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五十七章 问题到底多严重?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琅仁?”

    楼道里传来一声呼唤。

    “在呢。”

    琅仁回应。

    一个小脑袋探出来,就像野外出洞的小猎豹,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了两个一身血的人坐在一边,其中一个正是琅仁,然后小个子快步跑了过来。

    “熟人啊?你什么时候叫的?”

    “开打之前。”

    柏森没两下就到了琅仁身边,看见琅仁右臂少了一大变的血肉,二话不说从自己的空间中拿出了一瓶药剂,浇在了他的手臂伤。

    “嘶——”

    这痛感和受伤时候差不了多少,不过只有接触的一瞬间,之后便是温热麻麻的感觉。

    乔姜一看那瓶子,就暗叹是个大户人家。

    这药剂可是战备品,而且还是刚研发出没多久,这就直接一瓶到完了。

    “以后要还我的。”

    柏森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让隔壁乔姜喷了出来,惹得柏森还以为他伤的快死了。

    “诶别别别,我还不起,我这是轻伤,皮肉伤,没事没事。”

    乔姜急忙抬手制止柏森拧盖子的动作。

    “真的?”

    柏森得到肯定的回复后,把用过的没用过的两个瓶子都放回了空间仓库。

    随后问琅仁:“没有活口?”

    “没有,都死了,有几个还死的蛮远的,你把这些收起来,等我休息一下再带你去。”

    “你是头一个,让我的空间仓库堆尸的人。”

    柏森皮笑肉不笑的埋冤一句,随后去把尸体一个个丢进了空中荡漾的波纹里。

    别看他个子小,他也是个c级异能者,否则怎么端得起大号的脉冲步枪。

    看着那个收拾残局的人,乔姜皱着眉头,好像想起了什么。

    “那是柏家的柏森?”

    琅仁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这就认出来了?”

    “这特征已经很明显了,组织里任何一个c级以上的都记得这些人的特征。”

    琅仁知道他指的这些人是什么范围。

    “上次你跟我喝完咖啡之后,我觉得你说的概率太低了,所以第二天去找人,想多点帮手什么的,刚好他们那天就来了化桐,就拜托了他,谁知道今天这么顺利。”

    “这也叫顺利?这叫完美,好不好!谁知道你这崽子这么阴险,想得出这一招。”

    乔姜感慨的摇摇头,若是让他来,就只会用当初定好的两人硬刚这个b级了,谁知道让琅仁割个几刀,就直接划瞎了对方眼睛,废了八九分的实力。

    “哪里哪里,还是要归功你的演技,不愧是资深二五仔,琅某甘拜下风。”

    “少tm阴阳怪气,怎么演得过你,听说分部的人说,你也飙了一年的戏呢?”

    “那就多谢影帝赏脸,彼此彼此好吧。”

    琅仁也不否认,商业互吹。

    。。。。。。

    “回来了?这就是......你说的那个c级高端战力?”

    邢君昊看着被琅仁搀扶着的虚弱浑身是血的陌生人,有些不太相信。

    “对,就是他,念动力力量堪比b级,但是范围不大就是了,不过现在他有点虚弱,等他休息好了你就知道了。”

    琅仁点点头。

    “邢君昊?”

    而乔姜一眼就认出了这个长发飘飘,身上装饰多的花眼的骚气男人。

    “哟?认得我啊?那起码身份不是很低了,诶我说,琅仁你是二五仔就算了,怎么你的朋友也被带歪了?”

    “什么叫我是二五仔就算了?说的你好像不是一样?在座的哪个不是脱离了原组织的二五仔?”

    琅仁的话音刚落,空气一片寂静。

    “咱们难道不是志同道合的战友吗?哪能分什么你我呢?”

    一看情况不对,琅仁急忙补救加了一句。

    良久后...众人同时叹了口气。

    “唉...那这个人就先交给你们了,我得回去了。”

    琅仁把乔姜丢给了一边不说话的的蛮鸿正,手臂交给柏森包扎。

    “你们跟洛泽悦商量的怎么样了?”

    柏森想了想,没说话。

    琅仁奇怪的看向一边想抽烟,被邢君昊阻止没收了香烟盒的戚颂。

    发现琅仁在看自己,想了想刚在琅仁说了什么后,恍然大悟。

    “洛泽悦让我们自己选,柏森是觉得回去把傀儡暗杀,重新做自己,但是蛮鸿正不同意,因为即使外貌相同,他也不想动手杀瑞萌的傀儡,所以现在僵持在这里。”

    “不可能的。”

    琅仁直接一口否决了这个想法,突然手上的纱布一紧,让他痛呼了一声。

    “为什么?”

    柏森攥着纱布,看着琅仁的眼睛。

    “你...你松手!!哎哟....那个洛泽悦就是我杀的,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你有多大把握杀掉一个,受着重重保护的你自己?几十个c级护卫,还要面对你的自动炮塔,对方还单独配了b级护卫,再加上洛泽悦的死,检察局对此更加敏感,谁知道他们给这几个傀儡,加了多少暗兵守护,就等你去呢。”

    “那你不是也成功了吗?”

    “我那是有二五仔...咳咳,有邢君昊,和常老做内应,你有吗?你有这么被你信任,也相信你的人吗?有的话,你就不会就一个人在这。你看蛮鸿正都在这。”

    柏森听着琅仁的话,小脑袋渐渐垂下去,十分的沮丧。

    “但是,我担心我家里...”

    “唉...短期内不会有事,我们还有时间,检察局虽然介入了此事,但是同样,他们也在了检察局眼皮子底下,所以我觉得...你家里暂时不会有事,除非检查局都是他们的人。”

    琅仁叹了口气,缓缓安慰道。

    上午出门做任务,下午琅仁才回到了酒吧。

    把手臂上的纱布掩藏在袖子下,小心避开碰撞,琅仁上到了二楼。

    突然身后有风声,琅仁迅速把身一侧,右臂转到了前面,身后的手直接拍到了他的琵琶骨上,啪的一下震的发痛。

    “琅仁......怎么了?”

    莫慧原本满激动的,但是琅仁这个举动让他有些疑惑。

    琅仁摇摇头,表示没事。

    “现场都检查过了吗?”

    琅仁主动提起了禁药案的事情。

    “噢,人和禁药都带去了检察局,交给了一个暂时新来帮衬的检察官,人蛮漂亮的。”

    “那不就完事了吗,晚上我请你们喝酒啊,就在楼下成不。”

    “成啊,一会我告诉田恩庭,对了,那个检察官听听了我们的笔录口供,好像对你蛮有兴趣的,晚上她也会来。”

    “那...也行吧。”

    琅仁此时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