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六十一章 死敌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岛主殿并没有完全不设防,但也许是因为骨鲸之上的那个老人的原因,前往湾口的护卫也仅需维护秩序,不少单位还是被固定在了岛主殿外围看家。

    神念轻轻拂过画满奇特花纹的枯黄墙壁,一股轻微的阻力凭空出现,就像被石子击开的水面荡起一阵一阵的波纹阻力。

    琅仁微微摇头,眼睛瞥了一眼周围宛若雕塑一般静止不动的卫士。

    ‘要不然现在试一试...算了,骨鲸上的那个老头子不太好惹,先进去吧。’

    思绪闪过,琅仁化为一道虚影穿过了层层把守,进入了殿堂之内。

    第一步踩上花斑釉质大理石板,琅仁的眼中便浮现出惊异的色彩。

    并不是殿堂的冠冕堂皇或是装饰景树多么的华丽自然,也不是爬满墙壁与承重柱上的密密麻麻的四脚蛇让他犯密集恐惧症......而是在他的脚底,那种与狐零类似的能量气息从地底源源不断的溢散到了地面,让他的脚底板感受到了一股不自然的凉意。

    ‘难道说...昵童是被另一个来自宇宙外的看中资格的人?’

    可是狐零应该会有感应的吧?重伤的他不可能会在一个对自己有威胁的地方修养。

    思索间,琅仁越过了藤条横挂与顶部的长廊,无视了其中许许多多的无意识生物,来到了一处宽敞的楼梯廊前。

    。。。。。。

    立于高台之上的昵童一言不发,两只独立转动的圆锥眼三百六十度观测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嗖-

    他的身边忽然多出了个人影,体态随修长,但没有昵童长条脊椎那么变态,是一个标准人类形态的体格。

    “昵童,半年没见,你倒是一点长进没有。”

    “武宣仪,你不也好不到哪去...怎么你的那些小鹌鹑们不需要看管了吗?”

    来者抬起胳膊摸了摸脑袋,袖子从腕上滑下,露出内部干巴皱缩的皮肤,好似一具行走的干尸,然而面部却是和正常人类无异,一双黄绿的眼眸浑浊的像死水。

    “唉~有童岛主的发话,若是出了事肯定是您担待呗,谁还不知道我们往族十六厅护短呢?”

    昵童听了对方没拔干净刺的话语,微哼一声:“有什么事直接说吧,欠你们的就不必如此了。”

    武宣仪嘿嘿笑了,随后拿出了一张寸大卡片,两指一弹射向昵童面门。

    双指横挥轻飘飘接下这片卡,昵童一只眼睛转动盯着手中的绿色卡片,一只眼睛看着武宣仪。

    “这是...往生岛的凭证?发生去年那事你们还给我这个?”

    “那事没啥好说的,小辈们的气事,你作为管理者不可能连他们的脑子都管理下来,司先生...我们往族人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种族,同为王族互帮互助。”

    “十年血礁的供给?”

    “那可太棒了。”武宣仪一拍巴掌。

    “还有什么需要吗?”

    昵童昂起脑袋,将下颚下方的一片鳞片展开,将这张小卡片塞了进去随后紧闭而上。

    “没有了,哦对了,是私事,刚在下面听到有人说...你们岛前不久来了一个独自出行的我族人?”

    昵童摇摇头开口:“这你不该问我,我还没有识别全市种族的能力,你自己去相关部门问问吧。”

    “噢是吗,那打扰了。”

    话语还没落,这名往族便纵身一跃没入人群。

    就在昵童重新将注意力放回洛佩湾聚会时,他忽然隐隐有些难以言明的不适。

    警觉的昵童迅速将那张卡片取了出来,但是没有感应到不对的地方,精神上的不适感依旧作用。

    ‘怎么回事...是...过渡了吗?以前也没出现这种状况...’

    在此前几分钟,岛主殿,琅仁穿过了重重隐秘的触发陷阱,来到了他曾“驻足不前”的地方。

    那面透明不可见的墙壁,无视物质的存在,与空间重叠。

    而这面墙壁后面,是一闪普普通通的双扇开合的大门,上面的浮雕并不精雕细琢,把手上的镂空工艺没有明显的磨损,很明显开合的次数并不多。

    “那...该怎么进去呢?附牙?这主意可不好。”

    琅仁单手按在屏障上,他被完全拒绝在墙外,首先想到的是附牙,附牙是复制对方的能力一段时间...可是若是和之前的灵气一样不符合本土规则的话,他恐怕又要变着法燃烧上限,那样得不偿失。

    四周静悄悄的,再三检察了一番四周的确没有监视用器,琅仁解除了月隐状态,并且伸出一根手指...

    嚓——

    修长的手指竟入利刃一般笔直的插进了太阳穴。

    下一刻,琅仁骤然化为一团蓬松的烟雾,无声的将这道透明的屏障连同后面的大门一起穿透而过。

    然而显形的琅仁还没来得及展开神念,脚底便一个踏空,径直向地底掉落下去。

    好在虽说是地底,但是高度并不大,琅仁轻展四肢施展空战记忆,减缓了自己的下落速度,同时展开神念一扫底部的空间状况。

    错落的石柱堆积,不用照明灯而是高低不等的灯架烛火四处摆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朽到骨子里的霉味,吸入一口就感觉肺部都要被真菌感染了一般。

    无声息的落地,琅仁抬头看了看也就五十米的高度。

    “相当于外面的崖壁正中央?”

    反观这里,石柱说大不大,齐人高,双手环抱勉强可以碰到手指尖,要么两个一叠要么三个一叠的摆放在地面上,各自挺拔的耸立着。

    笃笃——

    用指关节敲了敲石柱,实心的反震很厚实,琅仁细细打量着这些石柱,神念一遍遍的扫视内部,然而什么也没能发现,就好像它真的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石柱一般。

    可是面对这根石柱,琅仁内心的温度越来越冰冷,他很明显的感受到了与人对视的感觉。

    有什么东西正透过这个石柱看着他,那个视线没有任何杂念,就只是单纯的“看着”他,即使琅仁绕着石柱走上一圈也是如此锁定在他身上。

    暂时没有什么动静,琅仁只好搁置这个石柱,来到另一个石柱面前。

    “嘶~”

    琅仁刚站定一秒,一股透骨的寒意刺透皮肤,不禁是他深吸口气打了个寒颤。

    还是视线,这是一股冰冷的视线,几乎将无情实体化一般,四周的温度开始降低。

    担心节外生枝的琅仁连忙退出几步,这种现象才缓缓消失。

    “这是什么东西...里面封存了什么生物吗?这种视线...不可能是b级可以承受的,昵童必定不是主手...”

    琅仁紧锁眉头,此处几百平方的封闭空间中,这样的莫名石柱放置了数百个之多。

    唰——

    黄泉刀已然在手,琅仁回到那个没有杂念的石柱面前,将刀尖抵着柱面。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也不知道这样做会发生什么,也不确定这样做能不能知道这是什么。

    但是不这么做是一定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单手聚气,猩红的瘴气从刀身弥漫而出。

    “不死——”

    就在此时,琅仁忽然注意到手指上一道细小的光彩绽放,直接打断了他的不死斩前摇。

    劲风吹拂,琅仁被逼退数米,定睛看向面前,琅仁瞪大了眼睛。

    “狐零?”

    妖艳俊美的男人面色严峻,充满魅惑力的眼眸扫过一根根石柱,最终视线落在琅仁身上。

    “若不是感应到你气息不对过来探查,你下一刻就要消失了。”

    消失?

    与狐零的交流并不是普通的语言交流,而是意识沟通,对方词语的意思是十分精准的,消失就是字面意思:消失。

    不是死亡而是消失。

    琅仁微微皱眉,因为他的系统并没有给他“危”字提示,这表明对他并没有实质性的杀伤。

    “疑惑吗?你的直觉没有感应到危险对吧。”

    狐零似乎看出了琅仁的质疑,以人身形态出现的他单手抚上琅仁想要劈开的石柱,一股灰黑色的雾气从他体表飘散而出,附着在石柱上。

    石柱表面微微泛起亮光,朦朦胧胧似乎是被一层纱织给包裹住了一般。

    随着亮光越来越透彻清楚,直到琅仁看清了石柱的内部包裹着什么东西的时候,他后背的衣服瞬间被冷汗打湿。

    只见内部的正中央镶嵌着一个橄榄球大小的胚胎,蜷缩着身体,墨绿色的皮肤上爬满了网状的毛细血管,硕大的脑袋上没有代表眼睛的青黑色器官,完完全全就是一颗被扭曲结扎的肉结包裹起来的肉瘤,八支纤细折叠的手臂像蝙蝠一样收拢包裹着自己。

    然而这猎奇的外表并不是琅仁受到惊吓的地方,真正恐惧的源头,是眼睛。

    这个胚胎头部是没有眼睛,但是他位于胸膛,被光线照亮的胸腔内,一颗深绿色的眼球无规则的自转着,眼球表面布满了大小不一的眼瞳,瞳孔也是无规则的收缩扩大,像是失控的相机聚焦。

    直视着这颗眼球,琅仁内心本能的溢上恐惧,尤其是在眼球自转时不介意对上任何一个瞳孔,都让他的心脏狠狠的收缩。

    好像瞳孔中那恐怖的意志会瞬间降临在他面前,将他拉扯到无可言明的宇宙之上磨灭。

    “恐惧吗?这没什么,毕竟这是宇宙星神‘唯怖’的舍戈。”

    狐零放下微颤的手掌,不知的消耗过大还是也受到了唯怖的影响。

    唯怖?

    “舍戈...是什么?”

    琅仁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剧烈跳动的心脏,出声问道。

    “舍戈...你可以理解为战争机器,亦或者说是星神眷者。”

    狐零重新从衣服上扯下一根毛发绑在琅仁手指上,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解决的办法吗?”

    琅仁将手里的刀散去,环视着这数百个舍戈。

    “不必着急,也急不得,舍戈的孵化需要很长时间,容器内充满了唯怖的气息作为舍戈的孵化营养,若是早早打破容器,唯怖的气息会瞬间引来星源之力,两股无意识的意志碰撞造成的伤害是无法计算的,波动还可能会引来其他星神的窥视,比如‘震混’,亦或者‘剐灭’,它们的分身没一个是你们这个星球能应对的。”

    狐零看着琅仁,眉毛微微挑起:“你若是心神的手指,更应该藏匿等到时机成熟,心神与星神可是死敌,过早的暴露自己只会让你神魂俱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