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好食多磨 第105章 真假分不清

时间:2018-04-24作者:闲眉

    胡枢乘上马车,踏上了回晋国府的路。松烟满脸遗憾:“世子,您为了这一趟,都不惜扎金针止咳了,怎么却只跟沈大小姐说了这么几句话?太亏了。”

    胡枢垂着眼帘,淡淡地道:“一辈子这么长,急什么。”

    一辈子?这是要纳沈大小姐为妾,还是要金屋藏娇,收为外室?松烟琢磨着,没敢问。至于明媒正娶,他压根没朝那方面想,一个和人私奔,还撕毁了将军府婚约的女人,如果世子要娶她,只怕老夫人和夫人都得一头撞死。

    马车停在了晋国府大门前,胡枢却扶着车门,咳得弯下了腰。

    松烟急得直拍他的后背:“世子,您忍忍,金针反噬,只怕得咳一阵儿了。”

    正在这时,一骑快马飞驰而至,马背上滚下个醉醺醺的蔡礼来。他手里拎着酒壶,踉踉跄跄地走到胡枢跟前,把他的肩膀重重一拍:“胡北斗,陪我喝酒!”

    松烟忙道:“蔡公子,我们世子正咳嗽,只怕是不能陪您喝酒了。”

    蔡礼拿眼瞪他:“如果你们世子不咳嗽,会喝酒吗?”

    松烟无奈地笑了笑:“不会。”胡枢从不喝酒,大家都知道。

    “那不就得了?”蔡礼抓住胡枢的肩膀,使劲地一拽,“走走走,你咳你的,我喝我的。”

    “松手!”胡枢好容易咳完了一阵,直起腰来,“喝酒就喝酒,拉拉扯扯地作什么。”

    既是胡枢愿意陪他喝酒,蔡礼便没再啰嗦,两人并肩进了晋国府。

    此时夜已深,晋国府各处都落了锁,但胡枢身为世子,自然有特权,很快,厨房便按照他的指示,将一桌酒席送到了他的书房。..

    蔡礼迈着摇摇晃晃的步子,从博古架前路过,忽然看见了那盆红梅树,停下了脚步,伸手去摸:“这东西瞧着倒是稀罕,哪儿来的——”

    “住手。”胡枢咳嗽着,依旧抬手拦住了他,“别碰坏了。”

    “什么嘛,跟宝贝似的,小气”蔡礼嘀咕着,去了酒桌,一眼看见席面上有酒坛,赶紧拎过来,一手拍开泥封,抱着坛子朝嘴里灌。

    胡枢看了他一眼,道:“听说你自从武昌府回来,就成日买醉?”

    蔡礼仰起头,灌了一大口酒:“我有什么办法,你哪里知道我的苦,沈大小姐她她死了。”

    “胡说!”胡枢沉了脸,“我今日才见过沈大小姐,她明明活得好好的。”

    松烟拎起茶壶,朝胡枢的酒杯里斟满了茶水,心道,什么今日,就是刚刚才见过。

    “我的意思是”蔡礼一手抱酒坛,一手猛拍自己的胸口,“我心里的那个沈大小姐,已经死了!”

    “哦?”胡枢并没有多大兴趣的样子,端起酒杯,啜了一口茶,“那很好,你现在可以离沈大小姐远一点。”

    “是啊,我得离她远一点,不然真真假假,我怕我分不清”蔡礼并没有领会胡枢话里的意思,丢开酒坛,痛苦地抱住了头,“子元,你说可笑不可笑,我认识沈大小姐,已经整整两年了,我自认为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从未对她变过心,即便她和吴德私奔,我也没怪过她,可是回想起这两年的时光,最快活,最难忘的,却是在杭州府陪她吃灌浆馒头,她竟不嫌弃我食量大,那是她第一次拿正眼看我,第一次不嫌弃我,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高兴结果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她喜欢吃灌浆馒头?”胡枢突然问道。

    嗯?他这关注点是不是不太对?蔡礼被他这一打岔,竟忘了刚才说到哪儿了,气道:“对,她不但喜欢吃灌浆馒头,还喜欢喝酒!”

    胡枢缓缓点头:“嗯,好。”

    蔡礼被他气笑了:“胡子元,瞧你这古板样儿,我真是喝醉了,才会跑来找你喝酒。”

    “你本来就喝醉了。”胡枢说完,咳嗽了起来。

    松烟连忙上前给他拍背,忍不住对蔡礼道:“蔡公子,我们世子带病陪你喝酒,你还嫌他古板?”

    “我就嫌了,怎么地?”蔡礼蛮不讲理地一瞪眼,走了,顺便还拎走了一坛酒。

    扶留连忙去追蔡礼,还不忘冲胡枢和松烟拱手:“我们少爷不懂事儿,别朝心里去。”

    松烟被逗笑了:“蔡公子的这个小厮,真是有意思。”

    “他不是奴仆。”胡枢咳嗽了一阵,道,“扶留的父亲,是蔡礼父亲的副将,在一次突围中,战死在沙场。”

    “啊,那他——”那他怎么甘愿做个小厮?松烟本打算问问,但想想人各有志,连蔡礼这个正经的将门之后,都在吊儿郎当、游手好闲,那么副将的儿子当小厮,又有什么好稀奇的?

    -----------

    胡枢因为咳嗽,辗转反侧,几乎一夜未眠,但第二天早上,他还是准时起床,去西善堂给窦氏请安了。

    西善堂上,顾氏、徐氏和卢氏都已经在了,正在陪窦氏说话,各房的少爷小姐则还没来。

    胡枢走进堂内,给窦氏行礼。窦氏看见他眼下的乌青,皱眉道:“子元,你又没睡好?”

    顾氏问道:“是因为蔡礼昨晚来找你喝酒了?”

    “是。”胡枢回答道,“不过并未喝到太晚。”

    “那你也少跟蔡礼搅在一起。”顾氏道,“我听说他至今对沈氏女念念不忘,简直是魔怔了,那种毫无廉耻、不守信义,与人私奔的女人,有什么好惦记的?”

    卢氏想着胡恒秀的那点政绩,道:“老夫人,大嫂,二嫂,沈氏不是跟人私奔,是被人诱拐了,后来还是机缘巧合,被樱儿救出来的。”

    “被人拐走的?掩人耳目而已吧?”顾氏一点儿都不信,“如果是被拐,这一整年的时间,沈家怎么没说?”

    “这”卢氏不知道怎么圆了。

    这时候,胡枢出声道:“也许沈家当年不知情;也许正如二婶所说,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但无论事实真相如何,沈大小姐都已经痛改前非,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子元,你怎么替她讲话?!”顾氏惊道,“你不会跟蔡礼一样——”

    窦氏也吃了一惊,扶着丫鬟的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子元,你是晋国府世子,胡家族中这一辈里的翘楚,你将来是要继承爵位,挑起胡氏一族大梁的,可不能跟蔡礼一样胡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