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赤兔记 231 易容与易容

时间:2018-02-12作者:东郊林公子

    “云中龙骑的这是什么马?当真是神驹啊!”

    云中龙飘逸而去,那封于修看的目眩神池,一时间做不得声。

    游戏中大多数玩家都会对马情有独钟。游戏中最有名的神驹莫过于阿飞的赤兔马,堪称是第一等的狂拽酷炫,之后尚有大剑神的爪黄飞电等。这云中龙不知是从何处得来了这一匹宝马,至少从品相上应该是不输于赤兔与爪黄飞电了,尤其是速度飞快,在平素的战斗中绝对是一大助力。

    这般艳羡的看了一会,封于修收回了目光。他这一次莫名其妙的被云中龙拦住了比武切磋,相信这并不是对方的临时起意。或许比武切磋只是一个借口,更重要的是给自己传的那个口讯吧!

    明月宫和魔师宫都已经盯上自己了么?

    封于修微微叹了口气,不由得想起了当日,与赤尊信临时合作之时得到的那个消息。现在一想,真是暗暗心惊!

    襄阳城竟然藏了这样一个惊人的宝藏,这才是最令人意外的。这一次他赶往襄阳也是为了此事,如果能够得到那东西,他封于修武功大进不说,还可以让很多大势力为之吃惊呢!

    或许这也可以解释明月宫和魔师宫这两大势力的行为,盯着自己,倒不能说他们也都知道了这个秘密,但至少是起了疑心。

    可当时的赤尊信,怎么就可以未卜先知,做了这么多的筹谋预备呢?临死之际还培养了一个道心种魔的青头,又在自己这边埋下了这个伏笔,“盗霸”的这番头脑实在是太可怕了!

    虽然不知道云中龙给自己传讯的真正意图,但知道了明月宫和魔师宫的意图,也委实让封于修有些心惊。吃惊之余,封于修更多的却是激动和兴奋!能够参与这般的江湖行动,他个人竟也有些向往。他来到这个游戏原本只是为了武艺上的修炼和精进,不曾想这个大江湖也有这样的精彩,让他情不自禁的参与进来,去感受这属于江湖侠客的豪情与梦想!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四州!

    怪不得有这么多人乐此不疲,徜徉其中了。

    那苦命的阿飞,云中龙亦或者是大剑神们,就是因为这个缘故而在大江湖里闯出了属于各自的天地了吧!

    良久他才收拾心情,见四下无人,便是从怀中取出一个精巧的盒子,慢慢打开,取出了一个软软的东西。那东西拿在手中轻轻一抖,竟然是一个制作精巧的面具。封于修将面具套在脸上,轻轻按捏,几分钟后另一个彪形大汉的模样便是出现了。只是这大汉的模样太过于惊人了,若是有人看见了,不知道要惊掉多少下巴与眼珠!

    封于修拿着一面铜镜照了照自己的模样,忽地嘿然一笑,低声道:“庞斑啊庞斑,若是你见了我,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我还是很期待呢!”

    他声音竟也变了,变成了另一个人。

    一个连庞斑听了都要无比吃惊的人!

    ------赤兔记------

    阿飞快马来到了一个小城镇,直接奔入了镇里唯一的一个传送点。传送点尚有一些玩家,见了阿飞不禁眼前一亮,当即有人大声招呼道:“咦,这不是那个谁么?”

    只是他还没有说出“那个谁”的名字,阿飞已经一头钻入了传送点,转瞬消失不见了。玩家们登时相互哀叹,有人便道:“这苦命的阿飞也太高傲了吧,我和他打招呼竟然也不理会!”

    “人家毕竟是高手啊!”

    “高手就可以在这般无视旁人么?”

    “坦白的说,的确可以啊!”

    “......哎,你们有没有发现,这苦命的阿飞是去哪里了?”

    “这里不是传往襄阳,就是去开封城。我猜是襄阳!”

    “是了,据说这厮与那郭襄关系不清不楚。”

    “不如咱们也去看看吧,说不定能看到什么绯闻呢!”

    ......

    且在众人继续八卦的时候,阿飞已经出现在了襄阳城外的一个据点。果然大师兄的消息没有错,他在驿站里面选择襄阳城内的传送点,系统都显示了“驿站阻塞请稍后”的提醒。一般玩家都会以为这是系统繁忙,等一会就可以了。但阿飞清楚,系统通过这种方式将玩家们屏蔽在了襄阳城的主城之外。只是不知道,那些一开始就在襄阳城内的玩家,现在又是什么状态呢?

    阿飞抬头看了看远处襄阳城的依稀轮廓,按下心里的些微慌乱,用最快的速度换上了易容面具。由于担心被人认出来,他没有骑赤兔马,也没有使用自己的标志性红缨,而是空手朝那襄阳城的城门掠去。

    越过一片矮林,城门就在百米之外的视线中了。那里人影绰绰,似乎并不多。阿飞瞧不出什么异常,正要松口气的时候,忽地旁边传来一片极微小的风声。

    他心里一动,敏锐的转折,翻身,轻飘飘的站在了几步之外。

    一枚黑色的暗青子落到了空处。

    “咦!”

    便在此时,旁边传来了一个人轻微的惊讶声。

    那人似乎是为自己的一击落空而惊讶。在阿飞的眼中,却见一个身材极瘦的npc慢慢的从一颗大树后面走了出来。他一身黑衣,身材清瘦高挺,有若竹竿般。皱纹满脸,年纪最少在七十开外,深凹的眼睛精光炯炯。不过此人并不是空手,而是在胁下挟著一枝寒铁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与他同时出现的,尚有三四名玩家,貌似是此人的属下。

    “师傅,这人武功不错啊,竟然躲过了你的一击!”一位玩家嘻嘻笑道。

    “黄师弟,你眼睛瞎了!”另一位脸色枣红的玩家却大声斥骂,愤怒道:“那只是师傅的随手一击,根本没有用什么力气。否则这个人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难道你是在质疑师傅的功夫么?”

    那个黄师弟登时脸色大变,哆哆嗦嗦道:“马师兄可不能这么说!师傅,我可不是质疑你老人家。你老人家武功高强,纵横漠北,这人能够躲过你的随手一击,八成也是凑巧吧!”

    “是是是,一定是凑巧!”

    “此人貌不惊人,哪里会感觉到师傅的攻势,也算他运气好!”

    几位玩家登时开始对那npc一片恭维,那位“黄师弟”也是暗中擦了把汗,顺便狠狠的瞪了那位意图给他穿小鞋的马师兄,心里是恨极了。那马师兄却毫不为意,站在那npc身边脸色顾盼,似乎颇为得宠。

    那npc却脸色冷淡扫了阿飞一眼,缓缓道:“死,或者退回去!襄阳城不许外人接近了。”

    此人虽然消瘦,但声音极为洪亮。阿飞一直想着此人的身份,但记忆中从未见过这个npc。他皱了皱眉,问道:“你是谁?襄阳城出了什么事情,为何不许旁人接近?”

    “大胆!”

    “竟然敢和我们师傅这般说话!”

    “果然是活的不耐烦了!”

    “师傅,让我来杀了他吧!就不劳烦你老人家出手了!”

    “不,我来。诸位师兄也不用出手......”

    那几个玩家又是争来争去,在npc面前争相出头。之前那位黄师弟因为说错了一句话,似乎觉得被师傅不满意了,率先抽出一柄长刀冲着那阿飞砍去,口中却道:“你小子真是活的不耐烦了!这个地方是师傅守的地盘,你从这里路过,那真是算你运气不好!就给我死回去吧!”

    他大刀当头砍下,带起一片风声,显然是力道极为不俗。

    面对这势大力沉的一刀,阿飞兀自低声道:“在这里守着......原来还安排了人么?”说话之间,他已经伸手抓出,却听咔嚓一声,那位黄师弟大声惨呼,长刀掉落在了地上,手腕却已经被生生折断了。

    阿飞提着肩膀将他一送,这位黄师弟便滚落在地,抱着手腕打滚惨呼。剩下的几名玩家大惊,便是那位高瘦的npc也是再度吃了一惊。又有两个人各自抽出刀剑一左一右的扑上来,但那位马师兄却站在npc身边,虽然抽出了长剑做护卫状,脸色惊疑不定的看着。阿飞不想拖延时间,直接跨步迎了上来,左右手同时出招,同样只用了一招便是将两人的兵器都夺了下来,旋即他大踏步上前,肩头与那两人撞到一起!

    两位玩家“哎呀”“卧槽”的当即被撞飞了,阿飞的甚至一点儿都不停顿,直接朝那npc走去,口中却道:“你是这些玩家的师傅,想来也是有点儿身份的。过来帮我个忙吧!”

    那npc见阿飞如此举重若轻的击败了他三个徒儿,也知道来人武功极是不俗。他手中的寒铁杖已经举起,沉声喝道:“好小子,老夫差点儿看走了眼,原来是一名高手!”那马师兄却伸着脖子喊道:“真是好胆,竟然敢和我师傅这么说话。你要我们帮什么忙?”

    “自然是帮忙带路了!”

    阿飞微微一笑,直接朝那npc抓去。那npc冷笑一声,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以为自己会一些微末功夫,就不懂得江湖规矩了么?”他寒铁杖斜斜刺出,指向了阿飞的下盘,但到了半路忽地一晃,竟然又指向了阿飞的上三路,招数狠辣,极是变化多端!

    但阿飞轻轻一握,这变化多端的寒铁杖便是落入了他的手心之中。高瘦的npc眉头一皱,冷笑道:“小子,我的寒铁杖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接的,你......噗!”他话没说完,阿飞便已经伸手一抖,一股罡气顺着铁杖袭来。阿飞这真气何等凌厉,那npc猝不及防,当即一口老血喷了出去。

    阿飞却将那铁杖趁势接了过去,叹口气道:“又不是小李飞刀,有什么接不得的?别说是你的铁杖了,就是庞斑的的三八双戟我也接得!”说着另一只手已经伸出,抓住了那npc的衣领生拉硬拽到了眼前!此人正要反抗,却被阿飞一掌拍中了胸口,一口气被砸了回去。

    “当啷!”

    那位马师兄瞠目结舌,手中长剑一时间没有握住,掉落在了脚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