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门枭妃 第104章 治疗

时间:2018-03-23作者:缥瑶

    大家并不知道合作社是什么东西,但是宁子柒说的按贡献分配似乎很有吸引力,但是也可以自己做,她也帮忙卖出去……

    一时之间,村民们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选择了,宁子柒也没有一定要他们现在给一个选择。

    宁子柒让大家先安静下来,“你们可以回去考虑一下,不论哪种都可以。”

    只要是在场的人,脸上全是狂喜,一个劲儿的再一次感谢宁子柒。

    在宁昌博的招呼下,大家聚在一起讨论了一番之后才各自散去,可是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带上了对未来的希望!

    见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宁昌博跟宁子柒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和曹信还有孙家父子带着这些闹事的人找了个地方关了起来,在宁子柒还没有发话的时候派人看管着。

    至于那个被废了双手的人,等到曹信和孙大叔他们送人回来之后一起用牛车拉到了闵大夫的家里。

    闵大夫是宁家村唯一的一个大夫,虽然宁子柒不太相信乡村医生的医术,但是她接下来算是要做个小手术,在大夫的地方呆着总比其他的地方要好。

    “子柒丫头,你真的能治好他的手?”路上,曹信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问道。

    曹信问这个问题,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宁子柒知道他不是好奇。

    “挑断的手筋可以接上,另外一只手只是卸下来,骨头并未脆裂。”

    宁子柒没有任何隐瞒,将情况说了出来。

    曹信眼中瞬间闪惊喜,虽然很快又被他隐藏了起来,宁子柒依然捕捉到了。

    车上还有孙大叔父子,曹信没有再说什么,牛车也很快就被赶到了闵大夫的家中。

    孙海上千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声。

    “子柒妹妹,闵大夫好像不在家。”

    “可能出诊去了,我们等等。”之前在人群中,宁子柒就没有看到闵大夫的身影。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看到闵大夫提着药箱回来了。

    宁子柒说明来意,闵大夫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就让他们把人抬了进去。

    “曹叔,孙大叔还有海子哥,你们先回去吧,晚点我们再一起去里正家商量事情。”

    这边的情况宁子柒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如果单独留下曹叔她又怕孙大叔父子多想,如果有她帮的上忙的地方,她相信曹叔会找她的。

    “闵大夫,麻烦了。”

    “小丫头,听你的意思是要治好他的手?”闵大夫一眼就看出送过来的这个人的伤势,手筋挑断,基本没有了康复的可能。

    “是的。”宁子柒不给闵大夫继续提问的机会,“请问您这里有没有可以用来让病人暂时失去知觉的东西?”

    “让病人暂时失去知觉……麻沸散?”闵大夫吃惊,他倒是听说过麻沸散这种东西,只有行医的人才会知道,并且这种东西非常的稀少,他这里没有。

    “没有就算了,反正他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

    宁子柒一看闵大夫这个样子就明白了,直接从怀中取出了一些针和线出来,这些东西是她在空间里找到的,不是她存进去的,但是有用就行。

    闵大夫被她的话惊的嘴角直抽抽,小小丫头心这么狠……

    还有她手上的针线,她是打算在别人身上绣花吗?

    “要是不行……就不要勉强了吧……”闵大夫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这把年纪白活了。

    “水,纱布,棉花,最好是冷开水。”

    宁子柒冷冷的声音传到闵大夫的耳中,闵大夫听到转身就往外走,走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个小丫头指使了,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的,但是看到宁子柒这个样子,他又想看看她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些自信!

    不一会儿,闵大夫就将宁子柒要的东西准备好拿来过来,只见宁子柒拿过一坨棉花在水里泡湿拿出挤掉多余的水分,在那人受伤的手腕处擦拭着,因为流血过多,宁子柒的脚边堆起来好多棉花才清理干净。

    男人的大臂上的大动脉已经被绑住。

    如果她现在能分心的话,一定会提醒闵大夫这个步骤千万不要学习,因为她趁着沾水的时候往清水中加了些灵泉水进去,将这盆水进行了净化,杜绝了在这个步骤感染的可能。

    接下来,就看到宁子柒挑开表皮,聚精会神的对断掉的神经进行缝合,有了空间赋予她的绝对视力,这点事情不在话下。

    羊肠线,就是现代医院用来缝合伤口的材料,缝合上去之后不需要拆线,里面搞定就是外面,对于一个追求美的姑娘来说,宁子柒缝合的伤口可以称得上艺术。

    闵大夫全程一个动作都没有漏掉,作为一个大夫他知道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可能,但是在这之前他对天发誓绝对没有见过这样的缝合之术,现在他不敢再说那个男人的手没有了恢复的可能。

    “小丫……”

    “咔嚓……”

    闵大夫的一句小丫头还没说完,最后一个头子还在喉咙里,宁子柒接下来一个动作让他差点把自己的胡子扯了下来。

    床上的伤者也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啊……”

    她又徒手将男人那被自己卸下来的手臂接了上去!

    可能是太过痛苦,男人也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看到宁子柒站在自己身边,条件反射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原本有着平整伤口的手腕此时已经被缝了起来,另外一只手好像也有了知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你……”

    “你暂时在这边养着,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闵大夫您看着给他开药,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离开之前,宁子柒又拿出十两银子放在了闵大夫家的桌子上。

    一站一躺的两个人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宁子柒潇洒的身影,仿佛做梦一样。

    离开闵大夫这边,宁子柒率先回去看了看家人的情况,见她们状态还不错,叫上宁筱芸就往宁昌博家赶了过去。

    路上宁筱芸几次看着宁子柒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自己心中的问题问了出来,“二妹,你怕吗?”

    宁子柒不解,“怕?怕什么?”

    宁筱芸绞了绞自己的衣角,“就是,就是你把他手筋挑断的时候,你,你怕吗?”

    “不怕。”

    宁子柒停下来看着宁筱芸,一字一句的说:“我无所畏惧,因为我有信念,我所在意的想保护的人和事都不能有任何的意外,我不下手就无法让自己处于有利之地,敌人已经对我虎视眈眈,我丝毫不能手软。”

    如果,宁筱芸在现代生活过,她就一定会觉得此时的宁子柒两米八,因为她的这一番话实在是让她精神振奋!

    并且,在今后的生活中,这些话将是她一直记在心上不曾忘记的。
小说推荐