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五十三章 杀名修罗(三转)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这是...什么力量?怎么可能异能强度与生命力划等,凭他的振幅,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离谱的波动?!”

    忽然,那股无与伦比,邪恶的令人心生憎恶的气息瞬间消失了。

    一股凉意从尾巴尖直冲后脑,狮筑果断将体表的能量汇聚到双臂合为一面大盾。果然,凉意还没抵达天灵盖,明明锈迹斑斑却散发出令人生畏锋利之光的三指宽刀横斩到面前。

    刹那间,刀盾相接!狮筑只觉得一股窒息的风压从面前这个脸上黑色纹路不断变换着表情的男人身后咆哮着压迫向他。

    呼呼——嘭咔咔咔——

    狮筑身后水泥浇筑的大地瞬间呈扇形崩碎掀起,这股风压仿佛并不是两个人的碰撞而产生的,而是陨石砸出来的震荡波,就连几百米外的高耸城墙表面都咔咔开裂凹陷下去,顶端的藤甲树人连忙从脚底扎根进城墙,为了挽住面子巩固着这道已经脆弱不堪的墙体。

    然而,连同土石破碎的并不只有城墙。

    还有琅仁的骨骼。

    如此巨大的反震之力以琅仁目前的体质和免疫程度都不足以让他抗下,更何况他此刻还有戮之夜叉的负面效果:所受伤害提升90%。

    几乎双倍的反震直接震碎了琅仁全身除了后颈两块颈椎骨以外的所有骨骼。

    但是就在疼痛顺着神经专递到大脑之前,琅仁已然化为了一道迷离的黑雾,笔直穿过了狮筑被崩散掉能量盾的手臂和皮肤崩裂迸血的躯干。

    “燃。”

    黑雾不等狮筑反应躲闪,直接爆出了熊熊烈焰,将狮筑的内脏也烤了一遍。

    活生生灼烧内脏的疼痛是难以想象,难以倾吐的痛楚,心脏肺腑,肠胃肝脏好似被万针刺入挑出,疼的狮筑一口痛呼哽在喉咙里,无法倾斜而出。

    然而在狮筑身后显形的琅仁并没有等待他的恢复,举刀便是纵斩而下。

    刀光好似流星的拖尾从天而降,砸向地面。

    噌噌噌——

    明明没有使用龙闪,但是因为巨大力量的加持,硬生生甩出的刀气扭曲的空气结构密度,为了平衡气压而产生了一层层的气爆云,地面也没有幸免于难,刀刃最终还是落在的地面上,刹那间刀刃上汇聚于一点的力量导入大地。

    裂缝...不,若是说它是裂缝,那也太戏称了,一道峡谷硬生生将拜塔这个城市一分为二,用卫星在大气之上观测,就像是一个无形之手持沾满黑墨的笔在大地上画下入木三分的一笔。

    一刀毕,琅仁趁震起的烟尘没有散去的间隙瞬间使用神羽逆转了反震力,站于原地。

    “没死?”

    琅仁抬手看着刀尖上沾染的一丝干涸发黑的血迹,不解的皱眉。

    就连血液都因为与刀刃摩擦的瞬间产生的高温而烧焦干涸!

    “嗬嗬嗬——咳...”

    无比虚弱的抽气声夹杂着咳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原本中气十足的狮筑已然半跪在城墙之下,右手抱着左臂,睁大的眼神中充满了死里逃生的慌张与不解,最终被琅仁扭头的一眼震慑成了恐惧。

    琅仁的眼神落在狮筑的脚踝上,那是一条树根:原来是那个藤甲树人在危机的时候,将潜藏在地面之下的树根以某种特性的规则将他拖走了。

    只不过即使那个藤甲树人再如何用尽全力以最快的速度解救狮筑,也不能将狮筑完好的从琅仁的刀下拖回来。

    仅仅被琅仁半毫刀尖割中的左肩肩,可怕的裂口直接分割了狮筑的左半边的躯干,若不是狮筑及时用右手保住稳固住它,恐怕半边躯干就只有腰部的脂肪来拖住他的左臂、肩膀和肋骨,脏器还要洒落一地了。

    好在没有真正危及生命,a级在没有真正降临死亡前,普通皮肉伤都是可以迅速愈合的,更何况是擅长肉搏擅长受伤的近战能力。

    狮筑没有像明嗔杰那样用异能抵挡了一切伤害,仅仅承受了第一刀的狮筑生命力依旧旺盛,有意识的集中注意力修复这道伤口并不需要多久,只不过会因此虚弱一段时间而已。

    “看来你不是强者,那么你呢?”

    这一刀吸收的生命十分的充足,将升级多出来的两个锁环位凝聚出后,还有足够的生命力补充琅仁的体力消耗。

    看着已然露怯的狮筑,琅仁遗憾的摇了摇头,转动眼球看向藤甲树人。

    不等树人回应,琅仁一步踏出,身体从所有人的眼中消失了。

    心中顿生警觉,想要遁入地面离开的藤甲树人忽然迎面刺来一把黑色铁剑,直接刺穿了它上半身交织生长的藤甲。

    原本应该顺着伤口分为两段的躯体居然硬生生的被这把铁剑给卡住了!

    他无法对被铁剑刺穿的组织部分进行控制了!

    “异星源!这是那把剑!?”

    身为a级,藤甲树人本能的理解到了这把铁剑的来源,头顶的树枝晃得飒飒作响。

    “你知道啊?”

    琅仁眉毛一挑,一记旋风释放斩将树人斩为上下两截。

    立于地面的下半身像是一摊褐色的水流顺着脚下稳固城墙的缝隙渗透下去,但是留在剑上的上半身也仍旧有着意识。

    枯枝手掌一把握住刺在体内的黑剑,其上许多藤条瞬间缠绕上琅仁持剑的左手,而地面也有许多数根破土而出纠缠住琅仁的脚踝。

    “动手!”

    数道杀气仿佛凭空出现,琅仁体表的寒毛也瞬间炸起,危机感从此刻纠缠上他的心头。

    ‘我没感应到的气息?他们怎么做到的?’

    神念的边缘忽然出现了五种波纹相同的陌生气息,包括杀气最重的浅言凉,六个拥有a级实力的单位早就等待着这一刻。

    然而,奇怪的是,明明是离着琅仁最近的金属异兽,却是没有一起出手,反而果断后撤。

    同一个瞬间,琅仁的身体传来僵硬的停滞感,四周的空间像是浇灌凝固后的水泥令他动弹不得。

    紧接着大脑似乎遭到重锤撞击一般,意识溃散令他昏昏沉沉。

    随后心跳被限制,跳动的速率被延缓,血液在体内的流速也因此变得无比缓慢。

    五官感识也被封闭,寂静深邃,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也感受不到,被黑暗所幽禁。

    还有一个三个长度不一的竖线,宛如始终指针一般的印记悄无声息的印在了琅仁的体表。

    四种截然不同的能力刹那间锁定降临在琅仁身上,把他行动、意识、生命力、感官全部封禁,几乎被debuff叠成了暂时的植物人。

    一个身影闪身来到了琅仁身后,一拳砸向琅仁的天灵盖。

    一道沉闷的爆破声响起,修罗的脑袋像西瓜一样碎裂成了无数的浆液残渣。

    然而不等碎末落地,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了零星的黑雾,与躯干化作的黑雾融为一体,穿梭到了十多米外聚合成全新的琅仁。

    就在琅仁刚准备动手的时候,身上的时钟印记顿时起效,他的身体居然回到了被树人禁锢的位置,四种奇异能力再次生效。

    浅言凉又是一拳砸下去,琅仁的脑袋又破碎开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