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五十九章 探查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潜力、资质,不管是什么称呼,代表的都是琅仁拥有向这边发展的资格。

    最初琅仁在道破狐零想法与眼神细节时,面对不知何等境界却依旧镇定自若或许是狐零“看法”的因素之一。

    可是结合后来琅仁不顺其言硬杀菌体的时候,狐零表示收回前言,那不是对琅仁逆举的不快,而是对琅仁鲁莽的微嗔。

    总体之上可以看出狐零指的资质指的便是:对事件线索或者因素结合后的思索方向?

    “这么说的话,我们要做的并不只是帮助星罗殿或者洛泽悦解决‘替换’的问题,而是寻找容器源头?”

    业火豁然开朗,拍手说道。

    “这显然是非本土因素,或者是偏离了星球自我发展的路线,狐零明显是宇宙中某个秩序阵营的角色,自主意识并不排外,在这个星球上修养了如此多年,信息肯定阻塞严重,我们身为本土者,知道的越多越能证明自己不该限于这颗星球,这样我们和他交易的筹码也越多。”

    “那就靠你了。”

    琅仁无语的看着业火明白了其中道理后重新躺了回去的咸鱼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

    ‘难不成我以前的咸鱼性格被他给继承了?’

    带着不可能得到答案的疑惑,琅仁睁开了双眼,感应到的又是一阵微不可查的精神力清扫。

    无时无刻不再被窥探这隐私,不知道也就罢了,和那些王族一样过着自己空虚却又充实的日常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琅仁身为自身属性极度异常,精神力更是攀向了世界顶峰,这么敏感的精神力怎么可能受得住这种低级的窥视?

    但是随着如此不爽而来的,其实更多的是疑问:它在监视什么?它在担心什么又在怕什么?

    身为王族一岛之主,这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王族能获得的地位与荣誉,要知道,整个王族所获得的的陆地,就只有上万个大小不一的岛屿与,这些岛屿面积全部加起来还没有人族一个半大洲多。

    地位,人脉,威望缺一不可,这些是必要条件,其他的什么能力种族只是加减分项而已。

    “去看看吧。”

    说罢琅仁便从床铺上弹起,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半空中。

    “月隐:专注精神消耗5点精神力,召唤月隐心神降临于身,模糊他人感知中自身存在,并且实体化为透明虚影,消除以自身为圆心,半米为半径的区域内所有单位的声音与气息,持续50秒。”

    “虚影状态受到攻击时免疫第一次受到伤害,并且解除月隐状态。”

    “该技能到时限不会自动解除,每延续十秒消耗两点精神力,不满十秒按十秒计算。”

    自身本就拥有高强度消声和屏息两个能力,战斗记忆也有浅言凉的削弱存在感的能力,开启月隐最主要的功能恐怕就是隐身了。

    就连免疫能力都没有神羽来的划算,不过若是没有神羽,这也算是一门神技了。

    琅仁悄无声息的穿过萤火下的街市,此时已经入夜,一只只硕大的萤火虫挂在树枝上给夜生王族提供更清晰的工作环境,如此深夜这座岛屿也是十分的有活力。

    洛佩岛本岛是有两座山峰粘连在一起,最高最大的那座便是建有“岛主殿”的主峰,侧峰琅仁没有去观察过,但是侧峰上也是灯火通明,听说是些小职权的居住场所。

    飞身来到峭壁之下,一手攀附在缝隙之上,嗖嗖几声琅仁便窜上去几十米。

    就在琅仁即将攀附上高大恢弘的建筑前,他却硬生生的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挂在近乎垂直甚至是锐角的陡崖之上,身下距离他最近的树梢也有上百米。

    因为他的面前,一条无比粗壮巨大的螺旋长尾将整个岛主府都缠绕了起来,其上散发的阵阵波动唯有在与之极近的距离才能感应到,这也是琅仁为什么到它“脚下”才能看见它的原因。

    琅仁此刻只要不是自己主动泄露气息接触月隐,这做岛屿压根就没人能够察觉到他的存在,并且因为削除了自身在他人感应中的存在,即便是这个无时无刻不在监视全岛的城主也是不能主动察觉到他。

    琅仁不打算主动触碰对方的警戒线,面前的尾巴是在太过粗大,即便使用飞渡浮舟的空中转向也没办法绕过这个尾巴。

    “不对劲...且不论他的实力如何,单论身份作为一个岛主,在自己王族的海域,自己负责的城市居然如此戒备?”

    琅仁像一个不存在的顽石紧紧贴在岩壁上,微微皱眉的他正在思考是否动用神念。

    他上了岛之后全程都没有动用神念来观测这座岛,因为他不确定王族是否有监测神念的东西,之前沙鹤说过那个不知名的东西最先在王族潜伏,而王族海域和羽化仙的关系同样匪浅,他不确定那个羽化仙头领的分身是否在王族留下了东西。

    比如曾经协助过明嗔杰的木片之类的法术道具。但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小心一点了。

    “早早的发现端倪...抉择还是很难选啊。”

    琅仁摇了摇头甩掉杂念,小心的将神念交织成绳索,微微触碰这条巨大的变色龙尾巴虚影。

    等待了一阵时间并没有反应,看了对方并没有感应神念的道具。

    留个心眼的琅仁继续操控神念向前探索,深入岛主府。

    墙壁,房间,复杂的走廊与充满自然气息与美感的装潢十分的和谐,穿行在其中的神念仿佛是进入了某个原始森林一般,在其中企图寻找不知名的存在。

    畅通无阻并没有持续多久,琅仁的神念终于碰到阻碍。

    他的神念绳索被一道墙壁严严实实的阻挡在了外面,无法寸进,这道墙无视了一切建筑障碍,就像独立于空间的存在,不与任何物体重叠。

    “阵法...?不对,感觉有些熟悉,但是不是阵法,阻碍精神力分支的一切探查?就连到目前来说穿透万物的神念也无法穿透进去...”

    琅仁眉头紧锁,心里没了一开始的轻视与轻松,现在内心反而缓缓缠绕上一丝阴霾。

    忽然间,瞪大眼睛的他想起了在哪里感受过这道屏障的气息了。

    狐零!

    或者说,是狐零使用能力的时候,那些能力所泄露出的气息,特别是它离开的手段,那个漩涡溢散出的气息,尽管不是完全一样,但可以勉强判断其为同源。

    这是意识海的反馈,同时也是“架构”规则的理解,还有一丝星神概念的透解。

    既然神念无法穿透,那么今天夜里的探查就没有意义了。

    琅仁果断收回了神念,松开攀岩的手指,宛如一头夜枭轻飘飘的滑落进了树林,没有带下一片摇曳的树叶。

    说实话,此刻的琅仁有些后悔没有问狐零要一个能够主动联系的方式了。

    手指上的毛发没有丝毫作用,不管琅仁用何种方法,都只能感知手指上毛发的存在,不能撼动其丝毫。

    “唉...越是接触的多,人意志存在的反馈越是渺小,不甘心啊...”

    琅仁苦愁的叹息,翻身给自己盖上被子,不多时便进入意识空间锻炼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