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五十二章 杀名修罗(再转)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声音传入众人耳朵,三名疲乏的a级惊疑不定。

    他们现在确实没有额外的力气来应对来敌了,而且听声音底气很显然不是能轻松打发走的

    “你们王族?”

    浅言凉貌似十分惊讶的看向西边的天空,三个形状可以的“东西”破空而来,最终停止在了城墙之上。

    为首的是一名身捆藤蔓的类人型王族,后背长有一支粗长的第三只手,这只手的细长手指上附着着茂密的树叶,体表被无数藤蔓交织缠绕的藤甲所包裹,看起来是个植物人?

    他的左侧是一只体表长满了刀刃的金属异兽,像猫又像猴,体型消瘦四肢细长,蹲坐在一边摇晃着尾巴,似乎不太愿意说话。

    另一边的人型野兽脖子围着一圈黄黑的鬃毛,环胸而抱的双臂粗壮无比,皮毛下臌胀的血管一下一下随着心率跳动,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暴力”的气息。

    不得不说,狮子这种生物总是能在各种代表强者的队伍里找到他的身影,不管是动漫还是小说...

    随后雄狮开口了,很显然刚才的震啸就是出自他的嘴巴,因为二者浑厚的且不屑的语气一模一样。

    “杨昊,许久没见,你怎么这么狼狈啊?这还是那个与我在啼福海沟鏖战一夜的那个青年吗?”

    杨昊眉头拧在一起,咬着牙没有出声。

    “你恐怕也就只有在年轻人身上找些存在感了吧,狮筑,而且,你刚才说这是你们王族的事?”

    浅言凉不知何时来到三人身后,一步步走到他们的身前面对着琅仁,视线投向远处的王族。

    “且不论你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合约上签订好的我们人类的大洲土地,这对你们宣战方来说就是一张废纸而已。而你们三名准a级深入大洲三百公里,是已经准备全面进攻吗,用这个修罗所摧毁出的突破口?”

    “天时、地利、人和,如此机会不把握住,我们西部泽港的王族岂不是会被族内人嘲笑数年?你们人类自己瓦解自己的防御,三个未来大将被一人殴打成这幅模样,不就是告诉我们赶紧来捡人头吗?”

    藤甲树人头顶的手臂微微摇动,发出飒飒的声音,似乎在讽刺浅言凉连这种废话都说的出口。

    “所以,这位修罗可是给我们立了大功啊,原本颇为费劲的电磁炮也帮我们拆完了,明嗔杰那个恶心人的东西也被打废,林狱司也就是个召唤死人的废物,现在就凭你和三个精疲力尽的‘年轻人’,能阻挡我们吗?”

    浅言凉微微皱眉:“你知道的蛮多嘛,一开始就观察很久了吧?不过很可惜,你们今天一步也过不去。”

    狮筑橙红的眼眸盯着浅言凉,打量了片刻,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震天动地,碎石被不断的从建筑上震碎脱落下来。

    藤甲树人也欢快的摇动起来,似乎也被浅言凉的话语给逗笑了。

    只有一声不吭蹲坐在一边,身体表面的刀刃不断旋转起伏着的金属异兽平静的低着头,目光从没离开过琅仁哪怕一毫秒。

    琅仁也注意到对方的视线,但是现在他还不打算有所动作,很显然,这出戏不只是演给他看的,也不只是演给无知群众们看的,更是演给某些人看的。

    演给谁的舞台戏呢?

    这一点琅仁不得而知,但是显然,这又关系到了更深一层的“事物”。

    在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上,知道的秘密越多越好,但同时也知道的越少越好。

    也许对其他人来说,是这样的,但是这对琅仁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他对这个星球的“秘密”没有多大兴趣。

    。。。

    “嗯?他在干什么?”

    金属异兽和琅仁一样,对这场闹剧的走向有着自己的剧本,所以它对“一人群殴三人”的修罗更有兴趣。

    忽然间,盯着修罗的它发现,修罗似乎在比划着什么,不只是他,全场都是a级异能者,感官都是极度的灵敏,琅仁的小动作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修罗。”

    “人王守护星,那个徽章的原型就是你的刀吧?器物化异能能够做到如此地步,恐怕也就剑尊者以及那一位的战绩和你有的一拼了。”

    比划着如何一刀杀了所有人的琅仁忽然听到有人提到了自己,抬眼望去,看见那个藤甲树人。

    “过奖了,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是杀啊杀啊...就杀到这来了。”

    琅仁的实话在浅言凉的耳中异常的讽刺尖锐。

    “哈哈哈哈~,确实是这样,强者的路途永远是用命堆砌铺垫出来的,用敌人的,手下败将的,碌碌无为之人的尸体垫在脚下成为最高之人...嗯~修罗,我很欣赏你。”

    狮筑听到琅仁的话张开血盆大口哈哈大笑起来,颇为居高临下的评论道,然而紧接着语气一转:

    “所以...阿诺德大人对你颇为留意,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征服这颗星球的阵营?星罗殿就是一群懦夫,遗忘了人类从不会将除己之外的族群视为同伴,在末世之前就是如此奉行着人类至上的自我之规,人永远凌驾于万物之上准则,妄图与这种狂妄的种族为伍,只会将自己变成他们的奴隶!”

    “跟随这种懦弱之人,只会将自己蒙尘,修罗,星罗殿不配称为王族,来阿诺德大人的麾下,跟随强者,才能成为强者,我看得出来,你是渴求力量的人。”

    力量,从来不是脱离时代的话题,不论是和平还是战乱,不论是肉体还是精神还是物质,它永远是制衡着整个世界的东西。

    修罗与杨昊施泉他们的战斗并不是隐秘的事情,而是几乎公布于世的直播战况,那种战斗风格以及厮杀技巧无一不表露出他是一个极度追求厮杀力量的人。

    在加上他丝毫不视人类为同族,这给了他们一个似乎可以拉拢的信号。

    ‘该死的狮筑,计划上可没有说让你们诏安修罗啊!不应该是联手击杀他吗!?’

    浅言凉此时脸色铁青,因为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从狮筑的话语中显然能听出,这是阿诺德的意思,并不是他们临时起意。

    琅仁听了这只狮子的话后,单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说的不错,跟随强者才能看到自己的无力与不足...可是,强者永远只有一位,其他人永远只是作对比的对象,那么你和我,谁更强呢?“

    “那么”二字高喊出声,琅仁抬刀指向狮筑。

    瞬间击溃明嗔杰,单手捏废林狱司,以双拳鏖战三名a级的修罗,在面对左右包围的状态下,仍然举起了单刀,似乎在说:

    我还要再打十个!

    不只是被刀尖直指的狮筑,藤甲树人、金属异兽、浅言凉、施泉杨昊乃至于许许多多坐在投影之后的人都惊讶于修罗的狂妄。

    奈何他确实有狂妄的资本。

    狮筑愣了半天,脖子上的鬃毛无风自动,好似一圈实质的飘舞着的怒火。

    “有意思...”

    裂开三瓣嘴,两排森森可怖的尖牙泛起金属质感的寒光,被挑衅的狮筑嗤笑一声。

    一股肉眼可见的橙红色气焰从他体表的毛发深处喷涌而出,那是具备了实质存在的能量聚合,也是狮筑的能力:

    不是狩猎,就是兽猎。

    兽王的猎杀时刻。

    藤甲树人连忙侧退几步,狮筑体表散发的能力聚合体对外界的事物有着的效果,不仅是强化他力量的能力,也是强力的防御能力。

    事实上,进入了a级领域,异能者的生命便会得到擅长领域的专精强化,就如狮筑而言,此刻全盛的他若与浅言凉对战,浅言凉敢给他a上两拳就得重伤致残,但是反过来,浅言凉的专精强化是存在感薄弱与暗杀,若是狮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浅言凉近身得手,不死也要丢大半条命。

    不同专精的领域间的战斗,不会有真正的谁克制谁的打法,只有谁得手谁胜出的结果。

    只不过没人知道,琅仁会是个异类,不过知道了也不会奇怪,因为他本来就是个异类。

    轰——

    狮筑犹如一颗陨石般俯冲而下,双掌蓄于身侧随时爆发。

    迎面压迫而来的气势让琅仁有些窒息感,但是他已经在前一秒开启了御灵降身,阿吽仁王的30%攻击加成让他有着不低于对方的力量输出,30%的伤害免疫结合本身的体质被动的10%伤害免疫让他有着不俗的防御力。

    但是即便如此,琅仁也不能让自己的短板对上对方的专精长处。

    修罗法相!

    法相从琅仁的体表浮现出来,但并不如之前那般魁梧高大,反而仅仅是浮出体表一层,让自己的肉体被精神力具现化的法相所保护,高达80的精神力底蕴让他的法相有着极其坚固的防御。

    魂刀坚固无比,琅仁便没有浪费精神力保护它。

    !

    一刀斩出,苍白的真空波疾射向狮筑。

    狮筑毫不躲闪,一掌拍向前方,炸开一片气爆云的同时,居然硬接下了这一斩!

    但是还没完,冲击波也紧随而上。

    第二掌!震天动地。

    破开因为空爆而凝结的水雾,狮筑轰然降落到琅仁面前,刹那间二者直视对方。

    一拳。

    一刀。

    怦然相击,刀刃无法斩入狮筑的毛发,而狮筑这一拳也无法击退琅仁。

    “如此挑衅我的...你是第一个。”

    狮筑瞪大了一双铜铃般的眼睛饱含凶意的直视着琅仁的双眼,这眼神若是被其他普通人对视,怕是和活生生吓死。

    琅仁横刀与其僵持,咧开嘴笑了笑,颇为自嘲的说了一句。

    “因为我不是很清楚我此时所在的地位啊。”

    琅仁想要知道,自己现在在这个世界处于怎样的水平。

    而狮筑显然被这“自大”的话给惹怒了,他以为琅仁是在嘲讽他之前对于强者的定义与发言,不禁怒火中烧。

    “地位永远是自己打出来的!”

    凝聚在身侧的一拳终于含怒而发,火花迸发的瞬间,琅仁双臂瞬间骨折,整个人倒飞出去撞穿了数栋楼宇,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建筑顿时群体坍塌。

    “哼...不识抬举的家伙。”

    骨折的声音狮筑听得十分清楚,所以他认为战斗已经结束了,修罗不再具备作战能力。

    然而早早闪到另一边的杨昊忽然露出担心的表情。

    这个表情被婂镜捕捉到。

    “怎么了?他们自相残杀不好吗?”

    “不...我巴不得这样,但是...但是那边好像是我放置明家主的方向?”

    就在此时,原本准备收手的狮筑看见不远处的烟雾中闪出一丝光亮,但是那一抹光亮只爆发一瞬间,便彻底熄灭下去。

    但紧接着狮筑便脊背发凉,浑身毛发如钢针般根根倒竖。

    他本能的炸毛了!

    “发生了什么?”

    一股凌厉的煞气穿透了烟尘从四面八方的角度锁定了他。

    生命力疯狂的震动,体表的气焰凶猛的喷涌除来想要给自己一些安全感,但是好像没有任何用处,冰冷的煞气不断的从四周的空气之中渗透进体表。

    一股深沉如墨的能量从四周向中间汇聚,在烟尘中凝聚起一个硕大的恶鬼之面。

    恶鬼之脸向四处环视了一下,好似有自我意识一般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随后长大了长满獠牙的嘴,发出一声刺耳的咆哮。

    “吼——”

    气旋徒然爆发,狂风气刃将周围的一切都割裂崩碎掀飞了出去,就连天空鱼鳞般的云层都被高升的气浪吹散,露出天空的一轮弯月。

    月光洒下照射着这座满目疮痍的城市,令其中一个人极为醒目。

    是修罗。

    他右手提着黄泉,左手插在脸色苍白的明嗔杰的胸口之中,像是拖着一个尸体一般站在中央,方才咆哮着的恶鬼之脸已然化作了黑色的花纹勾勒在双眼紧闭的琅仁的面孔上,狰狞扭曲,似在狂笑,却像哀嚎。

    无视了脑海中嘈杂的低吟,琅仁睁开一双猩红的眼眸。

    “夜叉...戮。”

    借助护命呼吸的恢复力,琅仁第一次开启了这个心神附体。

    御灵降身·戮之夜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