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门枭妃 第二百七十章 坦白身份(二更)

时间:2018-06-25作者:缥瑶

    ,!

    她的确没有什么值得吃惊的地方,早在看到连皓宸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他的身份不一般,只是没想到会是个皇帝而已。

    不过,他一个皇帝不远千里来到这五风镇找她帮忙……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可以帮得上的地方。

    “他,也是我的亲生父亲!”

    就在宁子柒垂头思考的时候,苍连熠又丢出一句,这一次宁子柒却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淡然,猛然抬起头来看向苍连熠。

    却见他就好像在说别人家的事一样,平淡的可以。

    她记得苍连熠之前跟她说过,苍擎天并不是他的亲生父亲,连字对他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存在。

    连皓宸,连……

    还有那几乎可以重合的身影……

    宁子柒好像并没有可以怀疑的地方,两年前她知道这些的话,或许会在第一时间上前给他一个拥抱,可现在……

    “恭喜王爷找到家人。”宁子柒心底微微颤动,脸上带着淡笑,“既然是这样,王爷更是应该告诉你父亲,我只是一个乡下人,还真是没有帮的上南临皇的地方,还请以后不要打扰。”

    她不得不再重复一遍,这里虽然以前是大瀛的地方,可现在到底是苍连熠地盘,南临人来这里,她原本是无所畏惧的,可现在这一层身份曝光,别人根本就是一家人,她自己是不怕,就怕连累了家人。

    苍连熠苦笑,“他是他,我是我,不相干,你不想做的事,没有人能逼你去做。”

    宁子柒微愣,不知道这中间还有些什么样的故事。

    两人就这样相对而立,不知道站了多久,谁也没有再开口。

    身后的云雾散了又聚,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去。

    宁子柒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准备在这里站多久。”

    苍连熠却是笑了,“你站多久我就站多久。”好歹在她的脸上不再只有冷漠了。

    这一笑,美的让天地黯然失色。

    其实宁子柒本身的面容已经够美,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每看到苍连熠的时候她的心里就会生出一丝妒忌出来,一个男人长这么美,简直就要遭天谴的。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就算再美,却不沾一点阴柔之气。

    现在的苍连熠比起两年前清瘦了不少,除了让人心疼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心疼!?

    “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宁子柒知道自己又没出息了。

    “好,我看着你进去就走。”出乎意料的,苍连熠并没有再作纠缠。

    两人擦身而过,都能闻到彼此身上那无法忘怀的独有气息,苍连熠贪婪的深深吸了一口,看着宁子柒关上屋门,这才转身下山。

    经过小莲花的提醒,宁子柒这才想起来两年前,因为郑夫人她们的关系,冷风送信来的时候她直接将信丢进了空间。

    一念一闪,一封书信出现在了宁子柒的手上。

    信封上子柒亲启四个大字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褪去颜色,突然还保持着之前的模样,甚至还能看到那独特的光泽。

    翻来覆去,宁子柒已经打消了看信的念头,毕竟两年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再看好像并没有什么意义了,发生过的事情也不会因为这封信而有什么改变。

    没有再将信放回空间,准备等明日找人将信直接送回去。

    不料,第二日,苍连熠早早的又出现在了山上,宁子柒也就索性把信拿过来递了过去。

    苍连熠眯眼看着她手上的信,伸手连人带信都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柒儿,那怕是忘了,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就没有收回的道理,所有一切都是如此。”

    这个时候的苍连熠又变身成为了霸道异常的那个他,而他所说的这一切,是绝对包括他的感情的。

    此生,唯有宁子柒有资格拥有。

    宁子柒被他牢牢的禁锢在怀中,试着挣脱却是徒劳。

    瞪着杏目看他,“苍连熠,你有完没完,做错事的分明就是你!”

    这一句,宁子柒是带着怨念的。

    苍连熠心中顿时柔软了起来,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对不起,对不起,柒儿,真的对不起。”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宁子柒被他压在怀里,闷闷的说道。

    “原本,你要一个人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可你为何不提前知会我一声?难道我宁子柒就这么不值得被尊重?我还苦苦的等着你的解释等了两年……呵,苍连熠,你当我犯贱?”

    “不许胡说。”苍连熠双手撑在她的肩上,“不许你用那个字说自己。”

    “当时凤栖人让我用王豆腐换一个母亲的消息,我一急之下失去了理智,直接让人带了王豆腐过去,拿到消息之后我也是迫不及待的就离开了西楚,只留下一封信给你,后来我到了凤栖领地,意外救下凤栖前任圣女,知道了我母亲的一些消息,辗转到了南临,结果一到那边就被认错遭遇了暗杀,身中剧毒,昏睡了两年,你及笄的那天我才醒了过来。”

    苍连熠急忙将这两年的事大概的与宁子柒说了一遍,“从此世上已无凤栖一族。”

    边说话间,苍连熠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骗她,还将自己两年之前写的信拿了出来,举在宁子柒的面前让她看。

    听到他昏睡两年,宁子柒的心里一抽,眉头也紧蹙在了一起,难怪之前他昏迷的时候会看到他身体内的黑气。

    不过……

    “什么毒。”宁子柒也没有忘记他身体内还有那些红气,那是身体的损伤,几乎遍布他的周身。

    苍连熠摇头,要知道是什么毒,现在他母亲就不会还是昏睡了。

    “那你如何解毒。”宁子柒似乎是和这个问题杠上了,不知道是因为中毒的人是苍连熠还是因为真的想要了解这种毒。

    “你给我的东西我都是随身携带的,南临国的太医拿你的药丸研究出了一种差不多的解药。”这些,都是苍连熠醒来之后才知道的。

    “那瓶液体呢?”以前他的身上她都会给他常备灵泉水和解百毒的药丸。

    “连皓宸与我一起中毒,我给了他。”苍连熠老实回答。

    “你可是真大方。”宁子柒阴阳怪气的说了句便不再看他。

    那么神奇的灵泉水,她就给了他一个人,结果他转手就给了别人,不顾自己的生死。

    苍连熠一愣,这样的小东西比起之前要让人放心了不少。

    “柒儿可是心疼了?”低沉的声音在宁子柒耳边响起,气氛已经换了一种。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心疼。”宁子柒懊恼出声。

    苍连熠嘴角微微上扬,再次将人抱在了怀里,“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宁子柒这次默默无声,实则是被苍连熠这种不要脸的行为惊呆了,这睡了两年脸皮都还睡的更厚了不是?

    “柒儿,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我发誓以后不管有什么事,一定会在第一时间与你商量,好吗?”

    宁子柒抬头与苍连熠对视,看着苍连熠深情款款的宠溺眼神,根本就无法回应直视,索性瞥了开来。

    “你身上的毒虽然已经清除,但身体状态并未恢复到巅峰状态,云冉给你的调养发子很好,你好好配合吧。”

    苍连熠将头搁在她的肩上,乖巧的点了点头,“嗯,我听你的。”

    小东西总算是没有一口一个战王了,天知道他从她嘴里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有多么的讨厌。

    至于宁子柒说的话,他自从将它认为是对自己的关心。

    这种认知让他觉得愉悦,嘴角上扬弧度更大,之前的心痛都被拂去了不少。

    他就知道,小东西对自己的感情不是这么容易就消失的,以后他一定要加倍的对她好,惹她不高兴的事,绝对沾都不去沾,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她拐回去。

    然而,他刚刚想好的这些,很快就被打了脸。

    宁子柒推得到他的答案,推开了他,“那么,现在你可以走了,以后也不要再来。”

    “我不走,在你没有原谅我之前我不会走的。”苍连熠一动不动。

    宁子柒原本淡淡的神色带上了些许的怒意。

    “我苍连熠也不是知恩不报的人,你救了我那么多次,我唯有以身相许,否则无以为报。”

    “呵呵!”宁子柒丢下两个字,往果园走去。

    听到这话,她只觉得自己整张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能不能再不要脸点?

    她什么时候让他报答了?她明明就是想要他离自己越远越好!

    这种摆明了无视的态度,苍连熠看得懂,却依然选择装傻,屁颠屁颠的跟着宁子柒一起进了果园。

    这是宁子柒的日常工作,山下的生意大部分不用她再去亲力亲为,她现在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泡在山上。

    将一个个熟透了的果子从树上摘下来放进篮子里,准备带回去酿酒。

    苍连熠看着她的动作,也跟着摘了起来,没有篮子他就拉起自己的长袍来用。

    宁子柒也不去理他,摘满一篮子就回去,苍连熠依然跟着她,俨然就是一个小跟班。

    不过,当宁子柒看到他摘的果子的时候,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是怒意沸腾。

    “苍连熠,你眼瞎吗?”

    从他摘的那堆果子里随手拿出一个都是没熟的!

    苍连熠自然也是发现了这个情况,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宁子柒,“第一次不太熟悉,下次我一定注意。”

    “哼9想有下次,你赶紧的走。”再让他来一次,她的果子不是等着被糟蹋吗?“这些果子你也带走,一个一两银子,让人送钱过来!”

    ……

    五风镇那边,连皓宸等人都是一脸凝重的模样,对苍连熠他们的了解还不够多,可看他昨天毫不留情的出手就知道他的话不是说说而已。

    苍连熠被宁子柒坚定的赶走之后才想起这边的事情还没有解决,离开宁家村之后整个人身上的气势已经完全改变。

    上了马车,不用他开口,赶车的人就知道要去哪里。

    “皇上,我等任凭太子殿下处置。”大宅之中,昨天被留下的四人纷纷跪在了连皓宸的面前,他们跟了他这么多年,知道找到一个能够救皇后的人是皇上最大的心愿。

    这也是为什么当他们知道宁子柒能够让太子殿下醒来之后就在第一时间将消息传到了南临,这样做的后果他们不是不知道,可依然无悔。

    “起来说话。”此时的连皓宸脸上也是一片冷肃之色,上位者的威严表露无疑。

    四人心中一凛,起身后禁声不语,太子殿下的气势那般骇人,别说皇上对太子殿下有着深深的愧疚,就算是没有这一点,皇上也强硬不过去太子殿下!

    苍连熠进来的时候直接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下人很有眼色的为他上茶,苍连熠眼皮都没有撩一下,徐徐抬手,优雅的浅尝。

    “我已经让人在准备赔礼,稍后亲自前去同宁子柒赔罪。”

    不等苍连熠说话,连皓宸先发制人。

    他能想到最坏的结果就是他和他的人都要离开西楚,可在雪儿得到医治之前,他是不会离开的。

    现在的他也知道了这个宁子柒在自己这个儿子心中的重要性,将宁子柒作为出发点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

    苍连熠抬头看着他,“你的赔罪,她不媳。”

    她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不希望连皓宸再次上门打扰。

    “不试试怎么知道,难道你想看着你母亲就这样一直昏睡不醒吗?”连皓宸有些激动起来,院首的话他不敢忘记一个字,雪儿她……

    “我说过,你回你的南临,母亲我会照顾,之前你不是也这样做过?”苍连熠的声音带着讥诮。

    周围的气温瞬间降低,空气仿佛都在一瞬间凝结。

    之前抛下她们母子,他是迫不得已……

    可也是事实!

    “太子殿下,我等甘愿受罚。”四人再次齐齐跪下,“皇上这些年为了皇后跑遍了大陆,现在好不容易有希望可以让皇后醒来,还请太子殿下能够体谅皇上的一番苦心。”

    “掌嘴!”苍连熠漫不经心的开口,修长漂亮的手指重新端起茶杯。

    “连熠!”连皓宸开口,“他们没错,错在我。”

    对连皓宸来说,苍连熠只能是连熠,所以他从来都只叫这两个字。

    “冷风,本王的话不起作用了吗?”其他的事还有商量的余地,可牵扯到了他心尖上的人,就不行了。

    连皓宸心中也明白,就在冷风犹豫之间,挥手让他所有的人退了下去,“连熠,我们谈谈。”

    苍连熠挑眉,让冷风也跟着下去了。

    “我知道你对我有很深的怨恨,我也承认你母亲吃的那些苦头都是因我而来,可是你要相信我对你母亲的感情,当年的我连自保都不行,根本不敢带走她,可我万万没想到后面会发生那么多的事,等到我处理完一切要接你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想起往事,连皓宸也是追悔莫及。

    “你母亲的中毒已深,在这之前她也已经为你做好了安排,我当时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救你母亲身上,没有坚决的带你回来,你恨我是应该的。”

    屋内,只有他们父子两人,两张七分相似的脸上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神情,一个依然冷漠,一个却是悔不当初。

    连皓宸哪里还记得自己是一国之君,这个时候他就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父亲。

    “宁子柒让我看到了希望,所以我第一时间就带着你母亲赶了过来,我知道我的态度和处理方式都有问题,可是我真的不能等下去了。”

    说到这里,一个掌管着一个国家的男人竟然红了眼眶。

    “哼~这就是你所谓的感情?等不下去?”苍连熠听到这话,又是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连皓宸摇了摇头,“不,是雪儿她……”后面的话他不想说,也不敢说,他担心有一天会成为试试,那么到时候他……

    苍连熠这个时候才正眼看着他,“母亲怎么了?”

    “太医说,你母亲的各项身体机能正在退化,一年内再没有找到办法,可能会……”“什么!”听到这里,苍连熠再也忍不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为何会这样。”

    “算算你母亲已经躺了十多年,可这十多年都是用药吊着,现在很多药材对她的身体都已经没有了作用。”

    苍连熠怎么都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内情,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的确,现在这样的情况,能够救下母亲的只有柒儿,可他才刚刚答应她不让她做她不想做的事情,难道现在又要反悔吗?

    这样的话他以后还拿什么来面对她?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苍连熠再开口,语气中已经少了些冷漠,“我让云冉先来看看,你的人自己留着吧。”

    云冉的名号连皓宸不是没听过,原本要不是现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他是会找上云冉的,苍连熠的这句话让他也是松了口气,他松口了就好。

    唤来冷风之后,苍连熠很快就吩咐了下去,让他将云冉接来,而他自己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跟着连皓宸来到了母亲那边。

    安静睡着的母亲,依然是美的惊心动魄,可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她的脸色相较之前苍白了不少。

    苍连熠的身份云冉他们也已经在第一时间知晓,接到消息之后云冉匆匆准备了一番就朝着这边赶来。

    看到凤雪华的那一刻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何他家的王爷会生出这样妖孽的一张脸来,有这样一个娘亲,就没有什么不可能。

    而站在一旁的另外一个男人,不用介绍云冉都知道他就是王爷的父亲,南临国的皇帝连皓宸。

    虽然他和王爷长的很像,尤其是身形,可王爷有了凤雪华的基因融合,比起南临皇帝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

    不过纵然是心中这些想法转了几转,云冉面上却一点都不显,没有行礼没有寒暄,直接上前开始查看凤雪华的情况,就目前他看到的情况来说,对于一个昏睡了十多年的人,王爷的这娘亲被照顾的可谓是十分的妥当了。

    抬起她的手腕,云冉开始把脉。

    原本也是面无表情的他却在摸到脉象之后脸色一点点的沉了下来,眉头也是紧紧的皱起。

    王爷娘亲的脉象十分的虚弱,怕是……

    “王爷,情况不太乐观。”云冉直言不讳。

    即便之前听连皓宸说起,苍连熠就有了心理准备,可现在云冉的话让他的心一沉再沉。

    定定的看了苍连熠一眼,云冉话锋一转,“也不是没有希望,王爷心里比我更清楚的。”

    云冉不敢暴露宁子柒,只能说的有些隐晦,他知道王爷会明白的。

    ------题外话------

    记得投票哦,各种票都行,要是有赏的话,小姐姐更兴奋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