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道门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伏诛!阴司插手!

时间:2018-05-28作者:第九天命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杨玄感领着十于骑一路疾驰,路遇一处芦苇,呵斥道:“尔等反向而行,若能讨得性命,日后莫忘与我坟头覆酒三杯!”

    “将军!”众亲卫齐齐一阵惊呼。

    “走!”杨玄感话语不容置疑:“这是军令!”

    十位亲兵下马跪倒在地拜别,其中一人道:“将军,保重!”

    话语落下,众亲卫打马远去,卷起浩荡声势,似乎是在吸引宇文成都等人的注意。

    杨玄感与杨积善徒步行走,步入芦苇深处,忽然只听远方一阵箫声淼淼,杨玄感顿时脚步一顿,抬头怒视前方,过了一会才对杨积善道:“你杀了我吧,我不能死于宵小之辈手中!”

    “大哥!”杨积善眼中泪水滚滚,自古以来王图霸业从来都不是一帆风水,有可歌可涕,更有穷途末路。

    “成王败寇,我即便是死,也绝不能死于宵小手中,张百仁虽然修为比我高,但我却瞧不起他!此人做事优柔寡断,瞻前顾后,我不屑也!”说完话闭上眼睛:“动手吧,黄泉路上送我一程,待我进入阴司,必然东山再起,叱咤皇图。此战之败,非我之过也!”

    “嗖!”杨积善手起刀落,便要将杨玄感授首。

    “唉~”

    悠悠一声叹息自芦苇丛中传出,只见张百仁脚踏波涛,所过之处芦苇自动两侧倒伏,搭建了一条芦苇之路。

    “杨玄感,你这等人物,真以为死后本都督会给你进入地府的机会?”张百仁缓步而来,一步十丈,向着兄弟二人走来。

    “噗嗤”

    气血冲天,一捧热血洒落在地,杨玄感一双眼睛盯着徐步而来的张百仁,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王图霸业谈笑间,我不后悔!”

    “嗖!”

    就在此时,天边一根哭丧棒划破虚空,遮天蔽日的向着张百仁打来。

    “不曾想,即将返回阴司之时,居然碰到有如今精粹的战魂诞生,其魂魄经过龙气洗练,日后稍加培育,便是一位鬼神!”白无常话语中满是兴奋。

    面对着砸下来的哭丧棒,张百仁大袖一挥遮天蔽日,便要将那哭丧棒连带着白无常收摄起来。

    此时黑白无常无形无相,刹那间出现在张百仁身前,一拳向其胸口捣来。

    “砰!”

    张百仁身形散开,再出现时黑白无常已经来到杨玄感身前,二人中间多了一道模糊的影子。

    “杨玄感,可愿归降我阴司?”白无常嘿嘿一笑。

    “玄感愿降,只是请二位尊者诛杀此瞭,救出小人父亲”杨玄感恭敬道。

    “杀他?别想了,这小子邪门的很,我兄弟即将返回阴司复命,不虞多事,能救出你的魂魄已经是邀天之幸,咱们且入阴司再谈其他吧”黑白无常卷起杨玄感魂魄,便要寻机遁逃。

    “想走?”张百仁手指尖掐住一片花瓣:“杨玄感,你当真要背叛人界?”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杨玄感仰天狂笑:“我已经不是人了!”

    “既然不是人,那你便留下吧!”

    张百仁手指一弹,刹那间虚空充斥着无尽花瓣,逆乱阴阳,地水风火卷起,天地间阴阳二气似乎能剿灭万物。

    “无生,我二人修得无常无相,天地万物没有什么东西能困得住我们兄弟!”一边说着只见黑白无常居然间不容发之际化作了黑白二色气流,混入了阴阳二气之中,随即借助阴阳二气逃了出去:“你这招咱们五百年前兄弟尝试过上百次,怎么越来越退化了。”

    说着话黑白无常已经消失在天际,虚空中的阴阳二气也在逐渐散去。

    瞧着杨玄感的尸首,张百仁默不作声,一边杨积善低垂着脑袋,猛然举起手中长刀,便要向着自家脖颈切来。

    “铛~”

    张百仁一脚踢飞杨积善手中大刀,一拳将其捶晕,待瞧见远处卷起的滚滚烟尘,手中六根金针浮现而出,扎入了杨玄感的脑袋中。

    随即张百仁远去,留下了满地的狼藉。

    “快,杨玄感在这边!杨玄感在这边!”

    张百仁远去,任凭下方军士争功,他如今位列极品,自然不会与人争功。

    杨玄感即死,天下各路反贼群龙无首,一时间不断溃败,各路盗匪被追缴围杀。

    杨广帐前

    张百仁缓缓走入大帐,对着杨广抱拳一礼:“杨玄感死了。”

    “区区杨玄感不值一提,只是此儿坏我东征大计,实在是百死莫赎!”杨广气的咬牙切齿。

    “杨玄感魂魄被阴司无常抢走,只怕日后会生祸患,是以下官打算将杨玄感尸身炼制成金尸,日后也好有肘制的底牌”张百仁看向杨广。

    杨广点点头,并不在乎杨玄感的事情,而是手中拿出一封诏书:“爱卿且看如何?”

    接过诏书,张百仁随即眉头一皱:“陛下,此事怕不妥!李家高手无数,不缺能征善战的大将,却苦于军中伸不进手,手下无士兵可用。若叫李家得了弘化郡,关内十三右陇皆受其节制,只怕后果不可预料。”

    杨广深吸一口气:“朕这帮表亲,唯李家成了气候。朕又不是傻子,岂会不知如今天下形势,这兵权与其便宜别人,倒不如便宜了朕的表亲。朕手下无人可用,无人可信啊!”

    张百仁闻言低下头,缓缓闭合了圣旨,扫过杨广鬓角处的两道白发,眼中露出了一抹怅然。

    吞噬了长生神药的天子居然有了白发,这简直不可思议。

    “下官去敲打李渊一番!”张百仁看了杨广一眼,眼中露出一抹杀机:“至于斛斯政,既然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下官便安排其上路。”

    “不必,朕亲自来!”杨广摇摇头:“若事事都由你办,岂不显得朕太过于无能。”

    “李渊,圣旨在此,还不速速出来接旨!”张百仁脚踏虚空,径直闯入李渊府邸内。

    “见过大都督!”

    李渊抱拳一礼,在其身后李神通等人纷纷走出来,站在李渊身后。

    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过众人,目光落在春归君身上,眼底露出一抹笑容:“这位先生,看起来倒是有些眼熟,李家能人异士果真无数。”

    春归君勉强一笑,李渊不动声色的上前:“李渊接旨!”

    “跪地接旨!”张百仁瞳孔内一抹杀机缭绕,惊得李府霎时间动静全无,众人如坠冰窟。

    “你……”李神通要辩驳,被李渊一把挡下,居然一撩衣袍,径直跪倒在地。

    李渊跪倒,李府众人自然也随之跪倒一大片,呼啦啦的颇为壮观。

    “李渊,你倒是得了一个好差事,日后关内右陇十三郡兵马俱都交由你节制,你可莫要辜负陛下的期望!”张百仁低头俯视着李渊。

    此言一出,李府众人俱都心神震动,猛然抬头看向张百仁,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元弘嗣与斛斯政乃是亲属,斛斯政逃亡高丽,陛下盛怒之下牵连此人,便宜了你李家!”张百仁俯视着李渊,将李渊眼中不敢置信的目光收之于眼底。

    不单单李渊被惊呆了,就是李神通、李世民、李建成等人也犹自不敢置信,天上掉馅饼,居然砸在了自己的头上。

    “没出息!”张百仁将圣旨放在李渊手中,目光一扫,瞧见了跪倒在地的长孙无垢,些许时日不见,却是清减了许多。

    “哟,你们李府打的倒是好算盘!”张百仁看看长孙无垢,再看看李世民。长孙无垢低垂着脑袋,李世民在一边咬牙切齿,双拳紧握,张百仁又将目光看向了李渊。

    “李大人,起来吧!”张百仁道。

    “李渊接旨!”李渊捧起圣旨,恭敬的对着张百仁抱拳一礼,随即道:“都督,咱们之间虽有仇怨,但却并非不能化解。俗话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

    “不必了!”张百仁挥手打断李渊的话,转身向大门外行去:“日后还需分个高下。”

    瞧着张百仁走远,众人也没计较张百仁失礼,而是纷纷围了上来,目光火热的看向那圣旨。

    李渊打开圣旨,下一刻李家众人目光一片火热,李世民道:“爹,大事成了!”

    “怪哉!大都督不会不知我李家心思,怎么会任凭陛下下达圣旨,而不加阻挠?”李渊皱眉沉思。

    众位李家弟子也是陷入了沉思,思来想去不知问题出现在哪里。

    任凭李家众人猜测,张百仁走出太原城,一双眼睛看向路上荒凉景色,忽然想起了一首应景的诗词:“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荞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弛乔木,犹厌言兵。”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癸卯,吴郡硃燮、晋陵管崇聚众寇掠江左。

    辛酉,司农卿云阳赵元淑坐杨玄感党伏诛。

    杨玄感之死,此事没完,风暴才不过刚刚开始而已。杨玄感的余波才开始逐渐扩散,最终席卷整个大隋,而后扩散天下,动摇大隋国之柱石。

    杨玄感造反,真正的撼动了大隋的根基,后果太严重了。

    ps:补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