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门枭妃 第一百五十七章 沈玥上门

时间:2018-04-19作者:缥瑶

    苍连熠的马车再次出现在宁家村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宁家村的人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豪华的马车,车轱辘的声音像是设计好了节拍,听不出丝毫的破绽。

    “天啦,这……这是马车?”

    一个村民长大的嘴巴都能放进去一个鸭蛋了。

    “应该,应该是的吧,你看外面是马拉着的呢。”另外一个人拉着他的衣袖指了指那高头大马。

    于是乎,忙碌的宁家村人这会儿都放下自己手上的事情,前来围观这辆从为见过的马车。

    而车内的两人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反应!

    苍连熠斜靠着身子假寐,仿佛自动屏蔽了外面的一切声音,可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一定会发现,他的眉头是微微皱起的。

    这种情况,显然不是他喜欢的,因为这里是宁家村,是宁子柒的家乡,外面这些百姓都是宁子柒的乡邻,他选择了忍耐!

    再看宁子柒……

    她脸上的表情甚是纠结,外面这么多围观的人,她在想她等下到底要不要下车……

    “哎,苍连熠,你确定你不是故意的?”

    宁子柒戳了戳身边不远处假寐的苍连熠,不是说他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嘈杂的地方吗?为什么非要搞成这样?

    苍连熠有些无奈的捏了捏眉心,“不是。”

    他是不记得这一出了,之前马车过来接她的时候大家都在干活,并没有发现,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出来围观了……

    要是早知道这样,他一定一定会换一辆低调一点的马车!

    “那现在怎么办?”宁子柒泄气的说着。

    却不想,苍连熠直接要了摇头,丢出两个字。

    “不知。”

    随着马车在村里越走越深,稍微明白些的村民有些反应了过来,“这莫不是去宁家的吧。”

    现在的宁家村,能被大家说成宁家的,正是宁子柒的家。

    这一声疑惑仿佛提醒了各位看热闹的人,如果真是这样,宁家结识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这马车里坐的恐怕……

    被大家的这种激情吸引过来的还有宁昌博,听到大家这样一说,一拍脑袋,“这是王爷的规制啊!”

    ……

    ……

    瞬间,鸦雀无声。

    默默的,大家都从哪里来,回到了哪里去。

    宁昌博的这个王爷是谁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或者说现在整个西楚郡谁不知懂这位王爷是谁?

    当然也更是清楚这位王爷的喜好,虽然他不止一次的出现在了他们村里面。

    马车停在宁子柒家外的时候,宁子柒还是谨慎的伸出头来四处张望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才麻溜的从马车里面跳了下来。

    苍连熠看着她这像做贼的样子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从他的马车上下来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唯独她总是觉得见不得光!

    家里大门紧闭,看样子陈氏和宁筱芸都不在家。

    宁子柒在身上摸索了一阵,总算是找到了家里钥匙放置的位置,打开院门走了进去。

    这一来一回都十多天了,还是自家的这个小院子让她觉得舒坦啊。

    苍连熠知道这个小东西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摆脱自己,可是他偏生就是不想如来她的愿。

    自顾自的也从马车上走了下来,还在宁子柒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下。

    “朝阳,泡茶。”

    “是,王爷。”

    朝阳得令转身往马车边走去,泡茶需要的东西全都在马车上。

    就在朝阳拿完东西准备过来的时候。

    “那个茶叶多拿点,我觉得这种茶挺好喝的。”宁子柒压根儿就忘记了自己刚才还嫌弃别人来着,现在又这样厚颜无耻的找人要东西……

    朝阳都不用征求王爷的意见,别说是点茶叶,就是宁姑娘要天上的月亮王爷都会想办法给摘下来!

    直接将马车上剩余的茶叶都拿了下来,泡过一壶之后全都留给了宁子柒。

    苍连熠对他这一举动显然很是满意的。

    不过苍连熠也并没有久留,看着人将从欣城带回来的东西全都搬下来之后就离开了。

    马车刚出发正好就遇到了匆匆赶回来的陈氏母女,一个从作坊那边赶回来,另一个则是去水塘那边例行照看。

    “二妹,你回来了了!”

    宁筱芸比陈氏先一步进门,直接跳上前去抱住了宁子柒,这开始她们自己生活之后第一次有家人离开这么长的时间,真的是非常的不习惯。

    “哎呦,看大姐这个样子就是想我了。”宁子柒头搁在宁筱芸的肩头上笑着调侃起来。

    “那可不就是想你了,你以为都跟你这个没良心的人一样,你出去这段时间我可是一个喷嚏都没打,可见你是一次都没有想起我。”说着说着,宁筱芸还故意双手用力狠狠的锢了宁子柒一下。

    “心狠啊你,还很是下的去手,别说你没有打喷嚏,我不也是一个都没打。”宁子柒装模作样的从宁筱芸的怀中挣扎出来,逃到了陈氏的身后。

    “娘,你看,我刚回来大姐就欺负我。”

    陈氏拉过她的手,看着她们姐妹闹腾,等到她们差不多了,母女三人在院子里坐了下来,陈氏拉着宁子柒的手依然没有放开,“在外面可还好?”

    说话间陈氏还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宁子柒好几遍,好像想要看出不一样,还好的是没有发现哪里瘦了。

    但是她心里依然是不放心的,一想到她去了外面这么久,陈氏就不由得想到了之前逃荒的日子,那种苦难,她相信这辈子都没有人还想再经历一遍。

    “挺好的,不用担心。”

    宁子柒有些受不住陈氏的目光,那里面的情绪太浓厚了。

    “好就好啊,娘就怕你在外面吃苦。”

    “怎么会呢,有王爷在。”吃苦什么的是不会,见血倒是有的。

    不过,后面这句,宁子柒不敢说给她们听……

    再说那点点小伤,也早就好了,再用点灵泉水,就连疤痕都不会留下。

    “对了,这段时间家里怎么样?小弟在学堂呢?”

    为了不让她们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自己身上,宁子柒开始转移话题,不过这些也都是她真的想要知道的。

    “家里都挺好的,作坊跟去年一样,荣公子的货都没有耽误,每一次交货的往来账张婶儿和范婶儿都记得很清楚。”

    宁子柒不在家之后,作坊的事情都是陈氏在帮忙把关。

    “水塘那边我也是按照宁说的那样,每天都有让活水流动,村民们也都没有轻易的靠近过去,就是有去泉眼那边取水的村民好奇也只是隔着围栏看几眼就离开了,荒地荒山前两天都全部已经开完了,就等着你回来看看接下来做什么。”

    宁筱芸帮忙照看着养河蚌的池塘和荒山荒地开荒的工作,每天做饭的事情也是还落在母女两人的身上。

    短短的十来天的样子,她们还是各自有各自的任务,可都觉得力不从心,心里不由得很是佩服这个二妹起来,所有的事情都是一手抓。

    “王山峰呢?”这些,宁子柒表示都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好像她到现在还没有见到王山峰。

    “今天去庄子上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也是帮了不少忙。”

    因为王山峰一直都跟在宁子柒的身边,有些事情她们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王山峰都能给些有用的意见。

    “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辛苦娘和大姐了。”

    “说什么傻话,咱们不是一家人吗?”

    “就是,二妹,以前不知道,现在自己接触了才知道你每天要管这么多的事情有多累,以后有什么事情只要是我能做的,你就开口,大姐一定不会说个不字!”

    “等的就是大姐的这句话。”

    说完宁子柒还一副你上当了的样子,宁筱芸也是非常的配合,看的陈氏又跟着笑了起来。

    要问的情况,该说的话,都说了一个大概,大家的目光才转移到院子里放着的那些东西上。

    “这是?”

    “这次王爷是带我去一个新的城池考察一下情况,这是那个城池的特产,给你们带了点回来。”宁子柒这个解释是有些心虚的,因为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她准别的,欣城的那些个事情让她完全忘记了要买些特产回去这件事,这都是苍连熠让人准别的,她也是到了家才知道的。

    陈氏上前看了看,还真是一些特产,吃的玩的用的都有。

    不过这些个东西总是放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情,陈氏和宁筱芸又开始一点一点的往库房里搬过去,宁子柒则是好不容易回到地面上,她选择懒上一懒。

    库房里面,已经堆上了很多的东西,之前过年的时候他们送来的东西都还占着地方,陈氏都觉得是不是要重新的搞一个库房出来了,不然按照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没地方放啊!

    最后一点东西搬进去,宁子柒招呼着两人过来喝茶。

    朝阳之前泡茶用的就是宁子柒家的茶具,虽然粗糙的让他吐槽糟蹋了王爷的好茶叶,可是这种生活方式才是真正适合乡下的。

    “娘,大姐,累了吧,快点过来喝茶。”

    宁子柒在两人面前分别放了一杯茶,两人刚一坐下就闻到了清新的茶叶香味。

    这种味道她们都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简单的说光是闻到这种茶香整个人的精神就好了不少。

    宁筱芸是又累又渴,迫不及待的就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水喝来一口,“二妹,你这是什么茶,太香了吧。”

    宁筱芸的表情可以用夸张来形容了,因为在她过去这么多年的岁月里,茶叶都很少接触到,以往她也以为茶的味道是苦苦的,可是到到了这一刻她才发现原来茶也可以这么好喝,难怪茶叶会卖的那么贵!

    对,茶叶很贵,那二妹这个茶叶这么好喝,应该也是很贵的。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茶,觉得好喝就让他给我了。”

    至于贵不贵,宁子柒也是没有一点概念的。

    “别人送的?”陈氏也喝了一口,不过相比起宁筱芸夸张的样子,她显得斯文了许多,不过这个想法宁子柒还没有彻底从脑海中消失的时候,就被她完全推翻了……

    因为,接着不到两秒的时间,她又看到自己便宜娘在那边牛饮……

    这场景,怎么这么眼熟?

    宁子柒不由得在自己的脑海中过了一遍,然后一双眼睛骤然睁大!

    这不就是自己在苍连熠面前喝茶的样子吗?

    额……

    真是丑啊。

    他竟然还能一脸平静的看得下去,她不行……

    “娘,大姐,你们就不能好好品味品味,这茶可是我找王爷要过来的,你们想想王爷的东西又差的?真是浪费啊~”

    “咳…咳……”宁筱芸正好在这个时候举起杯子准备再来一口,结果宁子柒这话一说,她直接就手一抖,整杯茶都被她倒在了嘴里,茶叶也不例外……

    最后,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连水带茶的吃了下去!

    宁子柒:“……”她不过就是放了点灵泉水,至于吗?

    陈氏:“……”这一定不是我的女儿!

    从此以后,除了宁子柒,再也没有人来碰这罐茶,直到苍连熠的人送来明前新茶的时候,宁子柒那小罐子的茶还没有喝完。

    晚上

    宁子柒刚刚睡下,房间的门就被小声的敲响了,有些纳闷的打开房门,看到的就是宁筱芸抱着自己的枕头和被子站在她的房间门口。

    “大姐,你这是……”

    “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宁筱芸的脸红了红,抱着被子就往里走。

    看她这个样子,宁子柒的眼中顿时就充满了八卦之心,看样子,是有情况啊!

    快速关好门,宁子柒跑到床上和宁筱芸窝在了一起。

    “大姐,好好的你脸红什么?”

    作为一个有着成年芯儿的人,宁子柒虽然没有吃过猪肉,但怎么也是见过猪跑的,不过跑的是别人家的猪罢了,自己事情上糊涂的不行,别人的事情她却灵敏的像条猎狗。

    宁筱芸原本已经鼓起勇气要跟她说了,可是被她这样一调侃,瞬间又没有了勇气,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面。

    可疑!非常可疑!

    “大姐,你准备这样一直躲着我明天可就去问娘了啊~”宁筱芸半天不出来,宁子柒心里像是被猫挠的一样。

    “别,我说,娘也不知道。”宁子柒的话刚落下,宁筱芸就掀开被子出来了,一张脸憋的通红,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其他什么。

    有了之前的教训,宁子柒也不再说什么,等着宁筱芸自己开口。

    这一次,宁筱芸没有让她等多久。

    “那个,二妹,我遇到了点麻烦事。”宁筱芸说的有些扭捏。

    “感情方面的?”宁子柒问到。

    宁筱芸显然没有想到宁子柒一猜就中,满脸都是惊讶,随即又苦恼的点了点头,“海子哥,范婶儿家的海子哥昨天说,说他想娶我。”

    或许是宁子柒让她有足够的安全感和可依赖性,宁筱芸壮着胆子一口气说了出来,说完之后她就发现整个人都轻松了。

    可是,宁子柒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孙海……她对他的印象还不错,老实肯干的年轻人。

    作为妹妹,宁子柒觉得这个时代的女子,终归是要嫁人的话,孙海这种是非常不错的人选。

    大姐今年就是十五了,好像是再过一个多月的样子就要及笄,到时候就是可以议论亲事的时候了。

    “你不愿意对吗?”宁子柒没有率先对这件事发表什么意见,而是先问了宁筱芸的意思。

    宁筱芸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这正是她苦恼的地方,她知道村里有好些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姑娘都喜欢海子哥的,他人好,长的又还不错,勤快更是没话说,这是她们乡下人找亲事最看重的东西,她内心也觉得以后嫁人嫁这样一个人也是非常不错的,可她似乎又有些不甘心……

    “你不想。”

    宁子柒直接打破了她纠结的状态,“刚才你在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你的表情,你有害羞,但是你的苦恼大于羞涩。”

    宁子柒以为,大姐的害羞不是来源于海子哥跟他说的那个事情,而是来源于这个时代女子的一个普遍的状态,所谓男女授受不亲,突然有个男的跑过来跟你说我要娶你,作为女子肯定是会觉得非常羞涩的。

    这不取决于对方是谁。

    “在你的心里,你是把海子哥当成朋友,甚至是家人的,所以你在听到他跟你说这些的时候她会觉得非常的苦恼,你怕因为这件事以后两家的关系会有所改变,这其实就已经非常明确的告诉了你自己,你心里的答案是什么。”

    宁子柒将宁筱芸现在心里可能出现的想法都分析了一遍。

    “你不喜欢他!”

    最后这句,宁子柒说的十分的肯定!

    也是这句话,让宁筱芸犹如醍醐灌顶。

    “二妹,我不喜欢他。”宁筱芸从床上坐起来,非常认真的看着宁子柒,“之前,我不是没有想过以后我会嫁个什么样的人,过什么样的生活,以前在宁家老宅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这一辈子一定要找一个可靠的人嫁给他,让他可以护我们的周全,可是我常常又觉得不甘心,我也想像娘一样找到一个像爹那样的人,他们相互喜欢。”

    宁子柒的一句不喜欢让宁筱芸彻底明白了自己心里的不甘心是为什么,“爹很好,可是离开我们太早了。”

    怕宁子柒担心自己说爹没用,宁筱芸又着急的补上了一句。

    宁筱芸的这些话,宁子柒说不意外是假的,在她的心里其实有皈依这个时代大流的节奏,可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找到一个自己喜欢对方,对方也喜欢自己的人过上一辈子。

    她不甘心并不是因为孙海的身份,也不是因为自己家里现在条件好了,觉得自己身价水涨船高,就要找一个更好的人。

    这些,都是她的理由。

    她仅仅是想找一个自己爱的人,与相爱的人过一生!

    这没有任何的问题,宁子柒给她的只有绝对的支持。“那你就等你喜欢的那个人出现!”

    “可以吗?”宁筱芸不知道这样对不对。

    “为什么不可以?”宁子柒抱了抱她,“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如果觉得海子哥跟你说了这样的话,你就不好做自己最忠于自己内心的决定的话,你这一辈子注定是不幸福的,我不说海子哥不好,也或许是你现在还还没有发现他的好,既然海子哥是先把这件事告诉你,而不是直接将自己的想法告诉范婶儿让范婶儿她们来提亲,就说明海子哥心里也是明白的。”

    这一点,宁子柒觉得孙海是做的很好的,如果真是到了大姐及笄的之后,孙海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家人,然后家人乐得开心的找人来提亲,到时候就算是大姐不想牺牲自己的幸福,不想勉强地跟他在一起,两家人的关系也彻底被破坏了。

    也不得不说,孙海是真心喜欢大姐的,现在,在大姐还没有确定自己心思的时候,宁子柒是希望孙海有一个好的归宿的。

    “如果可以,大姐你可以先跟海子哥说清楚你现在的想法,这样也不用拖着别人。”

    “嗯,好。”宁筱芸点头。

    与宁子柒的这一番话谈完,宁筱芸确定自己已经明白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就算是以前她有那么一点点想答应的原因也不过就是因为两家的关系,她不想因为她而让两家的关系变差,毕竟在她们最难的时候是范婶儿她们不计回报的帮助了她们。

    现在听到二妹这样说,海子哥……

    她必须要找个时间跟海子哥说清楚,这样也不至于耽误了海子哥……

    这一夜,宁筱芸没有再回自己的房间,跟宁子柒挤在了一张床上,睡的很是香甜。

    可是宁子柒却一夜无眠……

    一来,她非常不习惯的与人睡在一张床上。

    二来,她在思索自己存在这个时代的意义和使命,婚姻应该不是她来到这个时代的任务之一。

    ……

    荒山荒地开垦完毕,宁子柒就要开始播撒工作了。

    这是她从欣城回来的第三天,也就是跟宁筱芸秉烛夜谈之后两天。

    这天,她天不亮就起来了,赶马车她不在行,但是骑马她是可以的,轻手轻脚的取下马车车架,牵着马儿就出发了。

    在欣城的时候她就跟苍连熠商量好了,她需要借他的名号做些事情,那么现在正是这些事情要开始的时候了。

    上了大路,宁子柒翻身上马,踢达的马蹄声响起,宁子柒从一开始的生疏到最后的适应,没用了多久就跑到了镇上。

    今天她来的目的是要租一个大大的仓库,然后她空间里已经准备好的那些果苗会从空间里放到这个仓库里面,她再让人过来拉回去。

    果苗在这个时代是稀奇的,尤其是对西楚郡这个地方来说,但是正因为有了苍连熠这个靠山,便不再会有人怀疑这些东西的来源。

    那个男人的本事,通天。

    找仓库的过程进行的很顺利,之前宁子柒就有留意一番,现在过来直接奔向她的目的地,几家一比较,最终选中里一个地方。

    这里宁子柒最看重的就是地理位置,偏僻安静,并且仓库面积够大。

    “这位姑娘,您看我这地方怎么样?您短租我收您三百文不为过吧。”

    不知道是仓库的主人还是中介看着自己的地方有些洋洋得意。

    宁子柒点了点头,“一个月三百文我可以接受,这个地方面积够大。”

    宁子柒最满意的还是地理位置,这样的地方正合适她的行动。

    不过最好的还是将这个地方归到自己的名下来!

    可,她自己出面又不行,看来还是要找苍连熠的人出手啊!

    不过,先解决目前的情况再说,“契约准备好了吗?”

    那人大喜,没想到这么快宁子柒就拍板下来,赶紧的从怀里掏出契约,“准备好了,不蛮您说,很多人都嫌我这地方太偏了,来看的人多,定下来的人少,一直没租出去,我都着急上火在。”

    那人一边拿出东西一边说着自己的事情,见宁子柒一脸淡然的样子又觉得自己好像话多了些,“嗨,您看我,跟您说这些干嘛!公子,您看看。”

    自从从欣城回来之后,宁子柒才知道男装原来真的方便很多,就像现在一样,对方压根儿没有质疑她的年纪和身份。

    宁子柒仔细的把合同看了一遍,没有什么猫腻,直接按上了自己的手印,然后将一个月的租金三百文交给了对方。

    对方接过钱就直接把钥匙给了宁子柒,然后自己离开了。

    这个仓库大概有五六百个平方的样子,已经打扫干净了,宁子柒站在正中间,一挥手,原本空空荡荡的仓库里面就多出了很多的树苗,每一颗树苗的大小都差不多。

    仓库租下她就直接回去了,因为往来时间并没有用多久,大家都只是以为她随意出去溜达溜达了一番。

    将马栓好,宁子柒就叫来了王山峰。

    “姑娘,您找我。”王山峰听到宁子柒找他,赶紧的过来了。

    “镇上有个仓库,王爷帮我找了些果苗,你找几个人去拉回来。”宁子柒点了点头,将事情直接说给了他。

    王山峰心里一惊,“姑娘,您打算在这西楚郡种果树?这西楚的气候恶劣,恐怕……”

    知道姑娘自己有打算,但是王山峰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姑娘一下。

    “怕我到时候种不活,浪费时间浪费金钱是吧。”宁子柒将他后面没有说完的话补齐。

    王山峰脸上一尬,但是他就是这样的意思。

    “这个你不必担心,这次出去王爷也找了这方面的能人教了我,现在你赶紧趁着时间去帮我把东西拉回来,赶紧下地。”空间在手,就没有种不活的东西。

    “好的,姑娘,我马上就找人过去。”

    “去五辆牛车,然后把他们都带上。”宁子柒说的他们,就是之前王山峰手底下的那十三个人。

    仓库里面的东西很多,不是一辆车能拉的完的,毕竟她这边有差不多七百亩的荒山,五辆牛车估计都要跑几趟才行。

    王山峰脚下一个踉跄,看来姑娘真的是来真的了。

    算了,他担心也是没有什么用的,按照姑娘的吩咐办事吧,跟着姑娘这么久了,什么时候见过姑娘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于是乎,王山峰就带着人,带着牛车按照宁子柒说的地位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路上,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又一辆马车往宁家村的方向驶去。

    马车上坐着两位姑娘,其中一个正叽叽喳喳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和人文激动不已。

    “表姐你看,他们这是在干什么?”稍微活泼点的那位姑娘兴奋的指着一旁正在收拾田地的百姓问到。

    不过这个问题她那个表姐也不清楚,深闺高阁的姑娘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

    “也对哦,我怎么能问表姐呢,这乡下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更别说是表姐了,我现在真是越来越期待见到宁子柒了,她一定知道的。”

    “嗯。”表姐点了点头,不过马上又变成了严肃脸,“表妹,切记不可无礼,我们今日说的好听点是做客,说的不好听就是不请自来,因为出于我们自己的好奇,要是宁姑娘没有时间,你不可胡搅蛮缠。”

    这一路上过来,她都看到外面有很多人都在干活,虽然她不知道那到底是在干什么,但是依照她之前看的书和她的猜想,这些人都应该是在赶春耕,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同样作为农村人的宁子柒现在肯定也是非常忙碌的。

    她都有些后悔这个时候来找宁子柒了,可是她又非常想来。

    自从上次一别之后,她就觉得这个人非常的有意思,父母来信了,再过几天母亲会亲自过来接她,到时候她就要跟着母亲一起回省城了,她想要在自己回去之前再跟宁子柒聊一聊,因为跟她说话的时候,她甚至都能感觉自己的生命充满了活力。

    “表姐,我知道了。”活泼点的那一位乖巧的点了点头。

    这两人,正是上次宁子柒她们在银楼遇上的那两位小姐,一个叫沈玥,一个叫卢灵灵。

    其实她们早就像来了,可是一直忍着忍到了今天。

    马车进村之后,就找村民打听了宁子柒家里的方向,对宁家村的村民来说,以前稀罕的马车现在都已经见习惯了,尤其是见到过王爷的马车之后,对于其他的马车更是免疫了,现在面对车夫的问路,村民显得十分的平静。

    不过这个对于村民来说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看在沈玥的眼中,更是对宁子柒感兴趣了几分。

    以前她就听说乡下人最是眼皮子浅,可先有宁子柒,后有宁家村的村民都打破了她的这种看法,看来这可真是一个好地方。

    不过也有让她觉得奇怪的地方……

    “表妹,你有没有发现这个村子和我们沿途过来经过的村庄不一样?”沈玥压低了声音问着卢灵灵。

    但是后者的心比较大,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沈玥便不再理她,挑开一点点窗帘往外看去,她觉得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这个村子里面的天地上都很少有人在劳作,但是村子里面又看不到任何闲逛的人,就连刚才她们问路的这个人也都是行色匆匆的。

    这个问题,沈玥一直想着,想到了宁子柒家门口都没有找到答案。

    “小姐,表小姐,到了。”车夫在外面对着两人说。

    卢灵灵自己撩开车帘,在下人的帮助下走了下去,沈玥在她后面,动作更为优雅一些。

    “你们找谁?”

    宁筱芸从外面回来,正好看到这一幕,“是你们!”

    还不等对方回答,等到她自己走近一些的时候,她就认出来这两个人,当时她心里还还一番羡慕呢,看着她们这么优雅的样子,她脑海中一遍又一遍闪现出来的就是二妹粗鲁跳车的样子……

    哎~这人比人啊……

    “你好。”

    “你好。”

    两人分别与宁筱芸打招呼。

    “你们好。”宁筱芸也开心的笑了起来,“你们这么来这里了?”

    “我们是来找宁子柒的。”卢灵灵高兴的说着。

    “找二妹?”宁筱芸有些纳闷,怎么之前没有听二妹说过。

    “不好意思,我们是自己临时来的,没有事先递帖子。”看到宁筱芸这个反应,沈玥更是觉得今天她们失礼了。

    “没事没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没想到你们今天要过来,那个,快进来,快进来吧。”宁筱芸见她们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赶紧的解释起来。

    “有劳。”沈玥致谢。

    将两人带到客厅,“不好意思,你们先坐一下哈,我去找二妹。”

    说完宁筱芸就去找宁子柒过来了,好在这个时候二妹还在家里,不然这两个大小姐还真是要白跑一趟了。

    宁筱芸是在后院找到的宁子柒,这会儿她正卖力的挥着锄头,一下一下的挖地,一旁的地上摆着的正是她刚才从大棚里面拿出来用种子育下的树苗,她把这些种在后院,到时候与山上的一样管理,她像看看哪种更合适。

    或者说,她想试试用现代的种植管理办法,这些果苗到底能不能被种活,最后又能不能开花结果。

    “子柒,有人找你。”

    “找我?谁呀。”宁子柒不知道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找她,荣玉那边和苍连熠那边她都让人去说了,这几天她很忙,不要过来打扰。

    当然了,她原话不是这样,大概的意思而已。

    “是两位小姐,就是之前在银楼遇到,后面又一起吃过一顿饭的那两位。”宁筱芸说。

    “她们来干嘛?”宁子柒拧起眉头。

    “不是吧,我那是客气话啊!”突然她想起来当时她好像说了欢迎去做客这种话的。“我去看看。”

    说完宁子柒就将自己的手在衣服上随意的擦来两下,从地里出来直接去了客厅。

    一进去,两人都非常有教养的坐在那边,没有说话。

    可是,当宁子柒这一打扮的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时候,两人脸上的肌肉都明显的抽了抽……

    只见她的身上,鞋子上全都是泥巴,外衫更是夸张的在腰间打了个结。

    这对这两位大家小姐来说,简直是刷新了她们的三观,因为她们从小就被教养嬷嬷教导,女子最重要的便是规矩,可现在宁子柒这个样子,哪里有规矩可言。

    可是她们又偏偏觉得这样子的宁子柒才像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不像她们。

    “欢迎两位,寒舍简陋还希望两位不要嫌弃。”宁子柒当作没有看到她们脸上的震撼,找了个位子离她们远远的坐了下来。

    宁筱芸的茶水在这个时候端了过来,“两位请用茶。”

    茶杯放在两人面前,就这样沈玥和卢灵灵都已经闻到了那浓郁的茶香,这种茶不用品尝她们就知道不是俗物。

    宁子柒给她们的惊喜,越来越多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顾轻狂作品《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pk中,求收藏

    一朝穿越,竟穿到史上第一贫困户的农家女身上。

    内有病弱的小包子,外有尖酸刻薄的极品亲戚。

    顾秋乔认了。

    不就是穷点儿,她一个现代女神医,还能饿死不成?

    撸起袖子,采药,经商,种田,第一贫困户变成第一富豪户,羡慕死那帮穷亲戚。

    说她夫君是傻子?

    你们才傻,你们全家都傻?

    说她夫君配不上她?

    尼玛,某小夫君怒了,翻身农民把歌唱,一朝惊华绝天下。

    众人才知道,敢情他是扮猪吃老虎来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