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六章 谎言对决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随便吃完快餐当作晚饭,心里盘算着要搬走的东西里有多少可以丢掉,踏上四楼的走廊,走廊最深处的房间便是他浪林的公寓间,但是。。。

    在他那即将不属于自己的的公寓门前,站着一位长发及腰的妙龄少女,身边还站着一位穿着古衣的老者。

    是洛泽悦!

    她居然亲自来找他了?也就是说仅仅没回头的一个反应就让他被怀疑了?

    琅仁当然想不到那四个铁憨憨真的会大庭广众的躺在地上那么久,因为他还是低估了他们不要脸的程度。

    就在这一瞬间,琅仁转头就跑。

    “常老,留下他。”

    “是。”

    话音还没落下,常老已经失去了踪影,一秒内脚尖三次点地越过二十米的距离,直接扑到了琅仁身后。

    琅仁现在慌的一批,心里不确定对方会不会直接出手把他打个半死再带回去问话,咬牙间只能转身抽刀。

    登鲤!

    咚-

    木刀刀身接触老者手掌前显现的虎爪,忍住手腕的剧痛以巧力收放,在接下撞击后的一瞬间施力咚的一声将左面的虎掌弹开。

    但是不能停,还有右边!

    左掌按住疼痛的右腕,勉强迎上虎掌,但是碰撞的时右腕的疼痛刹那间抵达顶点,木刀直接被一掌打的脱手而出,人都顺势被巨力击飞出去,撞在楼梯间回转的墙壁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巨力差点让琅仁差点把晚饭吐出来。

    “好!有戏。”

    琅仁将右腕缩在胸口,避免落地再次受伤,扑到在地后立刻爬向楼下,只要借助滚下去的势能,他就能在楼下过道上站起来。

    但还是常老的速度更快一些,在琅仁扑倒在地后就已经一手拽住了他的后领,就像领着一只奶狗,还顺手拿起了他的木刀。

    “请我进去坐坐?”

    洛泽悦双手环胸,看着被扔在地上死狗一样的琅仁。

    “有别的选择吗?”

    琅仁捂着手腕,坐在地上仰头望着她。

    “你老师教你用问句回答问句?”

    你不也是!

    琅仁起身,左手别扭的在有口袋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请。。请进。”

    客厅就是卧室的小公寓里进了三个人,还是有点挤的。

    琅仁醒来之后,喝完吃完的包装袋就丢在地上,被子也乱糟糟的。

    “不好意思,有点乱,随便坐。”

    琅仁连忙把椅子拖过来,给这个高冷的氏族大小姐坐。

    “你不是浪林?那浪林呢?被你们组织调走了?”

    洛泽悦看着这个男孩,和那个懦弱的脸一摸一样,只不过发型不一样,眼睛里也没有那个本能的恐惧。

    真真正正的另外一个人。

    “希望大小姐先告诉我,为什么要关心他,你明明知道他的目的。”

    琅仁低着头看着地板,心里盘算着怎么蒙混过关。

    “我很少可怜一个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是因果,但是他的懦弱,是过于纯粹的害怕,我也只是想让他感受到一点世界的善意。”

    “只是因为这个?”

    “我有骗你的必要?”

    琅仁看看一旁静气的老人,自嘲一笑:“也是。”

    “很可惜,他死了。”

    琅仁说完这三个字,房间温度顿时下降,并不是来自心理伤的压力。

    而是真实的物理降温。

    “你做的?为了顶替他?”

    “停,停一下,不是我,我顶替不了他,我给他报仇了。”不是谎话。

    洛泽悦举起的右手停顿下来。

    “浪林,正如你所说,5岁双亲去世有了自闭症,在孤儿院也是一个人,总是被欺负,没有朋友,到了组织七年,每天都是打骂欺凌。。。”

    琅仁慢慢说道,突然语气变得强硬。

    “是你,在他离开了那个地狱之后,你让他感受到了温暖,不管是一块肉,一句话,你的关心他确切感受到了,所以他喜欢上了你,所以他告诉上级他不做了,于是他挨了一巴掌,被一剑穿心钉在了地上,死前还不甘的握住刀刃。”

    “。。。你怎么知道?”

    “我。。是他失散的孪生哥哥,在组织里相遇没几天,他就被调来这里,他死的时候,我轻眼看着的。”

    “那你是怎么给他报仇的?你叛出了你的组织?”

    “对,他也是我最后的亲人,他比我活得更痛苦,所以我本想和他一起好好生活,但是没想到这一切来的太快......所以我隐蔽了气息,从凶手背后,杀了他。”

    “尸体呢?”

    “被腐蚀成了骨炭。”

    洛泽悦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沉默不语。

    老人一直闭着眼也不说话,似乎除了又吩咐,一切都和他无关。

    琅仁也就不敢继续说话,因为现在生死就在这时见分晓。

    是的,琅仁在利用对方的愧疚,对方听到浪林死的原因,一定会有所愧疚,而自己替他报了仇,说明自己对这个可怜人也不坏,自己可以不是好人,但是没有践踏对方施舍出去的怜悯。

    只过了十来秒,这位氏族大小姐就平复好了心态。

    “证据,让我相信你。”

    琅仁闻言假装愣住。

    “怎么?没有证据?”

    洛泽悦平静的眼睛眯起来,溢出了杀气。

    “有,我...本来想留着给自己念想的。”

    琅仁暗暗庆幸还没来得及丢掉那件被刺穿的白衬衫。

    “你看看吧。”

    白衬衫上的血已经风干变色,但是血腥味依旧浓郁。

    洛泽悦站起来,双手接过,慢慢展开。

    这是她在某一次购物的时候,随手取下的一件衬衣,都没有管它合不合适,送给了浪林,她只记得这个衣服的心口有朵绽开的花。

    血迹浸透了整个衬衫的背面,后心处有一个刀口破洞,前面的左半边绽开的花也被分割,对应了一个破口,证明了一个生命的消失,连同她的怜悯。

    琅仁看着她,心想得再加一点砝码。

    “还有这个。”

    琅仁又取出了那把二尺刀。

    没有刀鞘,上面的血也是干涸。

    当看到刀身可以恰好的穿过这两个破洞后,她终于叹了口气。

    看着琅仁,那张脸又让她想起那个总是皱着眉头,但是见到她却会抿嘴一笑以示友好的可怜虫。

    “你...一个普通人,杀了上司,想必会被追杀到死的那天吧?后悔吗?”

    “没什么后悔的,我尊从内心的指引,弟弟死的时候,我愤怒,为他报仇,这就是我内心的指引,死,也不过是再去见他...但是我还不能死。”

    琅仁直视洛泽悦的眼睛:“我得连同他的意志,活下去。”

    这也侧面解释了他为什么见到洛泽悦就要跑。

    “你叫什么名字?”

    “琅仁。”

    “好,常老。”

    “在。”常老微微俯首。

    “琅仁刚才用刀接下你的攻击?”

    常老自认懂得大小姐的意思,更何况琅仁以一己之力抵挡他的一击猛虎下山式,即使他这一招只有三分力,那也是了不得。

    “颇有潜力,老夫枉自猜测,多加练习,a级有望。”

    洛泽悦有些惊讶的打量这个可怜人的孪生哥哥。

    “好,编收吧。”

    洛泽悦转身走到门口,突然停住。

    “从今以后好好提升自己,给你弟弟报仇,你的仇还没完,直到你灭完你那什么狗屁组织为止,不能让人践踏我的意志!”

    “这就是你今后的任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