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二十章 壶悬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天色已经入夜,残阳余晖已经被墨蓝色的夜空擦去,若是在上一世界,现在正是一个城市最有生之气的时候。

    然而这个城市是更加冷清了。

    琅仁将散发披在脑后,肩膀耷拉双手揣兜,穿着宽松的浅色长袖衬衫,里面是轻便透气的玄兵战衣,运动裤裤腿束口便于行动,腰间系着银灰色的机械风格腰带。

    看上去不像是个好惹的痞子,之前经过琅仁身边结伴的路人都不由自主的加快脚步拉开与他的距离。

    琅仁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在阴暗的城市小路间,寻找着可疑的气息。

    ‘距离上一次人员失踪已经过去两天了,若是按照平均值来算的话,今天应该会有动静,只是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勾引出来。’

    街道上照射出清白色光线的路灯一排排矗立过去,宽敞的街道上除了他以外,就只有寥寥无几驶过的车辆了。

    琅仁的神念扩张覆盖至周身十米范围,不大的范围,但如果受到袭击的话可以让他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然而琅仁这么走了一夜,直到天空开始泛起鱼肚白,都没有遇到奇怪的事情。

    “还要等明天?啧,难道说是我的目的太明显了?”

    琅仁心底有些疑惑,可惜天已经亮了,他不得不返回住宿休息一下,毕竟他走了一夜了,仅有20的体质还是可以感觉到双腿略有酸软。

    “以这样的状态去对上敌人可不是好决定...”

    带上一份早餐,琅仁一步步走上旅店的阶梯,刷了门禁后,顺手关上了门。

    放下早餐在桌子上,琅仁掀起悬挂在床沿的床单,看了一眼底下的黑铁剑。

    虽然知道没多少人可以拿走,甚至触摸这把剑,但是琅仁还是有些不放心。

    黑铁剑对这颗星球的构建体系有排斥性,关键时候是有极大杀伤力的,尤其是针对生物。

    本想是带在身边跟安全一点,无奈这东西放不进折空腰带里,不知道是不是“格式不支持”。

    琅仁视线落在它锋利的剑尖上,顺着剑身的阴刻花纹的凹槽缓缓向上。

    “这符文...刀纹吗?”

    琅仁每次看着上面的花纹,心里都有生出这样的猜疑。

    笃笃笃。

    敲门声忽然响起,琅仁顺手将床单盖下遮掩住了黑铁剑,转身去门口。

    单手按了一下门框侧边的按钮,顶部一个投影仪便将门外来着的样貌投影在了门板上。

    是个不认识的年轻人,穿着工作制服,胸牌也是这个旅店的名字。

    “有什么事吗?”

    琅仁隔着门开口,声音被麦克风收录后实时转到了门外。

    “先生,请问您需要更换被套用具吗?”

    琅仁看了一眼自己崭新未动的床单,随即拒绝了对方。

    小小插曲,没有打扰到琅仁,他静静的坐回到了桌边,吃起了早餐。

    “哼,哪有这个时间来问住户要不要换床单的,这家伙没干过这行吧?”

    琅仁内心不屑的说道,但是也打定了主意,一会就去退房,看来只能等去下一家再休息了。

    也不拖沓,吃完早餐后,琅仁连仅有了早餐垃圾也带走了,这间房间原模原样的还了回去,退房离开了。

    提着被黑鞘包裹着的铁剑,琅仁在脑海中查询了一下市内的地图,按照人口失踪地点划了一块区域出来。

    “说起来有点意思,壶悬平原,你知道这名字怎么来的吗?”

    业火咸鱼瘫在意识海面上,海水被他的意念弄出了一副软踏踏的靠背沙发,控制着一团轻飘飘的操作模块,伸手给投影地图上的壶悬两字打了个圈。

    琅仁的注意力都在失踪点上,听到业火碎嘴,便传递出好奇的情绪。

    虽然业火就是他,但他们想要互通想法是需要同时占据身体,平常双方的信息交互还是得进行意识交流。

    “壶悬?难不成又是修仙文明的外来词?”

    “不不不,这个倒是他们本土的发展词汇了,壶悬也是一个流传下来的上古故事,这是一种生物的名字。”

    “跟我们要做的事情有关联吗?”

    业火听到琅仁的质疑,坐起身来,面露笑容。

    “如果我们不知道羽化仙,不知道修仙者,没有这把剑,那么这个故事可能没有关联,但是现在我们需要考虑这其中的关联了,为什么维泽亚专程告诉我们在这里?”

    琅仁喘了口气,他的身体有些累了,便坐到了路旁的公共座位上,闭目小憩。

    “他应该是想借我的手把这里的事情搅砸了吧?星罗殿的话,从乔姜洛泽悦那里得知我的消息并不难,很容易就能知道我和灵舟也算是死对头,虽然不知道灵舟还认不认我这个“死”对头了。”

    “没错,我们是非常特别的,从d级开始,就幸运的参与了这场星球级别的暗流变动,灵舟,星罗殿被暗杀,再到外星修真者展现出了一段真实却虚幻的历史,甚至还有星源,维泽亚可就是冲着星源规则碰撞的波动来探测你杀羽化仙头领的战场,我们如今知道的太多了,他才专门提示让我们来这里。”

    业火随手一挥,面前仿佛一团星云一样的模块顿时扩大,一张搜寻页面被业火一手指拎了出来,拿在手上仿佛一张正在存在与他手上的纸张。

    “壶悬,高万丈,数足细如藤蔓却耸立天地间,体态怪状若风朽顽石......”

    “停!说重点,别给我念文言文。”

    “哦哦,具体形容的形象就是一颗飘在云中的巨大石头,伸出了许许多多的触手接触地面借此来进行移动,并且还有不计其数的触手伸向外太空,它就像连接天地的节点,在地面的触手是可以再生了,具当时记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取来做什么?”

    琅仁就好奇了,这种东西的触手,难不成还能吃?

    “吃啊,记载中的岩壁画都有画过这样的场面,原始人扎堆在触须下面碳烤触手,渡过一年又一年没有食物的严冬,但是后来有一天,这个庞然大物毫无征兆的消失了,一点踪迹也不剩。壶悬这个名字就是它发出的声音谐音过来的,后来文明传承下来,远古人承它的情叫这里为壶悬之地,那东西可能比这个星球的人类出现时间还要早。”

    “......跟盘古开天有着一比。”琅仁点点头,这故事听起来确实荒谬,但是现在他也只能当真的听。

    “这里面不排除有许多远古人的艺术加工,但是无关紧要,你结合一下维泽亚的暗示,能不能推出些什么?”

    业火裂开嘴,露出一嘴尖牙,琅仁这才发现这家伙居然连内部器官都开始有具体构建了,以前明明只有人型轮廓来着。

    “推,要怎么推都行,要推灵舟他们发现了壶悬遗体都有可能,但是这种事情星罗殿真如此推断,战争就不会现在才启动了。换个方向我们还可以说那东西还有可能是某个文明具有自我修护功能的探索无人机呢...”琅仁无奈的摸了摸下巴。

    不过...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是不是很像某个小家伙的超异能?可是她还有治疗能力,记载里是没提及的。

    琅仁眼睛微眯,暗自记下。

    记载中寥寥几笔的修仙者都出现在了现实里,琅仁也不得不开始放飞自我的思考了。

    就是不知道维泽亚是不是真的暗示这方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