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百章 死瘴修罗业狱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琅仁这边,傀儡们的通讯器一个接着一个的响了起来,各式各样的名字出现在腕表的屏幕上,这些人都是和余央一样,曾经的空单起源发起人,地下的安全设施被破坏也让他们接到了警报。

    一时间,某个通讯消息组内炸开了锅。

    “怎么回事?这是地下设施的隔离间破坏警报!”

    “这怎么可能,是故障吗?”

    “前往地下的规则一路八道扫描锁,没有他们的带领,就算是我们也没有办法下去,除非...”

    “鸠魔?不可能,他们需要我们的研究成果!”

    “他们的通讯根本接不通!我觉得这个怀疑值得考虑,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要担心的问题,各位身边都是有人的,现在要考虑的是那些试验体怎么办?”

    “这几天是余央的使用期吧?问问他。”

    余央根本就没有关注他们的讨论争议,在和堑鬼短暂的交流后,他仍然坚持进去探查。

    “余央!十名c级,九十三名d级,上千平方的监视空地,一声不响的被全部解决!你能清楚这代表这什么吗?即使是我,可以随意进出你们尺间研究所的我,也做不到这一点!况且还要使用六个人体钥匙才能前往地下实验室,这六个人必不能死!”

    “也就是说,里面的入侵者必为复数,b级异能者至少一名,甚至更多,你一个只会研究的家伙,空有c级能力而不善用,我带你进去就是带个累赘,随意一个闪失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堑鬼语气严厉的说道,对这个上头下令让他好好保护的科研者用词毫不客气,直呼累赘。

    “这个地下室的翻新扩建,你们上头可是也花了巨量的财力物力,里面有着不少你们的‘身份证明’,几十个可遇不可求的可以让人类跨出时代步伐的‘钥匙’,你可知道,如此损失,我们没一个人担当得起,我记得你们老大更看重结果吧?”

    余央毫不在意对方的贬低,因为他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如何发挥自己的长处来体现自己的价值,战斗本就不是他的价值。

    堑鬼一时语塞,脑海里突然想起那个苟得一命的丝鬼,眼角抽搐。

    余央这番话直接卡主了他的思绪,眼角抽搐着。

    九十多人,十名c级,再加上他一名b级异能者,无数零散的组织也不过这个数,这还是上头严密计算过的数量,足以强行应付官方爆破的数量,更别说还有层层严密的门栓!

    这么回去的话,他的下场好不到哪去。

    既然局势已无法逆转,他至少需要一些可以减轻自己受到的刑罚的东西,比如......情报。

    想到这里,堑鬼的身影片刻的消失后再度出现。

    “周围我看了一遍,没有监视或者埋伏,你最好是直接离开,这里说不定已经被里面的人给关注了,我进去看看。”

    说完堑鬼也不等余央回复,直接原地消失。

    琅仁在工厂主楼内眺望远处的大门,整个工厂的照明电路已经被切断,他的身影隐匿在黑暗中,观察着远处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扭曲着空间小心翼翼的靠近过来。

    琅仁知道,那不是扭曲空间的力量,而是他的同类识别与对方的认知篡改二者规则相抵制后的结果,不过好在这类特殊的异能也能被同类识别克制,否者他就是双眼一抹黑,直接考虑逃命了。

    为了保险起见,琅仁在他们到来之前已经在傀儡的帮助下屠完了剩余的所有鸠魔成员。

    无足轻重的百人斩,给他增添了百分之七的业火值,达到了比较尴尬的69%。

    就差一点。

    转化来的一点技能点也没有用处。

    69%这个数字说尴尬确实尴尬,但是话说回来,这也是让他的不死斩达到了690%的倍率伤害,倒也不亏。

    搭配上新解锁的技能,他说不定有机会把这个b级斩下来给自己垫坐。

    “刚跟幻结的说自己以解决了所有,现在就跑人留棘手的鬼职给人家也不厚道,那就试试...神羽满数量,锁环满数量,反正这个身体也是被一击必杀的,这样算我足有十五六条命来拼,傀儡们的发条也重新上好了,如果能成功...”

    这些试验体的能力,琅仁看了都十分的有兴趣,尤其那个空间传送,他都有些想要夺取的念头,只不过琅仁有将幻结交接给洛泽悦那边的想法,如果幻结真的可以把这群有意思的孩子们培养起来,搭配上刑君昊那个鬼才,有很高的期望在未来成为一个强有力的打手队伍。

    琅仁是喜欢单走不假,但是什么事都要自己去做,那未免太浪费自己未来的时间了。

    战场琅仁选择在五楼,如果破坏过大,不至于对七楼波及的过于严重。

    傀儡们分两队位于上六下四的楼层,用于扰乱对方感知,琅仁自己则消声屏息躲藏在暗处。

    堑鬼小心翼翼的向内探查,把之前布置的每一个瞭望单位都查看了一遍,可是一个人也没有发现,没有搏斗的痕迹,就仿佛人间蒸发,被黑暗吞噬的一般。

    “到底...是怎样的怪物,莫非真的是内鬼里应外合?”

    堑鬼的内心仿佛浸泡在冰河中,感受着彻骨的凉意以及不能掌控,让人心慌的暗流。

    在此期间他不断地思索,到底哪些组织有严重的嫌疑?

    思索间,他来到了琅仁所在的楼下,感应到里面存在着一些无比熟悉的生命波动。

    “c级,四楼五名c级,气息和他们一模一样...不应该,这不应该...”

    他内心低喃,暂且没有感受到具有威胁性的单位,他消无声息的走入大门,走廊里漆黑一片,看不见别人,也看不见自己。

    这对他反而有利。

    一步步走上台阶,在抵达三楼与四楼中央的楼道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忽然,一滴血液从楼道扶手间的缝隙中滴落。

    他脚步没有停止,继续向上。

    就在他来到四楼走廊的时候,空气中满是血腥味,走廊上堆积着尸体,死亡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似乎连他的身心都受到了干扰。

    他能感受到六楼的其余人迅速赶到了五楼,也就是他的头顶一层,他没有暴露自己,没有触碰到什么陷阱,可是对方几个人像是了解自己的能力一样开始行动,这已经完全暴露了“他们”曾经是自己人的事实。

    堑鬼很痛心,他一步步的走着,忽然停了下来,下一刻,他的一只手伸向墙壁,认知篡改的力量包裹住手臂,此刻的手臂已经和墙壁融为一体,贯通过去直接一手捏住后面c级的脑袋,手肘一弯直接扣着他的脑袋撞碎的墙壁。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堑鬼问道,只见被自己捏在手里的曾经的部下向自己出手,毫不在意自己此时单手一用力就能捏爆他的脑袋。

    生死度外吗?堑鬼如此想到,一手接住对方的攻击,同时手掌用力,啪卡一声捏爆了这个c级的脑袋。

    松开这具尸体,堑鬼向前走去。

    他没有发现,身后的碎颅尸头颅的裂口中,缓缓飘散出一缕淡淡的黑色。

    嘭,不说,下一个。

    不说,下一个。

    下一个。

    堑鬼脚步不停,一个都不说,却也没有实际的行动,仿佛他们的使命就是在这里用命来拖延他的时间。

    “有什么意义?”

    堑鬼问道,话音刚落,他纵身一跃,一拳轰开天花板来到五楼,正好五名c级都在走廊。

    “有人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堑鬼问道,回答他的确实五个毫不留情的攻击。

    “好吧,看来是我多虑了,试验体还在七楼,你们是没时间带走吧?”

    堑鬼毫不在意他们的攻击,闪身上前用自己捏实的拳头砸在这些人脸上。

    “嗯?没死?”

    几个傀儡挣扎着爬向堑鬼,嘴里漏出呜呜的不可形容的声音,因为大脑受到严重的震荡,他们控制不了自己的一些行为。

    可是琅仁给他们的命令,依旧强迫着他们的身体执行。

    “是我留手了吗...唉,这个痛苦就当是给你们的惩罚吧。”

    他迈步准备走过楼道前往顶楼,看看试验体少了多少。

    忽然脚步一顿,一只手死死扣住了他的脚踝。

    就在此时,脚下的地面传来了一阵灼热的质感,鞋底的橡胶开始冒烟发出臭味。

    临死前的反击?

    不,这个温度迅速攀升,穿着特质作战靴的脚掌居然已经感受到了疼痛,地面已经泛起红光,就在他意识到不妙的时候,一个冲天的火柱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内,被灼烧的剧烈的疼痛让他的意识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此时,一道猩红泛黑的瘴气毫无预兆的直接穿透了墙壁,直接划过火柱内堑鬼的身体,死意冲入了他的身躯,狂暴的奔涌在躯干四肢内。

    琅仁一直等待着对方放下防备的这一刻,就在他的共生脑感应到轻松的这一瞬间,直接切换了技能模式。

    业狱之火!

    同时黄泉刀架势蓄力,凝聚出最强的瘴气穿模攻击,直接隔墙斩向堑鬼!

    此刻,堑鬼终于意识到,他上当了!

    就在他想要动用认知篡改来改变自己的形态时,他惊恐的发现,体内除了刚刚充斥进来的死亡之气外,还有另外一股死意与之碰撞,直接强行中断了他的能力!

    “这是什么时候!?”

    堑鬼终究是一个实打实的b级,他瞬间就意识到,之前那个错觉并不是气氛的烘托!而是真正的死意侵蚀着他的身心!

    刚才也不是他留手才没杀死这些叛徒,是因为他的身体机能在不知不觉间出现了下降!

    这一开始就是针对他的陷阱!

    然而还没完,琅仁知道仅仅这一刀一火是不可能斩杀对方的。

    火柱消散,堑鬼惊慌且愤怒的在体内死意肆虐的情况下,控制着快要不受控制的身体想要跳出窗外。

    于此同时,琅仁也再一次的完成了模式切换。

    修罗法相!

    一只巨大的虚幻猩红手臂出现在他右肩后,握着一把与黄泉一模一样的巨大锈刀,手肘弯曲在身前,长刀收在腰间。

    空气中满是血腥味,走廊上堆积着尸体,死亡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似乎连他的身心都受到了干扰。

    第一斩,巨大的长刀犹如切碎豆腐一般破开墙壁。

    紧接着第二斩快若闪电,法相长刀直接将整栋楼都砍出一道狰狞的裂口。

    轰————

    秘传·苇名十字斩!

    “这......”堑鬼还没说出一个字,意识便永远的沉入黑暗中,破碎的尸体和碎石玻璃渣一同淅淅沥沥的落在地面上。

    “咳咳——”

    法相骤然消失,琅仁捂着嘴喷出一口鲜血,喉头被上涌的血沫堵塞,导致他不断的咳嗽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