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二章 护命呼吸·阳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我这么都植物人了,还想着死字怎么写?

    “要么回生要么死,给条路吧!”

    琅仁把心一横。

    就仿佛回应他的想法,漆黑的意识海顿时白皙光亮起来,琅仁也逐渐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

    但是胸口的剧痛依旧存在,疼的他喘不过气来。

    颤抖着眼皮,意识回归肉体,耳边传来奇怪的声音,像是什么人在说话,语言完全听不懂。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琅仁发现自己渐渐听懂一些,什么已经灭口,人员指派,卧底设立?

    什么玩意?

    这一刻,琅仁莫名想起了那个压盖整片天空的小行星,砸中他的陨石,植物人,死,听不懂又听得懂的语言......

    他头皮顿时发麻。

    他是21世纪新生代青年,小说看的不算多,但是也不少,尤其兴盛不衰穿越流。

    现在不是穿越的,都对不起主角这个身份。

    一连串的思绪闪过,琅仁咬咬牙,微微睁开眼睛。

    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柄染血的刀刺穿了自己的胸口,护手上的血珠刚刚凝固,而自己右手沾满了鲜血,握着留在胸口外面的刀身。

    这具身体的主人似乎死前还很不甘心。

    身体没有动作,眼珠瞳孔扩大一些,转动看向远一点的地方,那边似乎有个黑衣人影背对着这边,说话的声音就是从那边传来的。

    眼睛缓缓扫过周围,琅仁重新闭上眼睛,开始整理思绪。

    “咚——世界认知开始——”

    “认知结束,耗时3秒。”

    “个人模板加载...”

    “技能模板加载...技能模板规则冲突,正在重制...重制完成,加载成功。”

    “商店模板...警告!商店模板缺失!商店模板跳过—”

    一连串的鼓声响起,琅仁惊讶的发现,脑海里出现了一张卷轴,上面就像有根无形的毛笔,飞速的写下几行汉字,速度居然比他看小说磨练多年的速度还快。

    卷轴在琅仁的意识海中收起,又重新打开,上面的字已经发生了变化:

    姓名:琅仁

    状态:濒死(回生)

    精(力量):3/10

    气(体力):2/10

    神(精神):8/15

    存储经验:0/10

    转化技能点:0

    回生次:0/3

    琅仁心中一动,出现第二张卷轴铺开,上面却是画着五个技能树,顶上写着《苇名流-无心流》

    这是苇名一心用一生写下的血战历史。

    “照着架势,我是得到了只狼系统?”

    反正他现在好像已经“死”了,那个杀手也还没走。

    琅仁详细看了看技能树,发现已经有两个点亮的技能。

    护命呼吸·阳:习得常时效果,成功杀死对方时,恢复气一点。

    屏息:习得常时效果,可抑制隐蔽时的气息,变得不容易被敌人发现。

    “太扣了!”

    琅仁怒斥一声:这是人干的事吗?

    自己胸口上都插着刀呢,就给自己这两个被动技能?

    很明显是要自己去杀了那个黑衣人,恢复自己的伤势。

    “嗯?”

    黑衣人突然感觉到了什么,收回看向城市楼宇的目光,转头疑惑的看了看那个被自己钉在地上的尸体,发现并没有异样。

    自己敏感了?

    嗤笑一声仿佛嘲笑自己怕一个死人,继续听着上司的通讯。

    “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

    手腕上的通讯器里,沙哑的声音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大人,看到路边一只狗在被打,快断气了”

    “这没什么好笑的,现在就是这样的世道,明面上风光的不行,其实人人都是那只被打的狗,而且自己都不知道。”

    “是!这就是我效忠的理由。”

    “好,就这样,既然那个叛徒想叛变,那就全尸都不用留了,喂了那只狗吧。”

    挂断通讯,戴着黑衣兜帽的男人,笑了笑,抽出一管试剂。

    “兄弟,别怪我,都为组织效力,你居然被一个女人迷的神魂颠倒,还想退出?,还是不把你喂狗了,将来投胎,下辈子要懂得听上司的话。”

    但是这天台上为什么有两个影子?

    突然,一只沾满血的手从左肩伸过来捂着他的嘴......

    ————————————————

    琅仁右手保持这握着刀刃的动作,眼睛盯着黑衣人的背影,手里轻轻用了向上拔,但是剧烈的疼痛让他手臂发抖,如果不是他现在动用了屏息效果强忍,他早就喊了出来。

    一个普通大学校哪受过这样的哭,记忆里最疼的痛就是小时候老爹的皮带抽到身上的感觉。

    一见黑衣人兜帽微动,琅仁立即闭上眼睛装死。

    过了一会有传来交谈的声音,琅仁心里发狠,直接左手同样握在刀身上,咬着牙狠命抽出插心脏上的长刀。

    长痛不如短痛!

    金属摩擦着心肌,琅仁脸色铁青。

    直到完全抽出这把二尺长刀,琅仁握着它,有了一点底气,起身慢慢走过去,不敢发出声音,直到站在对方身后,听完他的话。

    憋足蛮力的琅仁出手死命捂住对面的嘴往左边掰,让右边脖子的面积更大一些。

    他怕自己差错的位置,再被反杀,那自己就真的魂归西去

    手里的二尺长刀倒卧举起,城市的霓虹光照射在上面,斑驳的血迹映入黑衣人震惊的眼里,简单,又坚定的刺进了黑衣,肌肤,动脉,直达心脏。

    “噗——”

    猩红血液喷涌而出高达一尺,滚烫的溅在琅仁冰冷的身体上。

    “嗬—”

    松开嘴里喷着无意义气息的将死之人,琅仁感受到胸口心脏的伤势已经开始慢慢愈合,只不过速度有点慢。

    “不能像游戏里那样直接回血...”

    他的个人属性代表着体力的气,却是已经恢复了一点,他也发现手里也又渐渐有了力气。

    看来体力是最明显的恢复,体力又和身体的好坏有关,所以伤势同样也会受到作用。

    为了更快的恢复,琅仁跌坐在地上,看着对方的尸体下的血液逐渐滩开,直到不在变化。

    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空依旧是漆黑的,天台上始终没有人来,他也暂时得到了安全。

    心脏的伤口已经复合,渐渐跳动起来,快要凝结却尚有余温的血液重新流淌起来。

    琅仁再看看人物面板,状态已经变成了极度虚弱,也没有了回生的提示。

    命保住了,可以善后了。

    琅仁上前反转尸体,看到对方手里的玻璃管。

    “这就是毁尸灭迹的东西?”

    琅仁将玻璃管拿在手里看了看,发现上面还有简短的说明书。

    “仅对肉体,小心溅射!”

    不认识,却看得懂,却是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仅对肉体的话,琅仁只好动手扒去对方的衣服......

    惊异的看着面前的一滩碳化粉末,琅仁都怀疑自己到了什么魔幻世界了。

    “那现在怎么办?”

    琅仁愣住了,他现在该去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