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四十二章 接踵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嗝嘎。

    将瓷碗放落在床头柜上,琅仁靠着床头坐着,身体内的酸软已经好了很多,目前最多相当于健身过度的状态。

    他看向斜靠在门后的双尖叉,寻思这应该能算枪吧?

    “习惯长柄武器的话,教你杀人的枪法?想来你肯定也不甘心心念念的人死在子弹上吧,还是手刃的感觉最畅快。”

    “嗯,在外打猎的时候,猎物刺穿挂在枪头的挣扎时候,我能感受到体内血的奔涌,很...很舒服。”

    罗单很早就没读书,也不常与人交流,在和琅仁交流的时候听到他用到的没听过的词汇,总会下意识的去模仿口吻,可是他的词汇量并不允许他这样,最终只能憋出一个很舒服。

    “好,抓紧时间吧。”

    琅仁提示道,罗单眯着眼睛盯着琅仁,很熟练的找到那个感觉,将自己和琅仁一起包裹。

    哦?

    琅仁心头一懔,四周的风景瞬间变化,封闭的房间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白茫茫的雾气,波涛的水声以及脚下的由无数四四方方的砖块拼组成的巨型平台。

    ‘精神体具现?我的意识被拉进了他的空间了吗?’

    琅仁转动手臂看了看,自己原本坐在床上,现在却已经是站在了结实的地面上。

    “这是我的能力,大概就是精神世界的战斗,不过收到的伤害会作用在外面的身体上,并且我会获得对方微弱的能力增强。”

    罗单惊异的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体内充满了不属于他的充沛力量,此刻的他几乎是满状态时的两倍精神力!

    毫无疑问,额外多出的这一半,就是从琅仁身上偷取到的一丝力量增强!

    琅仁左手一甩,一跟丝线随着他的念头出现,这根丝线在极短的时间内膨胀成一把带有勾刃的长枪。

    盔骨·舞鸦枪!

    “有陪练吗?”

    话音刚落,一个由无数大小不一的正方体重叠组成的人型被罗单召唤出来,看起来呆头呆脑,显然只是个人偶。

    “专业的老师会从站桩与持枪动作开始给你打基础,但是我教的是杀人,基础你自己模仿就好。”

    琅仁的枪法都是从双持派生中的衍生技法,大多知识都是需要配合另一把武器的存在而使用的,但是琅仁已经可以很熟练的把其中的杀法剖析出来,再结合主干知识来组合出一个个连招杀法。

    比如剑圣一心的暴风连击,原本的单手沉重势甩枪被他以双手舞枪的形势使用出来,每一次重攻击被增快,成为了拥有高频率攻击压迫攻势的新型连招。

    这是他结合了游戏中绣丸的追击方式以及自己充足的杀人经验而改编出来的枪法,要知道,每一次的学习解锁技能,他得到的并不只有这个技能,他得到的是使用这个技能的知识本身。

    不是学会了技能而懂得技巧知识,而是懂得了知识才学会的技能技巧。

    换句话说,琅仁此刻几乎就是一个武器大师,脑海中存储着许多武器的使用要诀与技巧,每拿起一个新武器都能让他熟悉这个武器。

    此刻的琅仁也许对枪的理解不如一个专精枪法一辈子的老师傅,但,展示怎么攻击他人的要害也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

    呼——吸~~~

    天以沉入深夜,琅仁躺靠在床上闭目养神,裙子已经丢到了衣柜中,身上套着的是崭新的玄兵战衣。

    罗单抱着双尖叉缩在楼下的阴影中,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这琅仁留下的二十一套组合技枪法。

    听琅仁说只要熟练贯通了这二十一套枪法后,就会自动掌握一套藏在这二十一套中的第二十二套枪法,所以他也抓紧时间的复习着。

    “如果前二十一套没有真正的融入你骨子里的话,这第二十二...就是永不存在的二十二。”

    当时的琅仁是这么说的。

    留完枪法后,琅仁布置了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课后作业,那就是守夜。

    “亲手杀掉擅闯的来访者......”

    罗单藏在阴影中,嘴里喃喃念叨。

    “十二岁就让他杀...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虽然过这几天就和我们没关系了,但...”

    业火漂浮着,发出的红色焰光映衬出琅仁平静面孔上阴影的狰狞。

    “以杀人之心来学技术,技术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杀戮时的心态。不会杀和不杀,一字之差可是天差地别。”

    “噢,又从哪学来的哲学话。”

    “你给爷滚蛋。”

    琅仁一边活动着关节,一边注意外界的动静,没让他等多久,两个人悄悄的摸到了楼下。

    “里面没动静啊?原本这小子每天下午都会去后山,但是今天没去,显然是怕我们下午进去搜人。”

    代收人皱着眉头没有接老周的话,右手按着腰间的佩刀。

    这把刀是三十多年前带着他从战场上杀下来的战刀,今天下午他又擦拭了一遍,藏在刀鞘中的金属依旧可以映出他的眉眼,亦如三十多年前。

    唯一的差别,可能就是里面的眉眼依旧布满了周围,原本明亮的眼睛如今看上去有些浑浊。

    原本还想着这辈子再也不用凑活这样的事情了,谁知道如今还是.......

    “我从后去上面,你从前搜进去。”

    代收人轻声说道。

    “那小子呢?”

    “...被发现的话就打晕他,如果是悬赏的那人...”

    他没有说下去,但是老周也知道了他的意思。

    “车子准备好了。”

    “嗯。”

    代收人从鼻腔里哼出一声回应,脚步无声的走向了屋后。

    他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个老人看他背影的眼神发生了变化。

    老周抽出腰间的匕首,一手抚摸在紧紧闭合的窗户上,下一刻,他直接穿透了玻璃进入到了屋内,身后的玻璃没有丝毫的破损。

    破旧的房间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多看一眼,老周径直走出了房间来到客厅。

    一把磨得尖端发白发亮的双尖叉穿透厅堂中漂浮着无数灰尘的浑浊黑暗,径直刺向他的胸膛。

    “好狠的小子!”

    老周心头一惊,但也没有太多的波澜,他虽然年纪大了,老了,但也是从那惨绝人寰的战场上活下来的人,如果这种程度就能吓到他,那当初那只丧尸子孙后代都满堂了。

    匕首偏斜的格在两个锋利的矛尖中央,他仅凭一只手就抵挡住了这个十二岁少年的双手刺击!

    “果然有问题啊,楼上那个肯定是五千万吧?哼——”

    周老头一手想要拽住罗单的双尖叉,被罗单敏锐的抽回躲掉后,转变了动作紧跟上一脚踹在罗单的胸腹。

    体型瘦小的罗单被常年做体力活的周老头一脚踹飞出去,砸进了壁橱中。

    哐当当当——

    随着楼下传来了杂物倒地的动静,代收人已经摸上了二楼。

    “哼,那小子在想什么我都知道,一会等他上来了,得找个机会弄死...是这个房间吗?”

    代收人贴在房间门上,仔细听着房间内的动静。

    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呼吸声,心跳声都没有。

    然而,就在他看不见的房门后面,一把尖刀已经悄无声息的抵在房门上,正对着他的耳朵。

    呲——

    琅仁面无表情的吸了口气,体内涌出了生命力结合刀上吸收过来的力量急速的把他状态提升回来。

    抽回黄泉刀,走廊外的尸体噗通一声砸在地板上。

    ‘他得手了?得赶紧解决这个废物小子。’

    周老头听到了楼上传来的动静,意识到代收人得手后,知道可以解决这个孤儿了。

    周老头的气势突然一变,传出一种战土上飘散的硝烟味,躬身蹬腿,仿佛一头猛虎扑向罗单。

    “进来!”

    罗单低声喝到。

    一道精神波纹震荡而开,罗单的身影消失了,只有周老头保持着腾空的动作,仿佛被时间静止了一般呆滞的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

    “哦...原来使用者的肉体也会进去啊...不过还好,我的精神力远超出他,不被允许的话,他并不能强行带我进去,也就是说双方精神力相差不能太大。”

    琅仁状态恢复,大摇大摆的拖着尸体来到楼下。

    客厅的画面并不让他诧异,因为他的神念一直关注着。

    将尸体甩在一边,琅仁从这个周老头身上摸出了一个通讯器,坐在一旁反倒的沙发上,等待着。

    对他来说,接下来谁出来都不影响他的计划。

    “如果不是罗单,我还能多恢复一些体力,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出来。”

    琅仁笑了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