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好食多磨 第230章 跳车

时间:2018-06-06作者:闲眉

    完了,她生气了。

    蔡礼看着沈依依的背影,红涨的脸渐渐地褪去了颜色,反倒显得有点泛白。

    她为什么不直接扇他一个耳光?

    出了气,气才会消,像她这样一反常态地闷不做声,多半是不会原谅他了。

    蔡礼紧攥的拳头握了又握,松了又松,一句话在喉头滚了半天:“依依,我……”

    “闭嘴!”沈依依冷声怒斥。

    好吧,他闭嘴。不怪她生气,是他太过分了。

    蔡礼盯着沈依依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突然转身,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沈依依听见动静,转过身来,只看见他远远落在地上的身影。

    这可是正在奔驰的马车,他就在这样跳下去了?!不要命了么?!沈依依惊得一下子站起来,扑到了车门前,但马车正好拐了个弯,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有没有摔伤?该不会摔断腿吧?

    她都没有扇他耳光,他跳什么车啊!

    傻不傻啊!

    她想让马车折回去看看,但想想他刚才的举动,又把心横了下来,算了,管他是死是活,这臭毛病,不能惯!

    居然袭胸!他居然敢袭胸!

    她都没摸过他的胸,他凭什么摸她的!

    而且还是暗搓搓的,悄摸摸的!

    过分!太过分了!

    简直不能忍!

    她这次要不给他个教训,她就不姓沈!

    沈依依一路忿忿地想着,到了新租宅子的大门前。

    胡枢身着一袭长衫,立在石墩前,他看见马车停下,迎上前来,却见沈依依满面怒色,不禁一愣:“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蔡礼那个傻——”沈依依脱口而出,忽然看见是胡枢,赶紧改了口,“我没事,你等很久了吗?”

    “刚到而已。”胡枢神态温和,“你已经搬出来了,想必已经与他和离了?”

    “离了!”沈依依把字音咬得极重,仿佛这样,就能出一口气似的。

    胡枢看了看她的神色,问道:“你是不是在忧心将来的处境?”

    处境?差点把这茬忘了。沈依依忙道:“对,我得去找个尼姑庵,先把身份定下来。”

    “不急。”胡枢道,“刑部哪有那么快的办事效率,就算要抓你,怎么也得过四五天。你且先在这里住着,别急着去落发为尼,我来替你想想办法。”

    能不出家当然最好了!沈依依终于暂时忘却了蔡礼袭胸带来的不快,露出了笑脸来:“胡世子,我先谢谢你了。”

    “你别客气,我于心不安。”胡枢面露愧疚,“是晋国府带累了你。”

    的确是晋国府带累了她,沈家太冤了。沈依依没有否认,只是转移了话题:“咱们着急吗?如果不着急,我先去做点吃的,带给我爹。”

    “不急,你去。”胡枢说着,招手叫来了胡柏,“这是我三弟胡柏,尚未弱冠,未曾有字,待会儿他随我们一起去刑部大牢,留在那里,照顾你父亲。”

    “我昨天已经见过他了。”沈依依说着,招呼他们朝里走,又对胡柏道,“小伙子,别怪我狠心,要怪就怪你大伯吧。”

    胡柏至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怔怔地不敢接话。

    胡枢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记得把沈大小姐的父亲照顾好就行了。他是长者,你伺候他,不算吃亏。”

    胡柏听话地点了点头,神色间看不出有什么怨言。

    沈依依心道,虽然晋国公是个坏胚子,但晋国府的几个孩子,教得还算不错。

    她让胡枢和胡柏在厅里坐着,自己则去了厨房。

    这是间新厨房,尚未有人用过,厨具灶台都是新的。小胡椒领着她进了门,把买的菜拿出来给她看,问道:“少夫人,我刚才听你们讲话,怎么像是您和少爷和离了的意思?”

    “对,已经和离了,以后别叫我少夫人了!”一说起这个,沈依依就想到了蔡礼袭胸,拿不出好态度来。

    “为什么!”小胡椒跳了起来,“您嫁给少爷,那是还债,您有什么资格跟他和离!”

    还债?这丫头还以为她是“沈依依”呢。沈依依只好编了个理由:“是他要离的,不关我的事。”

    “那肯定是您做得不好,惹他生气了!”小胡椒还是跳,“我早就跟您说过了,脾气不要那么冲,做人家的媳妇,要温柔——”

    “行了!”她哪有功夫听她唠叨,沈依依打断了她的话,“离都离了,说这么多做什么。我得赶紧做几个菜,上刑部大牢看我爹去。”

    “您要去看老爷呀?”小胡椒终于安静了,“做几个炒菜吧,炒菜快。”

    “行,洗菜吧。”沈依依说着,拿了一块肉,切了起来。

    “是胡世子带您去看?那要不要给他也做个菜?”小胡椒问道。

    “回头再说吧,节约时间。”沈依依迅速地切完肉,又把萝卜切了。

    小胡椒想着牢里不止一位老爷,要做的饭菜不少,便把阿朱和阿碧也叫了来,四个人一起开工,炒了五六个菜,把三层的大食盒装得满满当当。

    沈依依拎着食盒出来,对胡枢道:“我好了,咱们走吧。”

    胡枢接过食盒,道:“我来吧。”

    “我来,我来。”胡柏去抢,但胡枢冲他微微摇头,拒绝了帮忙。

    沈依依对胡柏道:“我做了你的那份,你待会儿去了牢里再吃。”

    胡柏没有尝过沈依依的手艺,没有在意,但等他到了刑部大牢,吃了几口菜后,便激动万分地问沈依依了:“是不是只要陪你爹坐牢,就能时常吃到你做的菜了?”

    沈依依不好意思让他失望,只好道:“我会尽量找机会来的。”

    胡柏马上捧着饭碗,讨好沈大老爷去了,一副生怕她以后不来的模样。

    她的厨艺有那么好吗?是晋国府的厨子太差劲了吧?怪不得胡枢这么瘦。沈依依瞥了胡枢一眼,去陪沈大老爷吃完饭,又去看了看沈家的其他几位老爷。

    他们依旧对梅花脯的事一无所知,沈依依也没指望他们,找沈二老爷了解了一下当初进货的情况,便随胡枢出去了。

    两人到了临江阁。

    沈依依把花花绿绿的小瓷盒子取出来,递给了胡枢:“你给胡大小姐买的脂膏,那天落下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