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一百二十章 沿海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自己擅长什么?

    琅仁审视自己。

    毫无疑问,擅长刀法。

    他的脑子里充斥着各式各样的刀法技巧,不管垫步还是呼吸法,还是左手的其他武器技巧,全都是为了辅助刀法而存在的。

    那么自己是否可以从这方面入手呢?当一个刀术指导?

    但是自己是半吊子出师,根本没有任何基础练习,虽然拥有海量的技巧理论,但是都是系统经过了某种方式灌注给他的,说不定对其他人还有没有用。

    就比如水生呼吸法,原本是需要水属性异能的,但是经过了系统的转化,可以直接只使用精神力就可,这方式对琅仁来说使用起来毫无问题,但是其他人没有系统。

    “那还有什么?力气大?”

    琅仁捏了捏拳头,他的力量在c级当中确实是个恐怖的存在,就算不使用刀法,没有五点加成,配合呼吸法以及一字斩的发力技巧,那也是远超他人。

    可是力气活也不是那么好找的,纯力量增幅的异能者也不少,拥有这种能力的普通人占据了全部的力工职位,况且也有机械的代替,琅仁去港口或许工地都不一定有给他的位置。

    况且琅仁还是个黑户,虽说重新补办一个身份证明并不难,可是他无法解释自己是什么从嘲风过来的,他没有五洲出入证明。

    琅仁坐在公园一处长椅上,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他依旧没有找到工作。

    “想不到在异世界我也要体验一次应届生找不到工作的烦恼。”琅仁自嘲一笑。

    应届生...找不到工作?学生?

    琅仁突然眼光一闪,好像有了什么主意。

    紧接着他找到一处可以看到自己样貌的反光处,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脸庞。

    胡子拉碴的,头发也因为长时间没修剪加上被海水泡了几天,干涸之后弯弯曲曲有些乱。

    琅仁把胡茬刮了个干净,略微整理了自己的头发用布条束在脑后。

    “好,没什么变化。”

    看着这个依旧如几个月前的面庞,琅仁赞叹了一句。

    镜子里的琅仁的脸有些变化,相比之前浪林消瘦的脸庞,琅仁的脸要更偏向普通人,从以前的阴柔线条成为了如今的清秀样貌,眼睛因为看破技能的长时间使用,眼神有着一股子的锐利。

    琅仁揉搓了几下自己的脸颊,眼睛中的锐利感慢慢收敛。

    现在他要让自己看上去更像一个院校的学生。

    作为一个学生,身份证明不应该在自己父母手里吗?

    那么一个离家出走的学生没有身份证明,这很合理吧。

    琅仁打了个响指,觉得这是一个完美的借口。

    那么现在就看哪个好心人会收他了。

    。。。。。。

    “因为以上原因,我们泉湾的撤离枢纽以及运输队都已经准备好,外海因为海匪的干扰,海底悬浮雷的设置计划被拖延了不少进度,我建议对外海的监视再增调些人手。”

    “再增调的话,我们对市内的管控就有些无力了,因为嘲风洲的刺杀大使事件,人王两族关系岌岌可危,现在市内已经有不少势力蠢蠢欲动了,就在昨天还发生了一起团队作案的凶杀抢劫,我们现在要加强对市内治安的力度。”

    “但是不增调的话,海匪与王族一同压境,对最前方的外海舰队会造成巨大的压力,若是短时间他们被拖延甚至歼灭,那后果谁都承担不起。”

    “那市内你就不管了?现在对外有王族与海匪,内陆灰色地带也露出半个野心,不仅秩序军营方面有着面临开战的压力,我们也面临被市民质疑的压力。”

    “那氏族呢?为什么这种时候氏族没有任何表率?”

    泉湾的检察局中,久违的异常会议,检察官们争吵的不可开交。

    上了年纪的有经历过一段末纪的人对王族的忌惮十分严重,而没经历过的不少新生代年轻检察官并没有那种感受,他们面对最多的则是市内潜藏的人族极端势力。

    双方都有理,但是两边都无法保全。

    说白了就是几十年安稳的发展,让他们根本就没有料想到战争的硝烟会这么快再次回卷。

    于是这股压力与不知何处来的愤懑都倾斜在嘲风的官方势力上。

    “嘲风方面居然会让一个外人拿到生物盔骨,这根本就是嘲风方面上层的失职甚至是叛变,如今全要全人类来给他们的行为背锅,为什么他们不交人出来?明显内心有鬼,内部上下全都有鬼。”

    这种话原本是不可能从检察官们嘴里出现的,但是现在一个检察官因为情绪的影响说了出来,甚至还得到了不少同行的认可。

    “章检察,注意一下你的言辞,现在不是归咎嘲风方面错误的问题,现在面临的是市民们即将受到的生命财产安全问题,我知道大家都对嘲风方面有意见,但是事已至此,我们依旧还是检察官!”

    为首的检察领事敲了敲桌面,提醒道。

    “是,我没有忘记我的职责,我的家人都在这个城市里,但是就是因为如此,我才更气愤,唐哥,我们睚眦洲本来就因为不知道哪冒出来的羽化仙的神教组织而头疼,现在搞成这种局势,难道你就不气愤吗?你和沈嫂的婚礼都因为这件事取消了。”

    唐领事没有说话,章检察知道自己说到了不该说的,闭上了嘴。

    场面安静了一会,唐领事才再度开口。

    “氏族那边,我会去交涉,但是明氏因为嘲风嫌疑问题列入观察对象,我不会找他们。”

    “外海的悬浮雷尽快设好,耽误不得,这方面可以和舰队配合一下,舰队侦测方面告诉他们发现情况不对立即撤退回来,协助市民避难。”

    “章诸亮,你负责与编制内的黑手党合作,负责市内治安问题,现在敢搞事情的,一律现打残再审,有命案的就地解决。”

    “其余有空的弟兄联系好交通枢纽,随时准备运送市民离开。”

    “好,就先这样吧,有其他安排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散会。”

    检察官们纷纷应是,安静的离开会议室。

    他们都知道,唐领事正如章诸亮说的那样,生气了。

    平常的唐源唐临时,可不会说出“打残再审”这四个字,他的为人向来讲规矩,即使是手里几十条人命的灰暗地带的逃犯,他也尽最大能力抓住再审,以罪名对犯人动刑。

    “唐哥,不好意思,我不该提你婚事的...”

    章诸亮最后一个起身,在唐源身边低声道歉。

    唐源原本和自己的女友已经定好了婚约,婚房就买在泉港市,双方家境都不错,也倒是门当户对。

    现在却突然情况巨变,沿海都面临打仗的情景,女方家里自然舍不得女儿继续呆在这个最危险的地方,直接连夜一家去往了内陆。

    唐源去不的啊,他是检察官,必须留在这里。

    并且女方家里还说了,等到一切定下来,再做结婚的打算。

    这明摆着就是怕他们家女儿守寡另嫁。

    虽然这个世界的人并不是很在意再嫁,但是对方的家境在那里,再加上女方的父母也十分的疼爱自己的女儿,肯定不愿意有那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

    所以原本过两天就能成家,一夜之间成了现在遥遥无期的感觉。

    唐源差点没吐出血来。

    “没什么好说的,也许这就是命吧,如果真开战了,无非就是我活着和我死了,哪个结果对你们沈姐都是好事。”

    唐源笑了笑,拍拍章诸亮表示自己没事,看了看时间。

    “好了,时间不早了,下了班了,对了,现在特殊时期,下班也要记得自己要干什么。”

    “是。”

    入夜,以前还算热闹的泉港夜市,现在冷清不少,夜里出来溜达消遣的人少了一半。

    其中不仅包括本市的市民,也包括外来工作者,他们大多数都陆陆续续返乡或者去其他城市了。

    唐源一个人走在街上,没有穿制服,双手插兜穿过了几条街,来到了一家甜品店。

    这家甜品店靠近高校,主流顾客是学生,所以甜品口味繁多。

    最重要的是以前他经常和女友来这里约会。

    “铃铃铃~”

    门上的铃铛被他推门的动作产生摇晃,碰撞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欢迎光临。”

    一道热情的声音从吧台传来,让唐源疑惑了一下。

    新来的吗?

    以前吧台前一直是站一个小姑娘来着,这次确实个大男孩的样子。

    “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老样子...啊不好意思,海草莓慕斯和鱼籽沙拉,再配一杯热咖啡,谢谢。”

    “好的,请您入座稍等。”

    琅仁笑着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