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三十九章 阴雨与碎花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敞亮的厅堂内站着两排高矮各异的人,若不是这次事情重大,他们恐怕好几年都不会真正互相见面一次。

    毕竟这次是他们各自所在的组织蒙辱受损!

    皆是因为中间那两人。

    “所以...损失上百亿资金秘密开发的灾兽研究基地被毁,三百武装人员阵亡,三大a级战力其中一死一伤,没有留下一个修罗?”

    看着手中的报告,这名长着方脸,头发像杂草一样枯黄倒卷的着的男人用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本就是不敢相信的战绩,经过他质疑的口吻说出后,更加的让下面单膝跪着的明嗔杰与林狱司感到懊恼。

    可这是事实,因为他们的大意,损失惨重不说,更是毫无收获,就连那把剑都没能留下。

    “我们在修罗手上的损失远不止这些吧?坪蓉城的搅乱,试验体被抢,鸠魔的鬼职人员近乎全灭,腾运山物资被掠关口被毁,这次的灾兽研发基地还是我们灵舟出资最多的。”

    右侧一名樱色短发的...少年?开口说道,颇为中性的嗓音传入众人耳朵,眼瞳因为站立的位置而斜着看向明嗔杰,给人一种轻视的态度。

    所有人都知道,这次明嗔杰的问题最大,把a级异能者的颜面丢尽。

    “这不是也表面了修罗的狡猾吗?他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不管是能力还是头脑,我之前看到这件事的报告还以为自己高估他了,没想到还是井底之蛙妄图测天...”

    对面的一名眉脚微垂,满脸胡茬一副颓丧大叔样子的男人开口缓和众人的情绪,想要把事情导回“修罗”这件事上。

    然而还没说完,他身边身材高挑,充满成熟气息的女人扇着睫毛,用琥珀色的眼睛瞥向他:“比作测天...这就过于严重了吧,我们作为人王星几个最权威的势力机构代表,聚合在这里几乎可以代表整个人族的态度,你是意图把他放在比我们还高的位置上?”

    “呀...你这样说我就很苦恼了,我只是说我们不应该再用对待正常人的手段和态度对待修罗而已...而且过于高看自己可是会有危险的哦,教训就在这儿呢。”

    “哼,那只是他们没用罢了,两名a级异能者,几乎是全大洲最高级的战力可以让小小c级从眼皮子底下跑了,这样的人真的能胜任先生的任务吗?”

    这时,台阶之上的方脸男子镜片一闪,眼睛锁定了这个女人。

    “杞宵,你是在教先生用人?”

    大厅的空气忽然下降了几个度,和颓丧的中年人争执的女人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慌忙解释道:

    “堂职您误会了,我怎敢质疑先生的决定,我只是觉得这两人已经背离辜负了先生的期望!”

    堂职不想让他们把这严肃的地方当做街边的苍蝇馆那样在这争执不休,这句话就是个警告而已。

    随后堂职向侧边的桌子躬身示意:“先生,请降于此二人处罚。”

    空气安静下来,高台上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像是一个人思考的时候,手指点在桌面上发出的震动声。

    “嗯...处罚,让我想想啊...”

    沙哑的声音好似两块相互摩擦的研磨石,其中蕴含着莫名让人背脊一凉的频率。

    “纪危言,死在了古泰;惗岱,死在了悬壶...已经损失两个大将了。”

    声音的主人思考着,沉吟念叨,为的是让众人明白自己的考虑。

    明嗔杰和林狱司脑袋低垂着看着地面,等待着自己的审判。

    “明嗔杰,你体内的死气是修罗给你留下的对吧...这次的处罚,我给你们暂且记下,不过你和林狱司在接下来的十天...嗯,十五天给你们些时间休整,十五天内,把修罗带到我面前来,用任何手段,不论生死。在此期间其他人需要给予一定的配合。”

    听到这里,底下一票人瞪大了眼睛,这处罚和没有有什么区别?最后那句话几乎还等同于升职了!

    “先生!这样是不是...”

    堂职连忙提醒这样是否不够公允,然而被轻声打断。

    “闭嘴,要不然我派你去睚眦和他们一起?”

    堂职连忙闭嘴,连呼吸声都弱了许多。

    “但是,十五天后我没见到修罗的话,就换人吧,a级不是人类或许工作更有效率,比较工作容器我多得是。”

    话音落下的很干脆,堂下站着的两排人有的眼中含有疑虑,有的藏着惊恐,还有的古井无波。

    “就这样吧。”

    随后大厅内重新被寂静覆盖。

    “谢...先生。”

    即使知道台上的那个意志已经离开了,但明嗔杰和林狱司还是毕恭毕敬的行了礼。

    “散会吧,十天后,说不定两位的皮...就要易主了,不过作为同事,我还是希望这样的事不会发生,毕竟先生的容器和人类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堂职走下了台阶,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随后越过两排a级异能者,拉开的大门,露出了后面绚丽的山野之景,一条琉璃河在山下蜿蜒向了远处的地平线。

    “散会吧。”

    堂职走出大门,化为了漫天光点消散。

    其他人得到指令后,也陆陆续续走出大门,化作消散的光点离开这处秘境。

    “嘶,真希望有一天能坐在这条河边上钓一钓看看。”

    其中一个人在门口停了一瞬,眼睛看向山下的大河感慨了一句。

    “要不然你向先生申请一下看看?”

    樱发少年路过他身边随嘴说道,但却引来了对方的苦笑。

    “那怕是会要我付不出的代价咯,算了算了,想想就好,我还是继续在我那小河边钓钓鱼吧,对了,小楠啊你那有多余的b级人手吗?”

    发色十分少女的少年皱着眉头:“不是吧,又问我要人?我这又不是培训班,而且你怎么总缺人啊?都被你吃了吗,缺人自己去招啊。”

    “哈哈...我负责的虽然叫鸠魔,但又不是真的吃人魔鬼,这不是被修罗搅和了空单的实验基地吗,还有坪蓉那一次,b级的管事我现在很缺啊,急招的也不一定靠谱。”

    年纪相差了一个花甲的两人聊着聊着离开了殿堂,最后留下明嗔杰和林狱司殿后一人一边关上了沉重的大门。

    。。。。。。

    琅仁再次睁开眼,是被脑门上冰凉的水滴给刺激醒的。

    看着上面渗水的天花板,琅仁停滞的思考重新转动了起来。

    “...我是顺着地下河冲出山体潜行游了几十多公里,在水底休息来着,怎么会在这里?”

    琅仁想趁第二滴水还没滴下来前起身,谁知道腹部的肌肉还没来绷紧就被酸楚和剧痛刺激了神经末梢,使琅仁直接放弃了挣扎,任由水滴落在脑门上。

    “业火,你帮我整整?”

    “不合适,你的身体现在不允许做更多的运动,不如抓紧时间恢复来得好。”

    “那你是知道我在哪咯?”

    业火头也不抬,两眼盯着操作模块的屏幕回答道:“嗯,你在水底睡着之后,身体自主放松松开了水底的固定,顺流又飘了几公里,在一条分支上被打捞上岸,地图上显示这里是个偏远小镇,人烟稀少,倒是个休息的好地方...”

    琅仁原本也觉得还行,但是听着听着,发现业火的语气有点怪怪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没有啊。”业火应声回复。

    琅仁将信将疑,身体因为高负荷战斗和药剂的强透支暂时动弹不得,但他还可以用神念来观察监视周围的事物。

    简陋的房间只有一张床,开裂的衣柜里挂着些老旧的衣服,屋顶的排水沟被堵塞,雨正哗啦啦的下着,屋檐下挂着晾晒着小野兽的皮毛。

    给琅仁一种上辈子在老家时的山野农村的感觉。

    如果穿在他身上的不是过了时的碎花裙子,而是条纹衬衫和粗布短裤的话就更符合这个意境了。

    可惜换不得。

    琅仁:“......”

    “嘘~~~嘘嘘嘘~......”业火吹着破了音的口哨,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个屁啊!

    “我d你m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