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八十三章 有请第一个受害者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乔姜“艰难”的坐起了身,叫来了门外的看护人。

    看护人员是是一个年纪他相差无几的青年,不过是一个无害级的成员,否则也不会被光头留下来做看护。

    “您有什么事吗?”

    “现在什么时间了?”

    看护低头看了看腕表:“现在以及上午十点四十二分了。”

    “哦...以及下午了啊,你是新人吗?”

    乔姜点点头,看着这个青年问到。

    “不是,我来有两年了。”

    “两年,那对这里也蛮熟的吧?知道附近有什么好吃点的东西吗?”

    原来是饿了。

    青年想了想,在这两年经常当跑腿的杂役,所以这件事他还确实了解。

    “如果您说附近的话,除了一家麻辣兔肉,就没有了,好吃的都在市区。”

    乔姜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血迹,意思是自己现在不能吃辣。

    青年知道了他的意思,于是开始飞速思考市区有什么病患能吃的清淡美食。

    “清淡的话,游蛇区的一家糕点确实不错......”

    “糕点...勉强可以,替我去一趟吧。”

    青年挠挠头,因为老大让他在这照顾这个重伤的前辈,并没有交代遇到这样的事情要不要去。

    “我...我去请示一下。”

    说完便出了门,但是忘了把门关上。

    乔姜闭上眼睛,视野转到了一直站在身边的绷带人影上。

    他休息的房间其实是二楼临时腾出来的房间,而这栋楼房间的布局与两年前并没有多大区别,所以他完全记得这里的人员任务部门在什么位置。

    虽然确定没人可以看见他的异能,但是他为了以防还有琅仁那样的奇异特性,所以一路都是鬼鬼祟祟的。

    九米的距离,说大也不大,但是在这栋小宅楼里活动也绰绰有余。

    “本市的人员情报......在这里啊。”

    正准备打开来看的时候,突然脚步声传入乔姜耳朵。

    “那个...大人,老大他同意了,我这就帮你去买。”

    青年还特地来打个招呼,才再次转身出了门,这次顺便帮乔姜关上了门。

    乔姜闭着眼睛回应了一声后,便不再说话,一边看着人员情报,同时用掩盖在绷带下的通讯器用微弱的声音输入给琅仁传输情报。

    他只需要还留在本地的成员分布情况,因为这些是能最快赶回来的援军。

    。。。。。。

    琅仁仔仔细细的刮了一遍胡子,把许久没剪的头发暂时撇到耳朵后,将半路上买的纹身贴仔仔细细的贴在了脸上。

    没多久,一条条弯曲密布的蜈蚣便栩栩如生的趴在了他的半边脸上。

    并不是他不想戴面具,只不过在这个灰暗地带来,只有拥有地位的人才用面具掩盖容貌,一般的逃犯为了避开混迹在灰暗地带的检察官的追捕,遮盖容貌都是用这种纹身贴。

    琅仁其实也不用完全掩盖整张脸,因为他现在的气质与以前的浪林完全不一样,再加上一点点的眉边修饰,就算是一般熟人不仔细瞧一瞧,都认不出他来,更别说体格也比以前健壮一些,基本就是变了个人。

    贴上蜈蚣,只是为了加一层保险。

    “蜈蚣...真是怀念啊,不死的蠕虫。”

    琅仁看着脸上棕红色的蜈蚣,想起了什么,突然被一阵频繁的震动给吸引了注意。

    “以及得手了吗?”

    琅仁粗略看了看名单,大部分都是d级成员,只有少数几个是c级。

    除了根据乔姜的语言描述外观来辨别人的长相有些难度外,那就是一点难度都没有了。

    “好嘞,该干活了。”

    琅仁没有带上刀,因为他是去暗杀的,不是去无双的。

    万一走在路上被地头蛇管治安带去问问,那就比较麻烦了,难不成自己还要出示官方发的持械证?

    带上兜帽,琅仁离开了宾馆,正好其中一个目标位置离自己不远。

    “......眉角痣,倒三角眼,这人怎么这么一副阴险样啊?”

    琅仁以忍者之眼迅速分辨容貌细节,没过多久便找到了目标。

    握着一瓶高浓度生命之水,先给自己灌上半口,再倒上一些在手上,抹在了脖子上,在零零撒上一些在衣服上,闻了闻,味道不是特别浓,但是也差不多了。

    把一把钞票随意的插在一副内袋露出一大半,琅仁摇摇晃晃走上了街。

    “晓悦啊~~~”

    路人纷纷侧目,循声望去,看见一个衣衫不整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瓶生命之水对着自己嘴灌,没有来得及喝下去的便从嘴角流了下来。

    是个为情所困的年轻人。

    这样的醉鬼,在这座远离秩序之地的城市里,不算罕见,更何况还是一个纹脸的人。

    不少略有些年纪的中年人摇摇头,不免触景生情,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纹身,想起了从前。

    义斯平转头看了一眼,便不再管他,继续坐在路边的椅子上与某人通话。

    醉鬼摇摇晃路过义斯平面前,突然左脚绊右脚扑了个狗啃泥。

    义斯平吓了一跳,急忙挂掉了通讯,看这个醉鬼半天没个动静。

    “喂?”

    他唤了一声,生怕这人死了,后面来一个来讹钱的人。

    这样的讹钱组合经常在灰暗地带出没,一般背后都是有地头蛇做靠山。

    不过幸好不是,醉鬼听到了声音,翻了个身,从趴着转成了躺着。

    看起来不是讹钱的。

    酒气铺面而来,义斯平皱着眉头,正想起身离开,突然眼睛瞥见了一叠东西。

    他一下子就迈不开脚了。

    ‘好多钱!’

    他喉结上下滚动,一时间觉得口干舌燥,眼睛迅速扫视了一下周围,幸好这样的场面大家都见过,所以注意的人都是看了一眼就不再管。

    他原本想要抬起的屁股顿时又换了个方向,改成了伸手拉起了醉鬼的动作。

    “兄弟怎么喝倒了,你家哪的啊?”

    他问道。

    “嗯...嗯...啊?我不下车...我哪都不下!晓悦在哪我下哪!”

    看来以及不省人事了。

    义斯平叹口气,一手抬着醉鬼离开了这里。

    远离了那一片人群,义斯平带着醉鬼左拐右拐来到了一处小路,让醉鬼靠坐在了路边。

    一手掀开醉鬼的外套,这叠厚厚的钞票便显露在他眼前。

    “啧啧啧,带着这么多钱还敢喝成这样,看你可怜,我就留你一条狗命了。”

    他一手抽出钞票,掂量掂量,大约有万把多块。

    一手扇动周围的酒气,他扭头便走。

    噗嗤——

    一把灰刀透心扎出。

    “都过去一年半了,你们还是这么穷啊?”

    琅仁一手捏着他的衣领,抽出魂刀后散去了异能,一如刚在对方对他的动作一样,把他靠坐在了路边。

    “你...你是...”

    “我是浪林啊。”

    琅仁很爽快的给了他答案后,拿走了自己的钱,将尸体留在了原地。

    他要找下一个受害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