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一百一十六章 神羽;修罗不死斩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特性,神羽:受到任何攻击被造成任何实质性损伤时,以精神力催动鸦羽逆转自身时空,返回到受到伤害之前,并且化为一道黑雾急速穿梭一段距离(十米范围内,无视障碍)(此技能可单独使用)。”

    “注意:此特性负面影响损耗灵魂,已被本系统剥除,受此影响,原本无限次使用神羽转变为十分钟积攒一片鸦羽,最高可积攒十二片,使用完后可以消耗两点神值使用神羽,但是不受任何效率性技能加成。”

    “共生特性:因为被共生脑所融合,枪身可以附着业火进行属性伤害攻击,使用神羽化为黑雾穿梭时,可自主催动是否燃烧业火,。”

    琅仁摸了摸下巴,屏息隐藏在一片阴影中。

    这艘私人游轮是中型轮船,经过琅仁的暗中观察,似乎还存在着一名b级异能者。

    略微考虑片刻,琅仁现自检了一下状态。

    他回生之时,只杀了两条鱼,让自己从死亡中脱离出来,恢复量也就仅此而已,所以个人状态依旧是虚弱。

    抢来的舞鸦枪倒是十分让他惊喜。

    “这不就是雾鸦羽毛和机关枪的结合体吗?”

    琅仁十分的惊喜,尤其是那个类似雾鸦的特性神羽,有了这个能力,他现在正面对上b级异能者也能从容应战了。

    只要对方有一次轻敌的机会,琅仁满状态下几乎可以一击必杀,完成越级挑战。

    “十二次机会,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十分钟一次,可以消耗固定两个神值来增加使用次数,还是逆转时空的特性,不枉我花了一次晋升b级的机会...”

    是的,是个技能点,三次强化异能,精气神各增加九点,精气值上限直接满40点,正好进入b级门槛。

    但是b级面对a级,起身和c级面对a级没有多大区别,踩一只蚂蚁和踩一只甲虫,对人来说都是一脚的事情。

    “枪法...我记得双持派生里有的,我想想...”

    琅仁回想起之前偷袭那个卡牌异能的b级时,他学习的双持派生·追斩/连斩中,连斩这一分支有着许许多多的双持的法门知识。

    “有了...等等,这不是剑圣大人的疯狂连击嘛??”

    琅仁一头雾水,怎么还把人家的疯狂连击也学来了。

    脑海中的知识包括了不少使枪技巧,挥扫,戳刺,劈砸,跳斩与后跳横斩,包括剑圣大人的疯狂刀枪连击,与流水剑法有着一种奇特的融合。

    “这就是苇名无心流吗...真是有够厉害的。”

    琅仁重新整顿,重新观察了一会船员的运动线路,皱起了眉头。

    他们没有固定的巡逻线路。

    “真就是出来度假啊?”

    明氏的货轮上挂着一面写着明字的旗帜,琅仁猜测,那就是这群人的底气吧。

    不过这个威胁对琅仁不管用,他可是想着屠尽船只上的所有人。

    保险起见,只要所有人都死了,就没有人知道他上船了。

    尤其是明环昭,他还有许多问题要问呢。

    思考间,船舷走廊路过了一名护卫,看上去似乎有些睡眠不足。

    “啊...啊~”

    他眯着眼打起了哈欠,突然阴影中毫无预兆的探出一把血锈长刀,一刀穿过了他的太阳穴。

    他如今永远不会犯困了,要问他陷入了永眠。

    琅仁把他拖进阴影,换上他的衣服后,小心的将这护卫的尸体丢入海中,没有掀起多大的浪花声。

    琅仁正了正衣领,那人的体型与他相似,衣服上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标志,琅仁穿起来也蛮合身的。

    用身业烘干了身上的水气,仔细擦掉身上海水干涸掉的白色结晶后,琅仁走出了阴影。

    自在的走在游轮上,琅仁在脑海中构建起一个游轮的模型,以他现在的精神力,自己构建一个小地图没什么问题。

    突然前面的拐角走出一名服装与他一模一样的人,两人相互点头示意,互相擦肩而过。

    “嗯?”

    这人突然觉得对方的面孔十分的陌生,正准备回头询问是不是新人的时候,背后一把长刀直接刺穿了他的胸膛。

    为了避免血液溅射,琅仁没有多余的动作,迅速的把尸身抛入海中。

    “存储经验:1222/1537”

    “当前业火值:28%”

    琅仁看了看手中已经锈红了不少的魂刀,只差百分之二了。

    很快,琅仁便在无比顺利的暗杀中,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巅峰。

    随着手中红刀子进红刀子出,船舱一个房间内,又一个护卫不明不白的死于琅仁刀下。

    “当前业火值:30%”

    “业火值突破30%,修罗技能:修罗不死斩解锁。”

    “修罗不死斩:固定消耗9点神值,短暂蓄力后从刀身血锈中渗透出侵蚀生命的黑红色业力,以长射程利刃攻击横扫敌人。”

    “业火值每1%增加10%倍率伤害,当前倍率:300%,业火值每10%减少1点神值消耗,当前减少3点”

    “注:此斩击为单独技能,不可与其他倍率斩击叠加。”

    琅仁看着技能说明,直到最后一个备注的时候,原本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不能与其他技能叠加!

    也就是说他想象的一字斩叠加不死斩的梦碎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拥有了一字释放斩,又有了修罗不死斩,两个快乐的技能重合在一起,本该得到双倍的快乐,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琅仁气的浑身颤抖,大热天的浑身直冒冷汗,内心不禁感叹,现在的玩家何时才能够真正的站起来......

    不过倒也不亏,一字斩的说明中,满熟练度也就是三倍的攻击力,而不死斩刚入手就是百分之三百的攻击力。

    只不过琅仁做不到三乘三等于九的快乐了,本来一字斩就可以发挥出他九倍了力量,再叠加上去一个二十七倍的斩击,恐怕a级都要被他一刀砍下来。

    “也罢,本就是一个强大的技能,这么叠加上去,恐怕这个世界都容不下我。”

    琅仁在心中安慰自己,提着刀出去了。

    他已经不需要暗杀了,大部分的护卫的尸体都被他丢进了海里,现在船身就剩下原本数量的三成船员了。

    “估计那个b级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

    是的,游轮顶上的瞭望室中,这位明家的b级异能者开始察觉到,船上的人员有了明显的减少。

    “怎么回事?这大白天的,都滚下去睡觉了不成?这群崽种......来人!”

    他怒吼一声,等待了十几秒。

    回应他的确实安静吹拂着的海风。

    “无法无天了!”

    他起身走出瞭望室,一跃而下跳到了甲板上,正准备进船舱时,只见船舱楼梯口走出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面色冷漠,手持一把沾满血迹的长刀,站在甲板是看着他。

    “c级?你做了什么!?”

    b级皱着眉头,大声质问道,异能却暗中催动,船下的海水仿佛有了生命般破涛汹涌起来。

    “没做什么,打扫我的船。”

    琅仁的忍者之眼中已经看穿了对方的动作,淡淡的回答道。

    “你的船?”

    b级仿佛听到了什么无比好笑的消化,一个小小c级异能者,居然大言不惭在他面前说这是他的船?

    “起!”

    海浪翻天而起,水花凝聚成几条巨大的透明水蛇,快若闪电撕咬向琅仁,角度刁钻的封堵住琅仁闪避的方向。

    “哼,之前一直没有感应到你的气息,想必是隐匿类型的能力吧?刺杀一些c级船员给你长脸了?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混上来的,但是你敢出现在我海蛇的面前,那就是你自寻死路。”

    琅仁没有说话,脸上却很配合的表现出慌乱的表情,笔直的向b级异能者冲过去。

    “向贴身?没机会。”

    b级单手一压,巨大的透明水蛇骤然加快冲撞的速度,在琅仁距离他十米的距离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淹没了琅仁的身型。

    而这里是海上,本就是他的主场,五条海水组成的巨蛇每一条都拥有b级全力一击的冲撞力量,在这位b级眼里,琅仁必死无疑。

    刹那间甲板被海水撞出一个四分五裂的大洞。

    “啧...糟了,没留力道,明公子这下怕是要发火了...”

    明环昭的房间有非常严密的安全系统,不了解的人随意触碰一定会一起船上的警报,而警报一只没有响,所以明公子肯定是安全无事的。

    至于那些死去的c级?废物一群,他根本就不在乎。

    b级异能者正准备上前查看,突然寒毛耸立,本能的看向空中。

    只见琅仁从一团漆黑的烟雾中浮现,手中的长刀收在左肩外侧,一手虚托刀身。

    “嗤嗤——”

    只见血红色夹杂着墨黑色的力量瞬间从长刀上蔓延出来,延伸出四五米长的距离。

    跳跃免蓄力,这可是不死斩的精髓!

    “糟了!躲不开!这家伙有底牌!!”

    b级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他甚至都没看清琅仁是用何种方式到达空中的!

    而对方长刀上散发出不详的黑红色力量让他身体上的无数细胞产生了畏惧感。

    那是死亡的感觉。

    而他这种精神力敏锐的属性异能者尤其能够感应得到。

    “固水之墙!!”

    千钧一发之际,他只来得及催动自己体内的水分,迅速从皮肤上透出附着在身体表面。

    固水之墙是他赖以生存的防御技能,防御力不下与土石异能者,曾经数次帮助他完成反杀。

    琅仁眼中看着对方身体上包裹上一层淡蓝色的屏障,嘴角轻微一笑,略显一丝狰狞。

    轰——!!!

    风声呼啸,仿佛连狂风的生命都被一刀斩开。

    一道黑红色的圆弧出现在空中,琅仁手中的长刀犹如沾了血的巨大毛笔,以空间为纸,画出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只有一笔!

    啪嗒。

    琅仁落地,一脚踩在满是积水的甲板上。

    空中黑红色彩的笔画,包裹着一种对生命来说无比邪恶的力量,渐渐消散。

    “呼...呼...”

    琅仁喘着粗气,一次性消耗九点神值,让他有轻微的不适。

    这是他第一次,一次性消耗如此之多的精神力。

    b级虚弱的跪在地上,他身上的屏障碎裂化为了一摊水渍。

    只见这位b级的身体上出现了一层厚厚的死皮,皮肤也干瘪下去。

    他颤抖着举起双手,想要把自己的失去的水份吸收补充回来。

    但是他的躯体的生命力被业力侵蚀,就连举起双手这么简单轻松的事情,他现在做的都困难无比。

    而因为生命力的失去,他的精神也萎靡起来,地上的水慢慢回到他的身边。

    这强度甚至不如当年的d级。

    “你...你这是什么力量!”

    他慢慢抬起头看着琅仁,不甘心的询问道。

    琅仁站在他面前,皱着眉头,非常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膜的力量?不对,那是生命汲取,我这只是斩断生命的力量。”

    琅仁回答道,高举起长刀,一刀利落斩下。

    鲜血飞洒,脸部皮肤干瘪的脑袋咚咚两声砸在甲板上,溅起的水花落在琅仁的鞋子上。

    护命呼吸生效,恢复了四点的精神力让琅仁的不适消失了。

    “接下来就是明公子了。”

    琅仁转头从甲板的大洞一跃而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