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赤兔记 122 又一波

时间:2017-10-24作者:东郊林公子

    阿飞扔的欢快,这一下不只是青城三英,就连守在马车那边的玩家也是气的直跳脚。当即有两个人认不出的跳过来,抖着剑怒道:“这厮恁地可恶,先把他给挂了......青城三英,你们到底行不行!”

    “你们俩回去,不要离开位置!”

    忽地听得有人喝了一声,竟是那伤疤烟脸。他素来讲究秩序命令,决不允许有人随意出战。有人便怒道:“老大,这厮太可恨了!且让我杀了这厮......”

    伤疤烟脸冷冷道:“这是他诱敌之计,难道还看不透吗?一会儿你们要是离开了位置,说不定......嗯?卧槽,我闪!”

    原来他瞥见一个巨大的烟影正从天而降,也算是他武功高强,立刻往旁边一滚,险险的躲了开去。却见一个巨大的烟乎乎的门板“啪叽”一声拍到了地上,将他方才站立的位置结结实实的覆盖住了。这门板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的,极为沉重,地面都拍的陷入一寸有余。

    这不是那酒肆的大门板么?

    谁扔的!

    伤疤烟脸也是冷汗直出,转头一看,却见那青城三英一脸的尴尬,正狂追一个蹦来蹦去的家伙。那家伙手中还拎着一个窗户棱子,明显是刚刚卸下来的。

    “客官,小店的门板和窗户,那可都是刚装修好的,三十两银子一个平米啊......”远处老板的哀叹之声传来。

    “别着急,老板!等我们做了这一票,你所有的损失我们都双倍赔你!”

    阿飞的声音响彻全场,随手把那窗户棱子整个儿扔了出去,哐当一声砸到了一个护镖的汉子。那汉子原本正在专心对敌,不曾想祸从天降,只得趴在地上大声痛骂哪个没素质的贱人。

    伤疤烟脸的眼角抖动了几下,终于要发飙之际,忽地身边大乱,人头翻滚。原来在右侧的屋顶上又有一群人飞出,这群人穿着浅灰色的衣服,数量足足有数十人,正是趁着混乱扑向了马车的另一侧。半路上他们整齐划一的掏枪动作,一阵机括之声,弓弩破空而来!

    “果然还有其他人!”

    这是今天第二波人了!

    围观的玩家们也都是大声欢呼,心想这下可热闹了。

    那伤疤烟脸却深吸一口气,心里猛地一跳。他先是侧身避开射过来弓弩,顺道一挥手打了个手势。那第三、第四小队迅速出击,与这群人碰到了一块,乒乒乓乓的交起手来。伤疤烟脸脸色阴沉,怒道:“声东击西,扰乱视听,你们就这点本事么?”

    “喂,烟子,我们的本事有多大你不知道,不过你的本事有多大,我却是晓得!”

    忽地有人轻轻一笑。

    伤疤烟脸闻言脸色微变,转头就看到第二波来袭的人中,站出来一个穿着淡金色的衣服的玩家,此人手里拿着一柄折扇,脸上似笑非笑。

    “是你,你竟然来劫镖了!”他倒吸一口了冷气。

    听这语气,似乎这两人还是熟识。

    远处的阿飞正在与青城三英磨豆腐,他扭头看了一眼,也是一片讶然。

    来人竟是认识,明教的大师兄,剑君十二恨!

    这个熟人出现,让阿飞也是颇为意外。

    明教在游戏中被列为玩家十大门派之一,根基便是那倚天屠龙记中的明教。剑君十二恨便是这明教的大师兄,在大江湖中也是有名的高手之一。本身精通弹指神通,乾坤大挪移以及青翼身法,据闻这段日子又得了一枚圣火令,练了其中的部分功夫。

    这剑君十二恨是兄弟会的人,昨日他也在百花楼,只是和阿飞没有什么接触。而且到目前为止,剑君十二恨算是这场劫镖事件中,出场的玩家中最有名的一个了,易容的阿飞因为不被人认识,自然享受不到这个尊称。周围的玩家中也都发出一阵阵惊讶,就连一开始交战的那些人也都分了开来。尤其是那金刀玩家,往后一跳,正用一种疑惑和谨慎的眼光看着剑君十二恨。

    却见剑君十二恨淡定的站在那伤疤烟脸面前,忽地一拍扇子,喝道:“今日这场镖,我们明教要承包了。其他兄弟不如给个面子!”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扫向了金刀玩家的方向,威胁之意不言自明。

    阿飞登时了然,看这模样,前后两拨玩家貌似也不是一伙的!果然那金刀玩家脸色一变,忽地冷笑道:“剑君十二恨,这话说的有些托大了。可是我们兄弟先来的!”

    “这事情也讲究先来后到么?”剑君十二恨微微一笑,“兄弟,若是你退出,我们明教铭感于心。日后我定会送一个大礼包给兄弟们喝茶。咱们行走江湖,都是要讲规矩的。”

    “哼,讲规矩!阁下之意,实力就是规矩喽.......若是我们不退出呢?”

    剑君十二恨打了个哈哈,道:“那就怪不得我们了。留在这里的人,统统都要死便是了!”他轻轻一挥手,一群人慢慢围上来,形成了一个半圈状。那金刀玩家脸色微变,却是一挥大刀,冷冷的看着剑君十二恨没有说话。看他的样子,似乎也不准备就此退出。

    剑君十二恨却不再理会他,而是看向那伤疤烟脸道:“烟子,咱们又见面了!没想到今日是你押镖,这可是巧了。咱们新仇旧恨,倒是可以一并了结!”

    “又是你,你是专程来找我的吗?”伤疤烟脸怒道。

    剑君十二恨却是一笑,摇头道:“烟子,你太高看自己了。我这次来不是为了你,却是为了你的这批货。既然咱们都是老熟人了,就不如把货送给我,卖我个人情如何?”

    伤疤烟脸却是大怒,道:“放你的屁,我卖谁的人情都不会卖你!”

    剑君十二恨却道:“何苦来哉,你忘记上次被我击败后,答应我,以后见了我就绕道而行的!今天你可以饶道了!”

    “哼,小贱君,你这是说什么屁话!老子今天押镖,你过来劫镖,咱们做过一场便是,说这些屁话作甚?你还装模作样的弄这些场面,派个人声东击西,我为你不耻!”

    小贱君是剑君十二恨的外号,原是说他人品很贱,喜欢做那墙头草。不过一般人可都不敢直面这么说,否则他听了定会狂怒。果然剑君十二恨脸色一沉,咬牙道:“烟子,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今天我不知要劫镖,更要把你们这群人全都杀光,若是能活下一只狗,就算老子我没种!”

    他盛怒之下,也开始爆了粗口。那伤疤烟脸冷笑道:“那你来试试,你有种没种,只有你的男人才知道!”

    这伤疤烟脸的嘴也是厉害,剑君十二恨仰天一笑,却是不发出什么声音。笑罢他环顾一周,忽然朝那周围一指,道:“在场的所有人,老子不管你是哪一伙的,都给我滚吧!”

    将明教大师兄如此嚣张,人头登时一阵耸动,看热闹的也纷纷往外站了一站,唯恐被波及到了。那金刀玩家却也不屑道:“剑君十二恨,这趟镖我也想要,各凭本事吧!”说着他一扬手中的大刀,挑衅意味明显。

    “好,好!一会儿就让你知晓明教的本事!”

    剑君十二恨怒极反笑,他又朝阿飞这边看了一眼,不屑道:“你这货不是我们的人!你是来浑水摸鱼的。哼哼,岂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一开始就跳出来,现在却没你的事了,今天也别想得了好处了,给我滚吧!兄弟们,动手,这些人统统杀了!”

    明教众人都是答应了一声,迅速冲了上来。阿飞哎呀一声,佯装怒道:“你这厮当真不为人子!老子辛辛苦苦给你弄个迷魂阵,你却一来就掀桌子,连一口汤水都不给!”

    剑君十二恨一挥衣袖,冷冷道:“东西都是我们明教的,你想喝汤,门都没有!识相的快给我滚!”

    嘿!还挺嚣张!

    阿飞看着这散发霸道之气的剑君十二恨,一时间心情有些古怪。不过他忽地想到,若是这剑君十二恨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会默默退去呢,还是不顾一切的冲上来围杀自己,打断自己内功升级的过程?江湖上已经有人开出百万两银子来杀自己,这剑君十二恨不知出了多少。

    阿飞不知道这个答案,眼下他更好奇另一件事情,按理说武曌押送犯人是一件极为隐秘的事情,怎地先后冒出两拨人来劫镖,甚至连明教都惊动了。这武曌的保密意识也太差了吧!

    ------赤兔记------

    “砰!砰!砰!”

    在一片翠绿色的丛林中,强烈的气劲碰撞,空气中掀起了诡异的气流,仿佛看不见的漩涡一样呼呼旋转着。天魔劲和慈航剑典的真气激烈碰撞,竟似产生了一种泯灭的效果,将周围一切的东西都剧烈的往里撕扯

    在这样的气流纠缠中,两个曼妙的身材在空中一触即分,然后分别落在了两棵大树的顶端。而在她们中间的那棵树则是遭了秧,气流旋转着形成了一股古怪的旋风,在极端的时间内将整棵树的树叶都撕扯下来,形成了一条疯狂旋转扭曲的狂龙。光秃秃的树枝仿佛张牙舞爪的奇兽,但在那两个女子面前一点儿威胁都谈不上。

    忽然间那条绿色的狂龙崩溃了,散落的树叶慢慢朝周围铺开。两女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一个微笑,一个淡然。

    “剑心通明,果然不错!你比以前强多了!”那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微微一笑,用手捋了捋垂下的如瀑烟丝。

    “你的天魔秘也不差!阴葵派历史上只有你修炼到了这一境界,说起来妃暄还没有恭喜你呢!”青衣女子淡淡道。

    她们交谈的语气看似都毫无杀气,但空气中弥漫的气息却将刚才的激烈昭示的一览无遗。白衣女子眼珠子却转了一转,道:“师妃暄,你之前从来不会主动找我的,这一次为何特意把我引到这里来?”

    师妃暄站在一棵大树的树枝上轻轻起伏,背后那柄色空剑并不出鞘,脸上的表情更看不出喜怒。她用一种空灵的声音道:“没什么,只是很久没有和你聊过了,特意约你一见。不过看了你现在的模样,妃暄总归是有些不习惯。上官婉儿!”

    她最后几个字着重念了一念,那白衣女子,也就是上官婉儿嘻嘻一笑,兀自捏着头发道:“你是慈航静斋的圣女仙子,以前可不会做这种事情!不如让我来猜一猜吧,你一定是为了某个人方便做事,所以特意来牵制我的。我猜的可对?”

    师妃暄脸色微微一变,闭口不言。

    上官婉儿又是一笑,道:“看来是被我猜中了。那个人是你的新情郎么?唉,不知子陵听到了,他会不会伤心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