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五十五章 杀名修罗(终)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好耶!”

    阿蜜爱娅见到这个画面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兴奋的挥动双手。

    “这明嗔杰死而复生...难不成是殿主的隐藏能力?”

    “我寻思有可能,既然是殿主,会用明嗔杰的能力也不奇怪吧?”

    沙鹤和老鬼疑惑的互相问道。

    “别乱猜了,我没出手。”

    就在二人准备膜拜一番殿主的时候,星罗殿主的话出现在了他们耳边,

    “琅仁...你们稍微试一下吧,虽然我不是很看好就是了。”

    星罗殿主说完重新闭上眼睛,将自己的精神力重新分散到了星球之外。

    “不是殿主搭的手?”

    这反倒比殿主暴露新能力还让他们吃惊。

    这意味着:现在的战况就是这小子一人独自打出来的,包括明嗔杰死而复生也是他的手笔。

    “你能做到这种水平吗?”

    老鬼用脑袋碰了碰沙鹤问道。

    只身群战十名a级!还杀了两个!

    “如果给我舞鸦用的话...估计也不行,我不是这个专长。”

    沙鹤很诚实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当然,这只是如今的他的水平,毕竟好汉不提当年勇。

    “说起来你们上次回来说他还是c级...三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现在跳了两级压着a级打,是不是有点过分...”

    “我倒是希望有这样的年轻人能够站出来,毕竟我们的工作太累了,有他能轻松些。”

    沙鹤叹了口气,有些怒其不争的感觉,这个其指的并不是琅仁,而是其他的后辈。

    比如勾心斗角的氏族年轻人。

    “但我看他的心境...恐怕并不是什么正直之辈吧?”

    老龟看着琅仁一双通红散发着邪恶诡异气息的双眼,担忧的说道。

    沙鹤闻言沉默了一些时间。

    是的,他也不否认这一点,从一开始与琅仁在那个小小的医护车厢内,他就隐约看出琅仁并不是什么广义上的正直好人。

    但是好人本就是没有定义,因为那些定义都是“人”定的。

    “这点倒是不用太担心,一方面是有殿主在,另一方面是他并不贪心。”

    老龟看了看沙鹤:“人可是会变的,尤其是有了力量之后。”

    沙鹤没多说什么,因为他并不否认这句话。

    ——————————

    神念极限扩张出去,琅仁锁定到了地下一团木系生命。

    “还想跑?”

    琅仁瞬身来到城墙的裂缝边,看着裸露在外的树根笑了笑,丝毫没有理会身边慌得一批的狮筑,一刀敲在树根上。

    锈黄的长刀刀柄长出数根藤条树枝,一边贴着刀背蜿蜒向刀尖,一点缠绕在琅仁的手腕上,融入琅仁的皮肤与他的手臂融为一体。

    抬脚跺裂地面,琅仁化作了一团灵动的树根,入地龙一般顺着地面的裂缝钻了下去,并且屏息掩藏掉自己的行踪。

    不断遁入地底的树人借由周围的土石来感应地面上的情况,突然发现那个凶残的修罗不见了。

    “他不是挣脱了冥罗的舒束缚......浅言凉已经死了,下一个应该杀狮筑去了吧?该死的,他凭什么这么强啊,力量居然能碾压狮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狮筑或许在整个王族的a级中排不上多前的名额,但是在一个大洲之上,他绝对是整个睚眦大洲前五的存在。

    要说之前解救狮筑是处于团队精神,现在的树精可就只有自保的想法了,死道友不死贫道,安全的时候可以帮衬一把,但是现在自身难保就不能怪他了。

    “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恐怕大人们的脸色会很难看,我要怎么交差啊?这也不能怪我啊,我已经做得很好了,是他们没办法解决修罗的...嗯?什么东西?”

    忽然身边的岩壁裂开一道缝隙,一个不大的树根来到他的身边。

    “这?”

    慢慢感受到身边有一个奇怪的东西,可是它根本就探查不到这个东西是什么。

    就在它准备想办法弄清身边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这个东西自己显露了真身。

    “修罗!”

    “答对了,奖励你火花大礼包!”

    一只手拽住这树精的根茎,琅仁顺手喷涌着业火,照亮了漆黑的地底。

    “嘶呀呀呀呀呀——”

    看清修罗那张纹满花纹的瘦脸,它惊得爆发出惊人的能量,将周身二十米直径的圆形空间占据,无数能量树根贯穿了并且同时搅碎了一切物质,将粉末的一切都吸收进了能量树根之中。

    除了一团黑雾。

    琅仁已然化为黑雾穿梭在根茎之中,同时点燃了黑雾的所过之处。

    同时消耗精神力,转化琉璃净火!

    一条紫色炫彩的火焰爆燃,获得40%伤害加成的琉璃净火将沾染到的一切能量之根尽数泯灭,转化成了世界内最常见的热量。

    被燃烧化为飞灰的是树人的本源异能,也就是它真正的本体,根本想不到琅仁居然拥有燃烧元神之火的它惊恐的想要逃走,但是琅仁岂能如它所愿。

    化为人形的琅仁一掌轰向企图收缩减小灼烧面积的树人,从掌中心喷涌出熊熊不断的琉璃净火,将树人的本体一层层烧为灰烬。

    “额啊啊啊啊啊啊啊!放过我!放过我!”

    被琉璃净火克制的死死的树根哀嚎惨叫,它被琉璃火包裹着,无论那一边的构造都在被蚕食烧毁,根本动弹不得,如此下去面临的唯一结果就是被生生化为灰烬,永远的消失。

    “这消耗量...有点顶不住。”

    琅仁能做到正在的克制,只不过是耗费大量的精神力将业火转化为琉璃净火,被战斗消耗了不少精神力的琅仁不可能一直持续着用这一招,他此刻的输出功率已经达到了一秒两点精神消耗了。

    要知道,不死斩的基础消耗是12点一刀,现在80%业火值,减少每刀8点消耗,这琉璃净火喷两秒就烧掉了一发不死斩!

    琅仁果断中断了琉璃净火的转化,没有理会树人的哀求,横挥一刀修罗不死斩砍引爆了它体内的死气。

    树人与琅仁的见面时间并不长,体内的死气积蓄不是很多,但是它此时已经被琉璃净火烧得元神萎靡虚弱,于是侵蚀瘴气很轻松的将它的树根风干硬化,黑色死气随后磨灭了它残存的意识,琅仁也再接一刀真正斩杀了这个树精。

    拽着这团枯枝藤回到地面,琅仁发现另外两个人王族已经不见了踪影,显然是放弃了树精。

    “切,就这?”

    琅仁不屑嗤鼻,将注意力放到了傀儡明嗔杰身上。

    傀儡因为装死已经浪费了一些时间,所以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浑身灰败的陨日不灭爆发出最后的余晖,重新化作了尸体坠落在地面。

    琅仁的视线放在了这个由五人何为一人的家伙身上,对方身上散发的能力让他的眼睛极为酸涩。

    “修罗?这是你的起死回生能力?”

    身体只有人型轮廓,半透明像是凝胶果冻一样的人型东西指着地上尸体,体表的轮廓随着琅仁听到的声音有规律的发出震动。

    “起死回生?他从死的那一刻就是死了,从来没有活过。”

    琅仁皱着眉头,忍受着眼睛的干涩回答道。

    “从未活过,尸体?”

    这半透明的人型摇晃着脑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忽然,琅仁的终端接到了来电。

    是维泽亚的声音。

    “小子!赶紧离那东西越远越好!他就是冥罗!一旦被他解析了你的能力,你对他就造不成一丝的伤害了!”

    “这么强?”

    琅仁惊讶的看着这个冥罗,心里生出一丝念头。

    夺取的念头。

    “我之前跟你说过,他是某个人精神分裂的产物,而那个人正在发了疯的想要摧毁这个东西,此时他已经知道了冥罗在哪,你最好...”

    还没等维泽亚说完,一股震颤着大地的灵子压力从天而降,压得琅仁几乎喘不过气来,但是琅仁的危机本能告诉他,对方还在不知多远的星球的某个角落,并没有抵达这里。

    仅仅是意念的投射就有如此可怕的压力,琅仁暂时没有了抢夺冥罗的念头。

    “还是等以后在说吧。”

    琅仁垫步一踏,身影瞬间消失在了月光之下。

    他原本的目的已然达到,北上的路途也就不再需要了,直接开启了月隐心神结合从浅言凉那得到的削除存在感的技巧,琅仁一路向西,离开了这个被夷为平地的城市...

    唯独留下的,只有一堑分割城市的峡谷,尸体血迹,以及横扫一洲的恶与杀的威名。

    正面应敌十余名a级人族王族异能者,击败数名斩杀三名且完身而退的嗜杀之鬼。

    传说此鬼长有三个怎么砍也砍不完的狰狞獠牙鬼面脑袋,声音似哭似笑令人闻之生畏,生有六只使用不同武器的手臂,唯有使刀的那一只手臂最强,一刀便能够开天裂地。

    传说他钟爱啃食王族肉,痛饮人族血。

    即使与死者为伍的黄泉妖魔也要服从他的指令。

    这个传说甚至一度被无数家长用来吓唬不听话的熊孩子。

    嗜杀的鬼,从此真正的从历史的犄角旮旯里反客为主,在这个星球的历史上,留下了极度血腥残暴的一夜,也写下了极度浓墨重彩的一页。

    此鬼杀名修罗。

    ————————————

    修罗卷——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