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二十七章 狩猎(七)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虽然是位于地下的建筑,但是整体的感觉十分宽敞明亮,主干走廊可以让至少五个人并排前行。

    视线稍稍扫过特殊合金撑起来的墙壁,上面有着不少奇形怪状的擦碰痕迹,琅仁推测这应该是运输灾兽时留下的痕迹。

    “这么说大部分的灾兽应该体型不大,iii型号的饲养窟的保护设施的内壁十分坚固,因为数量稀少都是单独圈养研究的,想要把它们全放出来恐怕有些难度...”

    琅仁忽然闪身贴紧墙角,消声的能力用到最大,连匍匐在他身上的爪兽的呼吸心跳都被他掩盖的微不可查。

    只见走廊尽头散发着幽幽白光的壁垒张开,一群穿着奇异装备,推着一个金属箱子的人进入了琅仁的视线。

    他们头上戴着并不轻便的头盔,上面镶嵌着许多大小不一的轨线,连同着后背像是提供能源的装置。

    琅仁看见他们所有人的轨线上发出一阵阵的信号数据,而这些信号都集中着向他们中间的金属箱里钻去。

    略微犹豫了瞬间,琅仁小心的伸出了神念的一角,飞速的探进金属箱中。

    然而他只能感受到里面禁锢着一团无法被探查的生命体。

    生命体拥有自己独立的生物电传递而产生的体内磁场,生命体越强大,这个磁场强度也会提高,能够将琅仁的神念拒之体外的磁场强度,必要的一个条件就是精神力强过琅仁!

    也就是说那个毫不起眼的星空灰合金箱中,禁锢着一只a级之上的生命体!

    就在琅仁一瞬间意识到这个结果的时候,合金箱内部的生命体似乎是察觉到他神念的接触,犹如一团被点燃的干草,剧烈的躁动起来。

    “怎么了?反应突然这么大,增大灾兽压制器的功率!”

    一群人急忙调节了一下身体上的臃肿装置,信号数据的传输量扩大了将近一倍,这才渐渐将灾兽的情绪平复下去。

    或者说是压制下去。

    箱子里的动静渐渐变小,直到安静下去,看上去颇为紧张的运送者们才松了口气,可见他们对自己研究出来的灾兽也颇为心悸。

    “呼~吓老子一跳,赶紧的赶紧送过去,我心脏受不住。”

    “快快快...”

    在他们推着合金箱消失后,琅仁咔呲一声将插入墙壁藏起来的黑铁剑抽了出来。

    “怪不得,原来是在灾兽的体内植入了精神干扰装置,那只灾兽一直处于精神涣散的状态,而我的神念是陌生的侵入信息,让它本能的产生了抗拒...”

    很显然,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杀这些不过是眨眼的事情,然后放出一个强大的灾兽,完全符合计划的实行。

    但是琅仁犹豫再三,没有选择下手,而是放任他们离去。

    在不清楚这里最高战力的情况下,一个灾兽很大概率被集火,再加上体内有精神干扰装置,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被定制的手段制服,那样根本没有意义。

    “想让scp跑路的最好办法是什么?”

    琅仁默默念叨着,飞速来到一处戒备森严的区域。

    这里关着的是一只编号为iii-6号的三级灾兽,不过琅仁并不了解其实际的能力与数值,所以他觉得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比如先让它暴躁起来。

    琅仁将神念穿透墙壁,呈螺旋状向禁锢灾兽的位置刺探过去。

    “嘶——”

    一声几乎要刺穿耳膜的尖锐嘶吼声穿透了墙壁,琅仁可以感受到自己紧贴着的合金板正在高频率震动。

    噔的一声,琅仁所处区域的灯光顿时变为橙黄色,而嘶吼声也开始后继乏力,声音越来越平复下去。

    看来他们的装置有发动了。

    “就看看你们的装置能不能超10g了,如果超过了,全人类感谢你们。”

    琅仁嗤笑一声,加大了精神力的输出,神念充满攻击性的敌意,挑逗着那只模糊不清的生命体。

    另一边,iii-6号监控室内,几名数据监视员看着一路往上飙的情绪值瞪大了眼睛,他们那见过着情况,上头给他们安排的任务就是监视灾兽的情绪,并且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增大输出功率!通知专精组和急况应对组!”

    看着已经飙红的数值,禁锢室内已经传出了咚咚咚的撞击声,拥有权限的监视员果断拉高精神干扰消耗的功率突破到限制等级。

    整个监控室内的昏红的灯光从高频率闪烁逐渐平稳下来,随后降低到了橙黄色,而没一会儿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员就冲进了iii-6号的禁锢室,几个开启斥力屏障的异能者在保证所有人的安全下打开了合金箱,后面的人观察了一下发现灾兽并没有出现暴动的状况,便急忙把iii-6型号的浓缩镇定药剂和异能抑制特性药剂打入这只灾兽体内。

    因为灾兽的体质各不相同,所以每个灾兽都有自己配套的药剂。

    “降低干扰到界限之下。”

    眼见灾兽的状态开始好转,专精员用扫描枪检察了一下灾兽的状态后给,给监控室的人发出了信号。

    情况基本稳定下来,所有人都稍稍捏了把汗,看着开始下降的情绪值松了口气。

    “咚——”

    忽然间,地面传来了轻微的震动。

    “不...不会吧?”其中一个人的脸色变白。

    “咚——”

    震动再次传来,所有人的通讯设备上传来了警告:“iii-4号出现激烈反应!”

    “搞什么啊!!怎么会一连两个出现异况?”

    然而他们还没开始动身,通讯设备上居然又传来了新的警报。

    “iii-3号出现激烈反应!”

    “iii-5号出现异常波动!”

    “iii-2号出现情绪异常!”

    所有人被一连串的警报给砸懵了,上一个警报都没报完,新的就接着砸了过来。

    “向惗大人申请最高等级的灾兽隔离!”

    “怎么会这样?”

    “不行!惗大人联系不上!!”

    他们都没想到,那个严肃的管理员,在前往封闭区检察的时候,为了避免意外传播,都不带任何身外物品,衣服都会另寻地方销毁。

    这是一个良好的警戒心,但是恰逢时机不对。

    另一边,琅仁正借着灾兽们情绪失控企图挣脱枷锁的动静,悄悄用黑铁剑在iii-1号的禁锢间合金壁上砍出一道裂口,侧身钻了进去。

    “你在做什么?”

    琅仁的动作骤然停滞,抬眼看向房间的正中央。

    这是一个接近百平方的方正房间,内部无比的简洁,天花板上扎着无数信息发生装置,全部都对准了正中央平台上的一个笼子。

    笼子里关着一只奇怪却毫不奇异的野兽。

    它的体态若虎豹般健美有力,脸颊却狭长尖锐,两双上挑的狭长眼睛炯炯有神,披着一身与周围合金一样颜色的外骨骼皮肤,泛着深邃的哑光色。

    此刻,它的四双竖瞳正齐齐聚焦对上琅仁的眼瞳,一股无形巨大的压迫力让琅仁有些喘不过气,他的光学隐形在它的眼睛下无所遁形,像是...

    像是直接看到他意识深处的灵魂一般确切,这才是琅仁喘不过气的原因。

    “你倒是蛮奇怪的,颈椎处的结构和其他人类不一样,是什么其他人类种吗?”

    琅仁眼瞳收缩,喉结上下滚动。

    是的,他很紧张,因为这只灾兽的声音居然直接在他的意识中回响!

    似乎意识到琅仁的紧张,笼中兽闭上了眼睛。

    没有了视线的直视,琅仁精神上的压迫轻松了许多,但是对方再次做出了匪夷所思的操作。

    只见一团黑雾从其体表升起,飘出笼子,渐渐组成了一个人。

    一个脸颊狭长,披着一身裘绒的俊美男人,他略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的关节,然后揉了揉手指,中指与大拇指捏在一起——

    啪!

    打了个响指。

    “嗯...还行,监控装置已经被我屏蔽了,你可以暂时与我交谈,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除这些人以外的人了。”

    这个男人长得过分妖艳,声音明明十分温和,却让琅仁从中听出了不近人情的冷酷。

    “你...不是灾兽?”

    琅仁平复了心情,对方没有动手的征兆,也没有敌视的情绪,能交谈到是再好不过了。

    “灾兽,其他房间里关起来的低级野兽吗?那我确实不是。”

    他便说边一步步走到琅仁身边,琅仁这才注意到对方身上的服饰虽然十分接近现代化,但是其中的风格十分的类古。

    “你不是灾兽,等级强出这么多,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这里不是他们研制灾兽基因合成的地方吗?”

    “你认为他们是关着我,而不是保护我吗?”

    妖媚男子走到琅仁身边,伸出手指在琅仁身上擦了一下,就像一个人用手指试探久未居住房间内的灰尘厚度一样。

    将手指放在略微上挑的鼻尖下嗅了嗅,他眼中浮现出疑惑之色。

    保护?

    琅仁听到这个答案也愣住了。

    “轮到我问问题了吧?”

    他问道。

    “我降落在这个星球沉睡太久太久了,前不久被这些打扰到我的睡眠,我沉睡前这里还只是个荒芜的星球,既然现在已经有人类文明出现了,可以跟我讲讲地面的情况吗?”

    说道这里,他俯视着琅仁的眼睛。

    虽然琅仁很不甘,但是对方确实比他高出一个头,若是带上他脑袋上的一对耳朵,那就更高了。

    “我...现在在办事,你肯定也知道,我是来捣乱的,好不容易让其他灾兽暴动了,我不能在这里陪你聊天。”

    男子显然没有料想到琅仁居然这么畅快的拒绝了他,理由还极其充分。

    “哼哼,你应该庆幸我是个讲道理的人,不会轻易使用武力手段。”

    他轻笑着说道,似乎是在威胁琅仁。

    然而琅仁此时却稍稍有了些信心,对这个极具威胁的威胁不太上心。

    “因为我知道,你在我身上发现了不一样的东西,在不想动手的情况下,问我是最方便快捷的方式,免去你离开这个星球所蕴含的风险。”

    琅仁举起手里的剑,平稳的说道,“你看这把剑的时候,确实很隐蔽,但是我对自己的眼神还是蛮仔细的,各取所需怎么样?”

    妖媚男人的纤细眉毛轻轻一挑,看着琅仁默不言语。

    几秒钟后,他勾起嘴角笑了起来,耀眼的笑容让琅仁忍不住瞥开眼睛看向别处。

    他怕自己对眼前这个雄性♂动心了。

    “你很有资质,我不反感...”

    男人抚平嘴角,接着说道,“我想获取的消息并不贵重,你应该也能掂量这把剑对我来说的价值,所以...”

    琅仁点点头,表示自己懂。

    “我希望这里的三级灾兽全部挣脱枷锁,闹起来,闹得越欢越好,最好还能互相打起来,这样我才有时间给你情报,这不贵吧?”

    男子没有说话,再次打了个响指。

    轰轰轰——

    琅仁身后的裂缝喷涌出猛烈的气流,然后数道嘶吼声从外传来,接连不断的震动仿佛地震一般让人站不住脚。

    “好了,你说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