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零五章 好一个冠冕堂皇之词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这批货,你们是怎么来的?”

    琅仁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

    “这批货...实不相瞒,这批货并不在我们手上,我们现在商量的就是怎么截下这批货。”

    合伙劫镖?

    琅仁还没询问,对方也开始解释了:“这是前不久空单从外海订购的器材,在您绞杀完他们的地下基地后,我们本以为他们元气大伤后这批货会就此放弃,谁知道他们仍然选择了拿下,我们觉得这后面应该有些问题。”

    “一个附庸组织的丢失,这对一个有头有脸的组织来说可能算颜面扫地,但是和这批货有什么关系?”

    琅仁不是非常理解,二者似乎并无关联,还是说对方又知道些什么?

    “你应该知道,空单有制造过灾兽的先例。”

    “他们的试验体不是都被你们送走了吗?”

    “这才是问题,他们不只有一个试验基地...这是我们的判断失误,抱歉。”

    “这是你们的问题,我不需要你们的道歉,我们只是合作关系。”琅仁摆手说道,同时加快话题进程:

    “这么说,你们是想顺着这批货找到他们藏起来的这个实验基地?”

    “不。”

    非常明确的否定回答。

    “我们想找找这批货的卖家。”

    ——————

    习惯性的把手指摸到下巴上,发现自己的胡茬有些长的扎手了。

    说实话琅仁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边幅,他上一次理发还是在浪林的出租屋内的时候,现在的头发又浓又密,被绳子束着披在后勃颈上。

    琅仁想了想,提着床下的铁剑进了洗手间。

    仔细给自己刮了一遍胡茬,琅仁洗了一把脸用左手在摸摸下巴,满意的点点头。

    这次不会被胡茬打断思路了。

    “嗯?”

    透过镜子,琅仁忽然看见自己左手手腕上有一条细细的条纹。

    撸起袖子,琅仁仔细的看着这圈花纹。

    他还记得,这是当初第一次救下阿蜜爱娅的时候,鹤沙平岳给他印下的谢礼,当时他是怎么说来着?

    “伤可以复原,但是伤痛不能弥补,所以你今后若是能够成功复仇,等你回......去到了我们王族海域,可以来星罗殿,这是我们星罗殿给你的友谊。”

    就是不知道这个星罗殿还记不记这死人的情啊...

    琅仁叹了口气,把剑放回床下,锁好门后便走去了珑音训练的地方。

    训练室还蛮大的,平常只有珑音在这里锻炼自己的力量。

    看到珑音一拳一拳的打在沙袋上,琅仁不自觉的一手按在腹部,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现在似乎还隐隐作痛。

    “琅仁。”

    珑音见到琅仁走了过来,便停下了手中的训练。

    “怎么了?”

    平常的珑音就算琅仁过来了也不会对他打招呼,一心都放在训练上。

    “我的训练有成果吗?”

    珑音眼睛看着琅仁,不知其中在想些什么。

    “你很在意成果吗?”琅仁也不在意,小孩子都是这样的。

    原本以为珑音会像以往互动那样直白的说自己很在意,但是这个姑娘听到这个问题却显得有些犹豫。

    这个孩子甚至都不怎么会识字,七年对她身体的折磨,让她对外人完全的封闭自己,因为空单的人研究她的时候,并不需要她表露情感,只需要通过体表的生物电探测器就能完全分析出她都不了解的自己。

    所以很早很早的时候她就在研究室中封闭了自己,就算现在也是如此,唯独对待琅仁的时候才会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与想法。

    很快珑音就开口了:“刚刚有两个特别漂亮的姐姐来找我,就是早上找你的那两个。”

    琅仁认真的听着,眼睛看着珑音的脖子,没有说话。

    “她们问我,要不要跟以前的伙伴们去别人找不到的地方生活。”

    “你想去吗?”琅仁这时问道。

    不管珑音的想法如何,他都需要问这句话,因为这句话更能坚固珑音接下来的想法。

    若是对自己的判断有所迟疑,那么更需要这句问题来让她明确内心。

    珑音听到这个问题,稍微又想了想才开口。

    “我在...研究室的时候,那些人研究我第三年的时候,就发现了我的能力并不属于人类基因传承,没有进步的空间,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现在我知道了,我的治疗能力并不是所谓的特殊分异能力。”

    “我把这件事告诉给了两个姐姐,她们当时愣了好久,才跟我说,如果真是这样,她们不会因为私心挽留我,因为等到以后,那些孩子长大了变强了,而我依旧是个不寻常的普通人时,我的处境会非常危险。”

    “当时我不是很理解,我不是从那里出来了吗?姐姐们对我都很好,我经常会收到来这里锻炼的姐姐的小零食。当时她们说,人心是会变的。”

    “她们说救我们,是为了培养我们成为强大的人,人强大了,就会不自觉的对弱者产生掠夺的心态,我是弱者,也是宝物。她们怕到时候连她们的心都变了,所以并不希望我留下来。”

    她们用词都是用简单易懂的词语,看来是真的希望她听懂这些话。

    琅仁知道,这是律娴和蔷薇在交代珑音要小心自己,甚至不惜把自己的本意告诉珑音。

    珑音被琅仁专门引导过思维,这么明显的话如果是从前的珑音,她或许听不懂,可是现在的珑音是肯定听懂了。

    那么珑音想问什么?

    “自从琅仁你和我有约定后,你就以不想带累赘的想法让我锻炼自己,想让我当你的盾牌,可是后来你教我垫步,前不久教我破魔拳,这已经在超出一个盾牌的工作范围了,就在那两个姐姐告诉我人心是会变的时候,我才明白了。”

    “你想用锻炼作为我的目标,让我现在成为有目标的活着的人,跟着你前进的同时,等到我心态的转变。”

    珑音看着琅仁的眼睛,似乎是在等琅仁的回答。

    回答什么?是或者不是?

    琅仁叹了口气:“对,你说的不错。”

    “也就是说,你不想履行我们的约定对吗?”

    听到这句话,琅仁半垂着眼帘,看着珑音的眼睛,有些疑惑里面这双瞳孔中为什么在狂风骤雨。

    来到这个世界时,他为了活着,手刃同类;

    为了利益,成为了护卫;

    为了自己的路,怂恿一个女儿与自己的父亲反目;

    为了力量,收割过数百人的命,这个数字仍在上升,而且永远不会停止。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为了一己私欲不断压榨他人价值,主动落入修罗之途的恶鬼。

    珑音之所以还活着,正是因为她的自愈不是异能,连琅仁都没办法掠夺她的能力,否者换任何人在那里,都被琅仁灭了口。

    ‘明明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却因为七年而一心寻死,这多亏啊...’

    琅仁当时如此想着,至于救命恩人...那只是骗骗幻结的说法而已。

    “我确实是这样想的,改变你的内心,那七年谁都还不了你,所以我想让你更多了体会这个世界,这是我的想法,约定我会履行的,前提是——”

    琅仁一手点在珑音的脑门上。

    “你到那时还能坚决这颗寻死的心。”

    说这句话的同时,琅仁的心中响起的却是另一个心声:

    冠冕堂皇的恶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