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门枭妃 第183章 同榻而眠(一更)

时间:2018-04-24作者:缥瑶

    或许因为这里是下人房的原因,被破坏的并没有那么严重,宁子柒看到他半趴在收拾得不算干净的床上,侧脸苍白没有血色。

    虚弱的让人无法将眼前的人和战王苍连熠联系在一起。

    “宁姑娘,你快看看王爷,因为一些原因,我们没办法去找别的大夫。”见宁子柒过来,荣玉着急的往前迎了两步。

    宁子柒驻足不语,清冷的目光也从荣玉身上掠过,须臾,缓缓举步走了上前。

    “伤口有发炎的征兆,先把这个吃下去。”经过荣玉身边,宁子柒面色平静的丢出一个药瓶。

    荣玉心中震骇,之前就听说他和他爹能捡回一条命,宁子柒功不可没,他也知道曾经就是宁子柒解了王爷身上的毒,可不管听说的宁子柒有多么的厉害,在他的心目中还是只觉得她是那个会种地,会做吃食的小农女。

    现在,她仅仅只是扫了自己一眼,就知道自己的情况!

    这让荣玉心底划过一道异样复杂的神色,他应该要重新认识她吗?

    宁子柒却不管荣玉怎么想,人已经来到了苍连熠的身边,血腥味更显得浓重,二话没说拿出匕首直接割开了苍连熠后背上的衣服。

    一撕到底!

    苍连熠悲背上的线条流畅优美,肤色白皙雨润,只是此刻左肩下三寸的地方,一只不知名的暗器深深埋入齐骨血之中。

    宁子柒凝神看了一眼,这暗器竟是带着倒钩,并且……再稍微有偏差便就会伤及心肺,难怪此刻的他会是这般的虚弱。

    “我去准备些东西,马上就回,你们先把这个喂给他吃下去。”

    宁子柒又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了朝阳,“至于你。”

    宁子柒看了看荣玉,“最好是离开去休息,依照你目前的情况,他还没醒,你差不多又要倒下。”

    荣玉脸色一僵,悔恨瞬时而来。

    要不是他逞强……王爷也不会受伤……

    “我知道了,等你回来我就离开。”荣玉紧了紧手上的药瓶,无条件的妥协。

    “好好守住他,不要横生枝节。”宁子柒又对朝阳道。

    “好!”朝阳领命。

    对宁子柒语言之间不自觉带上的命令,朝阳并无抗拒和不悦,相反的他非常的适应,好像觉得非常理所当然一般。

    待宁子柒离开,朝阳照她说的将药给王爷喂了下去。

    王爷受伤是朝阳未曾想过的,放眼当今世上,能伤到王爷的人寥寥无几,更别说是一个小小的暗器,现在听宁姑娘这样一说,朝阳便知道了在当是那样的情况下,荣公子为何躲避不及。

    “荣公子,赶紧服药,任务还未完成。”

    知道荣玉现在心里难受着,可朝阳又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

    “朝阳,你会怪我吗?”

    荣玉听话的倒出一颗药丸丢进嘴里,语气低落的问朝阳。

    “荣公子,没有什么怪与不怪,这是王爷的选择,荣公子不要多想,养好伤,完成任务好回西楚。”

    朝阳平静的回答,这京都,他是无端的厌恶!

    每次只要在这里,王爷就不会好过,以往是要提防各种暗杀手段,现在是连受伤了都只能屈居于此。

    ……

    宁子柒说的准备,其实东西都在她的空间之中,不过接下来她是要给苍连熠做个手术的,做完手术之后今天之内他是不能被移动的,在这种情况下她必须要保证好他的安全。

    回去之前的住处找到连一。

    “荣府外面有几处暗哨,带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们控制,能做到吗?”

    “能!”几乎不用考虑,连一就有这个自信。

    “好,现在离开就带人去,记住了,只需要控制,接下来他们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如果有不配合的,就把这个给他吃下去。”

    宁子柒身上‘乱七八糟’的药,数不胜数,这些都是她在空间闲来无事捣腾出来的。

    连一接过药瓶,“宁姑娘,这是什么?”

    “让他们听话的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当然,也是要配合解药用的,这个也给你,有了解药他们自然就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连一点了点头,从宁子柒那里得知了暗哨的位置,马上就吩咐了下去。

    与此同时,心中对宁子柒的认知又更深了一层,看着她说这些就好像是在谈论天气一样平常的表情和语气,连熠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宁可得罪王爷,不可得罪她。

    得罪王爷最多就是一死,可得罪宁姑娘,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药瓶,得罪宁姑娘,那估计就是生不如死了!

    依然是一身男装打扮,宁子柒拎着药箱大摇大摆的翻进了荣家。

    暗处,已经守株待兔多日的人们都变的兴奋起来,真的有人开始行动了,看来这次他们不负使命,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

    可是,不等他们将看到的情况整理成消息发出,一个个就被控制了起来,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连一在其中一处,看着盯梢的他们冷笑,“今天之前的每天是什么消息,这一刻开始也给我送什么消息出去,如若不听,后果自负!”

    也不等确定他们到底听不听话,连一直接把宁子柒给的药给他们喂了下去,在他的命令之下,每个暗哨点都在经历相同的事情,没有过多久,被喂下毒药的人一个个都几近疯狂,此刻他们的身上出现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像是千万虫蚁在啃咬却又觉得异常的兴奋,两种超强的感觉碰撞在一起,让人生不如死。

    连一和其他人都看着他们的症状,不由得抽了眼角,极度兴奋和极度痛苦的表情在他们脸上瞬息而变,不得不承认,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毒……

    宁姑娘,真的是好狠!

    等到他们彻底体验了这种痛苦之后,连一又将解药分配了下去,“这个是可以缓解你们症状的药,先服下就不会这么痛苦了,配合的话,会给你们解药,当然了,你们也可以选择不配合,反正也死不了!”

    挣扎着又将药放进口中,不多时症状真的得到了缓解,瘫倒在地上的人一个个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但是一个死不了让他们一个激灵就从地上爬起来,“我们配合,一定配合。”

    死不了!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解药,他们就要一直遭受这种非人的折磨,生不如死!

    ……

    吃过药的苍连熠看上去好了很多,至少不再是那种奄奄一息的样子了。

    见宁子柒回来,荣玉起身离开。

    “朝阳,去外面守着。”宁子柒说完,开始准备工作。

    只见她拿出一把小小的匕首,是的,在朝阳看来就是匕首,或者说是暗器飞镖一样的东西。

    “嗯?”见他没动,宁子柒皱眉。

    朝阳一愣,赶紧转身出门。

    “你吓到他了。”苍连熠睁开眼睛,吃力的笑道。

    “还能说话看来还死不了,张嘴!”宁子柒语气清冷,附身又往苍连熠嘴里塞了颗药丸进去。

    苍连熠乖乖的听话,将药丸吞了下去,脸上的笑意不曾减少一丝一毫,“我舍不得死。”更舍不得她。

    即便现在的他疼的钻心,可只要看到她一切都变得那么的不重要了。

    宁子柒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很快,苍连熠吃下去的药丸就有了效果,原本就强撑清醒的意识慢慢的变得模糊,眼皮一沉,彻底的昏睡了过去。

    宁子柒这一次给他吃的相当于麻醉剂一样的东西,是她让小莲花提炼出来的,相当的纯粹,跟现代的麻药相比效果丝毫不弱,并且不会对人的神经系统造成任何的伤害。

    原本,她是想要狠心的就这样给他动刀取出暗器以泄心头之愤的,可看到他这个样子之后她的心又狠不下来了。

    麻醉起到作用,宁子柒开始给自己和苍连熠的伤口消毒,然后拿小匕首在苍连熠的伤口处划开了一个十字形创口,凝神查探着里面的情况。

    前世这个动作宁子柒没少做,不管是给自己取子弹还是给……

    自嘲一笑,宁子柒又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苍连熠的身上,她能看得出来现在他身上除了这个暗器没有别的症状,可是因为这个暗器离心肺太近,她下刀的时候要更加的注意。

    稍有不慎就会出大问题。

    倒钩紧紧抓着他身上的血肉,宁子柒心里一阵阵发紧,并且那倒钩是旋转着进去的,周边的肉都已经被破坏。

    看来,只能将所有的怀肉剔除,暗器才能取出,也更利于日后他的恢复。

    这是一个浩大又考验人观察力的工作,除了怀肉,其他一概不能伤到,宁子柒将小莲花放来出来,让她打下手,说是打下手,其实也就是帮她擦擦汗和不停的准备消毒棉花擦去苍连熠伤口流出来的鲜血。

    整个手术过程将近持续了一个时辰,在全神贯注之下,体力和精神里消耗的特别快。

    终于,宁子柒体力即将透支的时候,包扎工作也已经完成。

    这一次,苍连熠用的所有的药,都是宁子柒从空间中拿出来的,小莲花带着不属于外面的东西回到空间,宁子柒有气无力的叫了声朝阳,自己就爬下人通铺的另外一边倒头蓄力。

    在门外等了一个时辰的朝阳一颗心焦急到不行,连二和暗夜阁的人都有过来守在一起,可就是没有宁子柒的声音出现。

    这会儿,听到宁子柒叫人,一个个大男人都是红了眼眶,第一时间推门进去。

    屋内,血腥的味道越加的浓重,掺杂着酒精的味道,让人心生畏惧,他们知道这是宁子柒用来消毒用的。

    而他们心心念念的王爷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只不过那伤人的暗器已经被取出丢在一边,王爷身上的伤也已经用纱布包好。

    上前查看了一番,发现此刻王爷的呼吸虽然还不太有力,不过却是平稳了许多,另外一边,宁子柒随意找了个姿势将自己蜷缩起来,脸色也很是苍白,明显就是累的。

    其实,按照正常的情况,宁子柒不至于消耗成这个样子,可今天为了不出任何的纰漏,全程她都在用精神力跟进他的情况,这样下来,根本承受不住。

    朝阳感激的看了宁子柒一眼,使了个眼色,几人退了出去。

    “王爷应该没事了。”朝阳轻轻的松了口气,“注意警戒,王爷和宁姑娘今日都是无法离开了。”

    几人均是点了点头,还有人自觉去弄了被子过来,小心的盖在两人身上。

    当天晚上,苍连熠并没有出现什么发热感染的情况,甚至一度他几乎都快清醒过来,鼻尖萦绕着熟悉的味道,又让他重新睡去。

    一整夜,宁子柒都在沉睡,外面的情况似乎与她全然无关。

    次日,苍连熠体内的麻醉效果全部散去,没有了暗器扎在体内,他也感觉舒坦了不少,虽然伤口里像是不停的有人在用刀子搅动一般,可他还受得住。

    尽力的撑起右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上半身,没有衣服,洁白的纱布在胸前缠了几圈又绕回肩上,昨日是小东西在为自己治伤,那么这伤口定然也是她为自己包扎好的。

    一想到自己与她有了如此亲密的接触,苍连熠眼眸中聚满了笑意。

    “来人!”

    苍连熠沉声道,声音中还带着些虚弱。

    一直守在门外的朝阳几人听到苍连熠的声音,激动的不行,赶紧的进了门。

    “王爷,属下在,您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几人在苍连熠面前跪成了一条。

    苍连熠却并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只是扫了他们一眼,问道:“她呢?”

    几人均是一愣,很快便明白王爷说的她是谁,不自觉的往通铺的另外一边看过去,苍连熠蹙眉。

    “王爷,宁姑娘昨日帮您治伤之后就在那边休息。”朝阳回道。

    苍连熠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自己面前的角落里缩着的不是小东西又是谁?

    昨日凶险,他自然知道自己中的那暗器有多么的麻烦,她竟然一个人将暗器取出,想必是累坏了。

    挥了挥手,朝阳等人无声无息的又退了出去,有些话想说却也知道在这个时候王爷必定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当下能做的就只能是将王爷醒来的消息传出去,让各处放心。

    一夜的休整,宁子柒的精神也恢复的差不多,被人盯着的感觉让她惊醒,睁开眼就看到已经醒来了的苍连熠。

    醒来就好。

    掀开自己身上多出来的被子,宁子柒动作稍稍一顿,不过很快就从榻上跳了下来。

    对苍连熠冷漠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苍连熠淡淡一笑,“很好。”

    对宁子柒冷漠的样子直接选择无视,他知道她还在生气,气自己没有带她同行。

    “那就好,换药吧!”

    屋内,宁子柒依然熟练的用高度酒精现将自己的双手消毒,看着还趴在床榻上的苍连熠提出了要求,“能坐起来就坐起来。”

    她可没忘记昨日他这个姿势自己给他包扎的时候有多么的痛苦。

    苍连熠无奈一笑,她竟然这么不心疼自己,早知道刚才他就不说很好二字了。

    不过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也不能再矫情。

    只能费力的坐了起来,背对着宁子柒。

    宁子柒站在床榻边,一圈一圈的解开纱布,露出里面的部分,宁子柒小心取下里面的医用药棉,给他换上新药。

    空间的药材就是不一般,一个晚上的时间,恢复速度是普通草药的几倍,按照这样的恢复速度,不出十天半月,苍连熠这伤就对他不会再造成任何影响。

    重新包扎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宁子柒的手会碰到苍连熠的皮肤,微凉的小手在苍连熠的肌肤上划过,他整个人都是一僵。

    宁子柒也有注意到这个情况,她以为他是厌恶。

    “包扎伤口无法避免,你若是介意,下次找个大夫过来吧。”战王不近女色,宁子柒也听过传闻。

    “不,不必,我不介意。”苍连熠有些急切的解释。

    他不光是不介意,甚至他还特别的欢喜,因为这样他会觉得两人之间又有了不一样的接触,这是一种进步,一种好的发展。

    接纳如此,宁子柒便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手上的动作加快了些。

    不多时,宁子柒将纱布打结,包扎完毕。

    从他伤口处换下来的东西,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宁子柒自己收拾好,用东西装了起来。

    因为包扎伤口的关系,宁子柒必须要离他很近,那微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肩颈的感觉让苍连熠心猿意马,肌肤与肌肤的接触更是让他享受。

    只可惜,这些随着包扎完成戛然而止。

    宁子柒收拾完成,苍连熠也转过了身来,面对着宁子柒,眼中的深情就好像一个黑洞,仿佛要将人吸进去一般。

    宁子柒扫过一眼,心不自觉的跟着一颤,可是随即又想到他当时让连一看着自己,限制自己自由的时候,整个人又变得清冷。

    她来这里就是因为心中的不安,结果别人就是不给这个机会,现在受了重伤回来,她给治,还这么大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再次将双手消毒,宁子柒淡淡的对苍连熠说道:“修养半月。”

    带着已经收拾好的东西往门口走去,脚步顿了顿,“留在这里或者是离开,你自己选择,记得准备诊金。”

    哼哼~

    如果她跟过去,他应该都不会有受伤的机会,现在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浪费了她那么多的好东西,不收他的诊金对不起自己了。

    苍连熠毫不在意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脸上扬起笑容,“子柒要离开这里对不对,想要本王一道离开,想要天天见到本王,直说就是,不必拐弯抹角的。”

    宁子柒利落的翻了个白眼,离开的动作更是干脆,“诊金翻倍!”

    他这次受伤明明跟脑子隔了十万八千里,怎么就像是脑残一样了?

    这种话他竟然也说得出口。

    苍连熠看着她一点都没有留下的意思,顿时变得可怜兮兮,“本王穷,干活抵债可好?”

    这小东西,真是掉到钱眼里去了,他所有的身家随时都已经做好了奉献给她的准备,她还找他要钱,他哪里有钱……

    宁子柒正好打开房门,抬脚准备离开,被苍连熠说出来的话和他那让人感觉怪怪的声音差点绊倒,“苍连熠,你这是想赖账!”

    说好的铁血冷情王爷呢?难道去了一趟荣家藏宝地被荣家的逗逼基因给传染了?

    他难道忘了,他必须要时时刻刻对得起那几个字吗?

    他是战神!

    战神啊!怎么可以变成逗逼,这样不是不给西楚百姓活路吗?

    宁子柒连头都懒得回了,直接走人。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回西楚之后,这人,真的来抵债来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