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娇娘军嫂 第6章 006:被针对

时间:2018-03-26作者:朵颜涯

    康桥看了一眼,这孩子怎么这么积极呢?难道是相中那个陆逸辰了?于是眼珠子一转的道:“他啊,是我的--兵哥哥,你懂的。”

    完,还像她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崔慧慧闻言,吃惊的张大了嘴道:“不是吧?你,你......”

    “你胆子真大呀......”完就一脸崇拜的看着康桥,觉得她真是厉害,居然敢私下里谈恋爱。

    不过,她这话刚完,就听见一个非常严肃的女人道:“慧慧,干什么呢?不老实的在床上躺着,没事儿跟陌生人乱搭什么话?”

    “赶紧的,老实的躺床上去,你这孩子,对方什么人品你都不知道,就去跟人话,把你教坏了怎么办?你是不是傻?”

    这个女人的话一落下,崔慧慧脸刷的就红了,尴尬的道:“舅妈,你别乱,我......”

    还没等完,就被那个女人严厉的瞪了一眼,就在这时候,早晨那个给康桥量体温的护士,一脸鄙视的从后面走了进来道:“五号床康桥,让你下地了吗?赶紧躺回去在量下体温。”

    完之后马上又一脸微笑的对刚才那个话严肃的女人道:“张主任,给慧慧量一下体温吧。”

    然后又对着崔慧慧道:“慧慧啊,你舅妈的对,外面什么样的女人都有,没脸没皮的,不知廉耻的多的是,还是少搭理的好。”

    崔慧慧被的涨红了脸,愤怒的道:“我才不用你管,做好你的事儿就完了。”

    完后还翻了个白眼,又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康桥,此刻,康桥脸上哪里还有一分笑意,神色淡淡的看着她们,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呵,真当她是纸糊的了,当她不存在呢?虽然,她知道,这些人骂的是之前的康桥,可是,现在站在她们面前的是活生生的自己,这跟骂她有什么不一样?

    可是,康桥刚一动,身子就发虚的要命,她赶紧扶住床,眼神则更加的幽暗了,还没等那个护士被训的憋红了脸话。

    康桥就抢过话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自己干什么的不知道,还得用人提醒,有病了就去看医生,别在这儿乱叫唤,也真不知道是谁没脸没皮,不要脸,还得人家。”

    康桥的话刚完,就气喘吁吁的,浑身都要散架子了似的,这身体两天没吃东西了,确实弱的很。

    不过,她从就是个厉害,不吃亏的,这些人敢这么她,多少年不曾出现过了?

    像护士和那个张主任这样的人,她还是时候遇见过,那会儿的人也是用这样的嘴脸她妈妈,看不起她妈妈,她妈妈长的好有个屁用,人那么蠢,连自己的男人都留不住什么什么的。

    有那热心的叔叔来帮她们家帮忙,往楼上拿东西什么的,也要被邻居大婶们,东西,乱嚼舌根。

    母亲一直都很沉默,自打父亲走后,母亲就很少有过笑脸,她也不得不变的坚强起来,谁敢欺负她妈,她都第一个跳出来,还有那不怀好意的男人,她从来都没有畏惧过。

    有一次拿着菜刀把那个人的脑袋差点开瓢了,她的凶名一时无二,没办法,母亲大人太漂亮,还是一个离了婚的温柔贤淑的女人。

    这样的人更容易让人欺负,都寡妇门前是非多,虽然妈妈不是寡妇,可是一个单亲妈妈带着一个女儿,没有男人当靠山,自然有宵之人打主意了。

    而她从打架打到大,直到没人在敢对她们母女起坏心,其中的艰难一两句话怎么的清楚?

    要不是父亲的背信弃义,又有这些个臭男人的骚扰,还有外界那些虚无不实的言论,母亲何苦郁郁而终,年纪轻轻的就去世了?

    可是,她怪了这么多年的父亲,到死,她才知道,他当年有多么不得已,康桥想到这里,慢慢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世事无常,最悲痛也不过是,子欲孝而亲不在矣!

    可是,如今她活着,自然要好好的活着,上辈子她那么幼都没人能欺负得了她,何况今日的她?呵,眼前的两个人,真是自讨苦吃。

    康桥自然没有放过之理,在她的字典里,敢欺负她的人,都得做好被收拾的准备。

    康桥的话一落,整个病房都安静了片刻,那个被叫做张主任的女人,也皱起了眉头。

    而被骂的护士气的脸涨的通红,转过头怒瞪着康桥道:“你谁有病,谁不要脸呢?你在一遍?呸,你那点破事儿谁不知道?我从到大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不要皮的,还上杆子往人家身上赖,啊呸--”

    “十里八村谁不知道你康家二闺女什么德行的人?嫁不出去了,就往救命恩人身上泼脏水,你那个爹妈更是不要脸,还有脸把人家手表扣下了不,居然还管人家要彩礼。”

    “什么身子都被碰了,不嫁给陆分队嫁给谁,呸,就你身上那二两肉,谁稀罕呢?还管人家要三百块钱的彩礼,你们家咋不去抢呢?真是穷疯了。”

    “也就是陆分队人好,部队纪律严明,没办法才娶了你这个倒霉催的,你可真有脸,还敢在这儿风凉话,我要是你啊,早就跳河自杀了,还有脸活着,呸--,少在这儿碍人眼了。”

    完这话,那护士显得特别激动,胸口上下起伏,狠狠的瞪着康桥。

    原本想看着康桥怎么也要被骂的直哭,气的直发抖,最起码也得眼中含泪,哽咽一下吧。

    结果没想到,康桥慢条斯理整理了下衣服,之后胳膊拄着病床旁边的桌子,右手拄着脸慢悠悠的道:“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嫁的出去嫁不出去,嫁给谁,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家要多少彩礼你也要管,你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是什么?”

    “要不我咋你有病呢,你估计时候被狗咬过,你要是觉得我家要的彩礼多,替人打抱不平,你不是还没嫁人呢吗?到时候你结婚就别要彩礼了呗,或者倒贴,谁管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