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十五章 只狼假寐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当当当——

    合金门被敲的声音打断了琅仁的思考,抬起头,是个不认识的检察官。

    “嘿嘿嘿,别磨了,吃饭吃饭。”

    琅仁抬头看着这个检察官,伸出两个手指。

    “我想再要一份,而且以后每一餐都是要两份。”

    检察官有些无语的看着他。

    真就骗吃骗喝是吧?

    “行,你先吃着吧,我去给你拿,以后都两份是吧。”

    琅仁接过饭盒,打开一看还是荤素搭配,香气扑鼻。

    “这伙食这么好啊?要不然以后常来坐坐?”

    琅仁掰开粘连的餐具,大口吃了起来。

    没一会,他的另一盒饭就被送来了,不过,是易笑寒送来的。

    琅仁瞥了她一眼,默不作声继续吃着饭,但是对方放下了盒饭后,拿了一匹椅子过来,将椅子反过来靠着墙,跨坐在上面,趴在靠背上,就那样带着一点审视的眼光看着琅仁,也不说话。

    就是单纯的观察他。

    琅仁不知道对方搞什么名堂,但是他预测的是接下来时时刻刻都有可能有危险,他必须保持精神敏感,体力充沛。

    看门的没有因为有易笑寒就离开了,反而是不是会探头看向这里。

    他怕易检察会一时想不开,暴打里面关着的浪林。

    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只不过当时那个灰暗地带的人太嚣张了,谁都想揍他,只不过对方还有点用处,他们不好动手。

    然后就是易笑寒冲上了扣押车打了他一顿,直接进了重症病房。

    可问题是这次只是个普通人啊,这个c级要是多下点力,这个浪林不死也要残。

    万一里面情况不对,他就准备叫代管事来了。

    不过左等右等,这次的易检察好像不打算动手,就坐在那干看着浪林磨铁。

    奇怪的场面就这样到下午。

    “您有什么事吗?”

    琅仁停下手里的活,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对方。

    琅仁还只是个初来乍到的大学生,有个年龄相仿的女生一直盯着他好几个小时,心里怪别扭的。

    “我觉得......”

    易笑寒盯着琅仁的眼睛,慢慢开口:“你不是浪林。”

    琅仁没有意外,神情不变:“你说的对,他已经死了。”

    见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慌张,神色自若的回答,易笑寒反倒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猜想了。

    对方如果用了某种能力成为浪林的话,为什么自己揭穿他他完全没有精神波动?

    “在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那个浪林就已经死了,丝毫不剩。”

    琅仁知道对方的想法动摇了,又加了一句模糊不清的描述。

    “你是负面人格?”

    易笑寒闻言突然转过弯来,发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一切都说得过去了。

    原本她的想法是对方是有易容能力的人,但是那也的话有很多地方说不通。

    “什么叫负面人格?他是浪林,我也是浪林,凭什么我就是负面人格了?”

    琅仁假装嗤笑一声,心知已经够了,便不再说话。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易笑寒若有所思的离开了看守间。

    琅仁也依旧默不作声的磨着铁。

    直到第二天凌晨,月光从小窗户里投射进来,印在琅仁面前不远。

    接近20的神值让他对外加有了模模糊糊的感应,所以他之前在审讯室才能察觉到有人想影响他的心智。

    现在有“东西”进来了。

    对方比他想象的更加没有耐心,得知他拘留三天的消息直接第二天凌晨就来了。

    “急着回去领赏吗?”

    琅仁依旧背靠着墙角坐着假寐,让自己只有一面迎敌。

    但是没一会,感应就消失了。

    “只是观察环境吗?明天再来?”

    琅仁不禁疑惑起来。

    但是静等了一会,确实不再有感觉,琅仁只好作罢。

    而此时,外面的门开了。

    “咔——咔嚓”

    门被关上,脚步声不紧不慢的接近。

    “这个时间还有人探班?”琅仁双手被拷着放在身前,假寐姿势一动不动,磨刀石就放在面前不远,也没有收拾。

    脚步声停了下来,就在他的牢房门口,但是琅仁等了几秒,发现对方就站着不动了。

    “搞什么鬼?别人睡觉你也喜欢看,莫不是个傻子吧?”

    心知对方今夜不一定就放弃刺杀,琅仁对这个探班的检察官有些焦躁。

    对方站在这里,那么那个汤瑞就不一定会来了。

    等等...

    不,不对!

    琅仁突然念头一闪。

    对方来了!

    猛然间抬头,却直接对上了一双细细端详到眼睛。

    两者之间不过十几公分的距离。

    汤瑞居然已经进来了!

    门外哪有什么探班,开门关门的就是正大光明进来的d级杀手。

    “你没睡啊?”

    汤瑞似笑非笑的悄声问道。

    琅仁十分紧张,张嘴准备喊人。

    “嘘——”

    随着对方把手指放在嘴前,琅仁感应到一股势均力敌的精神力从背后渗入,但是他没有反抗,任由其影响了自己的心智。

    琅仁已经开不了口了,他已经被对方的影子渗入了自己的影子,控制住了自己的嘴部。

    “他只能控制一个一个动作信号...”琅仁微微感应着。

    “网上那么多你杀人后的视频,我看你问了李眀量几个问题,应该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

    李明量就是那个紫衣男子。

    汤瑞就这么随意的站在琅仁面前问道,这时琅仁才发现,对方身上穿的,正是门口站岗检察官的衣服。

    所以刚才并不是他离开了,而是直接去了外面把收班的给解决了,然后大摇大摆的来解决自己。

    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光明正大杀组员的事情,对方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看见琅仁不可置信的神色,知道对方已经懂了自己穿这身衣服的意义,于是放开了对琅仁嘴部的控制。

    “所以,你想怎么杀我。”

    知道叫喊无用的琅仁,不再尝试这个想法,这让对方很满意。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反杀李明量的?就算你潜伏在我们内部七年,装作人畜无害,可我还是想知道,你是怎么破掉他的伏击的?”

    汤瑞了解组里大部分人的作案风格,李明量也不例外,他最喜欢把目标的退路堵住,然后看着目标毫不知情的身死,或者无可奈何的中计。

    虽然他接的任务都是低级任务,可是在低级组员李,他的成绩已经非常优异了。

    所以得知浪林杀了李明量时,他一口茶喷了出来。

    “你知道了会放过我?”琅仁畏惧的看着他。

    这眼神很让汤瑞舒服。

    “不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