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两种“一样”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汝闻之,人言否?

    如果是两个普通人坐在琅仁身边,只会觉得琅仁就是个无法无天的法外狂徒张三。

    但是,坐在他身边的不是别人,一个是被欺凌了十多年的被欺凌者,一个是被强者剥削过的弱者。

    她们听完琅仁的虎狼之言后,对这种绝对力量的渴望慢慢填充进了内心。

    “到了那个时候,你们就不是祈求公正的可怜虫,而是被祈求赐予可怜虫怜悯的公正。”

    恶魔之言再次回荡在许帘棠的脑海中,这一次还包括了一旁的林见清。

    琅仁的形象突然出现在她们的心头,就像一个指路人一样。

    只不过这个指路人,不像故事中那样明亮温暖,散发着悲天悯人的气息与光芒。

    而是就像深渊中爬出的恶魔。

    “诶!琅仁,鸡蛋不够用了,送货的要等下午,你能不能去xxx买几盒?”

    一个甜品师傅探头呼唤道。

    “好嘞。”

    琅仁把空纸杯丢进垃圾桶,脚步轻快的出了门。

    “恶魔被派去买鸡蛋了......”

    林见清看着外面琅仁的背影,喃喃说道。

    “噗——哈哈哈哈~”

    听到她的话,许帘棠忍不住笑出声来。

    林见清脸色微红,却也忍俊不禁。

    两姑娘清脆的笑声充斥在甜品店内。

    再等琅仁回来的时候,两个姑娘已经聊得欢快,就像多年没见的闺蜜一样。

    “这......就是女人见的塑料情吗?”

    琅仁挠挠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看着两个人的表情,琅仁想起了自己的那三个沙雕舍友了。

    “不知道他们现在早点让谁带,是不是又剁手吃土了......”

    琅仁感叹了一句,最终化为了一声叹息。

    。。。

    “外海通商的船只的数量已经减少了很多,各方集团都已经纷纷开始终止货物运输,不过...这中间有个奇怪的地方。”

    “只管说吧。”

    唐源感受化在舌尖的细腻厚实的奶油冻的醇甜,依此来掩盖后背缝了七十三针的痛楚。

    “有一家渔民,去往了内地。”

    “怎么奇怪?”

    “如果是平常渔民,我倒不会在意,不过这家是林见清的伯父伯母。”

    章诸亮将虚拟屏上的资料放大。

    “林见清?......那个能见鬼的小姑娘?借此机会走了不也好嘛,离开这个城市......”

    唐源还没说完,章诸亮又放大了一张图片。

    “这是我帮你买甜品的时候,拍摄的。”

    图片上,赫然是以远角度拍摄的两个女学生对坐在甜品店的画面。

    “当时在店里我没注意到林见清,出来后在想起来,就随手拍了这张照片。”

    “许家的小姑娘?怎么和林见清坐一起?”

    “这不是重点,我凌晨加班的时候无意间瞥到出城人员申请表,看到了林见清的法律监护人,也就是她伯父伯母的资料,因为林见清的特殊原因,所以对她伯父伯母也就有些印象,但是他们今天一大早就已经出城了,林见清却还留在这里。”

    唐源也懂了章诸亮的意思。

    “有什么迫使这家人放弃了这座城市?”

    “对,放弃这座沿海城市,以出海为生的渔民等同于断了收入来源,这样一来生活压力增大,抛弃一个负担也在意料之中。”

    章诸亮看了看时间:“于是我在中午的时候,去了一趟林见清的住所附近调查,他们的邻居都不知道他们已经离开了,不过也有额外发现,其中有一家表示,在昨天下午,他们出海回来时,脸色很不好看,但是邻居还上前询问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他们在出海的时候发现,或者遇到了什么?”

    “对,是内海范围,一般小型户渔民出海的极限范围在五公里到七公里左右,再往外去的话,就有可能遭遇大型海兽了,所以我觉得,他们是否是发现了渗透进内海的王族?”

    “但是这种情况不应该是现上报检察吗?精神意识篡改?若是王族被普通人发现踪迹,灭口是第一行动,但是现在有渔民消失,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王族的手脚,所以这个方式不合适,于是他们篡改了林见清的伯父伯母的主观行动念头?对低精神力有着主观思维篡改引导的王族,是深海管制一族吧”

    “是的,我也是这样猜测,在篡改生效期间,让他们以远离这个地点为第一行动,但是林见清的伯父伯母的潜意识又十分排斥林见清,这才导致了林见清被遗弃在这,独自一家连夜逃离。”

    “林见清的生活有保障吗?”

    唐源感觉后背的痛觉又开始发作起来,于是重新拿起勺子,吃起甜点。

    “已经派人去调查了......不过有个我个人不太明白的问题,当家人一夜之间都消失后,为什么林见清会来这个甜品店?据周围邻居提供的消息,林见清在学校没有人际关系,那她为什么会和许帘棠坐在一起,吃着售价四十八元的果海缤纷?”

    唐源闻言笑了笑:“你这问题可不再我们检察官负责考虑的范围。”

    “所以说嘛...这是我个人疑惑,有些在意而已。”

    章诸亮尴尬的笑了笑,把所有关于林见清监护人的资料关闭。

    “好了,去忙吧,我这伤明天后天大概就不碍事了,要批改的申请书直接发给我不要紧,内海不管有没有被渗透,既然有这方面的疑虑,我们就不能当做没事,组织一队水性好的,搜查一下内泉湾港十公里范围的内海区域,注意安全。”

    “是!”

    章诸亮离开后,唐源慢慢吃掉最后一勺甜品,有些费力的探出身子,把垃圾丢进垃圾桶里。

    刚才的那张两个女孩对坐的照片,唐源起初看到的时候,有一丝丝熟悉的感觉,现在一个人在病房里,他也想起了那个熟悉的感觉在哪了。

    章诸亮那个母胎单身至今的注意不到,照片里的许帘棠,眼睛里饱含着情愫,看着一个模糊的身影。唐源是经历过热恋的人,他能看出那种情感。

    “现在可不是谈恋爱的时候啊......”

    。。。。。。

    “我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希望和他在一起。”

    许帘棠说道。

    林见清看着许帘棠的背影。

    “那你为什么......”

    “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他对吧?”

    许帘棠回过头直视林见清的眼睛,“你没发现他根本就没有在意我的眼神吗?”

    是的,从早晨到中午,琅仁无数次被她火热的眼神看着,却始终面不改色波澜不惊。

    “那才是我想要的,我在他眼里没有特殊性,这才是我想要的。”

    这是她想要的。

    林见清张张嘴,想要询问特殊性是什么,忽然注意到许帘棠眼中的阴暗,已经冲到喉咙的气息被屏住,随即咽了回去。

    林见清自己也何尝不是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