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逆九重天 第19章 剑惊三十六楼

时间:2022-01-15作者:云出东方

    药楼之前,异常安静,人群无人应答,没有人敢回应莫缺的话。

    一人二指守药楼!好狂的口气,好傲的气魄!

    然而所有人都得承认,眼前这个药楼弟子,的确有这个资本!

    “兄台实力非凡,第十楼弟子海云帆,向兄台讨教!”

    片刻安静之后,才有一名弟子站出,对着莫缺抱剑施礼,拔剑出手。

    此人在莫缺手中,过了一十六剑,方才败在莫缺的太阳剑意之下。

    “唰!”

    莫缺将他的剑扔回,道:“诚心讨教切磋之人,不必留剑。”

    夺剑是对剑修的侮辱,若对方诚心切磋,他自然不会故意折辱。

    “多谢!”海云帆感激施礼,离开此地。

    接下来,各楼连续有弟子出手,有的是看不惯莫缺轻视三十六楼弟子,坐在椅上出手,过于嚣张。

    有的则是见莫缺实力强大,诚心求教。

    莫缺始终不曾起身,便将诸多挑战之人,一一击败。

    “他竟悟得了此剑……”

    药楼之中,药老看到莫缺指尖透出的淡淡金光,又见他手中施展的剑意,站在楼中,一阵失神。

    “一人二指守药楼?这份气魄,竟与当年那人如此相像……”

    “既是体修,又悟得此剑,还机缘切合,来到药楼,莫非真是上苍,将此人送到我身边?”

    药老呆呆看着门口的莫缺,神情无比复杂。

    而在另一边,各楼弟子挑战一个药楼弟子,却接连落败一事,也在三十六楼中迅速传开。

    “一人二体守药楼?一介体修,竟如此猖狂,公然挑衅三十六楼弟子,坐在椅上和各楼弟子交手?”

    “此子视三十六楼弟子如无物,过于嚣张,我倒要看看,这个体修有多少本事!”

    各楼弟子听闻消息,接连而至,被吸引而来的人越来越多。

    消息传到了剑楼各处,各楼之人反应,也各不相同。

    第一剑楼,此楼之中的最高处。

    一名白衣女子,端坐此楼之间,膝间放着一把古朴的长剑,她正紧闭双目,感受剑中意境,参悟此剑传承。

    良久,白衣女子睁眼,双眸之中闪动的光芒,如一道凌厉的剑气。

    剑楼中的普通弟子若与她对视,只怕一眼足以剑心破碎!

    “如何?”女子身后,第一楼楼主,同时也是三十六楼之主的白与墨在此守护,见其睁眼,开口问道。

    “弟子已得剑祖七分传承,想来在历练之前,便可尽得月缺剑祖真传!”叶沉雪声音之中,无喜无悲,这是绝对自信的体现。

    得剑祖传承之后,她如今已是剑楼最耀眼的天才弟子,其心已然变得有如枯井,寻常外物,已难让她心生涟漪。

    照说如今年轻一辈,已再无人可入她眼,但在此时,她却莫名想起试剑碑上,那插于最顶处,却未留姓名的剑!

    “试剑碑顶留剑之人,可有消息?”叶沉雪忍不住询问。

    当日登山,她在剑道并无造诣,而今得了剑祖传承,与当时不可同日而语。

    若是如今,她相信自己亦可在碑顶留剑。

    只是她现在即便再去插剑,意义却已全然不同。

    当日那一把插在碑顶的剑,亦仿佛刺在了她的心头,令她久久无法释怀。

    “我已让李长风一一查过当日登山的弟子,在所有人中,都未有契合之人。”第一楼主摇头,亦有失望。

    他却不知,李长风仍有一人未查,那就是没有元气在身,被李长风当成废人的莫缺。

    “咚咚咚……”

    门外传来响动,有人上楼。

    这个房间之外,有数位强大的剑楼长老护法,对叶沉雪尽显重视。

    “长老,药楼那边,发生了一些事情。”

    门外的声音,在房间中听来也格外清晰,有人将药楼发生之事报到了此处。

    “药楼?体修?”叶沉雪眼中忽然露出寒芒,想起了一道身影。

    当日莫缺杀出叶家时,便是入了体修之道,而后云叶两家青州追杀,却再无莫缺踪迹。

    如今剑楼之中,竟也有一名体修出现?这是巧合,还是莫缺没有逃离,也来到了剑楼?

    “一人二指守药楼?有此气魄的弟子,怎会拜入药楼之中?而且还是体修,竟有如此巧合?”

    第一楼主亦是露出讶色,语中有对那弟子气魄的赞赏,只是他似乎更加在意,那人身为体修之事。

    此时的叶沉雪,却再次想起试剑碑顶的剑。

    若那个体修真是他心中所想之人,身为昔日傲视百州的天才,说不定真能在试剑碑上,凌驾于她!

    看来不久之后的新弟子历练,有必要亲自确认,那药楼弟子,究竟是否她所想之人!

    另一边,第二楼楼主江归海,同样听闻了此事。

    “药楼出了一个体修,你可确定?”第二楼楼主眼中,掠过一道寒芒。

    一个叶沉雪,已让他第二楼弟子争夺星辰榜的压力大增,若是药楼再出那样一个弟子,他第二楼弟子要争夺星辰榜,就更难了。

    “体修之道,早已被世人遗弃,不值一提,更何况还是药楼弟子,师父又何必如此在意?”

    第二楼楼主身边,站着一名年轻人。

    此人年轻俊美,一身贵气,眉宇之间,带着藏不住的傲气,目空一切。

    他正是此前说过,要让莫缺跪下,求着当他奴仆的天才司空断辰,在试剑碑上留名第二,仅次于叶沉雪。

    叶沉雪被第一楼楼主收走,司空断辰,则是拜在了第二楼楼主门下。

    “你不懂!”第二楼楼主江归海摇头,道:“药楼中那个老人,并不一般,炼体之道虽已没落,但若在其门下,或会有所不同。”

    “师父不必担心!”司空断辰从容自信,淡淡笑道:“弟子在剑冢之中所得的传承,虽不比叶沉雪,但放眼三十六楼,也少有人可及,一介体修罢了,还没有资格与弟子相争!”

    “一人二指守药楼?哼,好狂的口气!”

    江归海沉吟片刻,眼中突然露出一道寒芒,道:“下个月新弟子入百兽山脉历练,你找个机会,把他杀了!”

    另一处。

    “药楼弟子,体修?”李长风惊得几乎跳起,尤其是听闻莫缺只是坐在椅上,便已连败诸楼弟子一事。

    “难怪他没有元气在身,竟是体修!”心中的不安,让李长风在原地来回踱步。

    他将莫缺扔到药楼,又让十八楼弟子出手,欺辱莫缺,仇怨已结,莫缺如今的表现越出色,他就越是难安。

    “体修之道虽然已没落多年,但在药老门下,说不定此子真有机会崛起!”

    李长风心绪杂乱,思虑良久,咬牙道:“不行,我和此子仇怨已结,绝不可让他崛起,必须想个办法,将他除掉!”

    虽然莫缺如今的实力,还不足以威胁到他,但若莫缺真的崛起,便完全不同。

    而且,到时剑楼也会知道他将一个天才,踢到了药楼,还曾想将这天才赶出剑楼,必会问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