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门枭妃 第148章 巡庄改革

时间:2018-03-23作者:缥瑶

    苍连熠送给宁子柒的庄子不远,与宁家村宁子柒买的那片土地就是一河之隔。

    随着苍连熠从马车上下来,已经有人在外面等候。

    “恭迎王爷!庄上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好,静候王爷大驾光临。”

    应该是管事模样的人带着庄子里的其他人跪了一地。

    苍连熠站在原地没动,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下面跪着的人一个个吓的要死,不知道那里惹了王爷不高兴。

    宁子柒好整以暇的站在苍连熠的身边,饶有兴致的看着下面跪的这片人,“王爷手下的人还真是忠心耿耿啊!”

    这话,不无讽刺的意味在里面。

    苍连熠生的就是这个气,又怎么不知道宁子柒说的是什么意思。

    “来人,带走!”短短四个字,苍连熠浑身寒气外放。

    “是!”

    苍连熠一声令下,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位带头欢迎的管事已经被苍连熠的随从拖走。

    那管事想要说些什么却最后还是被吓的一声不敢坑,他后悔了,不该在王爷面前耍心眼!

    管事的被带走,剩下人依然跪在地上的瑟瑟发抖,苍连熠的气场太强,他们扛不住。

    苍连熠却看都没看他们一眼,而是转向宁子柒,“管事,你看是自己找还是我让人送个过来?”

    那语气与之前的完全不一样,温柔的如同一汪春水,加上他声音原本就好听,更是让人心生涟漪。

    宁子柒明显看到下面跪着的有个人扭了扭自己的身子,然后将头垂的更低了。

    看来,这个庄子还真是不简单啊~

    “王爷确定这是送给我的庄子?”宁子柒巧笑晏晏的看着苍连熠,将‘送’字咬的特别重。

    “本王莫不是这般小气的人?”苍连熠有些无奈,这个小东西太聪明了,什么都瞒不过她,这也是他为什么一来就直接处置了管事的原因。

    这个庄子原本也是他从别人那边接过来的,算是当地的孝敬,早在他让文伯给宁子柒送去地契的当天他就让人来通知了庄上的管事和所有人,告诉了他们新主子是谁。

    却不想,管事的胆大包天,竟然用这种方式想要给他的小东西一个下马威。

    哼!不要命的狗东西,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

    “我又不了解王爷,怎么知道呢。”

    宁子柒无所谓的摊了摊手,眼睛把跪着的人再次扫视了一遍,心中冷笑更是明显。

    苍连熠最是受不得她这样的态度,不着痕迹的往她身边靠了靠,贴在她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子柒想要了解本王直说,本王时刻给你留着机会呢。”

    低沉磁性的声音似乎带着些许的蛊惑,宁子柒竟然一动不动的听他说完了整句话,随后她就感受到了自己两个耳朵似乎还在发烫。

    一挥手准备将人拂开,苍连熠却先一步离开,站在之前的位置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主人,你的思绪很不平静,发生了什么?”空间中,小莲花在她的意识中开始与她对话。

    宁子柒皱眉,而后在意识中回问,“你怎么知道?”

    小莲花笑了笑,:“我与主人现在乃是一体,只要你没有屏蔽与我的意识连接我便能够感受得到的。”

    宁子柒:“哦。”

    随即,切断!

    留下小莲花一个人在空间里面无语凝噎……

    她没事嘴欠个啥?原本就看不见外面,现在倒好,连感受都没了。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刚才主人的情绪波动真的很大,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人,是王爷的人吗?”许久,宁子柒才再次开口。

    “无一。”苍连熠很是实在。

    “那全都遣走吧。”这个结果,宁子柒多半猜到了,所以解决办法早就想好了。

    要是苍连熠的人,她还多少有些信任,对于这种乱七八糟的人,她还真是一点都没有留下的打算。

    刚才她也观察了周围这边的环境,照道理说庄子上的人这会儿都是非常忙碌的,因为春耕马上就要来临,可这些跪在这的人却是一点都没有这种意思,反倒是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巴结王爷上面!

    据她所知,一个庄子里面一般都会由管事,账房,佃头,婆子,佃户这几个部分构成,其中管事的多为一两名,账房一名,佃头几个,佃户若干。

    这个时候,佃户都应该是在田间干活,因为是两村中间的庄子,自然比不上京都或者省城的庄子大,这个庄子大概就是三百顷的样子。

    这边跪着的应该就是管事,账房,佃头和婆子,二三十个人的规模,当这个庄子是有上千顷吗?

    “好。”苍连熠没有意见。

    这次,不需要苍连熠再次发话,冷风上前开始处理,二三十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赶紧收拾东西,离开这里,从此不得再踏入一步!”

    到底是跟在王爷身边的人,别看平时蹦跶好像有些不靠谱,可是关键时候绝对不掉链子,也是丝毫不留情。

    “王爷~为什么要赶我们走……”一个娇滴滴带着委屈的声音随着冷风话落响了起来。

    原本是低着头跪着,这会儿也抬起了自己的头。

    宁子柒刚才就有注意到她,在庄子上的人穿一身桃红色的衣衫,脸庞简直要比好多大户人家的小姐都要白嫩。

    宁子柒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这会儿小脸上满是委屈,显得很是楚楚可怜,不过可能是因为段数不够,发现宁子柒在看她,小眼神又充满了怨毒。

    好吧,鉴定完毕,绿茶白莲花一枚。

    想起那声音宁子柒就是一阵恶寒,为什么要赶我们走?

    她是聋了还是瞎了,赶他们走的人明明是她宁子柒好吗?

    那么,她现在这是在勾搭苍连熠的意思吗?

    苍连熠没有说话,而是挑眉看了宁子柒一眼,这一眼差点给他气笑了,说她是个没良心的小东西还真是一点都不假,她难道看不出来这个女人居心不良吗?她竟然还有心思抱着双臂在那边看戏!

    哎~他这个王爷在她面前完全就是摆设啊,从来没被她放在眼里过。

    并且现在这种情况,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还不到时候,还不到时候,小东西根本就没开窍……

    “冷风!”苍连熠神色不动如山。

    “大胆,王爷面前还敢放肆,给你们机会自己不珍惜,来人,将他们全都赶出去!”冷风厌恶的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就这样还敢打王爷的注意,也不知道自己找个镜子看看。

    能跟在苍连熠身边的人都是跟着他出生入死过的人,这会儿冷风这样一说,后面就有几个笔挺的士兵出现在眼前,单单只是往那边一站,都能把他们吓破胆。

    “王爷饶命。”

    一个男人哆哆嗦嗦的直起身子,“王爷饶命,我们都是忠心想要跟着王爷的。”

    “是啊王爷,我们都非常的崇拜您,只要能跟着您,您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只希望您不要赶我们走。”

    有一个人开口,下面的人也跟着附和起来。

    而之前那女子脸上的表情更是楚楚可怜起来,“求王爷明鉴。”

    他们绝对不可以离开这里,她从小生长在这个庄子里面,她爹是这里的管事,之前的主子根本很少来这边,她在这里就像是个大小姐一样的,别人都说她生的好看,以后一定是富贵命。

    后来,他爹跟她说这个庄子被人送给王爷之后她彻底相信了她富贵命的说法,可是他们也没想到王爷转手又将这个庄子送给了别人。

    好不容易跟王爷挂上钩,他们怎么甘心?

    于是他爹就跟大家商量好,今天在这边直接跟王爷表忠心,要让王爷明白,即便是这个庄子王爷送给了别人,但是王爷依然只是他们心中唯一的主子。

    可未曾想,她爹一上来就直接被王爷给带走,现在情况不明。

    苍连熠脸色一沉,怒气显而易见。

    不过宁子柒却觉得越来越有意思,悄悄的拉了拉他的衣袖,对他摇了摇头。

    动作自然而亲密,苍连熠脸上的阴沉瞬间一扫而光。

    “王爷,求您……”

    见苍连熠似乎没有了那么坚决,那女子更是跪着往苍连熠这边移了过来,前面的人似乎背后都长了眼睛,自觉的给她让出一条道让她通过。

    宁子柒冷眼看着这种最低级的苦肉计,以前遇到这种白莲花她都是干脆果断的解决,不知道今天她怎么有了这般兴趣,想要看看她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反正不管怎么样,只要这个庄子是她的,这些人她是一个都不会留下,有戏看她乐的开心。

    侍卫不会给她靠近王爷的机会,直接拦了下来,“上前一步,杀无赦!”

    女子显然被这句话吓到了,整个人一下瘫坐在地上,“王爷您当真这般绝情吗?我只求您不要把他们赶走,这么多年大家在这里都习惯了,这里就像是他们的家一样,王爷要是有什么不高兴,惩罚我好了,我愿意代替大家受罚。”说完,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个帕子按在眼底哭了起来。

    嘤嘤的哭声如果是听在别人耳中必定会心生怜悯,可是现在她面对的确是最为绝情无情的战神苍连熠。

    “子柒……”王爷表示听不下去了,他要赶快把人丢出去。

    “哎,无趣,冷风,你动手吧。”这样舍己为人,宁子柒也是看的想吐,她想要的惩罚应该就是让苍连熠收了她吧~

    苍连熠要是能看上这种人,她都觉得不可能。

    也不知道为何,关于这一点,宁子柒笃定的很。

    “凭什么!凭什么你一开口王爷就要听你的!”见冷风又要开始赶人,女子也不装了可怜,从地上蹭的一声站起来,指着宁子柒的鼻子厉声问到。

    “王爷是我们心中的英雄,你这样的人到底有什么资本让王爷听你的!”

    心中的不甘和嫉妒已经让她失去了理智。

    “那你凭什么认为你又能改变王爷的注意?”宁子柒淡笑着反问她,这样风轻云淡的样子简直让人气的牙痒痒。

    “我,至少我还是个女人,只要王爷放过我们,我可以为王爷做任何事情。”说到这里,女子好像变得有些羞涩起来,不过指着宁子柒的手指依然没有放下,她恨不得自己这根手指变成一把尖刀,然后直接刺进宁子柒的心脏。

    王爷跟她一起过来,叫着她名字,她还能跟王爷站的那么近,这些的这些她一个搓衣板一样的人有什么资格拥有?

    “那你也要看王爷需要不需要才是吧。”

    宁子柒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看来之前鉴定的她是绿茶白莲花还高看了她,分明就是一个脑残。

    “还有……”

    “啊……我的手……”

    女子还没反应过来,宁子柒的人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握住她指着自己的手指就是大力往上一掰,随之而来的就是清脆的响声和女子的惨叫声。

    宁子柒拍了拍自己的手回到之前站的位置,“我这个人,平时脾气还挺好的,可你没事用手指着我做什么!”

    ……

    暴力!

    就连冷风都有些被惊吓到,他可是没想到这个小姑娘会直接上手,并且还下手那么狠。

    别人都以为那位女子的手只是被宁子柒掰骨折了,但冷风和苍连熠都知道宁子柒是直接捏碎了她的指骨!

    原本以为还有场好戏能看看的宁子柒很是失望,像这种颜值不够就段数来凑喽,可是谁知道这人,一样都没有,还tm拽的二五八万一样,她真是闲的慌才会跟她玩这么久。

    “我告诉你们,我,宁子柒才是现在这个庄子的主人,王爷在这里没有任何发言权,我让你们走你们一分钟都不能多留,现在全都给我,滚!”

    冰冷的声音,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从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口中说出来的。

    或许是宁子柒这话太过狂妄,原本还在嚎叫的女子都只能咬着牙死忍着。

    这般无礼的话,王爷竟然没有一丝怒气,反倒是微微的勾起了嘴角。

    怎么说呢,他就喜欢小东西这样无法无天的样子。

    “走吧,本王带你去别处瞧瞧,别脏了眼。”

    说罢,苍连熠就拉着宁子柒的手离开这里,接下来就是冷风他们暴力的时候,他觉得还是不让小东西看的好。

    倒不是怕吓到她,而是怕被她嫌弃……毕竟,冷风他们不分男女,都不会仁慈的。

    这些人,也不值得仁慈,怕他不知道这边的事情吗?

    “庄子上的佃户都可以留下,全是老实巴交的人,这些年被欺压的厉害,相信子柒会好好对他们的。”边走,苍连熠一边跟她说着这边的事情。

    而,牵着的手也没有松开,反正这件事他是做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要拐人,总是要脸皮厚点才行的。

    “这么说,今天这事你是专门等着我的?”宁子柒听话停了下来,似笑非笑。“还有,你这手是不是放错了地方?”

    走了这一段,刚才只顾着查看着周边的环境,竟然没有发现他竟然牵着自己……

    苍连熠笑笑,手上却并未松开,“没错,你不熟悉,我带你逛逛。”

    脸皮之厚,无人可及。

    宁子柒却是气的两颊都鼓了起来,“我让你放手,我自己会走。”

    苍连熠低头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说不出的可爱,不过他知道适可而止,不然真的惹毛了就麻烦了。

    轻轻松开她的手,笑着柔声道:“那些人,我原本就没看上,可你自己不也说你的庄子我没有发言权吗?自然是要等着你自己处理不是?我瞧着处理的不错啊。”

    笑了,他又笑了……

    每次看到他笑,宁子柒都会微微失神,回过神来之后又会在心中唾弃自己,然后吐槽一个男人为什么要长这样一张脸,这分明就是为了针对她这个从二十一世界过来,颜值第一的她啊!

    算了,他爱牵就签吧,反正又不会少一块肉,她就当是在做任务!

    “你走前面。”别扭了一下,宁子柒就让苍连熠带着她继续游庄子。

    两人的手还牵着,她柔软的小手还被他的大手包裹着,别说是让他继续带着她逛庄子,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他都乐意。

    三百顷的庄子要这样逛完也是不可能的,苍连熠就带着宁子柒到几块不同的区域逛了逛,宁子柒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个庄子跟她家隔的好近,甚至庄子的边缘就靠着宁家村她买下那片荒地的那条河上。

    他,是故意的吗?

    “你的庄子呢?”宁子柒问他,她记得之前他说过她种什么就让他庄子上的人也种什么的,这样想来,他的庄子应该离这里不是很远。

    “这条河的下游,便是我的庄子。”

    这西楚郡贫瘠,可地大是真的,在很早中以前的时候有人在这里沿着这条河开垦出来很多土地,可是后面随着这边赋税越来越重,为了活命,这些土地便被弃置不顾了,被官府统一收了回去,建成了庄子。

    他来了这边,这些东西自然是由他支配了。

    意料之中的答案,“你有没有发现,整个西楚郡几乎都是不种水稻的。”宁子柒望着这条大河有些发愣,她都还记得自己家人第一次吃到米饭的样子。

    “江南多水稻,这边只能种些小麦和乔米。”所以西楚郡的百姓生活困苦,他有心改变却能力有限。

    现代的农村,江南也是遍地可见的稻田,她也去过西藏甘肃这类的地方,别说是水稻,就连种植都少有。

    西楚郡虽然要比西藏好些,但是严苛的气候条件却让人不敢尝试。

    殊不知,影响水稻种植的最主要因素是水分而不是热量。

    “我想试试。”宁子柒蹲下去捏了捏脚下的土地,可能因为在河边,湿度是足够的。

    “上百年来,不是没有人尝试,却从未成功。”苍连熠盯着宁子柒,不想浇灭她的激情,也想听听她到底有什么好的想法。

    “是吗?”

    宁子柒一笑,“说不定,上百年的不可能就会在我这里打破。”

    她手握空间,没有什么不可能,不过这一次她也想要做个实验,西楚郡的百姓生活有多苦她不是不知道,她不想等到她离开这里或者她死去之后水稻又再次在这里变成了不可能!

    见她说的这么有把握,苍连熠也没再说什么。

    领着她继续往前走,宁子柒也大概确定下来这边今天春耕要播种些什么了。

    等到两人又回到之前的地方,冷风已经把所有人都清理干净了,不远处的院子里已经摆好了座椅,茶水点心都一应俱全。

    苍连熠朝冷风看了眼,似乎是在表扬。

    待两人坐下来,冷风准备离开,宁子柒叫住了他。

    “冷风,能不能找人帮我把庄子上所有的佃户全集合起来?”

    按照苍连熠所说的,庄子上的佃户都是可以用的,那么她这个新主人自然要先见见大家,给大家改变改变观念,然后再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大家,不然他们会按照惯例播种。

    “好,宁姑娘稍等。”

    “谢谢。”

    不必等王爷同意,冷风直接出去帮宁子柒办事。

    看着这样机灵的冷风,苍连熠都有些后悔没有早点带着他在身边,反而是带个什么鬼的木头寒云……

    估摸着冷风没有这么快,宁子柒为自己和苍连熠各倒了一杯茶,开始与桌上的点心奋斗。

    见她吃的高兴,苍连熠心里也跟着欢喜,端起宁子柒倒的茶优雅的一口口喂进嘴里,想着她会喜欢这些所以出门之前让人准备了些,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你不吃吗?”又一块下肚,宁子柒觉得有些口干,拿过自己面前的茶喝了一口,小小的茶杯,一口一杯就没了。

    “你喜欢就多吃点。”苍连熠笑的宠溺,别的姑娘哪里会像她吃的这样豪气,尤其还是在他面前。

    宁子柒也没在意,继续欢了另外一个口味的点心吃了起来,边吃她心里边生出了一些想法。

    这个时代,点心这些东西好像就是有钱人的专属,乡下人一年到头都舍不得买一次回来吃,要不然就像她娘之前买的那样,二两银子买回来的点心吃的她只往外吐。

    她承认,现在吃到的这些点心真的很精致也很好吃。

    可是,如果她在这里做现代的蛋糕来卖呢?

    没有在继续往嘴里送,宁子柒慢慢嚼着嘴里的点心,手指又一下没一下的在桌上轻轻的敲着,就连苍连熠帮她添满了茶水都不曾察觉。

    苍连熠斜靠在椅子上,也是神情专注地看着她,只见她两条秀眉时而皱起,时而舒展,好不生动。

    “宁姑娘,人都到了。”

    冷风不知道这边的情况,一进来就叫了宁子柒一声。

    宁子柒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点心吃的有些多,一杯茶水显然不够,面前苍连熠为她添满的茶水又被她一饮而尽。

    “我去看看。”

    苍连熠坐正身子,不悦的看着冷风,刚刚还夸他机灵,眼睛长着出气的?

    冷风敏锐的发现了王爷的目光,躲闪着就是不与王爷有视线上的接触,刚才他进来的时候王爷那幅样子似乎很是放松。

    看来,应该是自己打扰到王爷他们了……

    完了,完了……他会不会跟寒云一样……

    不行,他不要,必须要的时候他一定会找宁姑娘求救的!

    院子外面空地上,黑压压的站着一片人,因为现在庄子里就只剩下他们这些佃户,没有了管事的和佃头,冷风暂时充当了管事的角色。

    “庄子上所有佃户都在这里了?”冷风对着大家问到。

    因为长期受压迫,大家都显得非常的卑微,这会儿冷风一说话,他们头更低了,好久好久才有人说了一句,“回大老爷的话,我们就是庄子上的佃户。”

    宁子柒寻着声音望去,看起来是个四十来岁的汉子,常年的劳作让他的皮肤黑的发亮,腰背也有些弯曲。

    “你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来的庄上?主要负责什么工作?”宁子柒对着那汉子一连丢了三个问题。

    那人站在人群的中间,宁子柒现在身高还不是跟高,先前汉子并未发现还有这样一个小姑娘。

    “这是你们的新主子。”见他没有反应,冷风点名了宁子柒的身份。

    “回主子的话,我叫崔大树,今天是来庄上的第五个年头了,平时都在地里干活。”

    那汉子一听新主子,眼里闪过亮光。

    “好,崔大树,那你告诉我,你了解庄子上的情况吗?”宁子柒又问。

    “了解一些。”见宁子柒似乎不是那种不把人当人的人,崔大树说话也轻松了些。

    “你出来,说给我听听。”宁子柒来了兴趣,相对她自己看到的,她也需要有其他方面的信息。

    “是,主子。”

    说完,崔大树就要往外面钻。

    可他刚一迈脚,身边的一只手就拉住了他,崔大树一转头,就看到自己婆娘一脸担心的对着自己摇头,不让他出去。

    “他爹,你怕是忘了去年的事了?”

    去年的事!

    崔大树浑身一震,他这么会忘记,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刚才,是他没想周全了。

    还记得去年,主子也是把他们集合起来,问了些问题,他们也都如实回答了,他们这里还有一户,说的更仔细,应该是说着与管事报告的不相附和,主子当场呵斥了管事的两句,当天晚上,那人就被发现死在了河里……

    “别担心,我不多说就是了。”男人安慰着自己的婆娘,现在他已经是不得不出去了,新主子第一天来问话他就这样不规矩,以后的日子怕是更加难过。

    女人也明白他的顾虑,只能放手让他出去,一颗心也从此高高的吊了起来。

    崔大树从人群中挤出来,才看到自己这个新主子的模样,虽然只有十几岁的样子,可那脸上的神情却让人不由自主的敬畏。

    不像之前主子家的小姐一样,用鼻孔看人,开口闭口就是他们这些下等人。

    再看看她身上穿的衣服,也并不是多么华丽的料子,就是一般的细棉布就是了,崔大树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主子是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崔大树一咬牙,反倒是问了宁子柒一个问题。

    这显然是宁子柒意料之外的,不由得挑眉看了看崔大树,眼中闪过一丝兴趣。

    但是与宁子柒反应完全相反的则是下面的佃户们,大家都觉得崔大树是魔怔了,去年的事情这么快就忘记了?还是说他真的是过够这种日子了?

    可好死不如赖活啊!

    更何况他老婆孩子都有了。

    他老婆一张泛黄的脸更是吓的煞白,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他爹,你胡说什么!”

    这些反应一丝不漏的落入宁子柒的眼中,看来这个庄子还真是不简单了,今天她把大家召集起来还真是做对了。

    “主子,您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崔大树没有理会他们,又急切的问了宁子柒一遍。

    他不认识苍连熠,也不知道他们这个庄子已几经转手,他只是在看到宁子柒的时候心中有个直觉,她跟之前的主子是不一样的。

    他想赌一把,为自己,也为家人,或许他赌对了,大家的日子都会好过一些!

    在之前的那些人手下,他们一年到头下来要交的东西交上去之后一家人就只能等着挨饿,并且欠主子的债务更是越来越多。

    他们都知道这是管事帐房和佃头一起搞的鬼,可是每当他们想要做点什么的时候,总是有人莫名其妙的死去,紧接着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威胁。

    慢慢的,他们不敢说什么,只能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种生活,想要离开更是做梦,那些债务能让他们买孩子买老婆都还不起。

    宁子柒收起笑容,走近了些,“抬起头来,挺直腰杆,我要听真话。”

    没有人冲出来捣乱,也没有人躲在暗处威胁,崔大树知道自己赌对了!

    “主子,这个庄子大部分种的都是粮食,每年我们上交的……”

    崔大树一点点的把他来庄子之后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每当说起那些管事和佃头的时候他的神情都是无比的厌恶,还有那无法掩盖的仇恨。

    宁子柒也是越听越心惊,转头看了看苍连熠,他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或许他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庄子能然如此能藏污纳垢!

    那么,其他的庄子,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像这里的这些佃户一般,过着凄苦生活的人还有多少?

    这些问题,都让苍连熠高兴不起来!

    “你们不必再担心。”宁子柒的声音不再是那么的孤高,带了些安慰。

    看到他们卑微的身躯,宁子柒竟然觉得心中很是酸涩,靠着自己的劳动却只是在养活着别人,自己和家人不光是吃不饱一顿饭,还要遭受非人的待遇,甚至还要担心生命的威胁。

    不过是几个管事和佃头,到底是谁给的权利让他们如此猖狂!

    “之前的那些管事,帐房还有佃头以及婆子我全都赶了出去,你们的农活我会重新为你们安排,这两天你们先暂时好好休息一下,两天之后我会再过来。”

    这些话,犹如天籁,让大家的眼中都溢出来泪水。

    不知道是不是熬出头了,可总算那些天杀的再不能折磨他们了。

    原本一件高兴的事情,换来的却是大家的泪水,不过宁子柒知道这是喜极而泣。

    “每家的男人听好了,你们知道仓库的位置,现在你们去吧仓库里所有的粮食全都给我扛过来,女人和孩子在这里等着。”

    饶是苍连熠和冷风他们,见惯了生死,收割性命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他们,都为这些人感到心酸,他们老实肯干,所以就注定被折磨?

    知道宁子柒要干什么,苍连熠没有阻止,“所有人听令,与他们一同去搬粮食。”

    “是,王爷!”

    整齐划一的声音,气势如虹。

    可是最后那两个字却让奔跑中的男人们都停了下来,站在原地等候的女人和小孩更是被吓到,除了苍连熠的人和宁子柒,所有人都好像被点穴了一般,定格在了原地。

    骤然,一片噗通的声音,“草民不知王爷大驾,草民该死。”

    反应过来之后,所有人都跪了下来,请求苍连熠的原谅。

    “平身。”苍连熠双手负与身后,“从今天开始,你们的生活会翻天覆地,希望你们好好珍惜。”

    这些话,苍连熠以往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可是现在他不光是一个王爷,不光是人人敬畏的战神,他还是这西楚郡子民的顶头天,他既然选择了这里,就不会让这里的人再继续生活在过去的那种苦难中。

    当然,他的这些物,无形中也为宁子柒增加了威望。

    王爷的到来,让他们更加相信上天终于看见了他们,听到了他们的祈求。

    没有过多的耽误,想着主子交代的事情还没有完成,男人们继续向前。

    一袋接着一袋的粮食被扛到空地上,慢慢的堆成了一座小山。

    直到最后一袋被放下,宁子柒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些粮食应该可以让这些人家吃上一年的饱饭了。

    她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这里有二十来吨的粮食,这个时间粮食早就被主家收走了,这些应该是被那些管事的人扣下来的。

    二十吨,三百顷,可想而知这些人有多么的丧心病狂!

    “这边的粮食,就是你们今年的口粮,每家四百斤。”宁子柒说话掷地有声。

    可佃户们却觉得自己仿佛是在做梦。

    今天一天发生了太多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有些不敢相信这竟然是真的。

    从来还没有听说过哪个庄子的主人会把粮食分给大家的。

    “冷风,麻烦了。”

    又是冷风带人动手,宁子柒觉得她必须得快点找到合适的管事过来,不然很多事情都很难搞。

    见冷风他们真的将粮食分成一分一分的,然后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的名册开始点名,点到名的人家就自己扛着粮食回家……

    破烂的房子里,几大袋子的粮食堆在面前,没有一个人回过神!

    直到最后一户人家领完,宁子柒让人把余下的粮食重新放进仓库。

    “王爷手下的各处庄子,最好是都盘查一番。”

    宁子柒知道,他的这些庄子都是他来了这里之后才转过来的,这种情况肯定不是个例。

    “本王也有这个想法,回去后就让人处理。”

    “嗯。”宁子柒点了点头,“或许,王爷也可以颁布法令,给这类人一些庇护。”

    光是他们这边问题解决,其他的地方不是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

    马车随着宁子柒一起送回到了宁家村,这是苍连熠让人专门给她定制的马车,外观符合她的要求,里面却又一点不简陋,还有减震的作用。

    回去的路上,苍连熠一直都在想宁子柒说的法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