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十七章 战斗记忆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这个工具人也不问琅仁哪里不懂,将场景重新布板,再次杀了一趟流程,而琅仁继续跟着他飞檐走壁,

    而因为这是他的梦境,所以他根本不用花多大力气就可以跟上利用异能位移的汤瑞。

    直到对方演示了三遍,琅仁才终于从地理位置,行进路线,杀人顺序理解的对方入侵暗杀的思路。

    然后便是下一场刺杀,这次仅仅重复两遍后,琅仁懂了这次的暗杀思路。

    之后的场景模拟,琅仁已经可以实时理解对方的计划步骤,甚至开始预判下一步如何做。

    直到他完全掌握的对方的思路,这个工具人汤瑞才点点头,崩散成了漫天光电,融入了琅仁这具梦中的身体。

    这才算是真正了解完这一次的战斗记忆。

    “战斗记忆·暗杀,等级d,完全掌握,归入暗杀系,可随时复习。”

    “为什么我之前杀的两个人,没有战斗记忆呢?”

    琅仁看着这个写上一行目录的小卷轴收起后,卷轴上显示出暗杀两字,静静搁置在了意识海的角落后,问了一句。

    听到琅仁的疑问后,熟悉的残纸从伸出飘了出来。

    “对当时的我来说,他们算不上强者,也就只能算个前期精英小兵...”

    琅仁看完说明后,大概了解了。

    也就是要对于目前自己的水平,被击杀者的水平要高于自己一定程度,才能获得对方的最擅长的战斗记忆。

    这也是为什么琅仁只学了汤瑞熟练运用自己异能的暗杀方式,乃至他的战斗技巧都没有。

    虽然自己不会汤瑞的异能和入侵方式,但是了解了一个刺客的暗杀思路,琅仁自然会开始潜意识吸收自己可以利用的部分。

    战斗记忆不可能全是自己的,因为那是别人的风格和行事手段,这关系到一个人的性格,行为方式,和人格特点。

    琅仁要做的就是完全理解后,去其糟粕,留其精华,还要是适合自己的。

    这让琅仁又想起了游戏里,苇名流的教义。

    苇名流,没有死板的规定,只求取胜,仅以此为最高目标的剑法。

    即使是苇名一心在cg里戳别人脚板,还是芦苇荡里掏枪四连,从黄泉拉出鬼刑部的长枪,巴雷术,全都是这个剑圣(武器大师)的制胜手段。

    因为只有活着,才有资格被叫做剑圣。

    不愧是苇名流。

    “那么现在...技能点要怎么使用呢?”

    琅仁看向技能卷,三个技能点也算是丰厚,技能树是有一大篇都是闪烁着的可学习技能。

    而这次,琅仁没有去看剑法招式。

    他早就有了目标。

    “学习:看破,常时效果小幅度强化身体感官(视,闻,听,味,触)。可开启效果:忍者之眼,大幅度提高常时效果,随时间进度消耗神。熟练度:20%,提高熟练度减少神值消耗。(耗费2技能点)”

    “学习:垫步,常时效果小幅度提升身体韧带韧性和关节灵活度,主动使用消耗精值。熟练度:20%,提高熟练度减少消耗。(耗费1技能点)”

    好了,直接归零,不过换来的知识也没有让琅仁失望,反而超出了他的预计。

    看破居然自带忍者之眼效果,而附带的相关知识绝大部分都是关于预测物体运动轨迹,而且熟练度不像刀法那样要实战训练提升,自己只要在日常多用这个知识预测物体的运动轨迹,就可以坐到提升熟练度,直到自己把它融为自己的本能。

    垫步倒是中规中矩,自带知识是万金油步法,是要熟练度高,可以融和进任何战斗方式中。

    “忍者之眼太有用了,熟练度高了以后,就不会像上次那样,挡子弹全靠预测概率,对精神消耗极大。”

    琅仁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意识海。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鼻息间是另一种消毒水的味道,。

    保持身体不懂动,琅仁疲惫的看了看墙上的日期,发现自己已经睡到了晚上。

    然后和病床边的某双眼睛对上视线。

    “醒了啊?”

    “好像是。”

    琅仁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什么状态,看了看自己的个人面板,好在各项数值都在恢复,状态上显示缓慢恢复。

    “有点饿,是不是不能吃东西?”

    “对,营养液可以暂时维持你的消耗,所以也就肚子会难受点而已。”

    洛泽悦似乎很了解那种感受。

    “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现在手上两条人命了,检察们准备怎么处置我?”

    “不用担心,你也知道自己杀的是什么人,不过我好奇的是你,用的什么办法?”

    洛泽悦眼睛里有着发现某种罕见宝物时,那种好奇的眼神。

    “说了有好处吗?”

    琅仁认真的问道。

    “看你想要什么。”

    “我想尽快康复,越快越好。”

    琅仁毫不犹豫的说道。

    “可以。”

    得到满意的答复后,琅仁笑了笑,也毫不犹豫的把夜里在监察局里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对方。

    琅仁只说了当时的场景,也没有说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认为对方不可能猜不到原因。

    因为原本事情发生的就很快,琅仁没一会就说完了所有,说道自己晕了过去。

    洛泽悦听完后,沉吟不语。

    琅仁不太清楚对方在想什么,也就静静不说话。

    “按你说的,明天上午应该就可以痊愈了,好好休息吧。”

    洛泽悦不知想通了什么,丢下一句话后便离开了,随后没多久就是一群白大褂进了病房。

    全都是有治疗方面异能的医师。

    因为琅仁这个腹部的创伤,大部分截断的肠道难以痊愈,如果要迅速痊愈的话,那就要有一定数量的医师互相辅助了。

    “小姐,您吩咐的账单,已经送去了。”

    “那就再麻烦常老一趟,去让邢君昊做一把刀来。”

    “可是小姐,邢君昊他现在已经研制暴兵药剂到最后关头了,他可能抽不开身。”

    “让他自己想办法,告诉他我会加钱。”

    ......

    琅仁就感觉自己像是个小白鼠,被一大群医师七手八脚的捣鼓了一夜,在自己的肚子里翻来覆去,中途实在忍受不了自己逼迫自己睡了过去。

    好在第二天上午琅仁醒过来后,自己腹部的伤口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就只剩下了皮肤上的浅浅的伤口。

    乐呵呵的起身,突然被一副“地狱”画卷给震住了。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原来是忙活了一夜的医师们,累瘫过去,直接席地而睡了。

    “唉,对不住,辛苦各位了。”

    琅仁轻轻抱歉一身,换上了旁边明显给自己准备的新衣服后,出了病房。

    “大小姐让您醒来后,去一趟她的书房。”

    谢过传话的人,琅仁悠哉悠哉的来到书房,发现里面已经有人在和洛泽悦谈话了。

    “我来的是时候吗?”

    琅仁正巧从门缝探头出来,见里面洛泽悦正在和一个青年说话被自己打断,不禁有些尴尬的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