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一十七章 转折之夜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鱼上钩了...”

    “但是全军覆没,这一切值得吗?”

    两个人年纪相差不大的男子隔着投影屏幕对坐,双方相距万里。

    听到对面的人这样问道,身为鸠魔之首的钓鱼男子脸色并不好看,指着全息投影中琅仁说道:

    “他目前表现出来的杀伤力比两个月前在军营中要强大许多,即使是与浅言凉对战时,也没有这具现手臂的特性,这股强大的力量几乎等同于蜕变。”

    “可他不是还喝了透支生命力的药剂吗?而且还穿上了战斗服...不过这些,这些东西对c级以下的异能者才有效果,而且提升有限。”

    “对,c级!可他表现出来的力量,随意一刀就有b级巅峰都打不出的破坏力,而且他的异能特性远比同等级的异能者要多,我觉得这些并不是异能特性,而是另一种力量体系,琨使都惧怕的力量!”

    “那你想?!”年纪稍轻的男子皱着眉,似乎猜到了对方的想法。

    “还不是时候,而且我也还有另外一些想法。”

    “哦?有能透露的吗?”

    “...你也有了解那段隐秘的历史吧,琨使上人的力量是绝对强大的,这一点你我都心里有数,但是如今活下来的却是这个c级修罗,起初我以为是琨使用了些手段......”

    “现在的情况如你预料的,这名修罗不是琨使夺舍。”

    “那么,我们就稍微透露一些消息给明嗔杰吧,他不是在找杀他儿子的凶手吗?”

    年轻男子疑惑不解,怎么又要让明家入场。

    “你怎么知道是这个修罗做的?”

    鸠魔首领摇摇头:“是不是他做的不重要,我们必须尽快将得到关于‘修罗’的秘密。”

    ---------------

    琅仁咳嗽了两声,刀柄上最后一个锁环消失,感受最后一股精纯的生命力在体内四处奔涌,肉体却依旧止不住的疲惫颤抖。

    “邢君昊那家伙,真的是做出了个杀人的药剂啊。”

    药效生效时,从四肢百骸中压榨性爆发出的力量让琅仁都有些心悸,若不是他有足够多的生命力补充起来,恐怕斩出第一刀的时候就已经被那一刀榨干了生命。

    “还是体质不够强啊...可是我必须在b级之下待着,并且时间越长越好,这样我才能最大程度上的强化自己,就像现在这样。”

    “获得战斗记忆·次连:空中战派熟练度提升,飞渡浮舟熟练度提升10%”

    “获得战斗记忆·曾越轧:土震微感知,提高对地面震动的感知力”

    “获得战斗记忆*2:提升阴影潜行能力强度......”

    四个战斗记忆,稍微给琅仁提升了一些基础属性。

    “我这种钻漏洞的方式还能用多久啊?”

    琅仁向系统问道。

    “在两个属性超过该记忆等级的时候,对该等级就不再具备偷取战斗记忆的条件。”

    系统回应道。

    “噢...我现在精神力已经过了a级,就差力量上限了吗?”

    “是的,目前精值上限超过60时,将失去获取b级记忆的条件。”

    琅仁稍微看了看自己目前的状况,本属性40点的精值,再加上锻炼到目前有12点的无名呼吸法,总共52点的上限。

    “只剩两次强化机会吗...一次五点,两次加起来有25点的气值,不对,我还指望呼吸法的主动技...这样一来就只有一次强化魂刀的机会...唉,头大。”

    琅仁叹了口气,他这一次收割了一万一千多的经验,联合之前剩下的两千九,总共转化了三个技能点,现在总共有四个了。

    “强化额外技能:魂刀,消耗3点技能点,提升精值神值各三点,提升气值五点。”

    数值提升后,琅仁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空乏的身体渐渐恢复了起来,比之前要强韧了些。

    “等呼吸法练上来了,就基本够用了,至于体质...”

    “你到底是什么人?”

    琅仁闻声回过头来,看着一脸惊慌的年轻人。

    列车在琅仁有意的控制下几乎完好无损,除了一些飞石溅射击打出的轻微凹陷,就没有任何其他损坏了。

    因为琅仁在离开车厢喝下药剂前,交代了这个驾驶助手呆在车上。

    “要不然你先介绍一下自己,钟公子?”

    琅仁松开黄泉刀,长刀脱离他的掌控后骤然消散。

    听见琅仁唤出自己的姓氏,年轻助手脸色略微有些变化,短时间内没有再说话。

    琅仁知道他在想什么,摇了摇头。

    “我并不是冲着你来的,遇见你知道你都是一个意外,不过也是一场缘分,可以认识认识嘛,毕竟...”

    琅仁友好的语气忽然一转冰冷,面无表情的接着说道:“毕竟我做事破例留了活口。”

    年轻人闻言身体微颤,目光不由之主的环顾了四周,几分钟前还是戒备森严的腾运山必经关口,现在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几十米外伫立着一根孤独闪烁着的照明灯,三四十个人都在短短几分钟内失去了生命,成了碎石中焦黑的尸体,炭化僵硬的手臂在照明灯的闪烁下映出了狰狞的影子,影子斜斜的延伸到他的脚下。

    仿佛在说:为什么你还活着!

    钟修筠猛然后退两步,和影子拉开了一些距离。

    他是氏族公子,原本应该在他家人的安排下安安稳稳的发展下去,借着这场战争竖起一张虚构的名望,做大做好自己氏族的生意。

    “我不知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先提前告诉你,我不再姓钟,我现在姓顾,我叫顾修筠,我和那个阴暗的氏族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即使我现在巴不得他们死,也不会配合你。”

    顾修筠咬咬牙,说出了这一生最硬气的话。

    “没有关系了?”琅仁眉毛一挑,似乎不可置信的再询问了一遍。

    “对!”

    “那就更好了。”

    琅仁拍拍巴掌,要的就是这样的人。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我做事不破例,这可是大事,留你,还有那个人,对我可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话语中的威胁不言而喻,顾修筠紧紧皱着眉头,等待着琅仁的后文。

    “二嘛...告诉我你的价值。”

    价值。

    顾修筠呼吸一滞,视线慢慢垂下。

    “证明你有活下去的价值,甚至有栽培的价值,我留你一命,或许我们还能成为同事?”

    琅仁似笑非笑的说道。

    听到这里,原本有些绝望的顾修筠忽然拽住了一根稻草,眼睛笔直的看向琅仁。

    “那就看你能不能看懂栽培我的价值了。”

    琅仁眯着眼睛,头顶似乎冒出了一个问号。

    ?

    顾修筠深吸一口气,空气中弥漫着的灰尘并未沉淀下去,可他依旧觉得洗净了他胸腔中的恐慌。

    他朝向琅仁迈出一步,紧接着第二步,一步步来到了琅仁面前。

    “这图纸,你看得懂吗?”

    顾修筠的面前,投射出一面全息影像。

    琅仁将视线聚焦在图纸上,上面画着层层重叠的几何图形与线条,看上去像是什么物体的部件,做着满屏的注释与数据标记,一张下来就足以让一个普通人眼花缭乱。

    而类似这样的图纸,后面还铺出了密密麻麻的几十张。

    琅仁:“......”

    这是在欺负我没好好读学院?

    琅仁直接打开了忍者之眼,将图纸中的线条数据重重拆分出来,意识海中的操作模块则快速将这些数据筛选出其中的骨架。

    琅仁伸出手指划出下一张,再下一张,如此划了几十次后,他的手指忽然顿住了。

    “这是...”

    琅仁的瞳孔不由自主的扩张收缩,心中开始涌起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

    忽然,琅仁的身侧伸出了一只手臂,手指点在图纸上。

    “这...是神经传感装置?不太对,改装幅度太大了,已经是另外一种器械了吧,液压杆的角度不是很好,受力超过七千韦斯顿会出现连接点损坏...不过想法很新颖,这是将传感装置改装成了动力发生器了?”

    维泽亚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琅仁身边,看着面前这张图纸不由自主的作出了对它的“破译”。

    顾修筠被这个忽然出现的高大男人吓了一跳,不过发现自己的图纸在几秒内就被对方几乎完全破译,连最严重的受力缺陷都被一语道破,顾修筠真正的受到了惊吓。

    “你...不,您是?”

    顾修筠不由自主的用起了尊称。

    维泽亚笑了笑:“我只是个不怎么出门的科研者,你看出了什么吗?”

    他的后半句是对琅仁的询问。

    “这是恐怕是这个世界的转折点。”

    琅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因为在他的脑海中,一个粗糙的巨型机甲构建出了一半的雏形。

    虽然简陋,但的机甲的骨架几乎是完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