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五十四章 杀名修罗(转不动了)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这!他们居然放任了冥罗出手?”

    “这可遭了,小家伙怕是要交代在这了,维泽亚赶得过去吗?”

    重新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看实时战况的一人一龟见到这诡异的场景,震惊的道出声。

    “办不到,维泽亚赶过去也没用,斯沛鳞的能力是完全拖得住他的,她的防御对维泽亚的鳞甲有着绝伦的承受力,同时还能反伤维泽亚。”

    “那怎么办,我们才刚说好让他加入的,这就不明不白的没了?舞鸦枪的特性有着燃烧神志的负效果,他们肯定是想用这个来磨死小家伙。”

    说话间琅仁又死了一次,随后再次被时间回溯。

    就在二人一筹莫展,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一道冰冷却轻显稚嫩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朵。

    “找父亲,让父亲救他一把。”

    沙鹤和老鬼闻言回头,只见自家的小祖宗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老龟的龟壳上,一双灵动浅绿的眸子中蕴含着怒火,看着琅仁被锤爆脑袋的画面气的直磨牙。

    不等两个老家伙说话,阿蜜爱娅朝着头顶大喊了一声。

    “爸!你看看他们!这么多人欺负琅哥!”

    同时,不知多少海里之外,星罗殿内,身披薄纱翘着腿坐在顶端座位上,单手撑着脸颊似在假寐的星罗殿主睁开一双美目,弯翘的睫毛下,无数瞳孔收缩舒张,像是聚焦着不同的视距,看着无数不同的场景。

    “阿米,不要任性,跟你说过为父不得随意出手,不然你那些叔叔阿姨可要特地上门了。”

    玉脂般的嘴唇轻轻开合,声音传到了阿蜜爱娅坐在的洞穴,仅有这里的三人听得见。

    听到殿主的话,沙鹤和老龟没有说话,因为很显然,殿主也在关注这一场“小辈”间的斗争。

    “我不管!琅哥救了我不止一次,爸你又不是不知道,余叔叔沫阿姨他们要是来了,你让他们来找我!”

    星罗殿主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凝聚起一丝精神力转移向了睚眦洲的拜塔。

    殿主不出声的时候,心知事有转机的三人连忙关注着接下来的画面,正好又是大脑爆浆的画面。

    嘭——————

    “这可太下饭了...”

    业火以自己的独特的视角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对一连三次在意识海中闪烁进出的琅仁说道。

    琅仁叹了口气:“五个控制,一个输出,我太难了。”

    业火咂舌摇头:“难啥呀?你不是留了个后手吗?”

    “啧,本来是想留个炸弹的,现在反而要提前引爆了...亏大了。”

    “亏个屁!你现在省到一个神羽都是赚的,就剩三次神羽了!”

    如果没被电磁炮轰掉那么多次的话,加上这么久恢复的三次神羽,显然是有足够的时间给他们想别的破局办法,可惜不行。

    “那没办法了...”

    琅仁以烟雾形态化为人形,神念刹那间扩散出去。

    随后,他体表的印记再次生效,将他搬运了回去。

    就在浅言凉再次准备击杀琅仁的时候,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被消耗这神智的琅仁身上,想要看看他能坚持多久的时候,没人注意到某一处的废墟中,一个人影爬了起来。

    只见他指向天空,张嘴念道:

    “长虹贯日。”

    此刻,浅言凉正好是破碎了琅仁的脑袋,警惕性最低的时候,天空顿时射下六道粗壮无比的炙热光柱,直接将措不及防的浅言凉“浇”了个透心凉。

    而另外五个光柱也是贯射向那五个有着相同气息的坐标。

    呯呯三道枷锁被破,琅仁的肉体获得了意识回归和行动自由,紧跟一道释放斩将黑剑抢了回来。

    “明嗔杰!你为什么——”

    浅言凉浑身的皮肤被灼伤,面对明嗔杰咆哮道。

    死而复生的明嗔杰冰冷着脸没有搭理他,单手握拳一甩,直接开启了陨日不灭体,飞向了琅仁神念中仍旧存在反应的一个方向,另外几个被破坏了形体的能量也急速向那个位置汇聚,很显然那就是本体。

    浅言凉知道他要去做什么,顿时起身想要过去阻止浅言凉,却被擦着他鼻尖过去的真空波拦截了下来。

    “修罗!这就是你捣的鬼吗!明嗔杰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琅仁本就因为不清不楚的丢失了四次出手机会而恼火,听到浅言凉愤怒的提问后也不说话,体表再次亮起法相的虚影。

    “让黄泉告诉你!”

    刀光快过肉眼观测的速度,模糊的残影刹那间跨越了空间左下右上斩在浅言凉腰间,但是长刀横贯浅言凉的躯干,却没有造成一丝伤害,刀刃仿佛仅仅斩在了一个名为浅言凉的虚影上。

    浅言凉将刀刃经过的部位的存在给暂时抹除了!

    但是这并不只是一刀,而且第二刀才是威力最强的一刀。

    在浅言凉的眼中,原本琅仁因为拔刀挥出的手臂高高扬起,但是下一个瞬间就变换横刀搁置在了左身。

    噗嗤——

    两截血液从身上横向喷涌而出,截断他们的刚好是被浅言凉抹除存在的那一条斜线。

    这是琅仁全消耗的秘传十字斩,再加上戮夜叉的效果,这一刀几乎在a级所能观测的速度之上!

    也就是说,a级都察觉不到这一刀的存在,只能印证这一刀的存在,用他们喷血的伤口。

    “这...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浅言凉的脸庞狰狞无比,拽着尚未分离的躯体拼尽消耗想要将这一刀的存在抹去,但是最终只能消除一半的伤口。

    琅仁没有给他机会,一刀修罗不死斩横挥而出,黑红相杂的瘴气与死意冲入浅言凉的伤口与躯干,瘴气不受浅言凉的能力影响,破坏着a级本身的恢复能力,而死意...

    轰轰轰——

    浅言凉呆滞的看着体内不知从而出涌出与之相互交织的死意,摧毁了体内的组织细胞,皮肤不断塌陷,就像气球漏气一样快速干瘪。

    “你们一直都在我的掌握里,从未自己掌控自己的生命。”

    琅仁张开手掌狠狠的抓在浅言凉的面孔上,用自己血红的眼睛对上指缝间迷茫的双眼。

    戮之夜叉的效果加成可是全伤害,也就是说...之中的死瘴之域也是受到加成的。

    之前琅仁没有先拿浅言凉开刀,也是想到他们既然在演戏,肯定就有应付自己的底牌,而且自己并不知道这底牌是什么,那便只能用无法被察觉的死瘴来做傀儡术之后的后手。

    为了击碎浅言凉的意志,琅仁还极其狞笑的表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神情。

    很显然奏效了,浅言凉看着琅仁充满戏虐与自信的双眼,这个面对自己,面对冥罗,面对整个人族与王族的围剿也从未怯馁,甚至全盘之局还他被尽数猜透的修罗,此刻的自已已经迎来必死的结局,浅言凉坚强的意志终于瓦解了。

    “你...就是个怪物。”

    失去了意志,双眼暗淡,面容因死气爆发而面容枯槁的浅言凉颤抖着嘴唇说道。

    “过奖。”

    琅仁平淡的接受了对方的夸奖,一刀砍下了对方的脑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