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逆九重天 第43章 拳头,便是最大的道理

时间:2022-01-15作者:云出东方

    百兽山脉之外,七位楼主,与药老对峙。

    莫缺说李长风出手暗害,却只是一面之词。

    但莫缺对李长风这个师长出手,却是有目共睹,大逆不道。

    他们抓住这一点,不是为了帮李长风,而是要坐实莫缺欺师灭祖之名!

    “一面之词?”药老白发飞扬,冷冷一笑,“你们当真以为,你们背后所做的那些动作,我都不知?”

    七位楼主同时色变。

    不过,他们仍有底气,只因赐给弟子灵剑,乃是合理之举,那些弟子对莫缺出手,也仍在弟子之争的范围之内。

    至于让剑楼七星出手,那也能算是弟子间的不和冲突。

    只要他们没有亲自出手,或是做得太过分,这一切都可算为弟子间的竞争,药老便无法发难。

    “我曾说过,若是弟子之争,他败了,那是他没用,我无话可说!”

    药老背负双手,冷冷说道:“但若有长辈人物不顾身份,暗施手段,我也定不会轻饶!”

    话落,他脚步一动,出现在李长风的身前。

    “药老……”李长风双腿发颤,想要逃离,却感觉有一股沉重的气势压在身上,使他无法动弹,只得惊恐地看着药老。

    “药老,你要干什么?”第九楼楼主沉声喝道:“你无凭无据,只凭那小辈几句话语,便要对李长风出手?莫非就因药老你实力强大,便可无视道理和规矩吗?”

    这话用心险恶,若药老出手,所有人都会认为药老是仗着实力欺人,蛮不讲理之辈,即便无人敢说,人们也会对药老心生唾弃。

    但若药老不出手,莫缺所受的委屈,便只能吞在肚子里!

    “哼!”

    只见,药老不为所动,一掌拍下。

    轰隆一声,李长风身下的地面,猛然下沉。

    李长风整个人,更是口吐鲜血,瞬间萎靡。

    “念你为剑楼办事多年,我留你一命,但你鼠目寸光,无容人之心,不配留在剑楼,我今日废你修为,从今往后,滚出剑楼!”

    药老收回手掌,一步走回莫缺身旁。

    人群寂静,没想到药老如此强势,全然不顾他人看法,无凭无据,便敢废掉李长风!

    “药楼便是如此蛮不讲理吗?无凭无据,便废人修为,只因实力强大,便可蛮横无理?”第九楼楼主脸色难看,沉声喝道。

    “道理?”药老回头看了莫缺一眼,道:“此人暗害我药楼弟子,我的确无凭无据,但我便是要废了他,这便是我的道理!”

    “但莫说他害我药楼弟子在前,便是他没做过此事,我要废他,你们又能如何?”

    “修炼世界,从来强者为尊,拳头,才是这残酷世间最大的道理!若有谁不服,可以当场杀了我!”

    整片场地,寂静无声。

    那些楼主个个脸色难看,却无人敢应,因为谁也没有本事杀了药老!

    修炼之人,实力为尊,拳头便是最大的道理!

    “你要记住,修炼世界,实力便是一切!”

    药老继续对莫缺说道:“他们为何只敢暗施手段?便是因为畏惧于我,他们此刻要和我讲道理,是因为他们弱于我,但我若是弱于他们,他们便不会给你讲道理的机会!”

    “只要足够强大,你便可以踩在所有道理之上!”

    “而当你不够强大之时,你连和人讲道理的资格都没有!”

    莫缺想起了以前的遭遇。

    若他不曾体废,还有着和以前一样的实力,叶家又岂会如此无情,将他的命视得比狗还轻!

    拳头,才是这世间最大的道理!

    “可还有谁想要留他?”药老的目光,冷冷扫过全场。

    在场之人,皆纷纷避让,无人敢与之对视。

    就连那七位楼主,也只是满脸不甘,不敢开口。

    “药老,你这个传人,今日恐怕走不了!”

    就在这时,又有几道身影,从远空飞来。

    “第三楼主林问天,和第二楼主江归海?”药老望向为首两人。

    第三楼主和第二楼主同时出现,还带来了另外几位楼主,要留莫缺?

    “你们要与我动手?”虽是孤身一人,独对众位楼主,但药老一身气势,却变得更为强大!

    “我不是药老的对手!”第三楼主林问天看起来,异常儒雅,面带微笑。

    第二楼楼主江归海,则是面色冰冷,看向莫缺,道:“此子犯了剑楼重罪,当诛!”

    药老眉毛一扬,冷笑道:“我说了,他剑指李长风,是因李长风暗用手段,害他在前,如今李长风已被我所废,你们还要抓着他大逆不道之名?”

    这个罪名,根本站不住脚,只要加以查证,便可知道李长风所做之事。

    既是李长风有错在前,莫缺对其剑指,便不算大逆不道。

    “并非此事!”第二楼主林问天道:“我们此来,是因为莫缺在历练之中,犯了其他过失,违反了宗门规矩!”

    “哦?什么规矩?”药老有些意外,对方不是问莫缺欺师灭祖之罪,莫非还准备了其他罪名?

    “此子手段毒辣,残害同门,在此行历练之中,我剑楼有多名弟子,死于其手!”第二楼主江归海,目光阴寒,落在莫缺身上。

    “残害同门?”药老眉头锁起,看向莫缺。

    “我在历练之中,未杀一人!”莫缺摇头,他早有预感会有人借此为难,所以在历练中一个人都没杀。

    “还想狡辩?”第二楼主江归海回头,在其身后,便有剑楼弟子,抬出多具尸体。

    莫缺望去,脸色一沉。

    总共十多具尸体,被摆在众人眼前。

    第一具尸体,是剑楼七星之一,此前在山中祭出九把玉剑,被莫缺断剑斩碎,但他当时虽受了重伤,且剑心受损,却并未身死,此时却已成了尸体。

    第二尸体,同样是莫缺的熟人。

    他是剑楼此次收徒,天资仅在叶沉雪之下的剑道天才,被第二楼楼主收为了亲传弟子,正是司空断辰!

    剩下的尸体,亦都是之前手持灵剑,追杀过莫缺的剑楼弟子。

    这里的每一具尸体,此前都曾和莫缺交过手。

    “这些人,都是被他所杀!”

    第三楼主林问天的脸色冷了下来,说道:“剑楼弟子,严禁相残,杀一人已是重罪,但他却杀了这么多人,生性凶残,全然不顾同门之情,按罪,应当场诛杀!”

    在场弟子看着莫缺,一阵热议。

    剑楼虽然竞争残酷,但却严禁同门相残。

    残害同门,乃是重罪,杀一人便会受到重责,若莫缺真杀了这么多弟子,便是罪大恶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