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门枭妃 第一百五十一章 半夜掳人

时间:2018-04-19作者:缥瑶

    “娘~”

    宁启文没有想到娘亲会突然生气,有些怯怯的叫了一声。

    “你先自己反省。”陈氏到底还是没有忘记现场有外人在,没有过多的说什么。

    宁筱芸从未见过娘亲发过脾气,顺着娘的目光看过去,她似乎有些明白……

    上前牵过宁启文的手,“娘,您可能误会小弟了。”

    宁筱芸又指了指王山峰手上的那些东西,“您好好看看这些东西,每一种都是三份,我想这应该是小弟带给我们的。”

    “娘,您别生气,我是觉得这些东西好吃,我不能一个人吃,所以就再买了些回来,我知道错了。”听到宁筱芸这样说,宁启文也明白了娘为什么要生气,赶紧的承认自己的错误。

    陈氏再看一眼,果然每一样都是都是三份!

    “对不起,孩子,是娘误会你了。”也不管是不是在大街上,陈氏蹲下身子就将宁启文抱在了怀里,跟他道歉。

    宁启文小小的手环过娘亲的后背,“娘,启文知道错了,二姐赚钱很辛苦,我不应该乱花钱的,是我贪吃了,吃了好几样。”

    宁子柒一直是没有说话的,陈氏生气的时候她就看出来她是为了什么,她想要看看大家都有些什么反应,现在的结果是让她非常满意的。“好了,宁启文,男子汉擦干眼泪,我们去吃饭。”

    “两位,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见母子两都正常了,宁子柒又转向沈玥和卢灵灵。

    “没有,很让人羡慕。”沈玥是家中的独苗,父母就她一个女儿,以往就很羡慕那些有兄弟姐妹的人。

    这样的答案,宁子柒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走在前面带路。

    转了几个弯之后,几人停在了一个酒楼面前,沈玥抬头看酒楼的名字——酩香楼。

    卢灵灵知道这里,在镇上算是数一数二的酒楼了。

    “里面请。”宁子柒客气的请几人进去。

    这一行人的出现,几乎是瞬间吸引了店里大部分的目光,因为这一行人都是以女性居多,两个男性,其中一个还是个小豆丁。

    机灵的店小二赶紧上前,“客官……宁姑娘!”

    顺当的行话还没有说出来,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他认出了宁子柒。

    宁子柒微微点了点头,笑着问:“还有包厢吗?我带两个朋友过来吃个饭。”

    酩香楼里面的伙计都是之前的老伙计,宁子柒之前卖给酒楼的几个菜谱成为了酒楼里面的招牌菜,这让酒楼的生意在镇上算是顶顶的好,可是就是因为这样……

    “宁姑娘,怕是……”

    “宁姑娘,你来了。”正好,刘掌柜也察觉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看到是宁子柒整个人都笑眯眯的,他正好还想着出了十五去找她有事的,没成想今天就在这里见到了她。

    “掌柜的,宁姑娘带朋友来吃饭。”店伙计没有明说,只是有些为难的看着刘掌柜。

    刘掌柜却是脸色都未变,“那还不快点带宁姑娘常去的包厢?”

    店伙计瞬间会意,“宁姑娘,几位,楼上请。”

    说是宁姑娘常去的包厢,其实就是酒楼为了应对临时情况而预留出来的包厢,算是酒楼里最好的包厢,因为这里所谓的临时情况就是指的镇上有钱有势的人突然之间过来,要是没有包厢别人闹起来一点都不好看。

    王山峰没有跟着进去,而是站在了包厢的门口,像是个守卫一般。

    为了两位大小姐的名声,宁子柒倒是也没有让他进去,不过还是让店小二帮他准备了饭菜,找了个位置。

    “沈小姐,卢小姐,这里的掌柜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两位要是不介意的话,就让我来做主点几个菜可好?”

    酩香楼的菜,少有人比她还了解应该要如何搭配,毕竟现在卖的俏的都是她提供的菜单。

    “不介意的,你做主就好。”沈玥还是那娴静的模样。

    倒是卢灵灵,有些自来熟的样子,不过并不讨人厌,“那你一定要点好吃的。”

    “放心吧,那你们有什么忌口的吗?”这一点先问清楚,不然请人吃饭全上来的是别人不吃的东西,那可就是一个大写的尴尬。

    宁子柒的细心和周全让两人更是高兴了,想了想也没有想出什么,都是要了摇头。

    问完她们的意见,宁子柒也没有忘记要问家人的意见,虽然她全都了解,但是这也是一种尊重嘛。

    破天荒的,宁筱芸单独点了个菜,其他都没有什么意见。

    有了这些答案,宁子柒很快就将接下来要上桌的菜色全都定了下来,叫来店小二下单。

    等到菜上桌的时候,大家的眼睛都集中在菜上,就连上菜的伙计都有些吃惊,只见桌上的菜全都是荤素搭配,最重要的是颜色显得十分的丰富,让人一看就非常有食欲。

    女孩子嘛,对靓丽的色彩,总是十分喜欢的。

    宁子柒看着桌子上一干女性的眼神,心想着要是这个时代有手机的话,现在估计都是各种角度先拍上一拍,朋友圈发起来才是大事。

    但是换到现在,此时此刻,能够记录下这个场景的只有心灵之窗了。

    所以,大家都是卯足了劲儿的想要多看几眼,就连之前一直有些拘束的陈氏和宁筱芸这会儿都忘记了跟着自己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是两位大家小姐了。

    一段饭吃下来,宾主尽欢。

    宁子柒也没有为了可以迁就两位而忽视了自己家人,尽管是在酒楼吃饭,但是气氛还是跟家里差不多,时不时的还会讨论两句菜的味道和卖相。

    刚开始沈玥和卢灵灵还有些不太适应,因为在她们从小的意识里面,食不言寝不语这是根深蒂固了的,可是渐渐的她们却发现,宁子柒她们家这种吃饭的习惯反而让人更加的放松。

    不过一时半会儿,她们还是没有办法挣脱自己心中的禁锢,但很享受听她们聊天的氛围倒是真的。

    饭吃完,还有一出热闹的就是抢着买单……

    宁子柒和卢灵灵谁也不让步。

    “说好了是我请你们吃法,卢小姐买单不合适。”宁子柒不让。

    “那不行,现在这个包厢里面只有我是镇上的人,你们来这里,理应是我要尽地主之谊。”卢灵灵也有自己的理由。

    争到最后,刘掌柜终于找到了机会。

    两个字:免单!

    这下,谁也没得争,两人对视一眼就笑了。

    宁子柒想着,免单就免单吧,大不了再给刘掌柜一个菜谱就是。

    而卢灵灵则是想着,这里的菜这么好吃,为了回报掌柜的免单,她以后一定多介绍朋友过来吃饭。

    卢灵灵还邀请宁子柒她们去自家玩,来而不往非礼也,宁子柒也热情的邀请了她们去自己家做客。

    离开酒楼的时候,外面的天色暗了下来,双方分手,宁子柒和家人们继续下一步计划,看花灯。

    而沈玥和卢灵灵则是带着一脸满足的回家。

    街面上,比白天更热闹了些,数不清的花灯让整条花灯街都笼罩在温馨的暖黄之中。

    各式各样的花灯,完完全全的吸引了大家的的目光,时不时的会停下来,有时候是听别人猜灯谜,有时候则是盯着自己喜欢的花灯犹豫不决。

    这正月十五的花灯向来都是不卖的,要是看上自己喜欢的,就只能是交钱上去猜灯谜,猜对了钱退还,花灯也白送,猜不对就不好意思了,银子交了什么都得不了。

    其实这就是一种活动,大家都乐的开心,没有谁会去计较这些,一次交上一文钱,都舍得。

    “娘,我们也去猜猜看吧。”宁子柒提议。

    “你去吧,我们就不去了。”陈氏不去。

    “走吧,娘,反正就是凑凑热闹,没什么的。”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宁子柒有些兴奋,行为举止也跟她现在的身体年纪有些差不多了。

    “我不去。”突然,陈氏挣脱宁子柒拉着她的手,低喝一声转身跑开。

    宁子柒的手僵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似乎有些没搞清楚状况,好好的怎么跑了?

    还像在生气的样子!

    当下,宁子柒也没有了心思看花灯,回头看了看大姐她们,这会儿正围着一个摊子看的尽兴,宁子柒悄悄的摸到王山峰的身边,交代了几句,自己就赶紧去追陈氏了。

    因为她已经跑开了有一会儿,宁子柒不得不加快自己的速度,好在这里就是一条长街,陈氏还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

    追到陈氏的时候宁子柒可以说是被吓了一条。

    陈氏不大的脸上布满了泪痕……

    “娘……”宁子柒不解。

    “娘没事,想一个人待会儿,你去看花灯吧,不要被娘影响了心情。”陈氏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让宁子柒离开。

    “您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宁子柒无奈,她娘虽然不说风华绝代,可也还是有些姿色的,现在哭着的样子更是我见尤怜。

    将她一个人丢在这里,不是摆明了招惦记?

    没走,也没再问,宁子柒在陈氏身边坐了下来。

    不知道是实在伤心还是内心太过苦闷,陈氏哭了一会儿,竟然开口了。

    “子柒,以前,你爹带我来看过一次花灯,那一天他猜回来好几个花灯,都是我喜欢的……”

    记忆,似乎被拉回到了那一年的那一天,那个时候他们刚成亲不久,他悄悄带着她出来,那天晚上,他们几乎就是焦点,只要他猜的都会全对,引来了不少人的羡慕。

    宁子柒几乎可以想象当时的情景,因为她看到陈氏的嘴角都带上了淡淡的笑容,她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对方需要的就只是一个一倒而光的机会。

    只是听完之后,她的心里也是苦涩的。

    这个年代,鲜少有人是因为真心相爱结合在一起的,很不巧她的便宜爹娘就是这样,可也正是因为这种结合,自从两人结婚之后几乎都没有过上过一天的好日子,可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两人都依然相爱着。

    这是多么坚韧的一段感情,可是……

    老天爷却残忍的让他们阴阳相隔……这种痛,无法言喻!

    陈氏讲完,宁子柒在心中也感叹完,轻轻的帮她擦去脸上的眼泪,“咱们,以后都不来了。”

    睹物思人,何其痛苦。

    尤其是还带着这么美好的回忆,宁子柒不想一遍又一遍的残忍戳开她的伤疤。

    “你们喜欢就来,娘没关系的,就是突然有些想你爹。”作为母亲,陈氏知道孩子们的心思,她不能这么自私。

    “不来,世上好玩的事多了去,不一定非要凑这个热闹。”宁子柒坚定的摇头,“我先送您回客栈,大姐和小弟那边不用担心,我已经交代过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宁子柒不会让大姐和小弟知道,但是的的确确从这一次之后,她们家人就再也没有去看过花灯了。

    好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宁子柒早早的就起了,等到她回来的时候,宁筱芸还睡的很香,想来是昨天晚上玩的太累的缘故。

    跟着宁子柒回来的还有好些个东西,都是宁子柒这一早上的战利品。

    这是她昨天就想做的事,却被一家让人不痛快的店破坏了计划,今天就要回去了,宁子柒就一个人出去把东西全都买了回来。

    退房之前,宁子柒把这些东西都发给了她订好的主人,陈氏之前买过一套银饰,这一次宁子柒就只给了一个盒子,宁筱芸则是两个。

    两人纳闷的打开盒子,却有受惊般的迅速关上。

    银晃晃,金灿灿……

    宁子柒却毫不在乎的说着,“新年礼物,虽然有些迟了。”

    当然了,宁启文也有的,不过他作为男孩子,又是即将入学的男孩,宁子柒买回来的自然都是笔墨纸砚和书本。

    想着这些个书的价格,她就是一阵阵肉疼,其实这些书吧,她空间里都有,还全都是珍贵的孤本,可是她不敢轻易拿出来啊,要抄……

    她那毛笔字……

    没有机会拒绝,宁子柒已经招呼了店小二过来退房,母女两人只好将东西迅速的用包袱包好。

    ……

    看着正在收尾的建筑,朝阳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

    一方面他觉得自己很是了不起,在根本不可能的时间内赶工完成了这么大一个建筑群,可是另外一方面他又怕这里彻底完工。

    因为他家王爷实在是太狠了,在规定的时间内他没有完成,完成之日,就是他苦难之时……

    一声叹息,朝阳认命的滚下山找王爷复命。

    高山别院从来都是秘密在施工,这样一座大的建筑拔地而起,并未引起什么人的关注。

    再看一眼别院,也是又爱又恨的,听说寒云是自己领了罚的,不知道他家王爷会给他什么?

    这高山别院看似就在宁家村的上方,可是方位十分的奇特,只有它看宁家村,在宁家村却看不到半点高山别院的踪影。

    朝阳从别院出来之后就往镇上赶去。

    刚刚过完元宵的五风镇的似乎还飘散着热闹的余温,朝阳扯着嘴笑了笑,隐身在黑暗中往苍连熠住宅奔去。

    骤然,他身形顿闪,屏气将自己隐藏了起来。

    街面上,多出一阵奇异的脚步声。

    “此行,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取得战王首级,我等在宫中的地位便无人可及!”

    正好,他们停在了朝阳隐匿的附近,其中一个人压低着声音狠毒的说着。

    朝阳却听着这话笑出了声来,随机拍着巴掌从暗处现身,“看来,衍月宫是有了新打算啊!”

    明处是皇家的天下,可这暗处却有衍月宫和暗阁两方势力,人数上衍月宫要比暗阁多出许多,可势力上却是暗阁更胜一筹,但是双方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绝对不插手皇家朝廷的事。

    现在,衍月宫越界了。

    普天之下,对王爷恨之入骨的人不在少数,但是敢买凶除掉王爷,并且买到衍月宫的人,除了京都那一位,他还真是想不出其他。

    “什么人!”

    所有的黑衣人均是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还有人在,并且还能在他们面前逃过,要不是他自己现身,他们都还不知地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什么人,还不是你们有资格知道的。”朝阳冷哼一声,站在了他们的对面,满目无情。

    “找死!”黑衣人被他的这种态度刺激到了,其中一人直接飞身上去,直击朝阳的要害。

    不管他是什么人,今天出现在这里就是他的死期!

    朝阳还是刚才的那幅模样,甚至脚下步子都没有移动半分,等到那人近身,才由自己腰间抽出一柄软剑,灵活如蛇。

    那人没有想到朝阳还是这样的高手,想要撤离却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软件攻击,最后从空中掉在地上,抽搐几下便没了气息,死不瞑目。

    “你到底是什么人!”

    其他黑衣人见状,不敢在轻举妄动。

    这一次他们来到这里,原本就是带着他们部下最精英的人手,以确保任务万无一失,却不想还没有遇到正主战王就在这里被人杀了一名同伴!

    “都说了你们没有资格知道,还问,有意思吗?”朝阳嗤笑一声,仿佛在说他们真是白痴。

    “上,必杀!”

    黑衣人彻底被刺激,所有人一拥而上,将朝阳团团围住。

    “哼,想你也应该在江湖上算是有些见识的人,不然不会知道我们是衍月宫的人,要怪就要怪你倒霉,今日我等是要去办大事,你出现的太不是时候了,兄弟们,给我杀!”

    “那就看看到底是谁倒霉,敢在西楚郡作乱,就是活的不耐烦了!”

    朝阳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最后一个字落下,一脚踢起自己面前的那具尸体往黑衣人的方向砸去。

    一场厮杀就此展开,浓厚的血腥味传出很远,引来了犬类的吠叫。

    “王爷,怕是有事。”冷风站在苍连熠身边,面色郑重,外面犬类的叫声太多,也太过密集,甚至带着恐惧。

    “去看看!”

    苍连熠眉头微皱,的确有些反常。

    冷风领命之后迅速离开了府中,顺着声音寻去,却远远的就闻到了铁锈般的血腥味,不远处有两伙人正在厮杀,不断的有人倒下,鲜血早就流了一地。

    待冷风再走近些,才发现那些人都是在围攻一人,而被围攻的那人他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一个提气,冷风就飞身来到了朝阳的身边,与他背靠着后背,拔下剑鞘。

    “怎么?山上郁闷,出来找点乐子?”冷风调侃着。

    朝阳冷冷的扫了一眼还站着的人,是不是真的像冷风这个家伙说的那样,山上太郁闷,今天他可真是大开杀戒了,站着的人已经没有倒下的人多了。“衍月宫!”

    冷风一顿,心中如朝阳一般充满了疑虑。

    但是也明白这些人必定是冲着王爷来的,不过这些人还真是有些倒霉,偏偏遇上朝阳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要知道他们四个里面,他可是最干脆果断的,比起虐的别人生不如此,他更喜欢的直接解决对手。

    “速战速决!”

    玩笑归玩笑,两人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他们需要快速解决这边的问题,然后回去跟王爷通报,一旦衍月宫归顺了朝廷,那么暗阁的势力必定也藏不住太久。

    黑衣人见到朝阳又来了个帮手,脑中闪过了来之前有人给的忠告,在这小小的镇上,有一个身手了得的人是巧合,可是两个呢?

    他们可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因为战王苍连熠在这边,那么这两个人必定也是跟苍连熠有关系了!

    难怪之前的那个人会直接对他们下此杀手。

    “兄弟们,杀了他们,解决战王就更多了胜算。”

    领头的黑衣人也点名了两人的身份。

    冷风也不由得笑了起来,“还不算是太笨,可是太过看得起自己就不是好事了。”

    说罢,剑尖扭转,身形诡异之间,又结果了一个人的性命。

    随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倒下,这个时候领头的黑衣人才明白双方的实力有多大的悬殊,阴狠自眼中一闪而过。

    悄悄的退到了后面,从身上摸出一包东西,屏气的同时就往厮杀的人群中撒去,药粉出手,他人也消失在了原地!

    “闭起!”朝阳率先反应过来,一手捂住冷风的鼻子让他闭气,自己却在说话的空档吸进了粉末。

    与他们打斗的其他黑衣人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一个个也中了招,几乎是顷刻间,就见他们手上的刀剑掉在了地上,像死尸一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朝阳在提醒冷风之后,自己也闭了气,可到底还是晚了,药粉吸了进去,他的双手也是无力的垂下,往地上倒去。

    冷风赶紧接住他的身子,紧接着又封住了他的几个穴道。

    下药的那人这会儿已经到了苍连熠住处的外面,绕开门口的守卫绝对没有问题,几个翻身就已经来到了院内,原本以为要一番好找的,却没想到误打误撞的就直接来到了苍连熠的院子,这会儿他正坐在屋内不知道想些什么,一只手在桌上无意识的敲击着。

    冷风出去这么久还没有回来,外面必定是发生了他不得不管的事情。

    微微一挑眉,苍连熠起身往外面走了出去。

    “啊~”“咚~”

    无需任何言语,对着一个方向就是一道劲风,惨叫声与重物落地的声音同时响起。

    苍连熠已经收回手,浑身寒气外放。

    “王爷!朝阳中毒了!”

    也是在此时,冷风带着朝阳翻进院落,脸上满是焦急。

    苍连熠脚下一动,人已经来到了冷风的身边,只见朝阳此刻脸上布满乌黑,呼吸微弱。

    “云冉!”一道夹杂着内力的声音响起,将正在睡梦中的云冉惊醒。

    王爷的声音,有事!

    顾不得套上外袍,云冉拎着药箱就往苍连熠这边跑来。

    似乎,大家都忘记了院子里还有一个被苍连熠打下来的黑衣人。

    不是说苍连熠中了毒,无法用内力?

    谁他妈能告诉他这一招就打得自己无法动弹的妖孽到底是什么鬼?

    黑衣人此刻是绝望的,他连自己身上那保命的毒药都用上了,却还是没伤到苍连熠一分一毫,如果可以他真的就想这样死一死,不然回去之后无法复明,下场也不比死一死要好。

    “云公子,快,朝阳中毒了!”冷风让出地方给云冉,眼中是抹不去的担忧。

    苍连熠也是站在一旁,虽然没有冷风表现的这样的明显,可从他未曾舒展的眉心和他背后紧握的双拳就可以看出他此刻的担心。

    冷风,寒云,朝阳和追月是他身边最得力的四人,他们从他还未有任何名气的时候就义无反顾的跟着他,这么多年已经成为他家人一般的存在。

    云冉匆匆蹲在了朝阳的身边,看着他脸色的时候很是吓了一跳,这种毒太过霸道,是致命的。

    来不及多想,他从最快的速度封住了朝阳身上的脉络,最后一个穴位下针,朝阳连那丝微弱的气息也消失不见。

    “这毒十分霸道,我从未见过,现在我只能封住他所有的脉络,必须尽快找到解药,不然……”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他知道大家都明白。

    苍连熠像是想到了什么,“冷风,将人拎出来。”指了一个方向,让冷风去抓人。

    冷风顺着苍连熠的反向,在院墙地面找到了被打的动弹不得的黑衣人。

    瞬间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希望。

    拎着黑衣人丢在了云冉的身边,“云公子,他有解药,就是他下的毒!”

    这句话,让在场的人心里都轻松了不少,云冉看着自己脚边奄奄一息的黑衣人,也是快速的在他身上点了几下,还掰开他的嘴巴丢了一颗药丸进去。

    没过多久,人就有了意识。

    “交出解药。”冷风一直观察着他的状态,见他一睁开眼睛就上前逼问起来。

    “咳…咳咳……”黑衣人咳嗽两声,抬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风华绝代的苍连熠,眼中剩下的只有绝望。

    “哈哈哈,这种药,怎么可能有解药。”

    用尽自己的所有力气,黑衣人哈哈大笑起来,尽管每一次笑声都会震荡这碎裂的五脏六腑巨疼,可他还是没有停下。

    “你们杀我那么多兄弟,送个给我们陪葬,算你们赚了!”

    已经将他浑身上下搜了个遍的冷风听到他这些话,恨不得一脚将他踹死,对着云冉摇了摇头,表示他身上真的没有解药,也不再有同样的毒药。

    “不要让他死了。”

    丢下一句话,苍连熠就飞身离开。

    找不到解药,云冉那边只能尽可能的拖延着时间,可这到底不是个办法,他不想看着朝阳一辈子这样躺着,没有按时按成任务的帐还没有跟他算呢。

    苍连熠离开镇上,朝着宁家村的前进,他的目标很明显——宁子柒!

    自己身上的毒是由她解的,虽然她说的是以毒攻毒,但是在他的心中,莫名的就觉得她一定有办法救朝阳。

    深夜的宁家村寂静的不像话,苍连熠熟门熟路的找到宁子柒的房间翻身进去,看着床上熟睡的那小小一团,心中一片柔软。

    下一秒,连人带被子直接卷了起来,原路返回。

    宁子柒几乎是在他进来的那一刻就醒了过来,不过对于他这种半夜翻窗的行为宁子柒已经见怪不怪了,阻也阻止不了,她觉得装睡还更靠谱一些。

    可是,他却直接将他带走了……

    等到两人出了她家的院子之后,宁子柒总算是决定不再装睡了。

    “苍连熠,你抽什么风!”

    人是被苍连熠抱在怀里的,并且还不是用走的,宁子柒不敢挣扎,只能从被窝里面钻出一个小脑袋,一脸抗议的看着苍连熠。

    吼出去之后,她才发现苍连熠的脸色不对……

    “你……”想问问,却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跟我走,人命关天。”苍连熠低头解释,眼中一闪而过担忧。

    这样的苍连熠宁子柒是从未见过的,之前就是他自己中了那样的毒,他都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刚刚,她竟然从他眼中看到了担心。

    宁子柒不再挣扎,由着他继续腾空飞行。

    从宁家村到镇上这段路程,他硬生生的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速度堪比前世的超跑!

    进府之前,苍连熠将宁子柒从怀中放了下来,除去她身上的被子将自己一同拿过来的外衣一件一件的替她穿上。

    原本被子掀开的当下,寒风直直的让宁子柒打了个寒颤,可他接下来的动作又让宁子柒身上的温度骤然上升,一张小脸也是红到不行。

    他的动作,太过温柔珍视,让宁子柒的小心脏躁动不已。

    一切完毕,苍连熠重新带着宁子柒,出现在了云冉他们的面前。

    苍连熠身上的毒,没有几个人知道是宁子柒解的,可在场的人却都全部知晓。

    看到王爷带着宁子柒前来的那一刻,希望再次出现在他们心头。

    云冉更是激动的上前,拉过宁子柒就要去看朝阳的毒。

    苍连熠一个闪身,格挡在了两人中间。

    云冉的手几乎就要碰到了苍连熠的手臂,却又触电般的抽了回来,心中不停的庆幸着。

    幸好收回来的及时,不然今天这手估计都要保不住了……

    宁子柒的到来,让现场的气氛也轻松了不少,大家对她有着莫名的信任,即便大家都知道她只是一个农女,只是一个小姑娘,可是王爷身上让云公子束手无策的毒是她解的,这种事实无法反驳。

    还有,她是王爷信任的人,是王爷亲自带过来的。

    王爷不会拿朝阳的命开玩笑!

    宁子柒也没有耽误,直接走到朝阳的身边看清是个男人之后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她自己都不得而知。

    面前的这个男人面色乌青,显然是中毒的症状,宁子柒伸手搭在了朝阳的手腕上,感受着他的脉象。

    这段时间在空间中的学习,并不是白白浪费时间的,与之前跟苍连熠解毒时的一窍不通相比,现在她也算是有些道行了。

    不过,很快她就收回了自己的手,应该是云冉封掉了他的脉络,以防毒气攻心。

    取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宁子柒在朝阳的手指上轻轻一隔,拉开一个口子,却不是马上就有血珠冒出来,而是等了几秒。

    这个情况,让所有人更是心惊!

    只见宁子柒用自己的手去沾了些好不容易流出来的血液在指尖捻来捻,抬手……

    “不可!”苍连熠拉住她的手腕,不让她进行接下来的动作。

    “我的鼻子比较好用。”宁子柒解释。

    这个答案,让苍连熠手上力道松懈,却还是不敢完全放开,生怕她直接把朝阳的血舔进嘴里。

    其实这种蠢事宁子柒是绝对不会做的,血液和毒素的气息顺着鼻尖进入大脑,空间里的小莲花也接收到了信息。

    “血凝毒。”小莲花的声音在意识中出现。

    宁子柒愣了愣,“没有听过。”

    “你听过什么?”小莲花有些鄙视的撇了撇嘴,在她眼里,她家主人分明就是个初学者好吗?

    宁子柒也没有生气,毕竟别人说的是事实……

    “那要怎么解?”宁子柒问出了问题的关键。

    “按照你现在的水平,除了灵泉,无解!”小莲花又傲娇的丢下一句话。

    宁子柒又是一噎,也太看不起人了。

    “将他放在了床上,云公子,麻烦你带我去找点药材。”

    宁子柒起身,交代着。

    冷风没有犹豫,直接将朝阳抱起来往另外一个院子走去,云冉则是带着宁子柒往自己那边走去。

    苍连熠没有什么事,便跟在了宁子柒身后。

    云冉带着宁子柒到放药材的地方之后,苍连熠直接把人扣在了外面,与自己一起,只让宁子柒一个人进去。

    开玩笑,他会给别的男人和自己女人独处的机会吗?

    云冉的这个药房也是临时的,不过宁子柒却在里面发现了不少的好东西,看来这个云公子还真是药痴。

    为了防止云冉根据她拿走的药材瞎配药,宁子柒胡乱的拿了些药,合成的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的方子。

    到了朝阳的房间,宁子柒却不让其他任何人进去。

    也就是说,苍连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和朝阳独处一室!

    心中默默的又为朝阳记上了大笔。

    将从云冉那边拿过来的药材,全部丢进了空间,顺手从空间抓出了颗新鲜的药材,挤出汁水装在了杯子,然后又往杯子里注入了灵泉水。

    其实吧,她自己都鄙视自己的,小莲花说的一点都没错,按照她现在的段数,只有依靠灵泉水……

    不过呢,她也把现场弄的更复杂了一些,伸直她还非常潇洒的在朝阳的手心隔开了一个大口子,让不再凝固的鲜血流了不少出来。

    ------题外话------

    来,我来问问,你们的票票是留着准备给谁的?

    就不怕我吃醋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