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娇娘军嫂 第11章 011:得寸进尺

时间:2018-03-26作者:朵颜涯

    至于陆逸辰,那完全不在她考虑的范围之内,反正自己在他眼里也算不得啥好人。

    反观陆逸辰,在康桥依靠过来的时候,脸刷的一下就黑了,整个身子都绷直了,心跳的飞快,脸色通红,这五月的天,还不是很炎热,他竟然一额头的汗水。

    同时他气的直磨牙,这个该死的女人,简直,简直无药可救了,逮到机会总想占他便宜。

    可是,他如此愤怒了,内心却不知为何,荡起了一丝涟漪,心慌慌的感觉,脑子里总浮现出她那黑白分明的眼眸,还有她那一副鬼精灵的模样。

    于是他的脸更加的红了,身体更加的不自在,他从到大从来没有这么窘迫过,直到此时,他都不明白,自己怎么糊里糊涂的就把这个赖皮鬼弄上了车。

    康桥什么人,他不是已经领教过了吗?怎么还犯这种低级错误?想到这里,不由得皱着眉头把人往起拽,恨不得把她直接从车上扔下去,边拽还边冷着脸道:“你能不能好好坐着?没长骨头啊?这像什么样子?”

    康桥虽然不知道陆逸辰的心里变化,可是,他的生理变化还是有所发现的。

    她从来没有感受到过,一个人的心跳可以这么有力,砰砰砰---的,康桥有些分不清这心跳是快呢?还是快呢?

    实在是陆逸辰因为常年训练,身体素质是比旁人好的不知道有多少赔,他的心跳节律自然慢的多,可是,如今这么强而有力的跳动,康桥有一种对方心跳很快的感觉,可是,次数跟她还很相近,因此才有了些迷惑。

    不过,研究了一会儿,就不当回事儿了,实在是她太累了,可是刚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被陆逸辰给拽了起来,于是非常生气的道:“你这人真有病,是你硬把我拽上车的,现在又嫌弃我,你什么意思啊?”

    随后一脸委屈的道:“我都两天没吃东西了,哪里有力气,你这人怎么一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呢?太冷血了吧,有你这么对待自己新婚妻子的吗?”

    康桥也是火了,自己还没嫌弃他这破车呢,这人到好,开始嫌弃起她来了,能让姐靠一靠肩膀那是你的荣幸好嘛?这人,真是一点都不解风情。

    不过,她就算愤怒,也懂得场合,这个陆逸辰一看也不是个好惹的,万一,这家伙把她扔下,自己走了,那她岂不是哭死?

    而陆逸辰被康桥这么一,脸刷的一下子就黑了,这是什么人啊?自己还没如何呢,她到好意思,先发上火了,还觉得委屈......

    怜香惜玉?她还真敢,怜香惜玉那也得分人好不好?就她这样蛮横不讲理的一个黑丫头......

    这些也就罢了,不管是谁,对着一个天天想把男人拉上床,不知羞耻的女人,也产生不来怜香惜玉的心思吧。

    好吧,原主把陆逸辰这个忒正直的人,得罪的太狠了,康桥这个举动在陆逸辰来看,就是变相的占他便宜。

    而此刻,他别提有多后悔了,早知道她今天出院,或者早知道她身体这么弱,自己什么都不会骑这么一个残疾自行车过来。

    来也奇怪,这个康桥虽然总想占他便宜,但是,这人还是一个非常要强的,就连被他救起,被河水冻的生病那会儿,都没有这么弱过,相处这么久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她打无赖,就她这逻辑,不是无赖是什么?

    如今,自己能把她放在前面驮着她回去,已经很给她面子了,可是这个臭丫头到好,得寸进尺......

    不过,最后,她那委屈的控诉,还是让陆逸辰心软了,不管咋,她确实两天没吃东西了,中午就吃了那点东西,跟个猫一样,这怎么能把身体养好呢?

    不行,晚上的时候,必须让她多吃点才行,可是想到这里,陆逸辰的脸更黑了,刚才自己还郁闷这臭丫头占自己便宜呢。

    怎么这才没一会儿,又关心起她的身体了?陆逸辰觉得自己可能被康桥真是着了,他真有病。

    康桥完,过了好一会儿都没见陆逸辰搭话,不由得眨了眨眼睛,看来这人还蛮好话的嘛,只要不跟他呛着来,委婉一点,还是可以的。

    康桥想到这里,不由得抿嘴笑了笑,男人这种生物真奇怪,你对他好了不行,太凶也不行,啧啧,不过,既然对方不话,那就是默认了,于是,二话不,又依靠了过去。

    不是康桥想占他便宜,实在是康桥觉得太累了,刚才那一番话又用掉了她不少力气,她得好好休息休息,缓缓才行。

    可能是初来乍到,康桥还没有适应现在身体的身份,她其实是一直是一个很自恋的人,当然,她也有自恋的成本。

    别她那漂亮的长相,就是她那身凸凹有致的身材,那也是让多少男人垂涎欲滴的。

    曾经的康乔,那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风情万种又高冷艳丽在她身上诠释的非常好。

    多少商业精英和业界能人想拜倒在她石榴裙下,而她连一个不屑的眼神都懒得给,就是这么牛气。

    当然,那时候不懂,以为自己可以傲视群雄是因为自己的才华和努力,可是,那么久暗无天日的飘零生活,让康桥想的明白。

    什么才华横溢,努力拼搏都是狗屁,她之所以可以这么肆无忌惮,那是因为她有一个好爸爸,有一个了不起的爸爸,所有打她主意的人,都被他给收拾的很惨。

    所以,她可以横着走,她可以对任何男人不屑一顾,不假辞色,她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可是,如今,已然今非昔比了,她现在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哪里有那个资本了,可是,一时她还很难扭转过这个事实,不过,能做到能屈能伸,已经很不错了,是不的进步。

    因此,她觉得自己能依靠在陆逸辰的怀里,那是给他脸面,自己都没什么呢,他有什么理由好嫌弃的,所以,觉得自己真的很委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