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好食多磨 第276章 拈酸吃醋

时间:2018-06-22作者:闲眉

    猪队友啊!算了,他被自己的亲爹追杀,心里的情绪肯定起伏很大,她可以原谅他这一次。沈依依“宽宏大量”地想着,压低了声音对砂仁道:“反正他们要的是孟知和余氏,你把他们扔出去,吸引一下外面人的注意力,我们趁机走!”

    砂仁本来就觉得,沈依依今儿是受了无妄之灾,倒霉透了,一听她这吩咐,半刻都没有犹豫,马上攻向了白哲。

    汪清看见砂仁行动,从后面包抄上来,白哲前后受敌,还要兼顾余氏,尚未动手,已乱了阵脚。

    重影大概被隔在了厅后的宴息室里,生死未知,他连个帮手的人都没有。

    “沈依依,你可真够狠的!”白哲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

    “多谢夸奖。”沈依依笑眯眯地回答了他。

    也许说出来别人都不信,她现在的心情好极了。

    一直以来,她都怨着“沈依依”,恨着“沈依依”,怨她太蠢,留了无数个烂摊子给她;恨她做事不地道,害得她底气不足,直不起腰杆。

    结果她现在突然发现,“沈依依”蠢归蠢,但她私奔,并非脑子犯抽,而是被人吓的。

    既然冤有头债有主,那她就有目标了,心情舒畅了,再也不会因为本尊,觉得自己憋闷了。

    以前是什么情况?但凡遇到点事,深入一查,哟,原来大家都是好人,坏人只有“沈依依”,那她能怎么办,只能默默地咽下这杯苦水。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余氏这个护着渣男,只会吓唬小姑娘的蠢货就在眼前,她怎么着也得替“沈依依”报报仇。

    至于报仇的方法,她得好好地琢磨琢磨,什么打啊杀的,太低端了,她不屑于用。

    沈依依琢磨余氏的时候,旁边的人可没闲着。汪清、砂仁和白哲在香案底下悄无声息地过招,而外面——白俊茂的人刚喊出了那一声“是谁”,动静就乱了起来。

    似乎是有人放冷箭,他们忙着找目标,暂时没功夫进屋搜查了。

    应该是留在外面的沙姜吧?沈依依想着,担心起他的安危来,毕竟白俊茂派来的人太多了,力量悬殊太大。

    汪清和砂仁刚把白哲制服,想要扔出去声东击西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马蹄声。

    来的是谁?他们的救兵,还是白俊茂的增援?

    管他呢,先把白哲扔出去再看情况!

    沈依依当机立断,朝汪清和砂仁打了个手势。

    此时白哲已被点住了穴位,动弹不得,砂仁一手拎他,一手拎余氏,从残缺的屋顶跳了出去。

    同时汪清做好了准备,准备等他把白哲和余氏一扔出去,就护着沈依依从另一个方向破墙逃跑。

    砂仁跳出屋外,看到的却是蔡礼率着家将奔驰而来,眨眼间挥着长矛,与白俊茂的人混斗在了一起。

    这是骑兵与步兵的差距,砂仁毫不担心战果,喜得赶紧跳了回去:“少夫人,没事了,将军赶来了!”

    蔡礼来了?他怎么知道的?这里离城好远,即便有爆炸,城里也听不见的。沈依依又是惊讶,又是欢喜:“那你们赶紧出去帮忙。”

    “不用。”砂仁对蔡礼自信满满,“他们骑的是战马,拿的是打仗的长矛,区区几个毛贼,哪里是他们的对手。我们还是留在这里,保护少夫人比较重要。”

    蔡礼这样厉害么?沈依依发现心里有些小得意,但突然想起来,蔡礼有伤在身,这一番打斗,该不会把伤口崩裂吧?

    说起来,白俊茂要杀的人是余氏和孟知,跟她有啥关系啊?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沈依依越想越气,指着孟知对砂仁道:“你把他放了,让他出去帮忙,凭什么将军在外出力,他这个当事人却躺这儿躲清闲?”

    砂仁有些犹豫:“万一他趁乱跑了……”

    “怕什么,这不是有他娘么,押着做人质。”沈依依毫不犹豫地道,“我帮他做了胶囊,他还欠我一个条件,不能放他走。”

    砂仁马上把余氏推给汪清押着,自己则拎着白哲到了外面,一手解开他的穴道,一手把他丢了出去。

    白哲回首望向沈依依的藏身之处,满眼恨意,但比起沈依依,显然白俊茂更值得他恨,因此他没作过多的犹豫,很快抽出腰间的软剑,加入了战团。

    砂仁折身回来,让汪清把余氏拎着,他自己则护住沈依依,趁乱出了危房,到小树林里躲着去了——那房子被炸掉了半边,随时都有可能会塌,刚才外面有埋伏,他们不敢动,这会儿正好逃出来。

    沈依依躲在林子里,朝外望去,她本来一点儿都不怕的,这会儿却抱着膝盖,缩着肩膀,紧张极了。

    蔡礼肚子上的伤,据说是由刘一线主刀,缝了针的,这会儿还没拆线呢,万一线崩开了,怎么办?

    大梁朝的外科水平不高的,如果造成了二次伤害,刘一线还有没有办法帮他再缝起来?

    你说这白俊茂,也真够狠的,怎么连自己的前妻和亲儿子都杀呢?甚至不惜把炸药都用上了……

    她真是个倒霉体质,这种事都能让她碰上,还把蔡礼给连累了,唉。

    树林外,战斗正酣。

    蔡礼身材高大,穿的又是一身锦袍,极好辨认,他一手拽着缰绳,一手握着长矛,下手又准又狠,没有半点拖泥带水,更没有世家子弟惯有的花架子,可见他平时所习的,都是实用的打斗技巧。

    怪不得在金兵入侵时,他的表现能那么好,果然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功绩,机会只给时刻有准备的人。

    沈依依看着他愈战愈勇,所向披靡的身影,忽地面颊有些烫了。

    真是的,如此危急时刻,开什么小差呀。她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番,将冰冷的手捂在了脸上。

    战斗过半时,步兵司的人赶到,蔡礼和家将得了支援,很快结束了战斗。

    让人奇怪的是,白俊茂花了这么大的手笔,但派来的人并非死士,除了那些死在长矛下的人,幸存的几个都没自尽,乖乖地让步兵司的人绑好带走了。

    扶留认得白哲,与步兵司的人交涉了几句,便把他单独扣下了。

    蔡礼谢过步兵司的人,与他们领头的指挥寒暄了几句,大步朝林边走来。

    沈依依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扑了上去,想要看看他有没有受伤。

    蔡礼却是还没到近前,就停下了脚步,瞅着她道:“白虎桥夜市好逛吗?”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