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好食多磨 第9章 一碗伤心粉(二)

时间:2018-03-25作者:闲眉

    锅里汤汁渐浓,沈依依舀起一勺,想要尝尝味道,小胡椒板着脸把勺子抢了过去:“小姐您的伤还没好,不许吃辣的!”

    沈依依忍不住笑了起来:“辣不辣?”

    “可以了。”小胡椒依旧板着脸,说完过了一会儿,憋不住又补充了一句,“辣米油太辣了,好多人都受不了,这个刚刚好。”

    沈依依瞧着她的模样,忍不住地笑:“把纱布袋捞出来,继续熬。”

    小胡椒板着脸,照着她的吩咐做了。

    锅里的食茱萸汤汁,渐渐地熬成了浓稠的膏状物,小胡椒抬头看看沈依依,不说话。

    沈依依拿勺子搅了搅,觉得差不多了:“找个盒子,盛起来吧,等晾干一点再切开,就是一块一块的膏了。”

    小胡椒板着脸,一声不吭,把锅里的膏状物盛进一个大盒子,再拿一个巴掌大的模具,将其印成了一朵一朵的梅花形状。????到底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做事这么讲究,煮个辣膏而已,竟做得如此精致。沈依依突然就想起了白哲——白哲是个颜控,来她店里吃个火锅,都要求她把牛油做成玫瑰的形状,如果他看到这梅花形状的辣膏,一定会很喜欢的吧?

    小胡椒印好最后一朵梅花,气呼呼地叫她:“小姐,取名字!”

    沈依依这才回过神来,好一阵失落。还想白哲做什么呢,他们都已经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了。要是她知道有一天会穿越,一定早点向他表白心迹,哪怕被拒绝也在所不辞。

    小胡椒见她没有反应,更生气了,直推她的胳膊:“小姐,取名字!”

    沈依依忙道:“就叫茱萸膏吧。”

    茱萸膏?一点儿也不风雅。小胡椒嘟噜着嘴,拿起扇子给茱萸膏扇风,好让它们快点晾干。

    这时候,湃在冷水里的凉粉倒是成形了,沈依依将其倒扣出来,切成了小段。

    小胡椒扇着风,瞅了一眼,晶莹剔透的,煞是好看,她忍不住就咽了口口水。

    沈依依看了她一眼,故意当着她的面,爆香各种调料,再加入刚熬好的茱萸膏,淋到了晶莹剔透的凉粉上。

    “香吗?”沈依依端着凉粉,送到小胡椒的鼻子底下。

    小胡椒忿忿地扭开头:“哼!”

    “行啦,先吃吧,吃完才有力气生气。”沈依依把碗搁到了她面前。

    小胡椒气鼓鼓地道:“小姐,您的伤没好,不能吃辣的!”

    “我知道,我不吃辣。”沈依依说着,给自己做了一碗不放茱萸膏的凉粉。

    小胡椒本来想讲讲骨气,但到底抵不过凉粉的香味,捧起了碗。凉粉入口冰凉爽滑,紧接着一股火辣鲜香直冲卤门,小胡椒一口下肚,什么气恼都忘了,大叫着喊道:“这是什么,太好吃了!!”

    “这叫伤心凉粉。”沈依依看看她碗里,再看看自己那一碗无辣的凉粉,认命地叹了口气。

    “伤心凉粉?”小胡椒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为什么叫伤心凉粉?”

    沈依依拿起勺,把漂亮的梅花茱萸膏切下来整整一半,丢进了小胡椒的碗里:“拌一拌,再吃。”

    小胡椒依言拌匀,吃了一大口,顿时眼泪与鼻涕齐下,辣得直哈气:“好辣!好辣!!”

    沈依依看看她的鼻涕和眼泪,再看看她被辣得通红的脸,哈哈大笑:“现在知道为什么叫伤心凉粉了吧?”

    因为会被辣到痛哭流涕吗?小胡椒痛饮了几大杯水解辣,却又忍不住继续吃,一会儿功夫就空了碗。

    “小姐,上次的云南米粉,这次的伤心凉粉,我都没有见您做过呢,您从哪里学来的?”小胡椒辣得呲牙裂齿,问沈依依道。

    “自己琢磨着做的,我养伤养了半个月,闲得无聊,尽琢磨这些了。”沈依依随口应付她。

    大凡热爱厨艺的人,都会时不时地琢磨新菜式,她相信那位天真傻白,但是厨艺过人的本尊,这一点跟她是一样一样的。

    果然,小胡椒听了她的回答,不再有疑虑,专心吃伤心凉粉去了。

    “早上吃太辣不好,回头你出去卖早点的时候,记得别放那么多茱萸膏。”沈依依提醒她道。

    还是要卖早点!小胡椒又把脸板起来了。

    沈依依当是没看见,继续道:“凉粉这种食物比较特殊,不用现做,到时我在家里做好,你直接拿出去卖就行。还有,你待会儿再出去一趟,买一辆推车,像馄饨车那样的就行。”

    还要买推车?!她这是要认真卖早点,做生意吗!明明说好了要走的,转头就反悔!她就知道,她舍不下吴德!小胡椒气得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转,风一般地跑出去了。

    沈依依知道,小胡椒再怎么生气,也不会耽误干活儿,就没有去管她。果然,不到一个小时,小胡椒就推着一辆崭新的小推车,出现在她面前了。

    这辆推车,和沈依依早上见过的馄饨车一模一样,下面两个轮子,上面一口带炉子和锅的“木箱子”——看来是有工匠为了方便小摊贩做生意而“量产”的。这口“木箱子”,外面看起来很大,其实里面的空间很小,三分之二的地方都被炉子占据了;剩下三分之一的空间,由一块简陋的木板隔开,权当是个小碗橱,里面能搁几个盘儿。

    “很好。”沈依依围着小推车转了几圈,满意地道,“明天就可以卖伤心凉粉了。”

    “我去卖??”小胡椒忿忿地把自己的鼻子一指。

    “我倒是想去,可巷口的眼线不会让我出去呀。”沈依依说着,像是得了提醒,嘱咐小胡椒道,“你对那两个眼线态度好点,每天出去卖伤心凉粉的时候,记得送他们两碗。”

    逼着她去卖早点,还要她讨好眼线!小胡椒又被气哭了,摔摔打打地把推车推到后院里去了。

    沈依依决定卖早点,可不是说说而已,第二天,她不顾脖子上勒痕未愈,天不亮就起床,做凉粉,拌调料,足足做了一大锅。

    小胡椒虽然嘟噜着嘴,但还是跑前跑后地帮忙,最后两人把装满伤心凉粉的大锅抬上推车,架到了炉子上。

    凉粉已经全做好了,炉子根本不用点,小胡椒抱怨道:“这炉子就是个摆设。”

    “这还不好?不用生火,省多少事儿哪。”沈依依把她送到院门口,挥了挥手,“早去早回,赚了钱我给你做新衣裳!”

    还新衣裳!小胡椒又快要被气哭了,赶紧加快了速度。

    小胡椒的脚步很快,但等她到了巷口,和昨天一样,又被卢大和卢二拦住了。

    d.. q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