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七章 我就不该去买这块表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洛泽悦带着向他致歉点头的常老,离开了这里。

    琅仁在走廊目送他们离开,开始收拾房间,把东西都丢进楼下的垃圾箱里,再躺回床上。

    他刚才的说法确实漏洞百出,很多的真实性都值得怀疑。

    但是这张一摸一样的脸就让这些谎言有了真实性,再加上那件衣服,证明的是浪林必死。

    而琅仁长得这么一致,除了孪生兄弟,也没什么其他解释合适了。

    再加上对方心态上的波动,于是就这么惊险的平安度过了。

    琅仁一遍遍回想,心想在当时有没有更好的对应方案,不知不觉间就陷入了沉睡。

    洛泽悦这边已经上了私家车,坐在后排座位上,略有悲哀的看着窗外,又看了一眼作为另一边的血衣还有铁刀。

    心口莫名的烦闷:两天不见,可怜虫就这么死了。

    “大小姐,只是一个孤儿,不用放在心上。”

    “有什么话直接说吧。”

    “是,那个琅仁的话,老夫觉得并不全是真话。”

    常老坐在副驾驶,慢慢说道。

    “没事,有这些就够了,今后他若是有其他动作想法,再杀了也不迟。”

    第二天清早,琅仁离开了这个公寓楼,发现楼下已经来专车接了。

    “小伙子,晚上休息的还好吧?先上车吧。”

    车窗拉下,原来是昨天打过他的老人。

    “还好,只是您老打得手腕还疼。”

    琅仁笑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我是小姐身边的管事,你可以叫我常老,哎,年纪大了,收不太住力道,你也别见怪,来,这个贴手腕上会好一些。”

    “哪的话,以后我也是大小姐门下了,以后办事如果哪里做错了,您老该责罚还是责罚。”

    琅仁谦逊的说道,接过一片药膏贴在了手腕上。

    一路上两人就像长辈晚辈一样唠家常,琅仁也有问必答,反正自己的人设也是孤儿,从浪林的记忆力随便挑一下出来应付就行了。

    直到车停在洛家后门,常老才说起正事。

    “记得昨天小姐的话吗?”

    “记得。”

    “很好,跟我去见大小姐吧。”

    琅仁点头应是,一声不发的跟在常老身后,身边偶尔会有穿着女仆长裙装扮的仆人路过,惹得琅仁经常用好奇的眼光打量她们。

    “大小姐,人带到了。”

    七拐八拐常老终于带琅仁来到了一间房间外。

    “行吧,让他进来,摆脱常老您去取一下东西了。”

    里面传来琅仁耳熟的清冷声音,常老替琅仁打开门示意请进。

    “谢谢。”

    琅仁进去后,看着四周整齐摆好在书架上的书籍,心里琢磨这一个是洛泽悦的书房吧,也不知道上面的书她看过几本。

    听说有钱人的书房其实都是摆来看的。

    “我昨晚想了想,你和你弟弟长相体型都相差无几,不如接下来就让你扮演浪林,所以我给你办好了新的身份证明,今天开始就用你弟弟的身份,重新回学院。”

    洛泽悦眼睛没有看琅仁,而是一直盯着手里的小册子,琅仁也不知道她在看些什么。

    “大小姐,你也知道,我毕竟不是浪林,仅仅是长得像而性格不像,很容易被看出来的。”

    “这就是让你解决的第一个问题,要么让别人适应新的浪林,要么就努力装作浪林,用什么方法随你,另外一个就是,以后有传唤的时候,随叫随到,别又像昨天见我就跑。”

    “...昨天那是逃命,以后保证随叫随到。”

    “行,以后明面上,你我是同学关系,在外自己注意点,我允许你叫我名字,好,常老应该在外面等你了,领你的东西去准备,七点四十到正门口,不要让我等。”

    琅仁走出书房后,发现常老真的就在门口等着了,手里捧着一个小箱子。

    “琅小子,这些是你以后的私人物品了,身份证眀记得要带在身上,走吧,带你去认识一下你的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

    听到这里,琅仁内心不禁叹了口气:有钱是真的牛批。

    换上学院服,琅仁思考片刻还是选择别上木刀在腰间,发现时间快要赶不上后,匆忙拿起桌子上准备好的早点跑了出去。

    “真的是让人头大,在学校读书被砸穿越,然后在异世界还要被迫上学,我这么这么难啊?”

    琅仁啃着手里的三明治,发现还蛮合胃口的,再美滋滋喝上一口奶,感觉胃舒服多了,让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你和你弟弟失散多久了?”

    走在琅仁身边的洛大小姐“好奇”的问道。

    原本琅仁是想唯唯诺诺的跟在她后面,但是大小姐又强调了一边在外是同学关系,让琅仁硬着头皮站到她身边并排走,看上去更像一点。

    “十四年,我们爸爸妈妈去世后,他和我被孤儿院收养,没多久我就被领养了,只不过也是运气不好,养父母家虽然富裕,但是也有个公主脾气的女儿,我呆了三年后实在忍受不了,自己偷跑了出来,自己就在外面混。”

    琅仁仿佛也意识到什么,不禁有些落寞的低声说道:“不过即使是流浪,也远比我那弟弟要幸运的多的多...”

    “好了,到这吧,你现在是浪林。”

    “是。”

    于是一路上开始了诡异的沉默,琅仁实在怕说多了谎言到时候自己哪里有漏洞都不知道。

    洛泽悦不主动开口,琅仁也决定打死不开口。

    ————————————

    然而洛泽悦不再多问了,琅仁这天过的还是非常的难受。

    到了学院里,同学各个都以为他遭遇了什么事情从而导致性格大变,有的告诉他节哀顺变,有的又跟他说一切都会过去。

    琅仁当时听了也是一头雾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好不容易打发完同学,还有老师要应付,琅仁一边翻这浪林的回忆一边整着一大堆谎言,直到他自己都快分不清自己是谁了。

    中午想躲起来一个人吃个饭,也还有人聚到身边拉关系。

    这莫名其妙的人际关系搞得琅仁头都要炸了。

    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就不应该去买这块破腕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