颤抖没持续多久,琅仁从石柱中听到一身沉闷的爆裂声后,颤抖便停止了。

    就在这时,琅仁忽然感觉到业火控制着共生体在其中抓住了什么东西,并且飞快的将其吞没覆盖传入意识海中。

    一颗小小的眼球被丢进了意识海上空。

    啪——

    一根长满了手指菌体的触手瞬间破开海面延伸至高空将其缠绕住,嗖的一声扯入了深海之中。

    “击杀未成熟舍戈幼体,获得经验1500点。”

    琅仁松开手,石柱便化为了齑粉碎末。

    “下一个。”

    。。。。。。

    “唔——怎...么?”

    昵童胸口传来抽搐的疼痛,躯干的肌肉一时间麻木无比,无法得到正常控制,张大着嘴却喘不上一口气。

    紧紧捏着胸口的衣服,昵童的双眼有些模糊,但这不是因为窒息带来的意识模糊。

    而有什么东西在蚕食着他的意识!

    就在昵童想要呼唤江先生的时候,他的喉咙被什么东西从内向外顶住了。

    皮肤,血管,筋膜在不断的撑大,直到昵童的脖子臌胀的圆球比脑袋还宽,他终于双眼胡乱摇摆着从口中吐出了一个东西,随后昏死过去。

    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个东西在出现的那一刹那,整个洛佩岛的空气都出现了凝固的迹象。

    “天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球形飞碟?”

    不少王族昂着头,看向高空一颗漂浮静止的不明漆黑球体,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听到声音的王族也同样抬头望去,看到那个东西,没过多久,嘈杂声覆盖着洛佩岛的王族,他们所有人都在看着天空,视线聚焦在黑色圆球之上。

    这个时候,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看向它究竟是不是自己的意愿。

    “发生了什么?”

    原本闭目沉思的江先生忽然意识到一丝不详的气息从下方的人群中传来,便睁开了浑浊的眼睛。

    “那是...”

    嗡~

    黑球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瞳孔,明明没有眼皮的结构,却表现出“睁开”的效果。

    视线,聚集在它的身上,被这个暂时存在的躯体所吸收。

    这个巨大的瞳孔吓了这群王族一跳,还以为是谁在使用能力恶作剧。

    惊惧,化为无形的能量,溢散出王族的额头,被这个瞳孔所吸收。

    随后,这个巨大的瞳孔旁边,睁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瞳孔。

    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随后密密麻麻,遍布其上。

    与琅仁在石柱中看到的那个眼球一模一样。

    是唯怖。

    “心魔!”

    意念凝聚成间隙嘶哑的吼声,参杂着能够引起生物意识中最原始恐惧的波动扩散而开。

    “呜呜哇哇哇哇!!!”

    “啊啊啊啊啊不要过来!!”

    “咯咯咯咔咔咔咔咔咔——”

    无数王族双眼失神,一时间疯狂的嘶嚎起来,好像栽入了自己最恐惧的地方,哀嚎声冲向天空。

    无数恐惧情绪被眼球吸收,唯怖的瞳孔直直的盯着主峰的崖壁之上。

    好像有一道寒光闪过,崖壁骤然被撕裂,露出了里面的空腔。

    就在此时,一个巨大的鲸鱼幻象从空间夹缝间一跃而出,直直砸向了唯怖分身。

    江先生眼中露出凶光,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东西,仅仅一身意识咆哮便能是他恐惧的双手颤抖不已,这让江先生的内心十分的愤怒。

    巨大如岛屿的鲸鱼虚影轰然拍打而下,若是洛佩岛被结结实实砸中的话,恐怕也得荡然无存。

    然而眼球动都不动,丝毫不在意江先生的进攻。

    眼球上,数十个小瞳孔对准鲸鱼虚影闪烁,下一刻竟是破碎成漫天碎片。

    噗——

    一口墨色血液喷出,江先生体表青筋绽起却无力动作。

    那是他与这架鲸骨残留意识的绞索意念,是他也是船,他与船合二为一,这意念既可以让他控制整艘船的任何动作,也可以作为攻击手段坚固无比,相当于a级顶级水准。

    然而却被几个眼神给直接怼炸了!

    忽然,眼球转动起来,对准了天空。

    它并不是要逃,也不是有感而发想吟诗一首,印在他瞳孔上的,是天空之上一股浑厚且巨大无比的精神力。

    而气息萎靡的江先生也察觉到,此刻的洛佩岛方圆数十公里内的区域,被完全封锁了起来。

    于是他意识到,这是谁在出手,随后缓缓躬下了身躯表以敬畏。

    在遥远的某处海底峡谷之中,一个样貌平平,面容略有沧桑之色的年轻人看着拔出一半的剑身,眼中有着迟疑。

    “怎么了,平轩!这是星神气息?嗯~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打算出剑吗?这波动严格控制在了星源封锁线之下,看来是个非常有经验的星神啊,不提前动手可是会出大问题的哦~”

    剑尊者凝视着残缺却银亮的剑,最终将它按回鞘中,摇摇头:

    “有他出手,我去也只是收个场,没必要。”

    随后剑尊者指着胸前,手臂的动作带动了海水的涌动,将破损的衣衫卷起,露出胸口一条狭长的刀疤。

    “而且你也不老实,上次就假装自己意识稳定让我去斩巨兽,这次就别妄想消费我的信任了。”

    “...嘁。”

    峡谷之下便没了声息,看来这个被剑尊者看守的人也觉得确实没必要。

    毕竟那是星罗殿主,一个小小的漏网之鱼,磨灭它还是不在话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