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门枭妃 第一百五十九章 床上用品

时间:2018-04-19作者:缥瑶

    “子柒,姨父,你们……”

    沈玥茫然的看着两人,这气氛跟她想象的太不一样了。

    “就是啊,爹,你们在说什么,路上表姐就和宁子柒打哑谜,现在到家了,您又和宁子柒打哑谜,我都糊涂了。”

    卢灵灵也表示自己一直在状况外。

    卢老爷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亲自来到宁子柒的面前,“宁姑娘,请坐。”

    这是他主位下首的位置,用来招待贵客的。

    “来人,泡我的碧螺春。”

    等到他这系列的动作都做完,大家的疑惑还没有被解答出来。

    “玥儿,灵灵,你们可知道她是谁?”卢老爷笑着问着两人,任谁都能看出他现在的好心情。

    沈玥和卢灵灵对视了一眼,搞不懂卢老爷的意思,人是她们带回来的,难不成还不知道她是谁?

    “她是宁子柒。”卢老爷脸上笑意更浓了。

    “爹,您是不是糊涂了,我们当然知道她是宁子柒啊,还是跟着我们一起来的呢!”卢灵灵皱眉看着她爹。

    “去年年前,一批新鲜蔬菜轰动了整个县城,你可还记得?”卢老爷没有再继续打哑谜。

    “记得啊,那蔬菜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蔬菜了。”卢灵灵点了点头,不自觉的动了动嘴巴,似乎是在回味。

    “冬天种菜?”沈玥就算不知农事,书还是看过几本的,这似乎是天荒夜谈。

    “没错。”卢老爷激动的点了点头,好像这件事是他做出来的一样。

    “那些菜,正是宁姑娘种出来的,当时我有亲自过去。”过去这么久了,卢老爷仍觉得历历在目。

    “什么!宁子柒,那些菜是你种出来的!”卢灵灵直接跳了起来。

    “灵灵,不得无礼!”卢夫人也反应过来了,她记得那个时候老爷回来之后就与她说了那件事,这位背后可是有大人物的啊!

    一直安静坐在一旁的宁子柒有些无奈的看了眼沈玥和卢灵灵,“卢老爷,卢夫人,我不过就是一个乡下种地的小农女,劳烦你们高看了。”

    “宁姑娘谦虚了,别的不说,光是冬天种菜这本事,别人就没有。”卢老爷见宁子柒这样说,也明白她的意思,没有提起战王来。

    “从小跟土地打交道,想的多些罢了。”宁子柒不邀功,这些也都是空间的功劳,小莲花知道之后会鄙视她的。

    “姨父,姨母,明日我与表妹还可以去子柒那边吗?”沈玥总算是明白宁子柒为什么那么有底气敢在山上种那么多的果苗了。

    冬天都能种菜,种果树对她来说更是没有什么难度了吧。

    “去吧,但是不要耽误宁姑娘的事就行。”卢老爷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下来,自己的女儿能跟宁子柒走得近一些,也是一件好事。

    婉拒了卢家留宿的邀请,宁子柒告辞回家,卢夫人无奈,只能让人送她回去。

    宁子柒离开,卢老爷和卢夫人并没有让姐妹两就这样回去休息。

    “玥儿,灵灵,这宁子柒是个值得结交的人,小小年纪心性就如此的沉稳,你们要多跟她学习学习,尤其是你,灵灵,一天到晚咋咋唬唬的。”卢老爷恨不得提着卢灵灵的耳朵去说这些,他也不知道怎么他家的女儿就是这样的……

    “灵灵,你爹说的没错……”

    “我知道了,我会跟宁子柒好好学习的。”

    已经做好了女儿反抗准备的卢夫人过来帮腔,却不想女儿竟然破天荒的乖巧应了下来,要知道这句话她们真的说了不止一百遍,可从来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这宁子柒,在女儿心中的位置,还真是不一般啊!

    而这边,天色完全暗下来了,宁子柒总算是回到了家中,道了声谢,便让卢府的家丁回去了。

    第二日,早在约定的时间之前,昨天的两位大小姐又来了。

    宁子柒才刚刚从床上爬起来不久……

    “你们,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嘿嘿,其实我们都恨不得昨天跟你一起过来了,我爹说的那些话弄的我都好奇死了,我有好多问题要问你呢。”卢灵灵还是那个样子,昨天她爹说的话她好像已经忘记了。

    宁子柒淡淡的笑了笑,“那你们应该还没吃吧。”

    两个人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宁子柒将她们请到里面坐下,让她娘多弄了两个人的早餐。

    “我可能暂时没有时间为你们答疑解惑,等下我让我大姐先带你们去玩,我还要先上山一趟。”依旧是边吃着早餐,宁子柒简单的说了下接下来的计划,她是同意让她们过来玩,可这不代表着她会放下手上的事情。

    两人也知道宁子柒很忙,对她这个安排并没有什么意见。

    宁子柒昨晚也就把这件事跟大姐说了,宁筱芸只要按照宁子柒的安排带她们过去就行了。

    不过宁子柒也确实将这两个当成了自己人,直接让宁筱芸带她们去了自己的草莓大棚,一进棚,两人就被扑面而来的草莓香味诱惑得不要不要的。

    宁筱芸从一旁拿过两个篮子交到两人手上,自己也拿了一个篮子后走进草莓丛中。

    “这是草莓,像我这样摘就可以了,不过这种果子很是娇贵,用力过度就会坏,你们等下摘的时候小心些。”

    说完,宁筱芸做了个示范,告诉她们应该怎么摘。

    两个人拿着篮子,站在原地没有动。

    “怎么了?”宁筱芸察觉到这个问题,转身问道。

    “这,这是可以吃的果子吗?”沈玥觉得自从认识宁子柒之后,她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嗯,可以吃的,味道很好的,二妹说这是姑娘家最喜欢的味道。”说完宁筱芸摘下两个递到两人手中,“你们试试,不过这里没有水,只能这样吃。”

    她自己是不在乎,反正每次都是边摘边吃,但是对两位大小姐来说,这可能有些困难,因为她们根本没听过什么叫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手上的草莓红艳艳的,在光线的照射下还泛着光芒,清甜的香味非常霸气的不停钻入两人的鼻腔。

    卢灵灵到底是个吃货,来来去去看了自己手上草莓几眼之后就一口咬了下去。

    瞬间,香甜的果肉带着丰富的汁水,卢灵灵手上动作没有半秒的犹豫,直接将剩下的半颗草莓塞进了口中。

    显然,一颗并不能让她尽兴。

    “表姐……”

    说话间,手已经到了沈玥的手边,眼见着就要将她手上的草莓抢了过来,沈玥一个抬手,她没有得逞。

    宁筱芸好笑的看着卢灵灵的反应,跟她第一次吃草莓的样子好像。

    “快去摘吧,子柒不太让人进来的。”

    卢灵灵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面前多的就是叫草莓的这个东西,干嘛还要去抢表姐的这一个?

    草莓丛中,卢灵灵非常认真的按照宁筱芸说的采摘,不能摘的她是碰都没有碰,并且专门挑大个血红的去摘,将每一个草莓放进自己手上的小篮子里的时候她是小心了又小心。

    沈玥也很快就加入了采摘行列,如果可以她真的就想住在这里算了。

    一整个上午,三人差不多全部的时间都花在了草莓大棚里面,卢灵灵也吃里个肚圆,沈玥虽然显得比较克制,但是在草莓巨大的诱惑下,没有好到哪里去。

    宁子柒这边,昨天还有些没种完的苹果树今天上午已经搞的差不多了,李子接着种下去,两种都是差不多的,所以每亩种的棵树也是差不多。

    只是按照这种速度,所有的果树种完,至少需要十天!

    宁子柒有些担心那些果树从空间里出来这么多天都没有种下去,会不会出问题,找个时间,她得去趟镇上将剩下的果苗收进空间接受一下灵气和灵泉水的滋养。

    “开饭了!”

    山下送饭的人过来,孙富贵招呼着大家吃饭。

    现在大棚没有投入使用,孙富贵就在这边负责工人的管理工作,他们一家人在宁子柒这里都已经是管理层的人了,一年下来工资和奖金都有好几十两。

    大家伙做完自己手上最后一点事情,才随意的在自己的身上擦了擦手,派队拿饭。

    每天中午,宁子柒让人准备的都是足够的大白面馒头,再炒上一个带荤的菜,外加一大桶的鸡蛋汤。

    这种伙食标准,只此一家。

    这些钱,宁子柒不会去想要省下来,中午大家吃饱了才会更有力气干活,再说这么辛苦的体力劳动,不吃好点把人累垮了还去得多了。

    虽然在宁子柒这里干活已经很久了,但是每次见到这种伙食的时候,大家伙心里依然是非常激动的,这么高的工钱,这么好的伙食,他们真的希望宁子柒这里一直有活干,他们也一定会好好的把事情做好的。

    趁着大家吃饭的时间,宁子柒在山上转了一圈,主要目标还是山上的蓄水池,大大的蓄水池里面还有一大半的清水,蹲下身子,宁子柒将手放进水中,灵泉水随着指尖注入蓄水池中。

    大概加了小半盆的灵泉水,宁子柒收手。

    跟孙富贵交代了几句,宁子柒这才往山下赶去,这个时候已经过了饭点,陈氏都已经知道她的这个习惯了,有事情忙起来是不需要等她的,再加上今天家里有客人,陈氏她们更是按照饭店吃了午饭。

    “娘,我回来了。”宁子柒推开院门走到水井边打了盆水,洗了个手面。

    “吃面条可以吗?”陈氏从屋内出来,手上还带着毛巾,见她洗完直接帮她擦了把脸。

    这都是之前养成的习惯,宁子柒刚开始不太能接受,可陈氏就是顺了手,宁子柒也就随她去了。

    “嗯,多加个煎蛋,有些饿了。”上山下山的,宁子柒也没有抽出时间来吃别的东西。

    陈氏心疼的帮她整理好头发,匆匆的往厨房走去,想要快点让她吃到热腾腾的面条。

    那边,宁筱芸已经将客房收拾好了,床上的被子也铺好了,她想着就是睡上一个午觉,沈玥她们应该不会嫌弃的。

    “沈小姐,卢小姐,你们中午现在这里休息一下,下午子柒就空了。”宁筱芸将两床被子放在床上对两人说着。

    “谢谢你了,筱芸。”沈玥的年纪最大,所以她都是叫名字的,“不过你不要这么客气,要不然跟着子柒一起叫我沈玥姐就行了,灵灵比你小两个月,你就叫名字就行。”

    “就是啊,筱芸姐,你太客气了。”卢灵灵跟着表姐说着。

    宁筱芸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我可就真的不客气了啊。”

    她本身就是一个乡下丫头,野的很。

    “真的不用客气。”见她应下来,沈玥也笑了起来。

    “那行,你们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嗯,好,你也跟着我们累了这么久,赶紧去休息一会儿吧。”

    一个上午她们都在草莓大棚里面,她和灵灵都摘了满满一篮子的草莓,而宁筱芸摘的草莓中午回来之后都洗干净,是说饭后水果了,就连现在她们中午休息的这个房间,都放了一盘在桌子上。

    宁筱芸离开之后姐妹两也确实有些累了,拖鞋上床准备休息,在外面看起来宁子柒家里跟别的房子没有多大的差别,却没想到别有洞天。

    就像是现在这个房间一样,床是摆在中间,两边的都不靠墙,桌子摆放在窗边,更让她们惊奇的是宁子柒家床上的东西。

    “表姐,这应该是枕头吧,样子好奇怪。”卢灵灵有问题,永远是先问表姐的。

    沈玥用手压了压自己面前长方形的东西,软软的,松手之后马上又会弹回来。

    “还有这被子,表姐,这被套好漂亮啊。”

    沈玥赞同的点了点头,现在她们盖的被子应该是和那奇怪的枕头是一套的,被面上秀着很清新的图案。

    这种样式的东西,她还真是没见过,她们家里用的都是整面整面的刺绣,看起来复杂又厚重,比不得宁子柒家的这种样式简单大方。

    躺在被窝里面,清新的植物香味让两人很快的就进入了睡眠状态,这个午觉睡的甚是舒坦。

    下午还有得忙,陈氏她们也各自回屋稍作休息,宁子柒则是进了空间。

    灵泉池里的小莲花见到宁子柒进来,一激动就变成白团子向她飘了过来,她的人形轮廓变的越来越明显了。

    “哎,你到底要多久才能彻底变成人?每次看到你这样子我真是别扭啊~”

    宁子柒有些嫌弃的戳了戳白团子。

    白团子有些委屈的对着不知道是手指还是什么的东西,“我也想很快变回来啊,可是谁让你白天都丢我在空间的。”

    宁子柒翻了个白眼,“你见过谁一天到晚带着一盆莲花招摇过市的?”

    她可不想被人当成神经病。

    白团子郁闷,不过她很快有满血复活,“你的血,你的血。”

    宁子柒:“……”她真的很想把这货捏碎,那是她的血,她当是放水一样的吗?

    “一点点,一点点就可以了。”见宁子柒脸色突变,白团子赶紧开始讨好卖乖。

    宁子柒冷着一张脸,深吸一口气,“你考虑清楚,自己放血这种事,我只做一次,要多少一次性搞定!”

    她绝对不是因为觉得她小可怜,而是她真的没办法再继续面对着一个白团子说话了,她嫌弃。

    白团子那若隐若现的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做出了一个非常惊讶的表情。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幸福来得太突然……

    看着她那贪婪的小样子,宁子柒心中一噎,感觉自己又上了当……

    从身上拿出匕首,对着自己的手心,利落的割下一个口子,艳红的鲜血顿时争先恐后的涌来出来,“给。”

    一系列动作下来,宁子柒眉头都没有皱过一下。

    白团子更是迫不及待的直接上前,像个吸血鬼一般的将宁子柒手心冒出来的血液一点点的吸干净,一滴都没有浪费。

    一刚开始,宁子柒还没有什么感觉,慢慢的宁子柒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血管内的鲜血都在往手心那个方向冲过去。

    脸色变的苍白起来。

    再看看白团子,不对……

    现在不应该再叫白团子了,因为她已经明显的变成了一个人形,五六岁的模样。

    “你想我死就继续。”宁子柒冰冷的声音传到白团子的二中耳中,吓的她一个激灵,赶紧松开了宁子柒的手,可怜兮兮的站在一旁。

    刚才,她好像确实有点太没节制了……

    那就先这样吧,不能操之过急!

    “主人,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回来。”小家伙开口说话,声音还是之前那个声音,模样却是大变。

    宁子柒这会儿失血过多,有些头晕,也没管其他的,直接往地上一躺。

    小家伙再过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两样东西。

    看着宁子柒那苍白的脸蛋,她是又愧疚又感动。

    这个主人看起来冰冷无情,可做出来的事情从来都是让人不得不感动的。

    现在,她很不想打扰她休息,但她知道自己刚刚要了她多少血,她必须要快点补起来。

    “主人,主人,快醒醒。”白团子将东西放在一旁,叫醒了宁子柒。

    宁子柒皱着眉头起来,白团子迅速的将一个东西放进了她的嘴里,然后把灵泉水递到她的面前。“快点喝下去。”

    宁子柒只觉得自己喉咙里有东西堵着她,接过灵泉水就喝,也没问白团子给她吃了什么。

    不一会儿眩晕消失,整个人又变的精神饱满,她以为是灵泉的功劳。

    “得了我的血,是不是也要帮我想个办法?”这才是宁子柒这次进空间的目的,结果谁知道一进来就直接被这个小家伙给带偏了。

    小家伙笑嘻嘻的坐在宁子柒的身边,“主人,为你解决问题,是我的职责。”

    呦吼……

    还解决问题,还指责呢?

    这家伙也是穿越的吧!

    “你知道我山上种了很多果树,但是这个地方的气候根本不适合种这些,我有我的计划,我需要它们全都成活,可让我每天都上山去往水池里面灌灵泉,这不现实。”

    “包在我身上!”说完,小家伙就从自己身上摸索出来一个什么东西,放在了宁子柒的手上。

    宁子柒抽了抽眼角,“什么意思?”

    一颗石头……

    小家伙将宁子柒的表情全部看在了眼里,“主人,你别小看这颗石头,它有大作用的,你只需要将这颗石头放进山上的蓄水池里面,就可以改变水质,跟灵泉对植物的影响差不多。”

    小家伙有的得意的对宁子柒说,一想到宁子柒用灵泉水给植物浇水,她就觉得心疼,好在空间里的灵泉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

    “这么好!?”宁子柒将石头放在自己手上来回看了几遍,却怎么看都跟普通的石头没什么区别。

    “必须要好。”小家伙傲娇脸。

    “就信你一次!”

    问题这么简单就能解决,宁子柒也就不去计较自己放了那么多的血了,直接出了空间。

    就到自己的房间的床上,宁子柒还在把玩着那个小石头,她确定之前空间是没有这些东西的,估摸着这也是小家伙变成人形之后给她带来的好处了。

    “对了,小家伙,以后就叫你莲花吧。”宁子柒记得之前她是会变成莲花的样子的,“你现在还能变成莲花的样子吗?”

    意识中,宁子柒还在跟小莲花沟通着。

    小莲花点了点头,虽然这个名字叫在人身上有些俗气,但跟她本体分不开,她勉为其难的接受,“莲花就莲花吧,我本身就是莲花,想变就能变。”

    “嗯,那你这石头还有吗?我池塘那边还要一颗。”

    小莲花:“……”她想多了。

    她以为主人是良心发现来感谢她或者关系关心她,结果她还是来要东西的……

    没有等到小莲花的回答,宁子柒只听到“咚”的一声,一个东西砸在了她的床上。

    宁子柒捡起来一看,也是一颗石头,不过跟之前那颗颜色有些不太一样,之前那颗石头上面带着些绿色的纹路,而这颗上面什么都没有。

    宁子柒想着,应该是每一种都是有专属用途的。

    “小家伙,气性还挺大的。”宁子柒笑着调侃了句,将石头收了起来。

    将近未时,午睡的人都转醒,宁子柒这会儿又趁着大家还在睡的时候上了趟山,这一趟来回她花了比之前少了一半的时间……

    相当的不可思议!

    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自己的步伐轻盈了不少。

    随手将那颗石头往蓄水池里一丢,然后还捡了几颗其他的石头一起丢进去。

    “搞定!”

    想着以后不用再担心来灌灵泉的事情了,宁子柒心情很好的拍了拍手,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等着产珍珠的水塘。

    回到家里,正好遇上沈玥和卢灵灵出来。

    见她从外面回来,两人都有些吃惊。

    沈玥深深吸了口气,“子柒,我有话想要跟你说说。”

    午休之前她在心里一惊想了蛮多,昨天宁子柒跟她说的那些话她都一直记在心里,既然有了决定,就要付出行动。

    “嗯?”宁子柒挑眉,沈玥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啊。

    “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要与你一同商量。”沈玥再次开口。

    宁子柒脸上的神色也变的认真起来,“好,你跟我来。”

    卢灵灵想要跟上去,被沈玥拦了下来,事情没有结果之前,她不想再有别人的参与进来。

    书房内,两人相对而坐,宁子柒等着沈玥开口。

    沈玥在脑中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子柒,你们家客房床榻上的东西,是你们自己做的对吗?”

    床榻上的东西?

    宁子柒一下没有理解过来,“你说的是那些床上用品?”

    她想起来,家里所有的被套枕头都是她画的样子,娘和大姐自己做出来的,虽然有些粗糙,但至少是她熟悉的样式了,睡觉的时候更踏实些。

    沈玥没听过床上用品这个词,不过她觉得两个人说的应该是一个意思来。

    “我觉得,这种样式很新颖,你知道我家是布商吧,我想要买下你这个样式。”很久没有接触过生意了,沈玥在说这件事的时候显得有些紧张。

    “买下样式吗?”宁子柒眼中精光一闪。

    沈玥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认为这个东西有市场对吗?”沈玥这样一说,宁子柒好像又有了主意。

    “我想试试。”沈玥实话实说,“我个人比较喜欢,之前你不是也鼓励我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吗?我想把这个当成第一件事来做。”

    “这个样式我可以直接送给你,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种东西只要一旦面世,受到别人的追捧,就会有很多人模仿。”

    沈玥顿时一怔,这个问题她还真是没有想过,“我没有想过。”

    “我不是在泼你的冷水。”宁子柒有看到她神情瞬间变的低落,“但是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办法杜绝的,我想,你需要一个合作伙伴!”

    “子柒,你的意思是说……”沈玥瞬间重燃了斗志。

    “你提醒了我,但正如我之前所说的一样,我把这个样式给你,最后你又能卖出去多少呢?等到别人模仿的一出来,这个东西就做死了,所以必须要有一个保证是独家生意的办法,你有布庄,有人手,我可以提供样式以及销售模式,我们联手,我保证这生意别人抢不走!”

    以前宁子柒没有想到这个生意,多少还是因为生活环境的问题,在乡下,所有人一天到晚想的都是如何解决自己温饱问题,哪里还有时间去想着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

    她知道要去做女人的生意,所以她还在做着准备工作。

    衣食住行,这是几件大事,现在她正在做着吃食这一块的生意,事实证明她做的也很成功,等到这一阵忙过来,她又要投入新产品的研发中去,或许她还要改变一下先有的落后的生产力。

    那么,沈玥现在说的这个,她既可以当成是衣的一部分,也可以当成是住的一部分。

    宁子柒的话像是一个重锤打在沈玥的心中,以前她觉得自己有做生意的天赋,但是遇到挫折就放弃了,有郁郁不得志过,可在宁子柒的面前,她觉得自己真的就像个孩子一样,考虑事情并不全面。

    可能,这也是父母给她考验的原因了!

    “子柒,我们合作。”这个答案,她都不用考虑的。

    “合作不是简单的事情,我觉得你要好好考虑清楚,现在我们是朋友,但是一旦跟生意和上边,就是一码归一码了。”宁子柒不希望因为生意的关系搞的大家都不愉快,糟心。

    “我明白,我爹从小就跟我说过,生意上的事情要拎清。”这一点,沈玥一直记得。

    “那好,我先说说我的条件和我的底气。”能当对方是朋友,宁子柒对她也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得到她答案,没了后顾之优。

    “你们沈记布庄有固定客源,这一点是你的优势,我可以提供各种不同的样式,我们将这个东西打造成为一个品牌。”

    品牌的力量不容小觑,就像现在她的熏干子一样,她做出来的东西荣玉就全部供给自己酒楼,合作社的东西转手卖出去。

    “为顾客量身定制,做精致的高端商品,这样一来避免了仿冒品,而来有能提高我们产品的地位,我们可以先做一个样子放在店里展示,有顾客上门的时候我们找经过培训的人为她介绍产品,介绍我们的定制功能,没有人能拒绝这种独一无二的优越感。”

    这是人性的劣根,攀比更是有钱人最喜欢做的事情。

    听着宁子柒的一字一句,沈玥觉得自己完全接触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整个人都是呆呆的,不过她也很快将这些东西消化掉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不做平民的生意?”沈玥自觉将两人划在了一个战线之中。

    “不是不做。”宁子柒摇头,“不管是谁,只要拿的出来钱,一视同仁!但是我们的商品,必须是高端的。”

    不管是什么人,有钱就是王道,她不可能把钱挡在外面不让进。

    “我马上就回去准备。”沈玥觉得自己今天说这件事是对的,现在她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去开始准备这件事情了。

    “不着急,既然是合作,我们就要把分工明确下来,还有分成的模式都要定下来。”

    相对她的激动,宁子柒冷静的不像话。

    “对,子柒,你说,怎么分工,还有那个分成,你说。”沈玥将全部的决定权交给了宁子柒。

    “我只能说我的想法,你有不赞同的权利,这才是合作。”宁子柒有些心累,怎么看着挺稳重的一个人,激动起来还是跟小孩子一样。

    她都在沈玥身上看到了卢灵灵的影子,真不愧是姐妹两啊。

    “这个,那还是你先说,我觉得不行的地方玩我们再商量?”沈玥小心翼翼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她知道子柒忙,现在手上事情多,就怕她觉得麻烦不做这件事了。

    宁子柒心中甚是无奈啊,为什么她总是把自己带进一个又一个的坑里面!

    “产品原材料,员工,场地你提供,我负责店面设计,员工培训,产品设计,以及销售计划。五五分成,我们之间也需要签订合约,各自负责的项目都要明确下来。”

    “好!”沈玥没有任何意见,别说五五分,就是三七分,她三宁子柒七,她都没有意见,因为她知道宁子柒虽然没有拿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是她能提供的这些都是独一无二的。

    “既然你觉得没问题,那我们尽快把合约准备好,然后赶紧开工。”在商言商,商机不等人,宁子柒深谙这个道理。

    决定好的事情就要赶紧去做,把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里才是正事。

    “嗯,好,在我回去之前,我们把这件事确定下来,我娘大概还有两天就到了。”

    提起回家,沈玥再也不是之前那副绝望的模样,而是充满了斗志。

    打开书房的门,沈玥都能感觉到外面的天空更美好。

    沈玥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宁子柒,因为宁子柒,她重新找到了自己。

    客厅里,卢灵灵和宁筱芸坐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看到沈玥出来,急不可耐的跑上去,“表姐,你们说了什么,怎么这么久。”

    她想跟上去,表姐又不让,想再外面偷听,又觉得不符合身份,天知道现在她有多好奇。

    “秘密!”沈玥学着她的样子,俏皮一笑,什么都没说。

    “哎呀,表姐,你快点说嘛~”这两个字一出来,卢灵灵是更好奇了,跺着脚摇着沈玥的手撒娇。

    宁子柒正好也在这个时候出来了。

    “子柒,筱芸,今天我们就不打扰了,先回去了。”沈玥向两人辞行。

    “怎么,现在就走吗?”宁筱芸以为今天跟昨天一样会留下来吃晚饭的。

    “路上小心。”宁子柒知道沈玥心里着急,也没有多留。

    卢灵灵这会儿就跟觉得表姐就问题了,反正是一路缠着她,一定要知道。

    等到两人上了马车,宁子柒将之前两人自己摘下来的草莓送过去,“这个带回去吃,不过最好是不要留太久,明后天就会坏了。”

    沈玥道谢,离开。

    宁子柒没有想到沈玥这次来,两人还能找到一种新的生意做,每个时代都是需要进步的,现代的东西拿到这里来就是一种奇迹的跨越,她有绝对的信心这个时代的人绝对抵抗不了这种诱惑。

    她也很期待看到两个人的店铺开起来的样子。

    只是让宁子柒更没想到的是,在店铺没有开起来之前,她又多了个赚钱的路子,让这段时间只出不进的心情得到了很好的改善!

    原来,沈玥和卢灵灵回去之后,正好遇到她卢夫人在家中招待镇上几位贵妇人,见到两人手上篮子里的果子很是好奇,卢灵灵本是舍不得,可她娘的眼神太有侵略性,她只能忍着心疼的让下人去洗了一半出来。

    结果……

    结果就是那些贵妇人一个个全部被这种美好的味道俘虏了,她的另外一半都没有保住!

    好在她表姐手上的东西,她娘不敢打她表姐的主意。

    但是这些个贵妇人显然不满足只吃到这么一点点,一个个开始纷纷询问这东西的来源,姐妹两人见这架势,谁都不想说。

    最后还是卢夫人一个激灵,“这是宁子柒那边带回来的对不对!”

    “宁子柒?”这个名字,几位贵妇人好像都有些熟悉。

    “对,就是宁子柒,除了她没有别人有这个本事,这两个丫头今天就是从那边回来的。”

    “卢夫人,你知道地方?那我们赶紧的派人去吧,这果子太好吃了。”

    “什么派人去啊,这肯定是要亲自的去的……”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直接忽视了沈玥和卢灵灵两人。

    最后还是沈玥强行插嘴,表示需要先征求宁子柒的意见,几位这才冷静下来,一听也是这么回事。

    于是,沈玥又急急忙忙的派人去给宁子柒送信。

    ------题外话------

    没错啦,柒爷和沈大小姐,就是要一起搞事搞事搞事情~

    这两天都发了好友的题外,大家不要介意哈~

    推荐好友文《男神是只狐狸精》/北城的北

    景梨身为一个男频大神级写手,总是被读者质疑小黄文写得失实。

    后来,陆喻用真实行动告诉景梨,她的荤段子写的确实不怎么样。

    *

    小剧场:

    景梨是圈内赫赫有名的毒嘴影帝的颜(白嫖)粉。然后她在拍戏遇到陆喻后,发现自己幻灭了。

    景梨:喻哥你知道吗?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陆喻:然后呢?

    景梨:然后听到你开口说话,我真想一巴掌把你送上天。

    陆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