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逆九重天 第17章 药楼弟子,无胆无耻

时间:2022-01-15作者:云出东方

    莫缺在那道剑痕前一坐,再睁眼时,已是日暮。

    “太阳剑道,师弟若能走通此道,不会弱于那得了剑祖传承的叶家女子!”素衣女子见莫缺眼眼,轻轻笑道。

    “叶沉雪?”莫缺不由想起,叶沉雪拥有月灵圣体,正好和他的太阳剑道,截然相反。

    而她在剑冢之中,得到的传承是月缺剑祖所留,传闻那一道是太阴之法,与他所修剑道,正是一阴一阳。

    冥冥之中,就好像注定一般,他们二人各修太阴太阳,太阳和月亮,正如日夜分割,无法共存!

    “师弟剑心宏伟,只是要修成这样一条可斩天地的剑道,却是千难万险。”素衣女子轻轻叹息,敬于莫缺有此魄力,又叹于此路艰难。

    逆天之路,何其难走?倘若随便便可逆天,这天地怕是早已不存在,更遑论斩天?

    “若前方无路,我自凭手中之剑,杀出一条路!”莫缺却是信心满满,无畏无惧。

    素衣女子亦知,莫缺有斩天之志,选择了此路,便不会再有迟疑,纵是艰险重重,想必也不会回头。

    “你悟了此剑,若想要真正掌握,还需不断演练,加深理解,不若我当你的对手,助你掌握剑意!”素衣女子说道,她亦是想看看,这一传闻中的剑意,究竟有多么强大。

    “既然如此,那便请师姐指教!”莫缺心喜,这女子的剑道造诣不凡,得其指点,远胜自行摸索。

    “唰!”

    他以指为剑,施展太阳剑意,两根手指透出淡淡的金光,势若九天骄阳。

    “啪!”

    素衣女子面带微笑,随手从旁边树上折下一根树枝,以此为剑,和莫缺交手。

    莫缺的太阳剑意,共有十二式,每一式代表天上的太阳,在不同时辰时的状态。

    初升的太阳,生机盎然,可令万物复苏。

    午时的太阳,又炙热霸道,盛气凌人,到了夜间,太阳则是隐去,不见踪迹。

    这一剑意虽只有十二式,却是将太阳运行之道,演化而出,高深莫测,非同寻常。

    然而,莫缺施展太阳剑意,全力出手,素衣女子却始终从容不迫。

    她手中的树枝,轻灵诡异,挥动间就如同一轮汪洋,任莫缺惊涛骇浪,她始终海纳百川,从容化解。

    “我已全力出手,竟连她手中一根普通的树枝都弄不断?”虽然早知这女子剑道造诣不凡,但莫缺也没想到她居然强到这等地步!

    不过,有这女子指点,他进步的速度极快,对太阳剑意的理解不断加深。

    “今日便到此为止吧。”

    素衣女子见夜色渐深,停下手来,丢掉树枝。

    “不知师姐如何称呼,我该去哪里寻你?”莫缺意犹未尽,更是心生不舍。

    自从他肉身被废,所见之人,皆是冷眼,有血脉之情的叶家视他如草,一路来到剑楼,李长风欲逐他离开,剑楼各方弟子,也对他诸般轻视。

    只有这名女子,虽知他身无元气,却仍温和相待,甚至还在剑道之上,指点他不少。

    “若是有缘,自会再见。”素衣女子留下一个微笑,身若惊鸿,翩然而去。

    她来去无踪,又如此洒脱,更是有着惊人的实力,即便是莫缺以前身为百州天才,识人无数,也从未见过这般奇女子。

    他亦离开禁地,回到药楼。

    “你今日和十八楼的弟子交手了?”

    药楼之中,正在整理药材的药老见莫缺归来,头也不抬,难得的主动开口。

    “您老都知道了?”莫缺没有否认,这事情瞒不住,也不必隐瞒。

    “你未归之时,第十八楼的弟子已来过几次,询问你何时归来。”

    药老那张苍老的面容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淡淡道:“十八楼楼主的小弟子楚之凡,限你三日之内,到十八楼登门认罪,并将今日所得之剑,全部送回去!”

    莫缺不知道药老的态度,问道:“若我拒绝,会给药楼惹来麻烦?”

    药老冰冷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柔和,道:“不会,只是十八楼的弟子,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只要不会给药楼惹来麻烦,十八剑楼的事,便让我自己接着吧!”莫缺坚定了态度。

    只要不给药楼惹麻烦,十八楼来再多弟子,他都无惧。

    “楚之凡是十八楼主亲传,入过剑冢,得过先人传承,所修剑道不是普通弟子可比,即便如此,你也无惧?”药老的目光,突然变得深邃起来。

    “修炼之道,本是逆天而行,若行事畏畏缩缩,诸般顾虑,谈何逆天?我既踏上此路,便已准备好迎接一切敌,有何可惧?”莫缺的目光,始终坚定。

    药老盯着莫缺看了许久,才挥手道:“休息去吧。”

    等到莫缺离开,药老看着他消失的方向,自语道:“不愿牵连药楼,心性与毅力皆是难得,却是不知资质如何?”

    第二日清晨,药楼之前,早早有几名弟子到来。

    共有三名年轻弟子,他们来到药楼之前,指着药楼,便是破口大骂:“药楼弟子,卑鄙无耻,与我第十八楼弟子交手切磋,却只敢欺弱小之人,知我药楼天才到来,便逃入禁地,当缩头乌龟!”

    “身为剑修,其行亦如手中之剑,来去皆直,一往无前,这等无胆鼠辈,无耻小人,有什么资格入我剑楼?”

    “世人皆知,体修之道,初期在各道中有无敌之称,你一介体修,虽胜了我第十八楼几个弟子,但同样不足为傲!”

    这几名弟子,皆有修为在身,痛骂之间,运转元气,声音传出极远。

    没过多久,周边山峰上的弟子,便被这骂声吸引而来,人越聚越多。

    “药楼收了一个炼体的弟子?”

    “炼体之道,由于可以同时修炼血肉骨髓,没有明确的境界之分,初期的确强于要按顺序修炼的行气之道,只可惜此道没落多年,早已被淘汰,居然还有人修炼此道!”

    “这么说这个药楼弟子,能连胜十八楼弟子多人,便是因为体道初期,强于气道?”

    人群聚在药楼之前,从几名十八楼弟子口中得知药楼有个炼体的弟子,都心生好奇,毕竟体修在当今世间,已经十分少见。

    “这个无耻的药楼弟子,自恃体修初期强大,便欺我十八楼弟子,待我楼中天才欲去与之交手,却遁入禁地,当缩头乌龟!”

    “药楼虽非修剑的三十六楼之一,但毕竟是我剑楼的一部分,这等无耻小人,根本不配留在我剑楼,理应赶下山去!”

    几名十八楼弟子仍在继续叫嚣,痛斥莫缺无胆无耻,被吸引而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