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有只狼剑圣系统 第一章 死!!

时间:2022-01-15作者:败寒

    “叮——叮——铛!”

    “诶!识破!好!接一字斩啊。”

    琅仁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看着屏幕上咚叮一声,冒出一个大大的:

    死!

    手里的精英手柄顿时就不香了。

    “唉,我就说吧,识破之后一心有个大硬直,你应该接一字二连清躯干的。”

    “要我说,你应该老早把飞雪用上,这样前期耗他血线,后期躯干就好打了。”

    身后围观的室友一下子嘲讽起来,巴拉巴拉一顿事后诸葛。

    琅仁咂舌,看了看时间,把电脑关了,随口说了句去吃饭。

    “看看,这就是买只狼的代价,只能去食堂了,等等,帮我带一份。”

    “还有我。”

    “我也要,一哭嗖,sekiro。”

    琅仁本来打了一天全盛的苇名一心都不知道看了几十遍的死字,心中压抑的不行,这群狗贼还冷嘲热讽。

    “你们买鬼泣就不吃土吗?不还是要我带饭。”

    脸色阴沉,一步步走出宿舍楼。

    路过看门的大爷,大爷正带着老花镜,看着手里的报纸。

    大爷每天都会看报纸,学生们都劝他买部便宜点的大屏手机,能省下好几年的报纸钱。

    大爷总是笑着说用不来高科技,而且眼睛也看不清,手里拿着纸也才有感觉。

    “大爷,今天有什么新闻啊?”

    想来除了吃饭也没什么事,琅仁坐在了大爷长板凳的另一边来搭话。

    大爷蛮幽默的,常常有学生和他侃大山,上从天文下到地理家长里短无一不谈,即使的不太懂的事情,大爷也乐意听这些年轻小伙说。

    “今天啊?也没什么大事啊?你们年轻人感兴趣的,可能就是有个星星要经过咱们头上。”

    “星星?流星吗?”

    “不太清楚,报纸上就只提了一句。”

    “噢,谢谢大爷,如果是晚上的话,我就能向上天许个愿了。”

    琅仁道别了大爷,掏出手机开始搜索流星关键词,看看具体什么时间。

    但是边走边搜索,他发现根本就没有今天有流星的消息。

    “大爷看花眼了?”

    琅仁挠挠头,也不在意,本来就是出来散心的,不纠结。

    食堂的饭菜始终不好吃,大妈还都是抖帝,一餐饭索然无味。

    但琅仁还是带了三份给室友。

    怎么能只让自己一个人受苦呢?琅仁还特意给他们挑了不怎么好吃的菜。

    提前洗完澡,转换了一下心情,琅仁又开始学习死字怎么写。

    火红的夕阳完全没入地平线,夜晚到来,琅仁的寝室里还在:

    “叮——叮——铛!”

    识破!

    狼在他的控制下,手里的楔丸顽强的格挡下剑圣一心的刀枪乱舞,一脚踩住突刺过来的长枪,却被一心抽回。

    此时一心的躯干条已经橙的发红,就差最后一点!

    绝技·不死斩!

    最后几张纸人就是流到这个时候用的!

    最后,跪坐在飘荡的芦苇丛里,一心大喝一声。

    “动手吧!sekiro!”

    木楞着看着只狼高高扬起血红的不死斩,用尽浑身力气,为苇名一心介错。

    琅仁不但没有那种通关后的喜悦兴奋,反而胸口闷的慌,感觉连气都喘不过来,连忙丢下精英手柄让它代打,琅仁自己冲到了阳台。

    好不容易喘上口气,琅仁才发现自己是在遗憾。

    他相比为主公拼上命屠杀四方的狼,琅仁其实更喜欢这个最终boss一点。

    掏出手机,11:28。

    “这么晚了,我又看了多少遍死字?”

    琅仁深吸一口气,化为一口长叹,准备睡觉,结束这一天。

    突然间,天空的远处出现了一点亮光。

    “是流星?大爷没看花眼?”

    琅仁停下转身的动作,重新趴在阳台围栏上,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点亮光。

    但是....好像不是流星。

    那个亮光越来越大,最后覆盖了整片天空!

    琅仁在上面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坑洞,让他想起网上月球的照片。

    那是陨石坑。

    这是一个无比巨大的陨石!或者直接叫它小行星都不过分。

    但是琅仁没有发现,没一个人能像他一样看到这个小行星。

    直到这个小行星渐渐消失在夜空中,琅仁才回过神来。

    他都震惊到忘了叫舍友来看了。

    “喂——”

    琅仁反过头,声音还没发出一半。

    一个巨大的呼啸声掩盖了他的声音,一个脸盆大的陨石径直砸向站在阳台上的琅仁。

    这一刻,琅仁什么都忘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呼啸声散去,舍友才反应过来,刚刚琅仁好像在阳台发出了声音。

    “琅仁?”

    喊了几遍都没人回应。

    “卧槽?不会掉下去了吧?这里六楼啊。”

    室友匆忙跳下床铺,赤着脚跑去阳台。

    “琅仁!琅仁!??”

    阳台上一片寂静,探出头看向楼下,但是昏暗的路灯照不到楼下,他也看不清琅仁在哪。

    “快快快别睡了,琅仁掉下楼了!”

    一时间乱了套,几个人光着膀子赤着脚奔下楼去。

    但是也没找到琅仁。

    “你不是说琅仁掉下来了吗?人呢?寻我们开心?”

    “不...不可能,我听到他在阳台上喊我们...”

    “他之前却是是跑去阳台了,但是阳台上没见他人。”

    终于,有个室友问了一句:

    “你们找谁啊?”

    “你睡脑残了?我们舍友啊?琅...”

    琅什么?

    什么?

    谁?

    舍友们挠挠头,忘了自己来做什么。

    “你们大半夜光着身子在这干嘛?还大吼大叫的,别人不要睡觉啦!”

    大爷拿着手电筒照着他们,怒斥两句。

    “对不起大爷,我们......”

    “我们好像是掉东西了,下来找的,找不着。”

    “没找到就上去,明天在找。”

    三个舍友乖乖上了楼,一路纳闷自己下去干什么?

    进了寝室,各自上床,关下灯。

    唯有一处无人的床铺,电脑屏幕依旧亮着,但是被所有人无视了,就像不存在。

    。。。。。。

    胸口!!

    胸口好痛!!

    琅仁意识沉浸在一片漆黑之中,只记得一个硕大的东西砸在了他身上,意识都被撞散了。

    意识再次有了知觉,琅仁就觉得胸口剧痛难忍,想张嘴痛呼,却感觉不到嘴的存在。

    难不成我成植物人了?

    琅仁心头一惊,意识疯狂挣扎起来。

    他可不希望这辈子永远躺在病床是被照顾,那样他宁愿去死,不会拖累任何人。

    “咚——”

    巨大的鼓声在意识海里回荡,震的琅仁一阵头晕目眩。

    一个硕大猩红的死字出现在意识中。

    “这...?”

    琅仁这时候的反应就像美人鱼里的邓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