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五十八章 不讲道理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我还是来一杯啤酒,他们自己选。”

    夜里下了班,琅仁坐在吧台边的椅子上,向里面的酒保点了酒。

    他不太会喝,即使前世在大学,室友拉他去喝也很少喝酒,最多一瓶啤的。在危楼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想打发他们走而已。

    “叮。”

    三人杯子一碰,琅仁轻轻抿上一口,淡淡的苦淳与麦香味让他皱着眉头,不过咽下去后就适应了许多,酒气从鼻腔冒了出来。

    “果然我还是不适合喝酒。”

    琅仁摇摇头,暗自咂舌。

    “诶?我想问问,你们为什么做这行啊?”

    莫慧喝下一口烈酒,脸色顿时就红润起来,随口问了一句,而且自己先说了起来。

    “我就是纯粹喜欢打架,偶尔打打黑拳,但是最近一次打黑拳被我爸妈发现了,毕业就把我送到老板娘这来做事了。”

    说罢他叹了口气。

    “你不喜欢这工作吗?”

    一旁田恩庭点的是果酒,他好像喜欢甜的。

    “哪有啊,只不过...唉,说不上来的感觉,这工作也还行,很安逸,但是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我还是更喜欢打黑拳那种搏命的感觉。”

    “我觉得很好了,我是不喜欢你说的搏命,我觉得保护好自己就行了,悄悄跟你们说啊,我就是因为不想去沿海,才来的这来,沿海那边现在不安稳,哪像这里,多舒适啊,做做日常任务,有假期有妹子,虽然我是打算单身来着,但是不妨碍我看妹子啊。”

    “你们倒是都有追求,我现在都不知道我在这里做什么。”

    琅仁听完他们的话,自嘲了一句,正准备同样感慨些人生哲理,突然一只手搭载了他的右臂上。

    琅仁顿时僵住。

    发现琅仁的异样,另外两个人看了看琅仁,发现他身边站着一个女人。

    “诶?易检察,您怎么就到了,不是说会晚点吗?”

    “坐坐坐,这个就是我们说的琅仁,这次他请客,唉您别说,真的这次任务全靠他...”

    易检察闻言细眉一挑,歪过头看着琅仁的侧脸。

    “琅仁?”

    薄唇微启,吐出两个字。

    “是...是我。”

    琅仁的伤处被对方捏在手里,只好承认,但是心里骂了身边两个二五仔一千遍了。

    “易检察,您...怎么来化桐了?”

    琅仁想把自己已经隐隐作痛的右臂抽出对方的禁锢,却被捏的更紧。

    对方肯定是不知道自己有伤的,琅仁又不想被她知道,所以只好忍住不再动弹。

    “哦?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不来怎么会这么幸运的撞见你呢?”

    易笑寒微笑着说道,但是却让琅仁心里捏了把汗。

    对方肯定会问洛泽悦的事情!

    喉结上下滑动,讪笑着不在说话。

    旁边两个人却是听的迷糊。

    “诶诶诶,琅仁,你...认识易检察啊?”

    莫慧眼睛都直了。

    上次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来找他,这次又是??

    听易检察的语气,好像还挺高兴的?

    “诶?那你上次拒绝的那个平胸姑娘,又是怎么回事啊?”

    你这话有本事当她面说。

    琅仁头都要气掉了。

    “平胸姑娘?怎么回事?”

    易笑寒听到这话有些疑惑,手还是扣着琅仁,问向另外两个人。

    “唉,您不知道,当初给他开庆功宴,中途有个姑娘来找他,那姑娘蛮漂亮的,跟他上去聊了一会,然后好像是哭着下来跑了,咱们觉得她除了那啥,都还不错,为什么琅哎哟......你踹我干什么?”

    莫慧根本没有领会到琅仁的眼神,说到后面被琅仁暗自蹬了一脚。

    你还问!?

    琅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一边的田恩庭就懂了。

    “你瞎凑活什么呢?人家这是修罗场,你家往里面加火......”

    他拉着莫慧低声说道,但是琅仁和易笑寒都听的清楚。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易笑寒似笑非笑,把他拽了起来。

    “大...大人,您听我狡辩...诶诶诶,别扯,我跟你走就是了。”

    琅仁感受着手臂上的剧痛,心知自己如果动手,左手刀可能打不过,身边两个更不能指望,这里还是老板娘的地方,打坏了可不只是赔钱那么简单。

    于是只好泄气的认怂了。

    杀了两个b级并没有让他膨胀,而且恰恰相反,他更加谨慎了。

    原本b级是拥有着绝对碾压c级的实力,就凭庄园里的随意一爪可以击飞他十多米,今天的一道裂缝可以让自己重伤。

    如果不是两个都被他使阴险的手段,那几个他都不够对方杀的。

    这就是问题,只要手段到位,即使自己实力碾压对方,还是有可能会丧命,而且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才是最可怕的。

    “不好意思,我要带他走一趟。”

    易笑寒冲田恩庭和莫慧点点头,带上垂头丧气的琅仁出了门。

    “您慢走...”

    两人不太清楚什么情况,但还是在心里祝琅仁好运。

    “洛泽悦死了,你怎么来了化桐?”

    跟着对方走了一段时间,附近的人已经有些少了,易笑寒突然出声问到。

    果然...

    琅仁有些无奈,沉默了一会。

    “不是带我去检察局审问吗?”

    “你又没犯事,为什么去局里?这是我个人想问的问题,没必要走公式。”

    “那如果我说...那个洛泽悦是我杀的呢?”

    易笑寒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看琅仁,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就凭你?也就一个月不见而已,就这么会吹了?”

    “确实是我杀的。”

    琅仁重复了一句,并没有前一句那样开玩笑的意思。

    “......你?”

    “我想先问问,你对战争是什么看法?”

    “怎么跨度这么大?”

    “不大,这二者有关系。”

    琅仁重新迈步,走在了易笑寒前头,她看着琅仁的背影,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跟在了他后头。

    “战争是冲突,是厮杀与牺牲,双方或多方都有自己立场,有利益没有对错,但是我不喜欢,所以我当了一位检察官。”

    琅仁听后没有说话,因为这在他的意料之中。

    记得她说过的一句话:“异能在人类手里,可不是用来自相残杀的。”

    “洛泽悦曾经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你和他好像没什么共同语言。”

    “她?我只觉得她就身在争端的中心,所以我不喜欢她。”

    “我觉得你可以喜欢她。”

    琅仁笑了笑,惹来一声轻哼。

    “但是即便如此,你们也算是同一阵营的了,对了,你对洛筝辉有什么看法?”

    “到底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

    易笑寒明显不爽了起来。

    “如果你真是那个凶手,我觉得现在应该带你去局里了。”

    她话音刚落,小碎步轻点一手准备扣住琅仁的右手。

    就在酒吧的时候,她就已经感受到琅仁手臂上裹一层厚厚的纱布了。

    但是琅仁也在提防他,垫步横跨同时转身,左手一掌抵住了易笑寒的手腕。

    “易检察,咱们为什么不能好好说呢?”

    “回去也能说,而且你不是自首吗?怎么又拘捕了?”

    “我这不是自首,我只是......”

    话还没说完,对方居然抢先出手,琅仁脸色微变,急忙后撤。

    ‘情况不太妙,这个女人有些不讲道理。’

    琅仁仅能用左手使出拜叩拳法,勉强接住对方几招攻势猛烈的拳头,急忙掉头就跑。

    “跑哪去?”

    易笑寒冷笑一声,追了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