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赤兔记 173 赋诗

时间:2017-12-16作者:东郊林公子

    当阿飞说出“唯好解斗”之时,现场一群玩家都是满脸的古怪。更有人好奇他要怎么来解斗,难道要学古人,在厅堂几百米外立一杆红缨枪,然后蹲在远处扔暗器吗?

    却见阿飞朗声道:“今日既然是要解斗,自然是要有一个解斗的法子,而不是让大伙儿乱打一气,徒增伤亡与不和。”说完他环顾四周,虎步到了一张雕龙的巨大石刻面前。那石刻原本是在大厅的窗棱下面作为装饰,长约数丈,高也有丈余,石刻的巨龙盘旋在山岭之间,张牙舞爪,栩栩如生。人站在它面前都显得有些瘦小。巨龙口中却是吐出一股甘泉,喷到了不远处的一汪水谭之中,将整个画面活泛了起来。

    阿飞站在这巨龙旁边,仰头看了一会,叹道:“见龙升天图,看来明教的所图,素来都是不小啊!”

    不曾想众人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装逼,不想与他闲扯这些没用的废话。却见阿飞已然伸出左手,轻轻插入了那龙嘴喷出的泉流之中,兀自轻轻的上下抖了几下,仿佛在感受水流的冲击。等抖到三下的时候,那道泉流忽然间断了,水花竟然也不外溅落,而是被阿飞直接托在了手中,兀自不断的滚动堆积着。

    大伙儿都呆住了,碗口粗的水从巨龙的嘴中吐出,落到了阿飞的手中却不往下流动,形成了一股奇特难言的一幕。以手托水,这明显不符合物理规律,水不往下流动还能去哪里呢?却听得有人低呼一声,道:“那些水是被冻住了么?”

    听到这句话,人们这才将注意力放到了阿飞的手掌之上,却见水波荡漾之间晶莹剔透,最底部果然有冰晶凝聚,雾气渐生。龙口的水依旧在往下喷涌,只是落到阿飞手中便在短瞬之间凝结成冰,然后混合成像水晶一般被阿飞给托住了。但阿飞控制水流的力道极为巧妙,看起来像是水都被托住了一样。

    大伙儿这才恍然。都晓得阿飞会玄冥真气,阴寒霸道,用内力来冻住水倒也不难。只是他这么托下去,一时半会到该可以,但越往后水越流越多,冰晶也会越堆越高,终究会有握不住的时候塌掉,或者最终将出水口也冻住了。

    如果仅此而已,却也不算是什么,顶多是展示了阿飞的寒性内功罢了。在场之中也有人可以做到,比如青翼蝠王韦一笑的寒冰掌也有这般能力。

    但很快阿飞便做了一件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他左手往外横地一拉,那水流仿佛被一股吸力也给硬生生的扯了过去,奇怪的是整个水柱还是汩汩流动,但在空中扭曲着却不中断。人们惊呼一声,不曾想还有这种奇异的效果!当即有人大喊“水遁水龙术!”

    当然有识货的人喊得是“吸星大法”,声音却有些颤抖。

    阿飞浑然未觉,此时他弓腰马步,凝神静气,真气已然是流转不息,仿佛与水流浑然一体,刹那间整个人的气势都发生了某些变化。在众人看的失神的时候,他的手指轻轻转动,无名指轻轻一挑,一股细细的水流就被弹出来,朝几丈外的一张石壁激射而去。石壁光滑,上面刻了一些山水之画,与那巨龙雕刻相映成辉。那股水碰到了石壁便是瞬间凝结成冰,结结实实的贴到了墙壁之上。阿飞却手下不停,手指继续连弹,一道一道的水流不断冒出,在墙壁上化作了一道道的冰痕!

    嗤嗤,嗤嗤!

    阿飞仿佛作画一般,不断的弹点着水流朝石壁射去,时快时慢,时高时低。一开始人们还有些不解,不知阿飞是想弄些古怪,但很快就有人发现,那些冰在石壁上却是化作了一个个横平竖直的笔画,随着凝结成形,渐渐清晰可见。

    “红花白藕青荷叶,三教原来是一家!”

    十四个闪着青莹的大字刻在了墙壁上,上下两排,整整齐齐。

    写完最后一字,阿飞住了手长身而立,继续单手托着那水柱缓步走到了水潭之前,轻轻的一送,水柱就这样被丢还给了水潭和巨龙。

    哗哗之声重新回到了众人的耳朵之中,大厅仿佛回到了之前的场景,一切重新活了起来。但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看着那墙壁上的大字一时无言。阿飞却是轻轻的拍了拍手,昂首欣赏着那两行字,兀自缓缓道:“中原明教与波斯总教之争,说来说去都是一家人。所以我送给你们两句诗。当年的封神时代,阐教、人教等三教之争,其激烈程度远是强于今日,所以后人才会有这般感慨。若是能够和平相处,后世局面或许会大大不同!”

    人群中沉默了一会,仿佛是在消化内心的震惊。焉地里有人不解道:“那这首诗如何调解今日的两家之争?”

    “此事易尔!之前大伙儿不是争论,明教有没有能力保存这圣火令么?本盟主略施手段,若是明教谁能够做到同样地步,那便是有了足够的实力,即便保有两家的圣火令又如何?同样,若是波斯总教有人做到亦然。”

    说完他一挥衣袖,表示两个含义:第一,我这句话有隐晦的含义,能够做到我这般境地的就很牛逼,大约就可以牛逼到保存六枚圣火令不至于丢失了。第二我装逼完了,你们可以欣赏或者鼓掌了。

    掌声果然响起,但都是那江湖扛旗手们。更有人顺势喝道:“武林盟主,天表奇伟;内功盖世,宇内无敌......”但明教那边就没有这个闲心了。众人明白了阿飞的调解手段。他是立了一个标杆,做不到的自然就是实力不够。如此一来,两家倒也不必真的动手厮杀也可以分出高下来,没有流血冲突,原是构思不错!

    只是阿飞原本是波斯总教请来的帮手,因此这一次明显是针对明教而出难题,就看明教如何出招应对了!如果做不到,就表示自己不行,就要让出圣火令。至少在道义上是搪塞不过去了。

    众人的目光有些游移不定,即便是明教中人也隐隐不够自信起来。那墙壁上的十四个大字,用毛笔写起来容易,但要用水在墙上冻出来,却要花费极厉害的手段了。首先你要有寒性的内力,而且修为极为不俗,不能写几个字就偃旗息鼓了。其次还要有对水的精妙控制手法,刚才阿飞这般举手断水的操作,现场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饶是阳顶天,杨逍等人此刻也是面色难看,他们这些高手自然看得出,这里面的考究的根本就是内力的修为高低。阿飞这厮大张旗鼓的这般显摆,莫非就是吃定了明教在寒性内功修为上无人可以胜过他?

    嚣张,真是太嚣张了!

    区区一玩家怎么可以这么嚣张?

    npc一个个均有无名之火。当即有人跳出来,阴沉道:“苦盟主,我看你这法子不够公平啊!”

    阿飞看了这人一眼,道:“韦蝠王,我如何不够公平了?”

    出来说话的就是青翼蝠王韦一笑,他干笑一声,道:“你修炼的是寒性内功,原本就是江湖罕见。整个明教,除了我韦一笑之外,没有旁人修炼寒性内功。你便用这一条来挤兑我们明教,让明教大部分高手都无法下场照做,他们即便是内功盖世也是无济于事,这难道不是不公平?”

    他将“内功盖世”四个字着重念了一念,就是讽刺方才那些人的吹捧之语的,明教众人也是发出一阵哄笑。

    阿飞却微微一笑,道:“韦蝠王跳出来原来是为了说这句话。我原本以为你要跳出来代表明教出手呢!毕竟你的寒冰掌也是天下一绝......”

    韦蝠王一愣,当即涨红了脸,声音略尖的怒道:“我便是出手又如何?但不公之处我也要指出来,也好教世人知晓!”

    阿飞淡然道:“好,也好教诸位不要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方才用内力写了这几个字,旁人也不需要照葫芦画瓢,只要有人做到类似效果也可以,或者将它们毁去也行!当然了,所用的手段自然也要服众才行。否则有人拿了大锤钢钻,硬砸慢雕也可以做到,我也无话可说!我说的够明白了么?”

    众人都是一片议论,阿飞此言就是要明教的高手露一手的意思,如果能够盖过他的风头也算成功。如此倒也不限于阴寒之气了。明教高手的脸色登时好看了许多,有些人甚至已经有跃跃欲试的表情了。不过人群中也有人冷笑道:“苦盟主倒是好手段,只是你这首诗写的也不够恰当。我们明教与波斯总教只是两家,而来三教是一家之说。以后你要多读读书,再来江湖上招摇撞骗吧!”

    不少人登时笑哄哄的看着阿飞。这首诗阿飞也是随意一写,原本是比喻两家的争斗,并无不妥之处。那人拿来讽刺嘲弄他,自然是有些抠字眼的嫌疑了。但能够让阿飞出丑,明教众人也是无比乐意。而且这么一弄,也可以冲淡阿飞这一手化水成字的冲击力。

    阿飞却是仰天叹了口气,道:“有些人就是不长见识,非要我戳你们的伤疤。西域拜火教,传到中原先落地成了明教,后来却一再演变堕落成了日月神教。这是两教还是三教?今日之争,焉知后面日月神教不会也出来插一手?当年你们与日月神教媾和不成,反被算计,莫非想把这痛苦的记忆也要删除了么?”

    他此言不可谓不恶毒,明教众人果然大怒。当即那韦一笑跳出来,喝道:“好贼子,当年那事你也是首恶!今日你既然上的光明顶,我们明教也不会让你如意。容我先来破你这招,再来杀你,也好让你死的心服口服!”说完这话,青翼蝠王便是轻轻一闪,直接消失在原地。然后就出现在了石刻的巨龙旁边,单手朝那流水抓去!只是他刚抓到那流水,忽然间“啊呀”一声,迅速缩了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