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一百九十七章 随风潜入夜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你们是说,众多氏族企业出现了互相攻击的迹象?”

    小公园中,花圃被打理的井井有条,因为临近饭点,外面的人也少了起来,琅仁这里更是寂静。

    “嗯,我偶尔会遇到父亲和商业伙伴在客厅闲聊,我以往对父亲的谈话并没有兴趣,这样的闲谈他并不会在意我。”

    “嘲风洲的洛氏军工和本洲的军工氏族原本是有着相互合作的关系,因为在末世前,双方的家主是十分要好的朋友,但是最近,睚眦洲的洛氏加工厂出现了下阴手的情况,使本州军工氏损失惨重,拿不出军区供给,使得前线的状况十分的难看,前不久双方的合作关系直接中断,最近双方还出现了摩擦。”

    “但是对于洛氏下黑手这件事,洛家表示并不是他们指使的,是睚眦洲的经营部内部人员出现问题。”

    内部?

    琅仁突然想起了当初刺杀“洛泽悦”的时候,那个骨面杀手。

    他们内部应该结构并不是琅仁想象的那样。

    很快,天色在三人到交谈中渐渐灰暗下去,琅仁眼瞧时间已到,该了解到也了解到差不多了,便让两个小姑娘回去。

    “您要做些什么吗,如果是简单到事情,我们可以尝试帮忙。”

    林见清见到琅仁身上到火苗有种跃跃欲试兴奋到感觉,而且她们也没有询问琅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来到这偏远到城北区。

    “我有些私事......也不算私事,和别人谈好了合作,我来杀人而已。”

    琅仁用着对待工作到口吻说道,一丝也很明确:你们帮不上忙。

    只不过别人明明是拜托他来侦查到,他此时却说是来杀人到。

    “那您之后还有时间吗?我想邀请先生一起去用餐,我们可以在这里等先生。”

    琅仁看着许帘棠,发现她发梢颜色好像有些有些不对劲,只不过一瞬间就恢复了原样。

    “......这里不太安全。”琅仁也没在意这点变化。

    “我们没事的。”

    “那就随你们吧,时间可能会有些长。”

    琅仁摆摆手,示意她们不要跟上来,自己一步步走进了公园侧边的居民楼巷,身影转眼间消失在其中。

    “走了,那个方向。”

    林见清只见视野中那团火光仿佛忽然被一层黑布蒙上的灯光,只剩下微微透出黑暗的光源表露了它的位置,迅速的飘向了远处。

    “先生说他受人委托来杀人的,那我们是不是...”

    许帘棠看向林见清。

    林见清摇摇头:“先生性子直爽,这次的委托恐怕是有他需要的东西,委托合作恐怕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肤浅。”

    “需要的东西?这里只有几个化工厂与原材料生产加工厂...对了,这里有两个工厂是和父亲有着一些生意往来的。”

    她急忙低下头在腕表上查询起来,而林见清依旧看着琅仁远去的方向,直到那团朦胧被障碍完全遮盖。

    “这个...这个,他们有主动找过父亲来谈渠道合作的事情,那天夜里父亲好像心情不太好。”

    许帘棠在地图上画出两个圆圈标注,再把自己两人的位置给林见清看。

    “先生好像是进来这个地方。”

    林见清指着一个圆圈说到。

    ————

    琅仁在灰黑的夜色掩盖下,有些轻松的跨过了标记工厂的第一道防线。

    围栏。

    “主厂楼顶三个d级的气息,瞭望手吗?红外线探照...有些麻烦,不过...地下?”

    琅仁俯下身子趴在草丛中,精神力因为透过重重土壤,在效率大幅度缩减的情况下,在他的深念极限距离边缘,触碰到了金属。

    “地下二十六米左右的建筑?运气这么好,直接中奖?”

    琅仁从身上掏出一个胶囊大小的定位器,埋进草丛下的土壤中。

    这是庆蓝牧雪给他的定位,埋下去后一分钟就会发送一次坐标信号。

    按道理来说,他的最主要的任务依旧完成了,现在就是记下大部分隐藏的瞭望者位置就可以回去了。

    但是对方似乎是鸠魔的人。

    那他就不能空手而归了,当初在坪蓉城不小心放跑了一个b级,那琅仁现在有机会了不久得要回来了。

    ‘奇怪,怎么说的像是对面欠我的一样?’

    琅仁专注精神,启动了忍者之眼。

    在忍者之眼的预判与精神力的神念扫描下,几乎所有的暗哨都被琅仁所发现。

    根据每个暗哨的分布与朝向,琅仁稍微等待观察了一段时间,便摸清了所有人的监视规律以及视野范围。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前往地下。”

    琅仁想了想,悄然消失在原地。

    顺着黑暗来到主楼一侧,琅仁悄无声息的走了进去,一丝声音也没有发出,就像飘着行走的人形幽灵一般。

    神念贴着地下的建筑探寻,琅仁很快就找到了一根从地下通上来的隧道,感应起来应该是一个电梯建筑。

    不知道是不是入夜下班的情况,大楼内虽然灯都打开着,但是琅仁发现里面根本没多少是底层工作者,留在楼中的几乎全都是d级以上的,身带血气的异能者,还有不少几个c级位于楼顶几层。

    琅仁脚步一顿,心里迅速盘算起动手的成功率以及最坏的后果代价。

    很快,一个计划就出现在了琅仁心中。

    七楼办公室内,一名青年火气甚是旺盛,专心的在虚拟键盘上飞速操作着自己的游戏人物,一边在和自己的临时队友友好互动。

    “诶?这个弱智玩的什么鬼东西,你说会打猎你就真的只会打猎啊?主c被围殴了看不见吗?三步路你走过来少吃一只蜥蜴会死吗?”

    “废物,不会玩别玩,ap那边我不也没去,人家怎么就起来了?不会玩趁早挂机吧。”

    “诶?你还有脸了?”

    青年爆出一句粗口,忽然神情一凛,转头看向办公室的房间门。

    房间内除了他游戏的声音和队友友好的声音,什么也没发生,房门关的好好的。

    神经敏感?

    他皱着眉头回头看向游戏画面,他的角色以及因为刚在的分心阵亡了,黑白的色彩让他眼角一抽。

    被派来这么个乡下地方度假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作为一个c级小队长级别的人物,居然会因为工作无聊而打起了游戏。

    不仅打起了游戏,还和队友在骂街,一点都没有一个c级该有的体面。

    “死了?别玩了,老年人早点挂机休息吧。”

    死亡倒计时慢慢归零,几个队友发现,这个主c真的站在复活点一动不动。

    没一会就看到了此玩家退出游戏的提示。

    “不是吧,心态这么差玩什么游戏。”

    他们抱怨着,并不知道一个生命已然消逝。

    青年翻出纸巾把身上溅射出伤口的血液小心的擦了个干净,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琅仁跟在后面看了看走廊两侧,大摇大摆的走在青年身后。

    就在此时,远在研究院的余央手里动作一顿,看着腕表默默想着什么。

    只见腕表上跳出来的是一个正在跳动着的心电图,一下一下的起伏十分规律,只不过在前面一点点,有一个短暂的平滑线。

    这是他自己闲暇之余研究出来的远距离生命探测器,还是前不久做出来的,还不算很准确,所以把发生器放在了其中几个c级的身上用于测试。

    “停,跳...这人死了又活了?或者是发生器的感应故障吗?”

    余央想了想,手里的坐标计算已经快要完成,等记载完后就过去看看,虽说是小玩意,但是也是给试验体们用的,需要最严谨的态度。

    “空间门...空间门,空间到底有没有门...何处开又从何处止,是否......”

    他低头轻轻哼着不知哪听来的儿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