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一百二十七章 活该?不存在的。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怎...怎么了帘棠姐?为什么这样?你好像变了个人......”

    其中一个女生疑惑的问道。

    场面一度诡异的安静下来,就连在操作间工作的几个糕点师傅也被门店上的动静所吸引,在后面探头观察。

    琅仁没有受影响,端起另一个甜品半盘子准备放在许帘棠的桌子前,在途中被许帘棠主动双手接过。

    在接过去的瞬间,琅仁的手背被一只手轻轻拂过,而这一切都被掩盖在甜品盘下。

    许帘棠根本没有被身边过去的同伴影响,现在却因为在不经琅仁的允许触碰到琅仁的手背而浑身兴奋到战栗。

    她看着琅仁的脸,嘴角快要勾起来的时候,迅速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甜品。

    许帘棠一个人在安静的人群中,扭曲的兴奋着,即使低着头不看琅仁,表情掩盖在头发的阴影中,此时的她眼里也尽是琅仁的倒影。

    这所有动作,其他人只看见了那不合时宜的一瞬间颤抖。

    “许帘棠发生了什么,好像跟你们没有关系吧?你们是她妈么?”

    林见清突然说道。

    全场最不可能说话的她出声质问道。

    ‘糟糕。’

    琅仁心里暗叹一句,这些女生心里正憋着一股气,林见清直接撞枪口上了,如果现在不强硬的终止这场谈话,估计一会店里要打起来。

    想到这里琅仁直接用手里的餐盘挡在林见清的面前,中断了其他人准备向她发火的情绪引导。

    “万分抱歉打断你们,但是,你们有足够的时间浪费在这里吗?”

    琅仁的语言里施加了一丝精神力的压制,众人只感觉心里莫名的发慌,忍不住想要离开这里。

    一个人率先迈步了,拉着另一个。

    紧接着都动身离开。

    “诶?你跟着走干什么?”

    琅仁拉住跟在她们身后的林见清,疑惑的问道。

    “啊......不好意思,习惯了......”

    林见清一脸尴尬的坐回去。

    铃铃铃~

    又有新客人了,琅仁返回前台,两个女学生对坐着。

    “我不会谢你。”

    许帘棠冷着脸开口。

    “......对不起...”

    林见清低着头道歉,因为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许帘棠的战栗,自己会说出那样的话。

    一时冲动。

    为什么一时冲动?

    如果她知道那个颤抖不是因为害怕回忆而是因为兴奋,不知道林见清会不会悔的肠子发青。

    “嗯?这不是许家的小妹吗?今天不用去学校了吗?”

    许帘棠闻言抬起头,熟练的露出笑容。

    “章哥?您这么有空来这里,我记得你好像不喜欢吃甜食吧?”

    章诸亮闻言挠挠头:“我是来给上司跑腿的,唐领事昨天在内城区遇到了羽化仙教徒,受了点伤,说是向吃甜的,我就来帮他买了。”

    羽化仙。

    许帘棠听到这三个字神情有些僵硬。

    “唐领事受伤?羽化仙已经有b级的教徒了吗?”

    “嗯,会气息隐藏的b级异能者,能力也有些棘手,唐领事被封住能力时为了拖延时间的时候受了点伤,不过后来对方也没有全身而退......啊,谢谢,那我先走了,你们这段时间小心一些,能提前离开的话最好......”

    章诸亮接过手提袋,像琅仁道了声谢后,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b级...气息隐藏...昨天好像就是因为气息隐藏的原因,我到场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感应到那两个羽化仙的人......”

    琅仁一直以来使用屏息断绝掩盖自己的气息来实施暗杀,此时才发现,当他自己遇到这样的人,似乎除了忍者之眼的攻击痕迹预知和系统的危字提示,他也没有什么足够保险的能力来侦破气息隐藏了。

    琅仁摸着下巴思考着,另一边的许帘棠视线一直系在琅仁身上、脸上、手指上,饱含着病态的情感。

    “你...你喜欢上那个男人了?你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吧?”

    林见清瞥了一眼许帘棠的眼睛,出问小声道。

    就在此时,甜品店的老板娘进来了。

    “琅仁啊,来来来这些早点给拿进去分一分,今天路上有点堵,来晚了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

    琅仁绕过前台,从老板娘手里接过几个袋子装着的早点,走进了后面的操作间。

    许帘棠收回视线:“现在知道了。”

    “......”

    林见清一时间说不出话。

    “我有个问题,现在只有你能回答我。”

    许帘棠轻声说出一句话,林见清睁大了眼睛。

    “你...”

    “别说什么污秽肮脏,我只觉得自己肮脏不堪。”

    许帘棠打断了林见清的话,面无表情。

    “......对不起。”

    林见清被打断了话,认错般的点着头。

    随后她摘下了眼镜,投射在桌子上的视线慢慢上移,直到完整的把许帘棠收在眼里。

    “你看到了什么?”

    许帘棠问道。

    “......”

    林见清脸色有些白,不过她原本皮肤就白一些,所以并不明显。

    “你看到了什么?告诉我。”

    许帘棠重复第二遍,强硬的要求道。

    “人...不,已经不是人了...昨天那两个...还有其他的...对不起,我形容不出来,对不起。”

    林见清慌忙带上眼镜,一时间不敢再去看许帘棠。

    昨天那两个?还有其他的?

    许帘棠低垂眼帘,她昨天下午在家中一个人痛哭的时候,不止一遍想“为什么是我”的时候,她想到了“报应”两个字。

    所以她才会要求林见清这个“能看见污秽之物”的人,帮她看看,她是不是除了现在的身体,身边也满是肮脏的东西,才会把她拖入深渊。

    现在林见清给了三个模糊不清的答案,许帘棠也大概知道什么意思。

    “也许就是活该吧。”

    她轻声说道。

    “不对哦。”

    啪嗒,一个装着豆奶的杯子放在桌子上,琅仁催促林见清坐到内侧后,他一屁股坐在了许帘棠的面前。

    “世界上没有活该的事情,遭到后果反噬的人,都是没有能力的人。”

    琅仁干涩的喉咙被豆奶浸润后舒爽很多,所以他愿意坐下来说上几句。

    “没有能力?”

    许帘棠呆呆的看着琅仁,而一旁的林见清已经有些不详的预感。

    “对!只不过是你没有能力!如果你翻手便可以将那两个人杀的骨渣都不剩,他们有什么机会能够靠近你?强者对弱者的压迫剥削是注定存在的,秩序不可能万无一失,群体之间是种有缝隙,唯有个体的力量是真正存在的。”

    “当你真正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时候,报应?活该?”

    琅仁一口灌下杯子里的豆奶。

    “它们也是被你凌驾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