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门枭妃 第三百二十五 京都谋

时间:2018-08-15作者:缥瑶

    一个散了的家,还有谁愿意留下?

    “二姐的东西,我从未有觊觎之心,在二姐回来之前,我也不会再踏进这个家一步,您自己珍重!”

    宁启文抬着脑袋定定的看着陈氏,严肃的说道。

    “启文……”陈氏绝对没想到宁启文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心中一种叫害怕的东西逐渐蔓延开来,这是她的儿子,她的希望啊!

    她明明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何他也要这样对她?

    宁启文却不想再继续听她说下去,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

    宁筱芸看了眼近乎呆滞的陈氏,提着裙子追了出去,宁启文好像知道她会追上来一般,只是出了院子就没有再走,站在原地等待着宁筱芸过来。

    宁筱芸见他还在,不由得松了口气。

    “小弟。”

    “大姐,娘为何会变成这样?”宁启文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问出这个问题来的,他甚至都不敢回头看,不敢看院子里的那个人,不相信那就是他那曾经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娘亲。

    对他这个问题,宁筱芸依旧只能苦笑着摇头,“我也不知道,娘怨恨二妹将你送去军营这是我和二妹就知道的,可是我从未想过她竟然还有那些心思!”

    说到最后,宁筱芸还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很感谢二姐的决定,她要怪的人不应该是二姐。”宁启文痛苦道。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我也是赞同二妹这个决定的,这几年你成长了不少,相信有朝一日你一定会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或许是脱离了让人难过的话题,宁筱芸说到这些的时候,宁启文脸上也难得露出了笑容,“大姐,你放心,我会很快成长的。”

    他会快快长大,然后让这个家重新聚集在一起!

    送走了宁启文,宁筱芸也没有再回去,而是进而去了山上,好几天没有见到二妹了,她想看看她,顺便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她。

    在这件事上,虽然娘没有一点针对她,但她是毫无条件的站在二妹那边的。

    上山的路上,宁筱芸这才发现陆陆续续有不少人上山,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不少的材料,随便拦住一个人,“大哥,你们这是干嘛?”

    被她拦住的那人身上的东西也不轻,语速很快的回了一句,“山上建房子,我们运材料呢。”

    上山的路不算好走,虽然有牛车可以上,但有些东西还真不得不由人背上去。

    建房子……

    宁筱芸刚刚有些舒展的眉头瞬间又皱了起来,这全都是二妹的地盘,那这建房子的人应该也是二妹了,没想到她不过是几天没出门,二妹都已经做了这么多准备了,看来,她是真的打定了主意。

    也是了,她是宁子柒,决定了的事情从来都不会轻易改变!

    宁家这一变故很快就在村里传了开来,尤其是宁子柒还在山上大兴土木,所有的了流言直指陈氏,对宁家村的人来说,于他们有恩的人是宁子柒,现在她都搬了出去,那对陈氏她们自然也是不会口下留情。

    尤其是不知道是谁穿出来陈氏在宁子柒遇到刺客那晚说的那些话,村里人一个个看陈氏的眼神都变了,背地里对着她也是指指点点。

    好几次陈氏想要上前去同她们理论,可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又放弃了。

    现在的她已经不需要去作坊了,不过宁子柒之前答应的五风镇的熏干子生意还是她在做,昨日宁子柒也派人送来了这个月的十两银子。

    作坊内,宁筱芸依然认真的处理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有些个胆子大的工人尝试着上前,“筱芸,你们家这是怎么了?你娘她……”

    “现在是上工时间,大家还是把心思放在活上,再说这是我们的家事,还希望大家不要这样。”

    在工人的话还没有把话说完之前,宁筱芸率先打断了她们。

    工人脸上一僵,最后还是听话的去干活了。

    虽然这宁家发生了变故,但她们也都知道,除了陈氏这边,其他的一切都还跟从前一样,就像宁筱芸,以前她是什么地位,现在依然还是这样!

    看着她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宁筱芸手上的动作顿时也停了下来,外面的传言她不是没有听到,不对,那些根本不是传言,而是事实。

    但是她知道,那些绝对不会是二妹让人说出来的,她还不屑去做这样的事,可到底是谁?

    山上的宁子柒也听到了村里的那些传言,当下她也是皱了眉头。

    “秦良,给个解释吧。”稍微思考一番,宁子柒便将秦良找了过来。

    “姑娘,什么解释?”秦良站在宁子柒面前,一脸的茫然,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村里的那些传言,和你没关系?”宁子柒提醒道。

    “怎么可能!没有姑娘的应允,我怎么会做这些!”秦良再次否认。

    村中的那些传言他是知道的,当时听到村里的人在说的时候他也是十分的解气,什么陈氏死不要脸,竟然眼馋着女儿的财产,现在倒好,除了一个宅子什么都没有得到,几个孩子也都离了心……

    宁子柒见他的样子的确不像撒谎,顿时也疑惑了起来,“那会是谁呢?”

    宁家村的人就算是知道她搬出来肯定是发生了些什么,可不至于将陈氏都说了些什么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知道这些的人就是那些……

    “你去问……算了,我问心无愧,就这样吧。”

    原本宁子柒还想让秦良曲问问到底是谁在把这些说出去的,可转念一想还是放弃了,不管是谁,不是她就行,更何况她也没有授意。

    与宁子柒这番坦然相比,陈氏的日子显然就没有那么好过了,她觉得现在她只要一出现在村里,看到她的人就会对她指指点点,脸上的神情还是那般的不屑,几天下来她觉得自己都要疯了。

    “啊~”匆匆回到家里,陈氏将自己关在了房内,再也压抑不住的尖叫起来。

    刚刚从作坊回来的宁筱芸听到这个声音,脚下步子一顿,却也只是一顿,然后继续往厨房走去,乒乒乓乓的一阵声响,饭菜已经上桌。

    一分为二,吃完自己的那一份之后便回房休息了。

    等到陈氏觉得肚饿的时候来到厨房,冷饭冷菜摆在桌上……

    ……

    京都

    “还没有消息吗?”苍擎天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跪在他面前的人脸上神色躲闪,“回,回皇上,还没有消息传来。”

    “没用的东西!”随着苍擎天的暴喝,桌上的笔洗应声而碎,“明日午时还没有消息的话,你就提着脑袋来见朕!”

    “皇上饶命!”下面的人赶紧磕头,“皇上,微臣斗胆猜测,那些人应该是已经遭遇了不测!”

    原本这话他是不打算现在说的,可这皇上说的明日午时,他真是没有办法,这么多天过去了,十有*就是任务失败!

    都失败了,还有什么消息会传过来?

    他可没有忘记,那西楚之地现在的主人可是苍连熠!他的手段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为了自己的小命,他还是要斗胆进言的好。

    又是一声脆响,苍擎天手边的茶杯又飞了出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些人都是朕身边的精兵,难道他们那么多人出手连一个村姑都没办法拿下吗?”

    苍擎天怎么都不相信!

    “皇上喜怒,这只是微臣的猜测,可是皇上您想,这么多天过去了,没有任何一条消息传来,对了,皇子那边……”

    这个皇子,就是继苍云霄之后去到西楚的苍瑞星。

    提到苍瑞星,苍擎天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不光是派去的人没有消息,他的那个好儿子也是没有传来相关的消息!

    难道,这次的任务真的失败了?

    苍擎天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一个村姑而已……”

    后面的话,他倒也是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对自己的这个说法也是不赞同了,要真是一个村姑,值得他这样大费周折吗?

    如果他派去的那么多人任务真的是失败的话,那个他禁止过的传说就变得更为真实了,毕竟真的没有哪个村姑能够在他派去的那些人手下逃脱!

    “依你所见,现在应该如何?”苍擎天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冷静下来。

    没有预期的怒火,下面的人也是松了口气,只是苍擎天的这个问题让他犯了难,并未在第一时间奉上答案。

    就在苍擎天快要失去耐性的时候,才见他缓缓开口,“皇上,微臣以为,与其暗地里派人,还不如光明正大的派人!”

    “继续说!”苍擎天脸上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些,明显是对这个提议感兴趣了。

    “是,皇上。”下面的人行了个礼,“虽然现在咱们已经和西楚是水火不容,可这都只是咱们自己知道,天下的老百姓并不知情,皇上派人去西楚,就跟派人去大瀛其他地方是一个道理,只是咱们这次派人的目的就是体察民情,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给点好处,这样一来也正好打碎之前京都的那些传言。”

    京都的传言!

    这几个字重重的击打在了苍擎天的心上,他苦心经营这么多年仁慈形象就这样毁于一旦,他恨不得把背后的人千刀万剐。

    “你可有把握?”苍擎天问道。

    “回皇上,微臣有七成把握!”这种事他不敢说自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然后面无法收场他还是要提着脑袋过来。

    七成?

    这个答案苍擎天并不是很满意,可他再看下面跪着的人,再想起现在京都的状况,七成已经算是很多了。

    “那你说,派谁去合适?”苍擎天放松了不少,整个人都靠在了他的龙椅之上。

    “微臣愿意请命!”

    “你?”

    “是,皇上,微臣愿意为皇上分忧。”

    苍擎天的眉头一直未曾松开,下面跪着的这人算是他的心腹,不然的话这种事情他不可能同他商议,现在他出了这样的注意,又自愿前往……

    “你不行!”苍擎天想了想,回了他!

    “朕这边还有许多事需要你去做,你且再想想还有谁合适!”

    那人没想到苍擎天竟会这样说,心中激动不已,他自愿前往也不过就是想要在皇上面前表忠心,现在目的达到又不用去,他自然是高兴的。

    很快他又给出了一个人选,“皇上以为金大人如何?”

    “礼部尚书金道才?”

    “是,皇上,金大人掌管礼部多年,一直对皇上您忠心耿耿,微臣相信金大人一定能完成您的使命!”

    对这个人,苍擎天印象也是十分深刻,这个礼部尚书的确是刚正不阿,在京都百姓心中形象不错,派他前去,事半功倍!

    “好!就金道才!”有了这个人选,苍擎天也是高兴不已。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他们预想的结果……

    带着皇帝的赏赐,礼部尚书拜别皇帝,浩浩荡荡的从京都出发,前往西楚郡。

    一路上围观的百姓将街道占满了,一个个都对着金道才带着的那几大车的赏赐指指点点。

    “听说这是皇上念战王在西楚辛苦特意赏析下去的。”

    “是吗?看着应该都是无价之宝。”

    “可不就是吗?皇上赏赐的东西能差了?”

    “可是我之前听说皇上并不喜战王?”

    “我也听说了,可这不喜的话,没必要这样吧!”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议论声也尽数传到了苍擎天的耳中。

    看来,这一招还真是有了些作用,也不枉他下了血本给那个野种那些个好东西了!

    但是,他没有看到的是,带着赏赐的金道才出了城门,就连回头都不曾。

    从京都到西楚郡,至少需要二十天的时间,金道才带着这些个东西和大队护送人马,需要的时间更是久了一些。

    苍擎天虽然对这个时间不满意,可京都百姓慢慢转向的议论声却让他舒坦了不少。

    也就是在他舒坦的同时,京都又来了一些不速之客,他们的目标很是明确。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之夜,火光冲天,惨叫声持续了一整晚!

    朝堂之上,苍擎天震怒。

    “查,给朕彻查,朕倒是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天子脚下如此猖狂!”

    大殿上人人噤若寒蝉,面对皇帝的怒火,无人能承受。

    在想起今日得到的消息,更是人人自危!

    “朕刚刚派金爱卿前往西楚,现在竟然就出现了这样的事,金府连同上下一百多条人命,竟被人付之一炬,实在是可恶!”

    没错,就在昨晚,那冲天的火光就是源自金府,也就是金道才金大人的府邸,也不知道他得罪了什么人,对方竟然下此狠手!

    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这样的事,苍擎天杀人的心怎么都灭不下去,“封锁消息,一定不能让这个消息传出京都。”

    面对这样的皇帝,所有人都跪了下来,“是,皇上!”

    大家也都知道,皇上之所以下这样的命令,就是怕这个消息传出去传到金大人的耳中,那样的话金大人此行的任务还能不能完成都是两说,苍擎天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接着,苍擎天又点了几个人,彻查这件案子。

    金家被烧毁的宅邸之外,很多老百姓都前来围观。

    “你们说说这是得罪了谁啊,这么狠。”

    “不知道,这金大人刚离开京都家中就遭此大难。”

    “哎,可怜啊,不过奇怪的是昨夜那么大的火,周围的人家竟然没遭殃,原本这样大的火势,一条街都要跟着倒霉的。”

    “对呀,你不说我还没发现,这事奇怪的很啊,是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